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收藏 > 沉香|恩师如父

沉香|恩师如父

admin 海南沉香 2020年09月15日

  初中开学第一天,父母因忙没有送我,只给了我一条崭新的扁担。我一头挑着生活用品,一头挑着被子,早上就出发了,走了20多里崎岖不平的山路,一路走走停停,晌午才到达山岗上的学校,开启了我初中三年的求学之路。

  我被编在初一(二)班,这是一个混合班,同学们暗地里称之为混混班。凡在这个班读书的学生基本都偏科严重,学习成绩参差不齐,王俊怀老师教我们数学,兼班主任。

  第一次去食堂打饭,大家你推我挤,个子矮小的我被挤在队伍之外,我在队伍的最后形单影只,只能勉强吃个半饱。有一次,上课的预备铃响了,我还在食堂吃饭,王老师问明缘由后,脸色凝重地说:“你这样子赶不上上课时间,还要饿肚子,会影响身体,以后吃饭时你就跟着我。”从那以后,每次王老师会为我打好饭,我就着家里带的咸菜下饭,吃得很高兴。王老师见我总吃咸菜,看在眼里,惦记在心。有时他会分一半新鲜菜给我,甚至还有新鲜的鱼和肉。

  我的数学成绩很差,王老师对症下药,每天晚自习后,他把我叫到办公室,单独帮助我复习指导白天学习过的数学题。我的数学成绩慢慢提高,初一下半年期末考试,数学考了85分,这是我上学以来,数学考得最好的一次。

  记忆最深的是初二下学期。有一天上午,我正在上课,突然感到头脑发热,眼冒金星,四肢无力。正在上课的王老师见我趴在课桌上,走过来摸摸我的脑门说:“哎呀!这么烫,肯定发烧了!”那时,交通和信息都不发达,王老师来不及告诉我的父母,请其他老师代课,他则跑到学校附近的村民家中借了一辆板车,急匆匆拉着我奔向县城医院。路上,我睡在板车上,望着王老师吃力拉车的背影,眼里满含泪水,那一刻觉得他不是我的老师,他是我的亲人。

  我得了急性脑膜炎,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开始两天都是王老师照顾我。洗衣,打饭,叫医师打针,甚至还端水为我洗脚。我低头,看着为我洗脚的王老师,真想叫他一声“父亲”。父母是从同学口中得知我住院消息的,等他们赶到医院时已是第三天,见王老师这样热心照顾我,他们感激涕零。王老师淡然一笑说,我是他的老师,照顾他是应该的,你们别放在心上。

  初中毕业以后,我远离学校和故乡,去异地打拼。每年春节,我总会去拜访王老师。王老师一年年老去,我们的情谊却越来越深厚。我在千里之遥打工,没能送上王老师最后一程,这成了我的心头憾事。

  王老师不仅仅是我的老师,更给了我慈父般的关爱,他给予我的情意足以温暖我的余生。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