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祖母绿帝国”背后的故事:血与火的战争

“祖母绿帝国”背后的故事:血与火的战争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7月11日

  此前小南已经和大家分析过,产地是决定宝石价值的重要因素之一,比如提到顶级红宝石便想到缅甸、提到高品质蓝宝石则想到克什米尔,而要说优秀的祖母绿——非哥伦比亚莫属。

  哥伦比亚祖母绿以其无与伦比的色泽,成为绿色宝石家族中最耀眼的明星。但是,大家也许未曾了解,在每一颗哥伦比亚祖母绿的背后,都曾经历一段“血与火的战争”。

  下面就跟着小南一同走进“祖母绿帝国”,深刻地了解这些珍贵的宝石是如何从矿山步入市场的。

  哥伦比亚的祖母绿是世界上最好的祖母绿,创造着巨额的财富,在近几年赞比亚大量产出祖母绿之前,哥伦比亚祖母绿占世界祖母绿产量三分之二。但这样的“宝藏”并不完全控制在政府手中。

  1973年开始,哥伦比亚政府把祖母绿矿山开采权授权给全社会,矿山可以由私人买卖。

  就像各种暴利非常规商品总是与黑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样,哥伦比亚虽然没有黑社会,但是哥伦比亚更胜一筹!哥伦比亚的祖母绿矿主、各大家族都拥有武装力量甚至小型军队。而哥伦比亚的游击队、贩毒集团更是不会放过家门口这块绿色的肥肉!

  所以,哥伦比亚祖母绿的开采运输销售出口,长期以来经受着比意大利黑手党风格更凶残的血腥洗礼。经过一系列战火,哥伦比亚的祖母绿行业逐渐掌握在几大家族手中,各方势力达成了脆弱的绿色平衡。

  1819年,哥伦比亚人民在伟大的解放者玻利瓦尔领导下,推翻了西班牙300年的殖民统治。

  1830年,伟大的玻利瓦尔去世之后,玻利瓦尔建立的大哥伦比亚共和国解体,委内瑞拉、哥伦比亚、玻利维亚、秘鲁、厄瓜多尔各自成国。哥伦比亚社会从此陷入保守派与自由派(即左翼与右翼)一百多年纷争。

  长期以来,恐怖绑架、、暗杀政变,翻云民主覆雨独裁,国家长期不稳定、积弱积贫、社会动荡。

  在哥伦比亚,摩托车和乘客,必须穿有荧光颜色的背心,背心上的很大的字母和数字必须与车牌号码相符合。这样,即使发生了快速枪杀案,也可以很快被路人认出号码而深查嫌疑人。

  同时,哥伦比亚位于南美洲西北,赤道横贯东西,国土地处热带,又由于安第斯山脉由北向南穿过全境,所以哥伦比亚全国各地地形复杂,各地气候差异显著。

  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对地方控制力薄弱,除了政府军,各种武装力量林立。包括各地左翼武装(也就是游击队)、各个毒品大亨的武装,以及各地方政府的准军事部队,祖母绿家族武装……

  政府军、游击队、毒枭武装相互力量不相上下,谁也搞不定谁,彼此间谈谈打打分分合合,利益错综复杂。

  1989年执政的自由派总统候选人被暗杀,1990年毒枭甚至左右了哥伦比亚总统大选;而游击队组织“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通过毒品贸易的财力支持,在鼎盛时期,控制了哥伦比亚三分之一国土;哥伦比亚政府官僚无能贪污腐败;美国支持哥伦比亚政府打击毒贩;哥伦比亚左翼反美反帝;大毒枭帮助支持贫民;游击队绑架滥杀;左翼游击队贩毒走私……

  身处哥伦比亚的祖母绿行业,不可避免与政府、与游击队、与毒贩天然地有这样那样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像毒品一样,祖母绿毫无疑问也可以带来暴利,2012年,哥伦比亚官方祖母绿的销售额为121亿美元!在这样的背景下,你可以想像一下在哥伦比亚有多少支枪虎视眈眈瞄着象征着财富的祖母绿!

