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收藏 > 收藏品交易平台大量涌现 交易市场资源有待整合

收藏品交易平台大量涌现 交易市场资源有待整合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3月09日

  目前看来,东莞的收藏品交易市场方兴未艾,很多人瞄准了文化产业发展的契机。然而,收藏品交易平台未来走向何方,如何运作,值得业界深思。

  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来,部分东莞人洗脚上田,成了富有的第一代人。不过,这部分富起来的人并不满足于丰富的物质财富,而开始追逐精神的享受,其中就有不少人选择了收藏古玩、艺术品。

  其中,一些人把艺术品当做私人爱好,独自享受古玩、艺术品的收藏过程,而随着东莞经济的发展,收藏品和艺术品也成为市民谈论的话题,并催生了一批古玩、艺术品交易市场。

  不久前,东莞市第五届艺术品博览会开展,带来了来自世界及全国各地的10万件艺术品,而之前南城艺展中心、莞城森晖古玩城以及中和堂等艺术品文物的民间博物馆和交易市场的出现,使东莞收藏大军渐渐浮出水面。

  目前看来,收藏品交易市场方兴未艾,很多人瞄准了文化产业发展的契机。然而,东莞的收藏品交易平台如何发展?

  寒意没能阻挡淘宝人的步履,三五个中老年人结伴漫步在莞城光明路榕树头附近的玉器、古玩摊位周边,用放大镜看看玉器的材质,用手掂量一下古玩的重量……为的就是估一估玉器和古玩的价值。

  一到周末,莞城光明路榕树头附近的玉器、古玩商都聚集于此,把最新收集到的“宝贝”都摊在阳光下,让所有爱宝之人来甄别真假,然后讨价还价,一块玉器少则能卖到数百元,多则数万元,双方谈妥便可进行交易。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东莞一批先富起来的人就开始四处“寻宝”,成为东莞第一批收藏爱好者。那时的收藏者都将目光集中在了字画、古玩上,没有进行交易,而是单纯地享受收藏的过程。

  不过,随着收藏者的市场意识的觉醒,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要盘活手中的收藏品。于是,有一批人开始投入到了收藏品的交易中,把收藏也作为投资理财的一种方式,也有人从中得到了丰厚的财富。

  随着东莞收藏市场的发展,东莞市政府也把艺术品鉴赏作为文化发展的一部分进行推动,建成了岭南美术馆、东莞展览馆、可园博物馆和莞城美术馆等公益性艺术设施,对东莞的古玩和艺术品的收藏起到了很好的普及作用。

  民间的资本力量也看到了这个市场的潜力,尝试建立多种形式、不同的定位的交易平台,私人博物馆、美术馆也不断涌现。

  2008年,可园博物馆斜对面就开了一家森晖古玩城,古玩城占地面积达到了12000平方米,共有80间商铺,商铺经营的内容包括了奇石、古典家具、玉石和毛瓷等古玩和艺术品。

  同时,森晖古玩城的定位集博物馆、古玩城和科普基地为一体。不过,从功能上来说,森晖古玩城更是一个古玩交易平台,是东莞首个有规划建造的古玩、收藏品集散地。

  可以说,森晖古玩城的出现,为东莞古玩、艺术市场提供了一个的范本。在森晖古玩城开业一年多后,南城街道办尝试用5万平方米的旧厂房改造成南城艺展中心,商铺多是经营工艺品。

  以不久前开业的中和堂为例,展馆面积达到了15000多平方米,由众艺馆、书画馆、珍宝馆、文化会所、多功能艺术厅组成,囊括青铜、古玉、金石、书画、古陶瓷,以及现代景德镇国家工艺美术大师的瓷板画、瓷器作品和仿古高档红木家具等高端艺术品。

  据之前的资料显示,广东省普洱茶每年出口量达六千多吨,远超普洱茶的故乡云南省,居全国第一位。

  其中,东莞市各个镇区分布着大小茶行五千余家,普洱茶爱好收藏者达到六万余人,每年从外购置用以收藏投资的普洱茶超过两万吨,交易额超过30亿元。东莞市收藏茶叶价值超过一亿元人民币的收藏者超过一百人,长安镇就有一位爱好者收藏的普洱茶、湖南黑茶等达到四千多吨。

  也正是方兴未艾的茶叶市场,让袁楚超看中了其中的商机,推出了另外一个艺术品交易平台。袁楚超认为,茶叶都能被当做古玩一样收藏,而且价格被炒高了数倍,那么真正的古玩、艺术品该有多大的市场?

  2006年,袁楚超让艺术家常庆利来东莞办一个艺术展,开始试水艺术品博览会。可没想到,常庆利作品展出期间,很多市民前来购买,销售出了60多万元。这就坚定了袁楚超筹办东莞首届艺术博览会的决心。

  2007年,袁楚超筹划了东莞首届艺博会,布展350个展位,邀请了来自全国的商家,但真正来参加展出的商家并不多。算下来此次艺博会亏了40多万元。接下来,第二届、第三届的情况都不乐观,继续亏钱,甚至整个团队解散了。

  到了2010年,山东济南、重庆、苏州、南京、温州和洛阳等城市的艺博会相继停办,袁楚超也准备把东莞的艺博会也准备停下来。然而,东莞提出了建设“文化名城”的目标,袁楚超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袁楚超给国内外的商家和艺术家发去了信息,表示东莞艺术的“春天”已经到来了,东莞每年准备投入10亿元打造文化名城,从而吸引不少商家前来参展东莞第四届艺博会,艺术品的销售也异常火爆。

