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收藏 > 盘点2017年度最壕最值得关注的收藏家TOP10

盘点2017年度最壕最值得关注的收藏家TOP10

admin 海南沉香 2020年07月24日

  总觉得我们都欠他们一个“敬业福”,尤其是夜场拍卖中,跨夜竞拍更是家常便饭,一举一落之间,签下亿元大单。

  总觉得我们都欠他们一个“敬业福”,尤其是夜场拍卖中,跨夜竞拍更是家常便饭,一举一落之间,签下亿元大单。

  当然,在我们所盘点的年度收藏家中,并不只是关注他们在过去的一年中的大手笔,我们也关注那些暖心的瞬间,以及他们对于行业所作出的改变。

  余德耀是资深的当代艺术收藏家以及余德耀美术馆的创始人,作为出生在印度尼西亚的华人,他是印尼第三大农业公司的商业巨头,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收藏大家,且十分热衷于慈善事业。

  2017年度余德耀虽然并未有大手笔的竞买活动曝光,但是鉴于其在中法合作以及推动社会进步和人类福祉方面所作出的杰出贡献,法国政府特别授予余德耀“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军团军官勋章”,并考虑到余德耀的身体状况,特别将授予仪式搬至余德耀美术馆举行。

  雅昌艺术网全程直播这一瞬间,在万余位网友的共同关注下,余德耀的致谢词更是引人眼眶发热,我们也特别将余德耀先生作为年度收藏家第一位。

  如果说每一年年度最值得关注的收藏家名单中缺少刘益谦的话,那这一定是一份不完整且不权威的名单,毕竟大手笔的刘益谦年年在拍场上都有创纪录的作品入库。

  在2017年度最值得关注的是,刘益谦上回用鸡缸杯喝普洱茶,又花重金买下了一口“平底锅”,在西泠印社春拍中,刘益谦以2.1275亿元竞下了西周青铜重器“兮甲盘”,创下了国内青铜器拍卖的最高价纪录,引得众人调侃,这下任性哥可以用兮甲盘喝汤或者煎饼了。

  当然,刘益谦所创下的纪录远不止于此,很多人都知道甚至在百度百科刘益谦的词条中都写到,刘益谦收藏有清初“四王”的作品,刘益谦藏有“三王”,并一直遗憾于这么多年没在拍卖场看见王时敏的珍品,否则就齐全,结果,刘益谦得以在2017年度圆梦成功,在北京宝瑞盈春拍中以1.633亿元买下王时敏的《仿古山水》册页。

  写实油画的拍卖新纪录也被刘益谦在2017年度刷新,在中国嘉德秋拍中,刘益谦以1.495亿元买下了陈逸飞的《玉堂春暖》,创下了中国写实油画的拍卖新纪录,而此前他已经收藏有陈逸飞的《提琴手》和《长笛手》。除此之外,刘益谦还在香港蘇富比秋拍中,以9300万港币买下了傅抱石的《西山夜渡图》。

  还有一个八卦的小道消息是,以近30亿元成交的达芬奇作品《救世主》,目前其买家已经尘埃落定,是即将开馆的阿布扎比卢浮宫,但是据传,刘益谦也是参与竞拍了这幅作品,有可能是最后几口的买家之一,可见任性哥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此上,仅为刘益谦及夫人王薇在2017年度内所竞拍的部分作品而已,有钱人的世界就是这么任性。

  作为中国嘉德拍卖的创始人,同时还持有13.5%的苏富比(微博)拍卖股份,成为全球第一大拍卖行的最大股东,当然,这些都是陈东升曾经创造的辉煌。

  2017年度,陈东升更是多次出现在媒体的镜头下,投入使用的嘉德艺术中心,成为北京新地标,而中国嘉德拍卖也首次移至此处进行拍卖,陈东升更是在大观之夜的拍卖中,亲自为第一件拍品执槌进行拍卖。