  2013年7月25日,64岁的佩德罗·奥特贡(Pedro Ortegon)行走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市中心一条繁华的街道上,他是哥伦比亚国内屈指可数的祖母绿贸易巨头之一。当他路过一位无家可归的人时,和往常一样从钱夹里抽了些零钱递过去,没想到毫无征兆啪地一声枪响,这位声名显赫的祖母绿大亨颈部中弹,流血身亡。

  这场谋杀,最后所有的线索都指向“祖母绿沙皇(emerald czar)”卡萨兰之死。

  2013年4月79岁维克托·卡兰萨(Victor Carranza)死了,既没有死于暗杀的子弹也没有死于他最害怕的毒药,而是死于肺癌。

  卡兰萨是哥伦比亚国家暴力最后的象征,这个家喻户晓的名字背后是毒品、右翼敢死队、政治暴力,当然最最重要的是祖母绿!这个小个子男人,总是留着引人注目的小胡子和带着奶白色的帽子,就是他的强力支撑,使无法无天的哥伦比亚祖母绿产业获得了20多年脆弱的和平。

  “在哥伦比亚祖母绿的世界里,我是唯一能摆平所有势力,解决矛盾冲突的人”在10年前的一次采访中,卡兰萨说,“如果没有我,不知道还会多出多少杀戮。”

  卡兰萨之死使得一直以来岌岌可危的祖母绿平衡被打破,各派势力蠢蠢欲动,强力的卡兰萨苦心经营维持20年之久的哥伦比亚祖母绿和平瓦解,暗杀四起、动荡显而易见。

  哥伦比亚作家佩德罗·克拉弗说:“卡兰萨活着的时候可以控制局面,而他死后,许多人将重启冲突。如果发现新的祖母绿矿藏,各方势力可能掀起新的战争。”

  1935年10月8号,哥伦比亚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卡兰萨出生于哥伦比亚 博亚卡州/省东边的一个小镇-瓜特克,哥伦比亚三大祖母绿矿区木佐(Muzo)、科斯凯兹(Coscuez)及契沃尔(Chivor)就深藏在博亚卡的十万大山中。

  卡兰萨很不幸,很小就成了孤儿,早早离开学校后流浪到博亚卡西部祖母绿矿区,11岁就进了矿山讨生活。大多数矿工,一辈子生于贫困死于贫困。在矿区,腰带上插着花哨手枪的矿老板就是法律。就像美国西部淘金时的小镇,祖母绿矿区的矿工们,怀揣着梦想四处漂泊,幻想着哪天一镐下去成为百万富翁。矿工们每天在潮湿得令人窒息的井底干活,大部分矿工找到的祖母绿小颗粒仅仅能维持生存,最多在周末到酒吧放肆狂欢一番,也许哪一天不小心就挂了,命丧井底什么的。

  卡兰萨是幸运的,他似乎天生拥有找到祖母绿的魔力,卡兰萨说,那是祖母绿在叫他。在八岁时,幸运的卡兰萨就神奇地找到了他人生第一颗祖母绿,那是在一条河边,这条河在博亚卡的崇山峻岭、莽莽丛林中,流经不知道多少祖母绿原生矿,来到卡兰萨身边。

  1960年,25岁的卡兰萨在佩纳布兰卡矿区,又幸运地在脚底下发现了一条路那么宽的祖母绿矿脉;更幸运的是,他的老朋友胡安Beetar知道所有哥伦比亚矿产法律,找到他帮他控制了这条矿脉;然后在1977年,当国家将祖母绿矿私有化后,卡兰萨赢得了木佐最好祖母绿矿脉的开采权。

  关于卡兰萨找矿的魔力在矿区有很多传说,为卡兰萨干活的矿工们信誓旦旦地说,不论什么时候,只要卡兰萨在矿井走过,祖母绿就会自动跳出来!好像叫着“唐·维克多”,在向卡兰萨致敬!在矿上,都是卡兰萨命令挖掘机什么时候到哪里开挖。进入20世纪90年代,祖母绿开采从原先的地表作业开始深入地下挖掘,而卡兰萨仍然非常清楚应该在哪里开挖竖井。

  卡兰萨找到过两块非常有名的祖母绿,从他木佐祖母绿矿上挖出来后直接送进波哥大银行保险库,一块起名为Fura,重达11000克拉,世界最重!另一块叫Tena,小一些但是更亮更透,是罕见的蝴蝶绿,因此成为全世界最贵重的祖母绿!

