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千金难求一奇楠”——清代奇楠沉香一百零八

“千金难求一奇楠”——清代奇楠沉香一百零八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10月11日

  “香染客衣,如兰桂拂席。”说的是沉香之顶级——奇楠。奇楠,古代称作琼脂,比之沉香更为温软,通常在一大块极品沉香料中,可能只有非常小的一部分才能算的上是奇楠,可谓是‘一片万金’。

  今生闻得奇楠香,三世修来善因果。“奇楠”是从梵语翻译的词,唐代佛经中常写为“多伽罗”,后来又有“伽蓝”,“伽南”、“棋楠”等名称。自汉朝起,皇室祭天、祈福、礼佛、拜神、室内熏香,奇楠为最重要香材。在宋代的时候,占城(今越南地区)奇楠就已经是‘一片万金’,“酋长禁民不得采取,犯者断其手。”直到今天,最好的奇楠仍然大多产自越南。

  奇楠之香,醇厚温软,带有丝丝甘甜,穿透肺腑,绵密悠长久未散去。其油脂量一般高于沉香,因树脂化结油过程时间久,且油脂密度高,油膏呈现出黑色,皮壳油亮,龟裂风化纹尤为明显,香气也更为甘甜、浓郁。多数沉香不点燃之时几乎没有香味,而奇楠则不同,不燃之时也能散发出清凉香甜的气息。在《红楼梦》中,贵妃贾元春奉旨荣归荣国时,赐予贾母的礼物中便有沉香拐柱一根、伽南念珠一串,可见其珍贵。

  此次域鉴秋拍这件清·奇楠沉香一百零八佛珠,颗颗饱满规矩,香气袭人,质地坚实油润,包浆厚润,保存完整。千年一树,修得一木,奇楠已是稀世珍品,有缘得到一块开珠料,能切出一串同规格的佛串,实在难能可贵。清代查慎行 《与陈漳浦莘学话旧》诗:“山租输海贝,市舶贱迦楠。”将其视之为传世孤品不为过。

  生闻清雅,甜中带透,佩于腕间或脖颈,轻轻浮动,幽香扑鼻,仿若置身尘世之外的佛寺,听着暮鼓晨钟在深山回响,让人神清气爽,心情愉悦。

  沉香本身是一类有机物,气味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消失,所以对沉香的包装和保管就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从档案记载来看,清宫的沉香一般多放置于锡匣内,如“十一日,怡亲王选得本库收贮一等伽南香一块,重二斤十一两,二等伽楠香一块,重四斤三两二等伽南香,重四斤六两呈览,奉旨好生配锡匣安插盖,勿使透气,着意收着钦此。”再如“二十二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月十九日太监张玉柱交来楠木锡里香匣五各,每匣内盛沉香二斤九两二钱,银盒二个,共重三十三两五钱,每盒内盛长青香八两一钱,传旨此木匣做法好,将锡里拆下,木匣交进,其锡另作锡匣五件,内各盛沉香,送进四宜堂三匣去”。

  锡匣密封性好,用它来存放沉香,不仅能够隔绝外界异味对沉香的影响,而且能够最大限度的保持沉香原状,使油脂中的水分不易流失,这对软丝质地的沉香、奇楠是非常重要的,保持“香魂”常在。此串奇楠沉香佛珠便是由锡盒装藏,盒圆形,共分三层,严丝合缝,分量不俗,盖面錾刻寿字纹,形制规整,为沉香量身打造。

  “凡世之所贵,必贵其难。”沉香出奇楠,二者的诞生,皆“贵其难”。近年来沉香作为消耗性资源,因其量越来越少,而收藏爱好者又与日增加,市场价格不断攀升,一两沉一两金,何况是沉香之极奇楠呢?得之,幸之!欢迎广大藏友来域鉴秋拍,携得佳品归!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