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收藏 > 阻止官员去睡“最贵的床铺”

阻止官员去睡“最贵的床铺”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9月23日

  据通气会介绍,2011年,中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接受信访举报134万多件,处分14万多人,其中县处级以上官员4843人,移送司法机关的县处级以上官员777人。涉贪腐案件被查处的副部级以上官员有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吉林省原常务副省长田学仁、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家盟、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宋晨光、内蒙古自治区原副主席刘卓志等。

  在中国现行体制下,中共中央委员会这个党的工作机构,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这个政府序列的工作机构采取联署办公的方式(所谓“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无论在制度设计上,还是在实际运作中,纪检监察机关无疑是中国最主要的反腐机构。这样一个机构,在1年时间之内,要处理134万信访举报,然后根据线索分别核实、调查、落实,并据此处分官员14万多人……人们从中可见其忙碌的程度。

  当然,反腐机构就是如此忙碌,也仍然不足以压住腐败的势头。正如昨日通气会所透露,当前反腐倡廉总的形势是:成效明显和问题突出并存,防治力度加大和腐败现象易发多发并存,群众对反腐败期望值不断上升和腐败现象短期内难以根治并存。实际上,在反腐力度年年加大的情况下,人们对反腐的长期性已经有了相当的心理准备,对反腐的艰巨性及其效果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预期。因此,2011年查处的省部级高官增多的现象,也并没有超出人们的意料之外。

  从最近几年揭露的官员贪腐案件看,涉贪官员的胆子越来越大,胃口越来越大。在铁道部“群蛀”官员腐败案中,从部长到厅局长,层层都有涉贪的官员。其副总工程师张曙光“裸官”多年,其妻女移民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合众国,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这种“裸官”的贪腐事实,终因其他案件爆发而被“牵连”发现。

  如果让官员在监狱度过余生与廉洁做官之间进行选择,相信没有人选择前者。但是,许多涉贪官员之所以成为服刑者,却并非由于智力障碍所致的选择错误。这些官员不是因为太糊涂,而是因为太精明而导致判断错误。这些官员往往是“风险—收益”方面的精算大师,其选择常常是在盘算、比较“事发几率”和“终生受益”之后的结果。这里所谓“事发几率”,就是他们对纪检监察部门的忙碌程度、调查深度和办事程序进行综合分析和研究后做出的判断。

  不过,一旦事发,涉贪的官员全都会做出“无意”、“偶发”和“失足”的样子,又是忏悔、又是检讨,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仿佛到此时,才明白却原来他们的选择不是在百万元、千万元甚至上亿元与平淡余生之间的选择,而是在监狱度过余生与廉洁做官之间的选择。现成的例子就是上个月19日刚被深圳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原深圳市龙岗区常委、常务副区长钟新明。据说,钟新明在狱中的奢望就是“求得自由之身,只要能看到蓝天绿地,回乡下种地都幸福”。

  对钟新明而言,到农村种地已经无望了。其一次贪下的3300万港币,只换来了一张监狱的硬板床铺。以服刑30年计,这张硬板铺,每晚的价格接近3000港币,堪称是“最贵的床铺”。从这个意义上讲,各级纪检监察部门的工作,就是阻止官员到监狱去睡“最贵的床铺”。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