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收藏 > 双流乌木之争官员回应:公共河道中发现应归为

双流乌木之争官员回应:公共河道中发现应归为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5月01日

  令双流县白沙镇盛华村8组的村民们没有想到的是,几十年来他们踩在上面洗衣过河的那块黑乎乎的“朽木头”竟是乌木。从今年7月起,为防有人盗挖,白沙镇先挖出一根约十米长的乌木运送到当地文物保护管理所,当地村民获得奖励和补偿共计10万元。

  但就是这10万元,却引发一场轩然大波,进而引发村民质疑:乌木究竟属谁?他们是否有权参与对乌木的处理?昨日上午,第二根乌木再次被挖出,遭到了当地村民的集体反对。

  乌木现身的地方,在白沙镇盛华村8组。村子背后有条叫做鹿溪河的小河,上游是龙泉驿区的柏合镇。窄窄的河道在8组背后拐了个弯,两根乌木就是在这里被发现和挖出的。

  “鹿溪河里有乌木”,在当地其实早有流传,很多村民都听老一辈人讲起过,但一直没有人太在意。这次被挖出的两根乌木,其实早就露出了一大截在地面外,几十年来,村民们踩在上面洗衣过河,几乎就没有人意识到自己踩的那块黑乎乎的“朽木头”,就是有着“植物木乃伊”美称的乌木。

  乌木再一次成为全村热议的话题,是在今年春节后。村民们告诉记者,从今年三月份开始,就陆续发现有人在河里找找寻寻,露出来的乌木还被人锯走了一小块。村民们意识到,有人在打这些乌木的主意。到了四五月份的时候,这些“外面来的人”陆续开来了小型挖掘机,并坐着小橡皮筏子,给乌木绑上了钢绳。眼看两根乌木都要被运走,村民们坐不住了,向村里镇里都做了举报。

  白沙镇副镇长李英付回忆,获知有人企图盗挖乌木之后,镇里觉得,任其露天存于河里始终是个隐患,经过商议,当地政府决定,将两根乌木挖出来,并送到当地派出所保存。

  据了解,两根乌木当时呈交叉状埋在河床里。7月16日,**根乌木首先被挖出,随后送到白沙镇当地派出所看管。在请示了上级部门意见后,几天之后,这根乌木被送到了双流县文物保护管理所(下简称双流(微博)文管所),并暂时存放于双流县图书馆。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也见到了这根乌木,目测长度大约十米左右,较粗的一头,成年人一人难以完整合抱。当地文管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图书馆只是暂存,等到做完相关鉴定,这根乌木有可能被送到当地博物馆保存。

  乌木被送走后的第10天,盛华村8组的村民接到队长刘达春的通知:分钱!白沙镇副镇长高宝全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因为在挖掘和转运**根乌木过程中,对村里的河堤、集体路面和部分农田都有所损伤,因此,政府考虑适当做些补偿。此外,从三月份开始,村民们一直保持警惕,并积极举报盗挖,因此,政府也考虑了适当奖励。两方面合计共10万元。高宝全说,上级部门并没有拨钱,10万元是由白沙镇政府垫付的。

  不管是补偿还是奖励,村民议事会商议认为,这笔钱人人有份。8组总共有村民221人,按照人头分,每个人分得了440多元。

  昨日上午,第二根乌木再次被挖出。成都商报记者看到,从尺寸上看,两根乌木长度与直径基本相当,靠近了细闻,并无广泛流传的乌木特有的“沉香”味,反而是一股强烈的淤泥腐烂味。村民们说,本来还有一根,但挖开后发现个头太小,而且已被挖掘机挖碎,被放弃了。

  白沙镇副镇长李英付说,对第二根乌木的处理和上次基本相同:先送派出所,再送文管所。这也意味着,当地村民很可能又将有一次分钱的机会。虽然一人几百元不算多,但有钱分,听起来终究是件不错的事情。但出人意料的是,当地政府准备将这根乌木运走时,却遭到当地村民的集体反对。

  截至昨晚8点半记者截稿时,第二根挖出的乌木还是躺在河边,没有被运走。白沙镇当地政府否认了是因为村民阻拦,而是“今天(6日)有些其他的事情,暂时没来得及”。此外,为了保证乌木的安全,当地政府已组织巡逻队彻夜看守。那何时运走呢?当地政府表示,将根据工作情况尽快安排。

  村民们向记者讲出了他们的质疑:乌木运走之后打算如何处理?他们是否有权参与后期(对乌木的)处理?上次奖励(或补偿)10万,这次奖励(或补偿)多少?奖励与补偿的标准是什么?哪级政府定的标准?此外,还有一些消息开始流传,有人说两根乌木估值几百万,也有人说所谓暂存文馆所只是政府的“缓兵之计”,他们担心,等到风头过后,政府会偷偷卖掉这两根乌木。

  几乎所有村民们都坚定地认为:**,两根乌木一定很值钱;第二,政府费尽周折把乌木挖出来,一定有利可图。不然,为何**次会爽快地给出10万元呢?

