主页 > 沉香收藏 > 惠州着力打造大健康产业 沉香树种植面积达9万余

惠州着力打造大健康产业 沉香树种植面积达9万余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10月14日

  “迦南香一作琪南,出粤东海上诸山,即沉香木之佳者,黄蜡沉也。”地处岭南的惠州,自古以来便是天然沉香的主产地之一,清代纳兰常安所著《宦游笔记》,道出了惠东县沿海一带山地拥有沉香的悠久历史,且品质与价值上乘。

  当前,惠州正着力打造大健康产业,作为一类价值高昂,且涵盖林业、药用、观赏、收藏与食用等多个领域的林产品,沉香无疑是助力大健康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一环。

  据不完全统计,惠州全市沉香树种植面积9万余亩,其中,人工沉香种植面积超过5万亩,占全省的1/4,且普遍处于可结香状态。如今,随着绿奇楠沉香的出现,成熟时间短、结香产量和品质高的特点,再次掀起惠州沉香的改种热潮。

  未来,伴随着沉香产业链向制药、化妆品等精深加工产业方向不断延伸,惠州大健康产业能否驶上繁荣发展的快车道?

  沿着惠东县稔平半岛X213线向南行驶,一旁田野中的马铃薯茁壮成长,一旁碧山上的绿植郁郁葱葱。许多人不知道,这些山坡上的绿树看似貌不惊人,却是价值千金的沉香木。

  惠州市珍稀沉香公司在黄埠镇附近经营着一片面积近千亩、种植沉香20万株的林场,是当地大规模种植沉香的企业之一。走进沉香林,眼前的沉香树周身满是规律分布的炭黑色小洞,有部分树脂溢出。刮开树皮,一条已经胶质化的树干显露,丝丝香味飘出,这部分组织就是沉香。

  记者了解到,沉香是由沉香属的树种在生长过程中受伤后形成的天然混合物质,要结香就必须让沉香树“受伤”。传统上,只有当树木受虫蛀、动物撕咬树身或人工开凿产生创口,树木在受损位置凝聚树脂,日久才成为沉香。

  “结香后,要将沉香树干砍断,运至工厂加工取出。”惠州市珍稀沉香公司副总经理许斌介绍,公司目前主要将沉香制造成为雕刻品、香道日用品、原木摆件以及洗护化妆品等,这也是市场中常见的沉香加工品类型,古玩收藏是国内沉香流通的最大消费市场。

  实际上,得益于适宜的地理地形、气候环境,惠州具有沉香生长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野生沉香资源丰富,所产沉香品质上乘,延续了悠久的历史文化根脉。

  东晋时期,葛洪在罗浮山隐居时所著的《肘后备急方》中,独创千古名方“五香连翘饮”,就以沉香、丁香、麝香等香料入药,治疗积热、结核、恶疮和肿痛等,还有记录查证,东莞名噪一时的“莞香”,原料便产于在罗浮山、南昆山一带。

  近现代以来,国内沉香行业经历了野生沉香的无序采挖,野生资源日益稀少,国内外纷纷将沉香列入濒危保护植物范畴,禁止随意砍伐。2000年后,人工沉香技术成熟,沉香行业再次火热,兴起种植热潮,沉香价格也水涨船高,每克可卖至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

  随着国内沉香行业复苏,惠州民间沉香种植热情也日益高涨。然而,对于相关政府部门来说,沉香行业却依然是个“地下产业”。“无论是林业主管部门还是行业协会,都无法提供沉香产业相关数据。”惠州市政协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市政协专题调研沉香产业发现,惠州沉香存在行业无统计、经营无规模、技术无规范、质量无标准、政策无支持等瓶颈。

  不过,横纵对比之下,惠州培育沉香产业的优势和前景相对突出。记者查看市政协专题报告时看到,除了自然条件、人文底蕴外,惠州沉香现存的产业基础较为扎实。

  调查显示,全市沉香树种植面积共9万余亩,主要分布在惠东沿海一带以及博罗等地,其中,人工沉香种植面积超过5万亩,占全省的1/4,人工种植沉香树树龄普遍在5年以上,树径10厘米以上,已具备结香条件。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力发展沉香精深加工和制药业,必将迎来沉香产业第二春,行业发展前景广阔。”惠州市政协相关负责人说。

  日前,记者走访惠东县多家沉香种植园看到,满山种植的沉香树体均包裹着一层白色薄膜,从其中长出了新的枝条。种植企业有关人士告诉记者,这些新枝条是经过嫁接培育的新品种——绿棋楠。有民间说法称,绿棋楠是惠东本地发现的天然优质沉香。

