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国宝”鸡血石寻源(图)

“国宝”鸡血石寻源(图)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7月12日

  走进浙江临安城,已是灯火通明。油然忆起几年前初访时的情景:那一回,路灯也是这般明灿,我与几位同行好友,被路边一家家光彩夺目的鸡血石店吸引过去。这种当地出产的石头,真像被泼洒上了“鸡血”,鲜红活脱,画面美艳。细细瞧去,有的似冲天火焰,有的若红绸飞舞,有的像风云涌动,有的如高山急瀑。若不是价格昂贵,谁不想抱回几块再三品赏?

  “这几年,昌化鸡血石的价格又翻了几个跟头。”临安市旅游局副局长陈伟洪听了我的叙旧,马上提议道:“这一次何不抽时间看看玉山,昌化鸡血石就出自那里呢。”

  说去就去。一大早,我们乘车出发。“抱石斋”的主人赖荣刚,作了导游兼司机。见他有似曾相识之感,因为在临安,这家鸡血石商行的大幅广告牌立得满大街都是。“他的岳父家就在玉山村,没有谁比他对那儿更熟罗。”陈伟洪指着赖荣刚笑道。

  越野车出徽杭高速,过马啸乡,穿越有“画廊”之称的十门峡,开始吃力地爬坡。盘山道狭窄弯急,悬于危崖之上,上方不时有飞石滚落。想着眼前稳操方向盘的赖先生每周都要在这条“浙西唐古拉”往返数次,更觉出鸡血石的珍贵。

  顶着烈日下山,终于进了玉山村。路边村宅多辟为鸡血石商店,门口都停满了远近而来的汽车。店里的“宝贝”不少,看着热闹,我们却辨不清其中“道道”。“鸡血石的优劣,一是看血,血多且色泽艳丽为上乘;二是看地,一般来说,越是色泽丰富、通明剔透而且质地柔软就越佳。鸡血石最大的用途就是作印章,石质越软越好雕刻。”赖荣刚三言两语便让我们明白了鸡血石的鉴别标准。

  原来,所谓“鸡血”,其实为硫化汞(朱砂)。它渗透于蜡石之中,二者交融,共生一体,成为世间奇珍。玩石界都知道,田黄称“石之皇帝”,鸡血石即为“印石皇后”,这两种“国宝”级的石头,是制作印章的最佳石料。“当年玉山属昌化县,昌化鸡血石印章,曾多次被周总理作为国礼,馈赠外国贵宾和社会名流。”赖荣刚以炫耀的口吻说道。

  赖荣刚的姑父邵进华,把我们迎进家门,备好的一桌子饭菜,飘着特别的香气。邵进华高挽着裤腿,衣裤上溅满了黄泥点子。“我现在每周3天上山采石,其余日子在家种田。”落座后,他跟我们拉起家常。18年前,他和村里8户乡亲,联合投资在玉岩山开了个洞子,采到一批鸡血石。这批石头,一直保存在他家一间屋里,门口上了9把锁。谁想看一眼,须9户人家一齐开锁。今年3月,鸡血石的价格上涨得让大家满意了,9户人家一合计,拍卖!结果,2000余公斤石头,拍出1200万元,每户分了100多万元。“现在日子是越过越好了,前些时候,我还花钱给儿子在临安城买了一套房子。”

  “这几年挖鸡血石要凭运气,几个月或几年挖不到是常事,石头价格自然升上去了。”邵进华补充道。

  以前,玉山人采到鸡血石,得背到杭州或更远的地方才能卖掉,现在村里就有拍卖会,谁有石头要出手,在村头贴张广告,就有客商前来竞价。当天,村里邵姓祠堂“棠中堂”刚好就有这么一场拍卖会,我们匆匆吃完饭就赶了过去。

  祠堂是木结构的,外观相当古旧。中央摆了一张台子,一群农民模样的男女老少,围着台子或坐或站,旁边一个小货摊,正在售卖着茶鸡蛋、瓜子一类零嘴。“7000块!7500块!8000块……”拍卖师大声叫着价,一块巴掌大的“田黄鸡血”,在人们手上传来传去,最后停在了一位叫价1.2万元的买主手上。我小心翼翼取过这块石头,上面可见一抹“鲜血”。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