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涪陵“天价榨菜”普通工厂造要价2200元的“沉香

涪陵“天价榨菜”普通工厂造要价2200元的“沉香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9月22日

  7月29日,要价118.8元的“限量版”高价矿泉水惊现杭州;稍早,由蓝带集团从美国进口的橡木桶陈酿啤酒720毫升零售价高达398元;而就在7月初,涪陵榨菜集团生产的600克装“沉香”榨菜要价2200元被曝光……中秋将至,天价月饼会否接踵而至……

  连日来,天价食品再次成为坊间热议的焦点。其中为市民诟病最多者,还是“沉香”榨菜。

  如此“天价榨菜”从何而来?成本究竟几何?如此做法是否有欺诈之嫌?怎样才能杜绝这种“天价”的产生从而维护消费者的权益?羊城晚报记者深入重庆,辗转多地,对“天价榨菜”发酵地、加工厂、销售处以及涪陵榨菜集团及其相关供应商、菜农和当地有关部门等展开调查和采访。发现其天价榨菜的生产地点并非活水流淌的江底,而是一个水波不兴的小水潭。其位置,在涪陵区新村乡群星村。

  7月13日,细雨蒙蒙。出涪陵市区沿着陡高陡低的曲折山路行驶两个多小时,记者来到了新村乡群星村。这是群山里很不起眼的一个小小村落,公路旁几栋土坯的房屋便是这个村子的标志。但这几栋房子里都没有人,大门紧锁。再往前行,山麓之上有一屋舍,旁边有猪栏鸡舍还有狗看护。幸运得很,家里有人在。

  屋主是记者朋友的朋友,见朋友带人来看水潭不好推托,领着记者一行进了院子。朋友说,这个屋主是他当年一起学车的“大师兄”,名叫周彪,是涪陵榨菜集团老板的本家。在拉了一阵家常之后,“大师兄”告诉了我们这里的“核心机密”———那个水潭的位置,就在他所住的这栋房子的后方,“存放沉香榨菜已有多年”。

  屋后,一个水潭被绿树青草环绕,上面漂着4个浮标,写着“2002”、“2003”、“2005”等字样,据说这些就是天价榨菜沉潭的年份。据涪陵榨菜集团此前公开表示,沉香榨菜最早的沉潭时间是2001年,迄今已有10年。

  这么贵重的东西,就放在山麓上的一个水潭里面,不担心别人会偷吗?邻村的老杨不屑地吐了口烟:“家家都有,谁来偷他们的啊?不过是把脱水后的青菜头扔到坛子里,再把坛子扔到水里,有什么好稀奇的!2000多元,那是在卖名字嘛,哪里是在卖榨菜呦!”

  涪陵榨菜集团生产此种“天价榨菜”的工厂只有一个,相对于其他年产近万吨的榨菜工厂来说,这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厂,它的位置就在从龙潭镇进入新村乡的入口附近。记者随后来到了这家工厂。厂子的门口,种了玉米、辣椒等,杂草丛生。两堆瓦罐放在杂草中,任日晒雨淋,其中最大的有1米多高,小的也有近半米高,总共近300个。虽然在它们的附近各有一个雨棚,但面积太小连瓦罐的五分之一也无法覆盖,还摆放得混乱无序。“这些都是他们用来装榨菜的”,附近居民老杨这样告诉记者。

  涂成灰色的院墙里面,红砖砌成的屋舍俨然。厂子红色大门紧闭,以前可以轻易出入的大门已经挂锁。但厂子里人来人往,工作仍然忙碌。或许是因为正处舆论漩涡,该厂内的工作人员异常谨慎:“我们这里是不能随便进出的,必须有集团的人陪同才能进来”,有工作人员说,“这里生产的就是榨菜,它卖多少钱我们不知道。”“其实以前进去非常容易,只是最近出了事管得有点严,生产高档榨菜的地方,环境也没好到哪去,跟一般的工厂没啥区别”,附近居民小刘如是说。

  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个枯水期,人们在涪陵区榨菜生产重镇珍溪镇整治长江水道。这次普通的工程有着极不普通的发现——漕泥中意外挖到900多坛榨菜。大家打开坛子发现,里面榨菜呈褐黑色,并没有腐烂,味道也不错。据当时在场的人说,香味异常浓郁。后查证该榨菜是“怡亨永公司”1937年生产,在装船外运中被日军所炸,船沉水底而成。有分析认为,榨菜在近60年的发酵反应中,生成了人体所需的十多种微量元素,是榨菜中的极品。