  记者了解到,棋楠有多种别名,比如伽南、伽罗、奇南等,行业内还有白奇、绿奇、黄奇、紫奇、黑奇等分法,因其特殊香味,被认为是沉香中上等珍贵品种,价格昂贵。有文献指出,棋楠外表油润光滑,软硬适中,用手捻捏便可成型,散发持久幽香,而普通沉香则质地坚韧,香味有限,这直接影响后续加工制造的用途差异。

  “棋楠的出处和来源在学术上还没有定论,但通过嫁接繁育良种沉香,解决了人工种植的多个瓶颈。”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国家中药材产业技术体系海口综合试验站骨干专家梅文莉指出,民间有人发现,通过嫁接种植野生沉香母树枝条,结出的沉香具有棋楠沉香特征,且拥有结香时间短、产量高、质量优等特点。

  梅文莉介绍,国内沉香种植多为土沉香品种,也叫做白木香树,传统种植到结香最短也需要8—10年,才能真正有收获,不仅效率低下,而且因结香技术不规范,产品品质参差不齐,较难实现规模种植的标准化。但通过嫁接棋楠栽培技术,2—3年树龄便可通过简单的打洞方式,获得品质更加优质的沉香产品。

  随着棋楠嫁接栽培技术的出现,惠东县已掀起新一轮种植热潮。位于稔山的惠州市绿棋公司,两年前接手了这片400亩的沉香林场。此前,林场种植的12万株白木香已全部改种嫁接绿棋楠,大部分已长至1米高。

  “按照目前行情,每克绿棋楠沉香可卖至百元至上千元,每株树可至少结香500克,单株树最低产值也在5万元左右。”公司负责人陈国良看好沉香产业未来前景,他认为,相比其他行业的投资项目,沉香产业的大健康方向正被社会资本认可。

  在这样的热情下,苗木市场也水涨船高。惠州绿棋公司便建立了50亩的苗木基地,可年产20万株棋楠种苗,并拿到了林业部门颁发的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在记者采访当天,该公司迎来了一批前来考察的投资者。陈国良表示,此前棋楠苗木可以卖到200元/株,目前已下降到20元/株左右,但比普通林木还是贵出不少,需求依然巨大。

  实际上,在惠州沉香行业火热的背后,产业发展依然面临诸多瓶颈,存在一定的投资风险。梅文莉认为,沉香种植、结香周期长,优质沉香生产尚处探索阶段,加上国内沉香精深加工产业规模有限,大规模量产后,市场需求并非定数。

  “在国家药典中,对入药的植物成分有着严格标准,但沉香中的部分化学含量不足,目前还只能用于日化用品、线香、装饰等加工用途。”梅文莉说。

  对此,惠州市政协沉香专题调研组建议,在全市已大面积种植白木香的情况下,不宜再盲目鼓励扩大种植面积,而应将产业发展重点放在结香技术改良、沉香品质提升和加工业发展上,坚持试点先行,试点成功后再进行推广。

  调研组还提出,要充分挖掘惠州深厚的沉香文化价值,鼓励沉香生产经营企业或行业协会申报“惠州沉香”地理标志,擦亮惠州沉香药材品牌,并积极创建自主品牌,提升“惠州沉香”品牌影响力和市场占有率,打造“沉香之都”。

  惠州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林业部门正组织对全市沉香产业发展情况进行摸底调查,通过对全市中药材种植、加工、销售情况核实录入和统计分析,建立中药材产业大数据平台,促进生命健康产业发展。

  记者了解到,作为惠州沉香种植主产区,惠东县正积极引导沉香产业健康有序发展。日前,在惠东县举办的“加强林业保护建设 共享绿色惠民成果”新闻发布会上,惠东县林业局相关负责人透露,近年来,惠东相继出台了《惠东县发展沉香产业实施方案》《惠东县退桉改香实施方案》,在绿棋楠沉香种植方面着力,积极打造“惠东绿棋楠之乡”品牌。

  为推动沉香产业高质量发展,去年9月,惠东组织成立了“惠东县沉香产业协会”,搭建沉香产业发展平台,引导产业加快发展;并与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木材工业研究所达成了沉香产业创新发展合作,将委托科研机构开展惠东绿棋楠沉香调研和质量评价研究。

  该负责人表示,惠东还计划深入挖掘惠东绿棋楠史实,制作成文字、音像以及实物标本等资料,培育“惠东绿棋楠之乡”品牌,并加强种质资源库建设、种苗管理等工作,为绿棋楠的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沉香产业化离不开市场化,企业才是推动沉香产业化发展的主力军。”该负责人说,惠东当前正着手规划建设沉香加工产业园和产品专业交易市场,为企业提供集约式、规模化经营场所,助力提高沉香种植管理和加工水平,扩大本地沉香产业影响力。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