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收藏 > 野生沉香屡被偷盗

野生沉香屡被偷盗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4月11日

  沉香树在创口位置凝聚树脂结香。种植园内,工人细心呵护沉香树。南都记者吴进摄

  宋《本草衍义》记载,“沉香木,岭南诸郡悉有之,旁海诸州尤多。交干连枝,冈岭相接,千里不绝”。中山正属于“岭南诸郡,旁海诸州”的中心位置。但与古书中描绘的中山野生沉香“千里不绝”不同的是,目前中山野生沉香的保护难度较大,偷采破坏时有发生。昨日,南都记者从市工商局获悉,中山已将“中山五桂山沉香”列为全市第一批国家地理标志商标培育对象,最终申报结果预计于明年上半年公布。若申报成功,“中山五桂山沉香”将成为中山首个国家地理标志商标,有望为中山本土沉香产业发展注入新动力,进而通过壮大人工种植从侧面来保护野生沉香。

  与古书中描绘的中山野生沉香“千里不绝”不同的是,市中医院主任中药师梅全喜、市沉香协会会长李汉超,在走访了中山一些村庄后,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见闻:粗壮的土沉香大都被偷采,为数不多余下的树身由于历年遭无序采割,状如狗牙参差嶙峋,岌岌可危,惨不忍睹。由于沉香分布过于零散,实际遭破坏数量难以查实。有沉香保护者表示,2000年之前,五桂山区内尚有10万余棵土沉香,而现在应该已经少了大半。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也透露,桂南的某个村庄,2008年时部分区域数量还有不下一百棵沉香,现在减少了九成。

  近日,南都记者跟随部分香农、药农前往林地走访。在五桂山某村村后,有一片风水林,林间数公里远的坡地上,生长着十几棵土沉香,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站在沉香树旁,微风吹过,空气里都能泛出一丝淡淡的沉香味。不幸的是,几乎所有隐藏在林间的沉香树均有被割开的痕迹,有的被割掉了树皮,有的靠近根部的树干已被人偷砍过。有的甚至被砍倒,仅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树桩。

  “形势严峻!”一位处在一线的护林员表示,近年来,几乎年年都能抓到不少偷采野生沉香的盗贼。作为土生土长中山人的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从小就在中山的各个山头上穿行,对中山的各座山不可谓不熟,加之学的又是林业专业,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这片热土,以前在一些山上的任意一个区域,随便一点就认出几十棵野生沉香树,现在却很难找了。”而在五桂山桂南某村,2008年的时候,“部分区域数量还有不下一百棵,现在减少了九成”。

  据悉,中山市林业部门对沉香的普查结果也是这样的,部分地区遗留下来的沉香树已被盗采者采挖得“伤痕累累”。“质量上乘、品位高的香市面上可以卖到6万到8万一克”,据对沉香颇有研究的相关专家表示,“巨额的利润是偷盗沉香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再加上近几年市面上炒作得越来越厉害,导致越来越多的人铤而走险。

  “他们一般多为父子相传,在他们老家,你不去偷香别人还觉得你没用”,据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偷采者大多是务农的,一般会在农闲时出来偷采,现在很多时候,一抓就是一家人。“他们很多人都知道采香,甚至知道哪家哪户谁被抓了,其实他们赚很少,就是一份苦力钱,但很多都是亡命徒。之前有一次,我们在一处山头上发现一名盗香者,他手中有刚刚盗取的沉香,让人没想到的是,他见到执法人员二话没说就从小山坡上往下跳,一路不要命地往下滚,等我们到下面的时候,他已经早没有踪影了”。

  对于如何保护野生沉香、发展沉香产业,梅全喜认为,随着国家立项建设的“华南中医药城”以及对香山文化的发掘,恢复和发展白木香种植,推广人工采割沉香技术,使之成为新兴的林、药、轻工、旅游及香山文化结合的新型产业,不仅是拯救濒于绝种的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物种野生沉香,还是开创新型产业的好时机。

  梅全喜与李汉超均提出了建议,包括保护好五桂山及附近村落传统的“风水山”原生态白木香,禁止乱挖乱采,制定可行措施建立和保护白木香种源基地。由政府设立专门的发展机构、制定规划、制定政策、划拨专项资金,聘请技术人员指导种植、开香、割香等技术,特别是贯彻山林“谁种植谁受益”的政策,同时完善管理措施、严格核发种植、收购、经营《许可证》,帮助山民发展沉香种植业。

  另一方面,则是划出专项山林用地,鼓励民营企业投资立项建立种植基地,引导企业采取“公司加农户”或有利于发展白木香种植的多种方式,发动民间种植。再者,规范白木香种苗、大树交易及沉香原料交易管理,建议在火炬开发区国家健康科技产业基地设立“香市”,创立中国第一个“香”原料交易市场。鼓励引进开发沉香做原料的工业项目,扩大沉香的药用、食用、家用及旅游观光等用途。同时鼓励开展中山沉香资源普查、种植方法、药用质量及药用价值开发研究工作,为进一步确证中山是沉香主产地,甚至是“道地产地”提供科学依据。

  “建立白木香种源基地千万不能将野生沉香与人工种植的沉香保护在一起,应该保护好野生沉香的种质种源,人工种植的沉香有退化的可能,但野生沉香不会,价值不一样,所以重点还是要保护野生沉香资源,使种源得以延续。”梅全喜说。

  一直以来,沉香要结香必须让沉香树“受伤”,只有当树木受虫蛀、动物撕咬树身或人工开凿产生创口,树木在受损位置凝聚树脂,日久才成为沉香。但是,这种方式成香率不高,也造就了沉香的高价。直到2010年后人工结香技术出现,沉香才走上量产轨道,由此也催生了“人工种植热”。目前,中山人工种植的沉香树已超过400万棵。但由于受到种植场地的限制,与海南乃至茂名等粤西北地区相比,中山本土的人工种香规模仍不大。

  除在结香技术上取得突破外,中山沉香产品方面也有新进展。中山市沉香协会会长李汉超表示,通过行业协会和企业的努力,中山已开发出包括线香、沉香日用品、沉香茶叶、沉香精油等多种产品,相关产品技术已申报专利。

  据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6年,广东省率先对岭南中药材实施立法保护,出台了《广东省岭南中药材保护条例》,将沉香纳入第一批保护的岭南中药材种类,并且划定沉香主产地为东莞、中山、茂名、惠州、揭阳等地。“香山”作为中山旧称,与中山市关联度极高,具有深厚的历史底蕴和社会、经济、文化价值,且“香山”与“沉香”又具有独特的历史关联。中山市,古称香山,因产沉香而得名。2011年,中山市更是获得了由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颁发的“中国沉香之乡”称号。

  2017年,中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启动了国家地理标志商标培育工作,将“中山五桂山沉香”列入全市首批培育对象,申请注册“中山五桂山沉香”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商标注册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查过程,如果顺利,中山市将在2019年上半年核准注册‘中山五桂山沉香’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据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事实上,截至目前,中山市已有三件由国家质检总局登记的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分别为东升脆肉鲩、神湾菠萝、黄圃腊味。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