  对于村民们的质疑和猜测,当地有工作人员透露,据他们了解,早前“外面来的人”曾经私下找到村民,提出在他们处理乌木的过程中,只要村民们不报案,可以给村民几十万元的报偿。这位工作人员分析,正是这些外来者的蛊惑,“彻底抬高了村民们的口味,给了他们(村民)太高的期望”。他透露,目前两根乌木的树种和价值尚在鉴定之中,并且,暂时没有出售打算,“送博物馆是**可能的。”

  他同时表达了当地政府的一些无奈:如果不采取措施乌木被盗挖了,村民会指责政府不作为;挖出来了保管,村民又要质疑政府在当中“搞鬼了”。

  事实上,鹿溪河里可以确认的乌木的确不止目前这两根,副镇长李英付告诉记者,除了已经挖出的两根之外,还有两根乌木已经确认,但是由于另外两根均在村民屋基下,且处于流沙土质中,出于村民房屋安全考虑,暂时没有开挖打算。

  鹿溪河陆续发现乌木,如果一切顺利,双流白沙镇在未来的对外宣传中,可能又将多一个名号,比如乌木之乡。哪怕仅仅是从发展旅游的角度来说,这个名号对于当地政府来说,不会是个坏事。但当地政府在整个事件的回应中,除了对事件的客观陈述,均不再多言其他,态度极为低调。

  在对村民的解释以及对外的回应中,“国有资产”这一词语几度出现。从白沙镇政府到双流县文管所,相关负责人均认为,乌木是在公共河道中发现的,因此,归为国有理所当然。但是,这一结论的依据是什么,出处何在,却没有官员能够明确回应。也有官员私下表示,“目前还在请专家鉴定两根乌木的树种和价值至于归属,交给上级部门处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这次发现的不是乌木,而是文物或者其他矿产,当地政府可能不会如此小心翼翼。因为按照相关法律,直接交给国家即可。但问题是,按照现有法律,乌木既不属于文物,也不属于矿产,在没有法律支撑的前提下,“国有资产”这一提法多少还是有些底气不足。这次政府不愿过于高调,也是希望“避免不必要的纠纷”。

  彭州(微博)通济镇农民吴高亮与通济镇镇政府展开的全国乌木**案,官司打了1年多,仍未能尘埃落定。四川华敏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敏,正是吴高亮的代理律师。据他透露,目前就乌木归属这一双方争论焦点,已经送请有权机关(注:在司法解释或立法解释中,通常指**高人民法院或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司法解释或立法解释。张敏说,如果有权机关的司法解释或立法解释能够顺利出台,不仅意味着彭州乌木案可以有明确结果,也意味着今后乌木的归属纠纷有了法律准绳。

  紫檩木和海南黄花梨这两种的排名差不多,因为海南黄花梨这种木材散发出来的香气对人体有益,可以调节室内环境;小叶紫檀**为适合做为家具板材,因为它有很不错的硬度..[详细]

  近日有某地村名在河里发现4000年以上的乌木,在这之后引起各界广大关注,各方逐利者先后粉墨登场,受到当地警方和政府高度重视,并已经派人连夜守护。[详细]

  9月24日,一读者给记者打来电话,称吉安县固江镇沿江村委会白沙院村旁的河里也发现了一大段古乌木。[详细]

  令双流县白沙镇盛华村8组的村民们没有想到的是,几十年来他们踩在上面洗衣过河的那块黑乎乎的“朽木头”竟是乌木。从今年7月起,为防有人盗挖,白沙镇先挖出一根约十..[详细]

  昨日上午,西北**乌木博物馆在西安大唐西市揭幕,不少喜欢收藏的市民不仅看到难得一见的馆藏精品,同时来自西安肖振和四川雅安的木艺雕刻师李启雄还在现场为参观者表..[详细]

  2日晚10点26分起,重庆ccy连发7条微博,称在自家玉米和花生田地发现了一根长23米、直径约1米的巨型乌木,估计有十几吨重,“铜梁(县)安居(镇)涨水,我..[详细]

  备受关注的彭州天价“乌木案”又有新的进展。15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吴高恵吴高亮上诉。[详细]

  阔叶黄檀(俗称印尼黑酸枝)家具材报1.3-1.45万元/吨,市场整体货源较为紧张,但由于市场成交量不大,因此持货商家也无囤货意识,基本市场有需求就走货。条纹..[详细]

  位于都江堰中兴镇的成都乌木艺术博物馆,收集了成都平原90%以上的乌木原料,很大程度上,它给古蜀文明的研究提供了“活化石”资料。[详细]

  2013年3月12日,在泰国曼谷召开的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会议上,与会的178个国家一致同意严格控制红木乌木等濒危树种的木材国际贸易。大会决定将采取新的措施..[详细]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