  20世纪70、80年代,哥伦比亚政府无力控制全国,特别是偏远山区山高皇帝远。政府军与左翼游击队、毒贩武装在博亚卡西部安第斯山脉北麓的大山中混战一团。

  在那个奉行武力的社会达尔文丛林年代,正常祖母绿生意非常困难,别说赚钱了,哪怕是想好好活着或者不进监狱都不容易。在当时的背景下,没有枪杆子就没有话语权。各祖母绿家族之间的领地战事不断,相互动用刀枪甚至土制坦克和火炮。

  这场祖母绿家族之间的“绿色战争”从70年代持续到80年代,最后按地域逐渐形成两大主要敌对势力:木佐和科斯凯兹(Coscuez)。期间很多祖母绿大亨被杀。1989年2月27号,木佐势力的老大吉尔伯托 莫利纳被杀身亡,卡兰萨接过了他的枪。但是卡兰萨明白他必须为这场战争做个了解,否则他的未来会和前任一样黑暗。于是在莫利纳去世后,卡兰萨马上同意在天主教会的调解下签署和平条约。

  卡兰萨的宝石帝国,在弱肉强食中就这样慢慢用鲜血打造了起来。据说,他拥有上千名成员的准军事部队,在各地执行火拼暗杀等杀戮任务。

  除了各大祖母绿家族之间血腥战争之外,祖母绿世界还面临着强大的外来势力入侵,比如贩毒集团。

  20世纪80年代,世界最大的贩毒集团麦德林贩毒集团老大巴勃罗·埃斯科瓦尔因看中祖母绿的洗钱潜力而想要涉足其中。这就意味着,一旦打开缺口,将会有大批贩毒集团进入祖母绿行业,这遭到当时每个祖母绿矿主们的抵制。卡兰萨把祖母绿大亨们团结起来,和“世界第一毒王”进行了第二次旷日持久的“绿色战争”。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巴勃罗·埃斯科瓦尔,哥伦比亚比祖母绿沙皇卡兰萨更富传奇色彩,简直是魔幻色彩的人物,通过他你可以更了解哥伦比亚。

  巴勃罗·埃斯科瓦尔·戈维利亚(Pablo Escobar Gaviria),人类历史上势力最强大的“毒王”、“杀人魔王”、“绑架机器”,同时也被他的家乡人视为英雄,人称“大善人巴勃罗”,他的“消灭贫民窟计划”让麦德林人受益匪浅。在被经济学家们称为“拉美失去的十年”中,埃斯科瓦尔的恩维加多市更是出现了空前的繁荣。恩维加多是哥伦比亚唯一实行失业和老龄补贴的地方,其公共服务除得到补贴外还泽及99%的居民,这在全国也是独一无二的。人们说他“为人民做了许多国家办不到的事情”。

  巴勃罗·埃斯科瓦尔·戈维利亚出生于哥伦比亚第二大城市麦德林的农民家庭,1981年,年仅31岁的埃斯科瓦尔成为麦德林贩毒集团的老大。1982年,32岁的埃斯科瓦尔当选为家乡安蒂奥基亚省的候补国会议员;1983年,他被先后选为恩维加多市议员,哥伦比亚众议院候补议员。但是,议员绝对不是野心勃勃的毒王终极的政治目标,他的雄心壮志是当哥伦比亚的总统!

  麦德林贩毒集团,组织严密,大小头目250人,杀手3500余人,毒贩25000余人,有国外雇佣军,有一支40000人的武装力量,有30架武装直升机,还有战斗机、有坦克有炮艇有潜艇……

  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早期,埃斯科瓦尔一度垄断着全球的可卡因交易,号称世界头号“毒王”.1989年,他以35亿美元的身家名列美国《福布斯》杂志的全球富豪榜第7位。据哥伦比亚官方统计,从1981年到1991年的十年间,哥伦比亚已有2万多人死于毒贩之手,有157名法官和3500名禁毒官、哥伦比亚最高法院24名法官中的11人,以及司法部长、总检察长、总统候选人……被杀害。

  前美国毒品管制局局长威廉·尤特对麦德林贩毒集团作了如下评论:“他们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凶恶、最危险、最残暴、最大胆,但也是最有钱的犯罪组织。与这个集团相比,美国的黑手党就像小学里的学生,日本的山口组就像教堂里的唱诗班。”