  而谈及陈东升包括泰康集团在2017年度的收藏,仅仅在中国嘉德春拍的一场拍卖中,陈东升就花费了约7000万元,其中包括4945万元的罗中立《春蚕》,在泰康空间和另外一家美术馆之间展开竞争,最终被泰康空间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此后,更是拿下了当场拍卖中的多件作品,分别是494.5万元成交的王广义《黑色理性——病理学(双面画)》、471.5万元成交的刘野《朝阳》、425.5万元成交的忻东旺《明天,多云转晴》、333.5万元成交的何绍教《学耕》以及172.5万元成交的胡建成《折射》等。

  在香港蘇富比春拍中,郑家纯以5.53亿港币的价格买下了一颗重达59.6克拉的“粉红之星”钻石,创下了全球钻石的拍卖纪录,当时就是有郑家纯亲自电话委托竞拍下,并改名为“周大福粉红之星”,以此来纪念自己的父亲、周大福的创办人郑裕彤。

  当然,如果你不是很了解珠宝界和零售业的话,大概不会知道郑家纯的儿子正是“K11”的创始人郑志刚,值得注意的是,郑志刚和爷爷郑裕彤一样热衷于创业,而郑家纯则是明显的守业,但是他们父子两人在2017年度均为收藏行业创下了纪录。

  韩庆是一位来自西北的汉子,还曾经当选过中国房地产企业卓越贡献100人,从事房地产建筑和开发超过38年的时间,早已经完成并且永远了丰厚的资金积累,只是,在拍卖场似乎还算是一个新人藏家。

  2017年度,仅是被媒体曝光竞拍的亿元级别的拍品就有两件,一件是在北京保利春拍中以1.87亿元买下的傅抱石《茅山雄姿》,一件是在北京保利秋拍中以1.909亿元竞买下的赵孟頫《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这两件重量级拍品均成功入藏韩庆所建立的甘肃天庆博物馆。

  甘肃天庆博物馆藏品更是丰富,涵盖了彩陶、书画、唐卡、青铜器等文物艺术品,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馆藏包括仰韶文化、马家窑文化,彩陶更是梳理了整个彩陶文化的发展历史;中国文物学会监制文渊阁本《四库全书》,原大影印区别于同类型缩印版,为全球仅有的20套之一。

  这次的榜单中,我们特别加入了年度出货的收藏家,他们是最早进入艺术品收藏中来,每个人都面临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最终释出了手上的藏品,且撼动了本年度艺术品拍卖的江湖。

  其中有一个老面孔是尤伦斯夫妇,也被认为是最后一批藏品,犹记得2009年之时尤伦斯夫妇第一次以专题的形式释出其收藏的中国艺术品所带来的一次拍卖风暴,带动了多个中国艺术品的拍卖新纪录,在保利香港五周年秋拍中,尤伦斯夫妇最后一个系统收藏——重要中国金器专场得以呈现,也被誉为是其最后一批系统收藏,引发了众人的关注和讨论。

  在本年度出货的收藏家中,最引人瞩目的绝对是乐从堂主人曹兴诚,因为面临着子孙后代的传承问题,曹兴诚分别在佳士得香港和香港蘇富比推出两个专场,其中两件重器,一件是以2.943亿港币在香港蘇富比成交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一件是以近2.14亿港币在佳士得香港成交的明嘉靖五彩鱼藻纹大罐,这也是老一代收藏家们陆陆续续所面临的问题。

  而最让我们感动的则是另外一对夫妇,一笑草堂主人木下一先生及夫人张婉笑女士,在香港嘉德拍卖中,夫妇两人坐在拍卖场的最后,看着自己的藏品一件一件的找到新主人,从始至终,夫妇两人都是安安静静的坐着,直到74件藏品中的最后一件落槌,这样的“告别艺术”也是令人动容。

  曹仲英所创办的默斋,更是收藏了中国近现代书画中的重头作品,在中国嘉德拍卖中,释出了部分收藏,其中包括一件超过亿元成交的张大千。曹仲英早年间就开始在美国开办东方艺术画廊,是他教会了西方人看懂中国传统上书画,是东西方文化艺术交流中的重要力量。

  其实,论及年度最壕的委托方收藏家,应该是齐白石十二条屏的原主人,其收藏的齐白石十二条屏在北京保利秋拍中以9.315亿元成交,创下了多个成交纪录,但对于这样的一个价格,原主人则表示,这样的告别其实很不忍,因为和这组作品相识许久,早就成为了“一家人”。