  直到今年,不少艺术家主动联系袁楚超,表示要亲自带作品参加东莞第五届艺博会,这让袁楚超彻底感觉到了艺术的“春天”。于是,他拿出了10万元,为艺博会会场首次铺上了红地毯,还拿出了价值数十万元的艺术品作为奖品……今年,艺博会首次实现了收支平衡。

  博览会形式的兴起,又为东莞古玩、艺术品市场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东莞的艺术品交流也渐渐浮出了水面。可以说,袁楚超的博览会走过的5年,也正是东莞收藏品、艺术品交易市场兴起的5年。

  与广州深圳自发形成的收藏品、艺术品交易市场不同的是,东莞的收藏市场较为零散,且表现形式也不尽相同。

  森晖古玩城注重的是古玩的年份,没有对艺术品的价值进行刻意限制;南城艺展中心注重的是艺术品的销售,定位不在于高档;中和堂则主打真品珍品古玩和艺术品,走高端路线;而艺博会重在“博”,囊括了国内外的古玩、艺术品。

  可以看出,东莞涌现的一个个收藏品的交易市场,并没有整合目前东莞的收藏资源,大量的收藏依然散落民间。据统计,东莞的收藏大军达到了10万人次,不少人也曾到香港或海外参与艺术品的竞拍,投入了大笔资金争夺艺术真品,但都是隐蔽地进行。

  一直以来,东莞人一贯以低调著称,就算拍得了传世艺术品,也不对外宣传,更多只是停留在了把玩阶段。这些收藏人员分成了一个个小圈子,没有适当的交流,也没有交易,大多都是秘密进行的。

  正因交易市场的不透明,东莞的古玩艺术品市场还存在另外一个问题,存在大量的赝品,真假难辨。就如一名业内人士说,东莞字画、古玩市场大多都是假货,尤其是古字画市场,赝品率高达9成以上,一位名家的赝品可卖几万元,但成本却是几百元。所以,东莞很多民间收藏者就不远千里到北京、上海和香港等地寻找艺术精品,东莞本土艺术品的交易一直缺乏原始动力。

  另一方面,东莞人有不少人在艺术品上交了不少学费。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东莞就已经有人迈出了艺术品收藏的第一步,到国内四处寻找艺术品,只要有人到东莞办书法展,书法作品也会被“抢掠一空”。

  慢慢地,不少人发现原来认为的古玩、艺术品,并没有想象中值钱,没有意料中的收藏价值,不少东莞人把收藏兴趣转向了普洱茶。直到普洱茶收藏热退去,古玩、艺术品又回到了东莞人的视野范围内。

  一名业内人士说,现在东莞刚形成的几个古玩、艺术品交易平台定位各不同,又有各自的特色,颇为难得,但较为分散,接下来能形成一个集群区域,可能会有更好的文化氛围。

  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每个镇都打造一个收藏品的交易平台,那就有重复建设之嫌了,也没有统一的规划就缺乏标杆意义。政府应该有意地进行谋划,整合现今已有的资源,扶持民间的收藏力量,使形成一个较有序的交易市场。

  目前看来,东莞的收藏品交易市场方兴未艾,很多人瞄准了文化产业发展的契机。然而,收藏品交易平台未来走向何方,如何运作,值得业界深思。

  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来,部分东莞人洗脚上田,成了富有的第一代人。不过,这部分富起来的人并不满足于丰富的物质财富,而开始追逐精神的享受,其中就有不少人选择了收藏古玩、艺术品。

  其中,一些人把艺术品当做私人爱好,独自享受古玩、艺术品的收藏过程,而随着东莞经济的发展,收藏品和艺术品也成为市民谈论的话题,并催生了一批古玩、艺术品交易市场。

  不久前,东莞市第五届艺术品博览会开展,带来了来自世界及全国各地的10万件艺术品,而之前南城艺展中心、莞城森晖古玩城以及中和堂等艺术品文物的民间博物馆和交易市场的出现,使东莞收藏大军渐渐浮出水面。

  目前看来,收藏品交易市场方兴未艾,很多人瞄准了文化产业发展的契机。然而,东莞的收藏品交易平台如何发展?

  寒意没能阻挡淘宝人的步履,三五个中老年人结伴漫步在莞城光明路榕树头附近的玉器、古玩摊位周边,用放大镜看看玉器的材质,用手掂量一下古玩的重量……为的就是估一估玉器和古玩的价值。

  一到周末,莞城光明路榕树头附近的玉器、古玩商都聚集于此,把最新收集到的“宝贝”都摊在阳光下,让所有爱宝之人来甄别真假,然后讨价还价,一块玉器少则能卖到数百元,多则数万元,双方谈妥便可进行交易。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东莞一批先富起来的人就开始四处“寻宝”,成为东莞第一批收藏爱好者。那时的收藏者都将目光集中在了字画、古玩上,没有进行交易,而是单纯地享受收藏的过程。

  不过,随着收藏者的市场意识的觉醒,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要盘活手中的收藏品。于是,有一批人开始投入到了收藏品的交易中,把收藏也作为投资理财的一种方式,也有人从中得到了丰厚的财富。来源南方日报)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