  这个偶然事故所留下的几百坛榨菜沉入水底的“制作”工艺,后被坊间称为制作榨菜的“巴国古法”,并为涪陵榨菜集团所用,最后用于生产“天价榨菜”。今年6月24日,中信证券分析师黄巍发布的《涪陵榨菜重大事项点评:推高端产品拉升企业形象》中称,涪陵榨菜推出的600克装沉香榨菜,“以2月江风自然脱水,压榨后要用河沙封坛倒置沉入乌江底进行自然酝酿,全程均为手工制造,至少3年才能酿成,极品沉香榨菜则要酿制8年以上方能上市”。

  “做榨菜用的普通青菜头,今年的平均价格是每斤两毛七。”种青菜头多年的龙潭镇居民老张告诉记者。“最多4毛多一点吧,不会超过5毛。”老张的说法得到了众多菜农的认同。也就是说,原料的成本最多是每公斤1元钱,600克青菜头的成本是0.6元。

  涪陵榨菜半成品供应商阿齐告诉记者:“青菜头必须通过两种方式进行脱水,一种是放在外面通过风进行脱水,俗称‘风脱水’。另外一种是在地上挖一个池子,然后向里面撒盐,称为‘盐脱水’。那些沉在水底的榨菜,经过的是风脱水,这是一种相对较好的工艺。经过风脱水以及后来的沉潭,青菜头的分量会减轻,减轻的数字大概在40%,也就是说1公斤的榨菜经过这道程序就变成了600克。”以此计算,一包600克的天价榨菜需要青菜头1000克,成本也就是1元钱。

  据了解,半成品的榨菜到了这里之后,要经过再脱水、切丝、包装等多道程序,然后便上了市场。“在这一段,榨菜的重量估计会再减轻50%左右。”半成品供应商阿成说。至此,“天价榨菜”的成本升至每包2元,一位半成品供应商告诉记者,加上人工等分摊,每600克沉香榨菜的成本最多为4元。

  “哪里是在卖榨菜,他们卖的是银子嘛!买的都是房地产公司什么的大老板儿,银做的碗和筷子是拿来送礼的,那榨菜只是由头,听起来好听一些罢了!”一位水果摊主说。

  对于这种做法,重庆市消委会投诉部主任喻军表示,该款榨菜有误导消费者及过度包装的嫌疑。目前,重庆市消委会已责成涪陵区消委会对此进行深入调查。涪陵区消委会有关工作人员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调查正在进一步进行当中。

  处于风口浪尖的涪陵榨菜集团目前对此事有何说法?羊城晚报记者随即来到涪陵集团总部。董事会秘书处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前涪陵榨菜集团针对“天价榨菜”事件曾有回应,该回应代表涪陵榨菜的官方态度。

  记者随后找到该份回应,回应称:高端产品沉香榨菜系公司2007年初推出的一款礼品榨菜,该产品推出后一直按照正常程序生产和销售,此后公司没有对该产品进行任何宣传。目前公司礼品榨菜有近20个品种,销售价格从几十元到两千多元不等,所有的礼品榨菜主要在涪陵地区和重庆市区销售,没有向全国推广。

  引起这场风暴的中信证券分析师黄巍,此前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承认,沉香榨菜只是个“噱头”。

  “天价榨菜”是否有欺诈之嫌?记者就此采访了众多法学专家、学者、律师等。不少学者都认为“天价榨菜”具有欺骗性,违背诚实信用的原则,应该改正。

  “他们到底是卖榨菜还是卖筷子啊?”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程信和对此表示:“他们在产品的外面说是卖榨菜,宣传的也是榨菜,可里面的主要东西却不是榨菜,而是银制的碗筷,这种做法是有欺骗性的,会诱导顾客发生误解。”“根据《广告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包装上的标识和里面的产品必须一致,这是最基本的商业准则。”

  程信和表示:“在买卖双方中,买方是弱者,卖方是强者,是专家。卖家有必要把自己所卖的东西在包装上清楚地告诉买家,从而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这一点‘天价榨菜’没有做到,从这个角度,说‘天价榨菜’有欺诈性质也是可以的。”

  广东海际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何富杰对此表示:“本来在市场上交易,买卖双方之间的行为应该由市场来调节,只要你情我愿就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所卖的商品与包装上的标识差距过大,那就确有欺诈的嫌疑了。毕竟这种做法是会引起误解的,从而违背了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