  祖母绿沙皇和毒王两大势力之间爆发的“祖母绿和毒品的战争”,致使6000多人丧失。那是艰难的年月,每个人都拿枪打仗,连女人都不例外。大家就像野蛮人一样,只想着抢夺发财。

  直到1991年,天主教会从中斡旋,才使和解成为可能。最终,双方签署了“和平协议”,开启了祖母绿的和平时代。这使得卡萨兰成为祖母绿行业的救世主和无可争议的“祖母绿沙皇”。从那时起,他就精心培育作为一位非政治性和平人士形象。

  “卡萨兰并不是一个和平倡导者,”哥伦比亚国会议员伊万西佩达(Ivan Cepeda)说。“他的所作所为是通过准军事化的手段以来打赢战争,同时通过和哥伦比亚政治精英们的关系建立了自己的垄断地位。”

  卡兰萨很有眼光及远见。在和平之后,他购买了约50多万英亩被严重低估的成片土地。这些土地在当时由于武装冲突而变得价格低廉。农民非常害怕诸如FARC这样的游击队。由于大量的收购,卡兰萨并没有很多时间庆祝和平。他不仅要避开武装冲突,还需要应付毒枭,他们想得到卡兰萨的土地进行种植并走私毒品。卡兰萨因祖母绿战争变得强硬,他深蕴暗杀之道并严加防范,这使其无数次从暗杀中得以逃脱。而这进一步为卡兰萨增添了传奇色彩。在一些当地人中甚至还传闻卡兰萨与魔鬼作交易。

  和平协议之后,整个国家局势依旧紧张,2009年卡兰萨至少遭到两次暗杀。其中一次就像上演了007邦德的电影。2009年7月在PuertoGaitán附近的高速公路上他被伏击,子弹和迫击炮雨点般扫在他车队的四驱车上。卡兰萨的两个保镖被杀,两人受伤。他听到子弹在身边呼啸,他从汽车跳到一条水沟里,拔出永远随身携带的手枪还击。他已经73岁了,但他仍然强壮如牛,也许是因为他经手的祖母绿为他注入了魔力。

  暗杀被猜测来自一个敌对的祖母绿集团,因为卡兰萨拒绝了他们关于祖母绿利益分配的谈判。

  卡兰萨还要与人权组织斗争。人权组织称卡兰萨是右翼敢死队,是众多右翼游击队的主要领导,并指控卡兰萨要对哥伦比亚最严重的大屠杀负责。

  十多年前他被关在监狱里等待审判,接受了一次采访,罪名是资助右翼游击队。采访中,他愤怒地反驳对他的指控。“我的敌人看到我的保镖,就说这是一个私人军队,其实这只是我的护卫”他最终被从监狱释放,指控被撤销。卡兰萨是一位有争议的人物,尽管在他的一生中遭受多次指控,但他只坐了3年牢。哥伦比亚司法系统无法证明他直接参与了犯罪活动。

  和平协议之后,与公众的想法相反,卡兰萨并没有100%的掌控哥伦比亚祖母绿业务。相比于祖母绿大亨,他更像是政治领袖,由于祖母绿行业并不是个人或一个团体所能操作控制的,建立一个公会才能够蓬勃发展。于是哥伦比亚祖母绿联盟成立了。这保护了哥伦比亚祖母绿产业,从矿山到市场整个都有了长足的发展。每当该联盟要做出重要的决定时,卡兰萨的意见很重要,但到了最后,它总是显示出一个民主的过程。

  在“和平协议”之后的20多年里,整个哥伦比亚的祖母绿行业在“沙皇”卡兰萨的带领下稳步前进。据美国“全球优势”网站的数据显示,2010年哥伦比亚的宝石产量从以往的200万克拉一跃升至500万克拉。

  在卡兰萨死的时候他控制了大约40%的哥伦比亚祖母绿业务,当时哥伦比亚祖母绿产量约占全世界产量的三分之二。

  即使卡兰萨让祖母绿行业从战争状态走向正常生意,但是拔枪相向解决生意冲突的文化在哥伦比亚仍然存在。仅仅在2012年10月,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至少有两起因祖母绿而爆发的枪战凶杀案。一位祖母绿商人在接女儿放学回家的路上被杀;另一位在波哥大城北富人区路过一间时尚服装店时,被两个职业杀手连开六枪杀害。