  所谓有人释出就有人接盘,和上述的韩庆一样,王中军、张桂平和许健康绝对是年度最值得关注的收藏家,这三位尤其不同的是,他们集团或者个人所创建的私人美术馆纷纷开幕,他们本人也成为“馆长”。

  首先是最美美术馆的松美术馆,其创办人是华谊兄弟的创始人王中军,位于北京温榆河畔,其中馆藏包括毕加索、梵高等西方艺术大师,曾梵志、方力均、常玉等东方艺术家也是其收藏之一,在中国传统艺术中,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局事帖》也是其收藏。2017年度拍卖场中,王中军也现身拍卖现场,参与了年度最贵艺术品齐白石十二条屏的竞拍,但最终并未竞拍成功。

  上海宝龙美术馆其实已经筹备两年多的时间,也曾经在拍卖场中多次创造纪录,其中包括1.288亿元的黄胄《欢腾的草原》以及1.955亿元的齐白石《咫尺天涯-山水册》等,以展示中国近现代及当代艺术,在2017年底的开馆展览中,以“寻脉造山、百川汇流”为主题展示。在2017年度拍卖市场中,上海宝龙以4945万元在朵云轩拍卖中买下吴湖帆的《万松金阙》等。

  苏宁艺术馆创办人是为苏宁环球集团创始人的张桂平,早在2016年度就曾经入选到最值得关注的收藏家名单中来,但他并不是新人收藏家,而是一位“专业潜水”几十年的资深收藏家,在2017年度其创办的苏宁艺术馆终于开馆,其中展示了包括重要古代书画作品中创当时吴镇拍卖纪录的《野竹图》、王翚《仿宋元山水巨册》、创夏圭拍卖纪录的《山庄暮雪图》、袁江《蓬莱仙境》、创造赵雍纪录的《前浦理纶图》等,此外还包括宋代画家陈容最高价纪录的《戏珠龙图》、张大千《羲之换鹅图》等。

  虽然2017年春拍时间已经过去许久,但是依然难以忘记当黄宾虹《黄山汤口》以3.45亿元成交时的激动,创下了黄宾虹个人最高价纪录,同时也促使黄宾虹进入亿元俱乐部,这个超级买家就是山东雷丁汽车,这也绝对是最佳宣传的一个文案了,从此之后,很多人都在问雷丁是谁?

  这其实是来自山东的企业,和比德文电动自行车是为一个集团,也是拍卖场上的一个新买家,倒是眼光独到,一举拿下黄宾虹,这个在全国四五线城市和广大农村赫赫有名的企业,也成功跻身于艺术品收藏行列中,占据了全年的媒体热点,可以说是黄宾虹“成就”了雷丁汽车。

  这位80后神秘金融新贵在业内已经被知晓,但还依然要保持神秘,他的入榜一方面是因为他是曾梵志的铁杆粉丝,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是在2017年度才刚刚入场的新鲜血液,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一股拍场新力量。他在2017年度的最大手笔就是在保利香港春拍中,以1.05亿港币竞买下了曾梵志《面具系列1996 NO.6》,也是其收藏的第一件艺术品。

  其中这最后一位收藏家是个警示,是个黑榜,但也是促进艺术品拍卖行业健康发展的一个事件。

  在2017年佳士得香港春拍中,一只高约51.8公分的清雍正粉青釉贴花双龙盘口尊在佳士得香港拍卖中,最终是以1.24亿港币落槌,加佣金成交价为1.4054亿港币,创造了清三代单色釉官窑瓷器的世界纪录。之后按说应该是委托方、拍卖行、买受人三方皆大欢喜的结局,可是谁能想到,最终在现场拍到这件无价之宝的“举牌者”,竟然拍而不付,在超过佳士得规定的交割期限之后,买受人还有相当部分的款项未结清,据此,佳士得一纸诉状将当时的买家状告至法院,请求以司法程序来赔偿相关损失。

  这一诉讼也给所有拍而不付的藏家和买家敲了一个警钟,拍卖现场不是你想举就举,一旦落槌成交,就要付诸契约。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