  近几年来,由于卡萨兰身体状况不佳,而没有能够服众接班人的现状让很多不和浮出水面,并出现了一些暗杀和恐吓矿工等公开袭击事件。许多人指责卡萨兰的主要对手,呈上位趋势的佩德罗·吕康(Pedro Rincon)是幕后的罪魁祸首。佩德罗以Pedro Orejas之名行事,也就是黑道外号“耳朵”。叫耳朵是因为每次他杀了人之后, 会把死人的耳朵割下来;也可能据说有一次喝醉酒之后,他把他妹妹的男朋友一枪打死,因为她的男朋友笑声太大吵着他的耳朵了。

  耳朵和祖母绿沙皇的对立始于2007年,当时耳朵被沙皇祖母绿帝国的巨大财富吸引,于是提议把自己控制的祖母绿矿La Pita合并过去,形成新的联盟,祖母绿沙皇坚决不同意。被拒绝后,耳朵决定用枪杆子来解决。2009年的两次暗杀,耳朵被认定为元凶。

  2012年10月,祖母绿沙皇的继承人Jesus Hernando Sanchez在波哥大市中心遇袭,杀手连击11枪,Jesus逃到屋顶,开枪还击,最后侥幸逃脱危险。这个惊险视频被大楼监控录下,并在当晚电视新闻中向哥伦比亚全国播出。

  不过,最使博亚卡人震惊的是Mercedes Chaparro之死。她是祖母绿沙皇在Maripi的祖母绿矿老板的秘书。在2012年7月一个下午的五点半,木佐矿区的乡下,一伙匪徒袭击了她的吉普车,枪手用步枪对着她和她的儿子连开9枪。这发生在在Mercedes夫人同意在指控耳朵的案件中出庭作证后仅仅几个小时!

  不过,尽管出现了这一系列的有针对性的谋杀和袭击事件,祖母绿各大家族仍然强调和平协议神圣不可犯,没有人敢说重启“绿色战争”。

  从2012年底开始,卡萨兰就在寻求大亨之间进行谈判,这是他首次主动要求政府干预。当他病入膏肓时,哥伦比亚媒体狂热炒作战火重燃的可能性,在该情况之下,哥伦比亚祖母绿行业的16位大佬匆忙发布一份和平保证声明。

  但是,据代表天主教会参与原有和平进程并监督最近的谈判的主教路易斯·费利佩·桑切斯(ChiquinquiraLuis Felipe Sanchez)称,这样的战争是不可能爆发的,因为大亨们根本没有足够的资源发动战争。在卡萨兰逝世后不久,桑切斯说:“战争是需要花钱的。但是目前并没有足够的资金”。

  在2013年卡萨兰死亡之后,博亚卡国家警察司令官路易斯·恩里克·罗亚(Luis EnriqueRoa)上校共派出超过25个警察小队进入该地区三个最为动荡的城市,“以保证安全,防止任何非法活动。”自从4月以来,博雅卡西部保持着相对的平静,可是,最近发生的事件表明,即使大规模战争不是争夺该地区控制权的方式,但是有针对性的暗杀仍然时有发生。

  另一个可能导致战火重燃的可能性是,在哥伦比亚一个活跃的非法武装集团抓住了祖母绿家族们的弱点,增加了在这个地区的影响力。哥伦比亚最强大的非法组织Urabeos,以在全国矿上勒索采金企业而著名,渴望得到卡兰萨控制的主要贩毒渠道。

  事实上,据武装冲突的专家古斯塔沃·邓肯(Gustavo Duncan)教授认为,大家都知道在贩毒集团和祖母绿大亨之间有一定的联系,但并不知道它具体的运行方式。由于军队的存在,目前外界势力并没有对博亚卡祖母绿世界的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2015年10月最新的消息是,大名鼎鼎的世界彩宝巨鳄:英国gemfield彩宝公司将投入3000万美金对哥伦比亚博亚卡省的科斯凯兹(Coscuez)祖母绿矿区进行开发。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