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海香所推“新零售” 交割价格数倍于市价

海香所推“新零售” 交割价格数倍于市价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6月17日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刚刚过去的一周中,就有包括宁夏西邮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渝川藏品交易中心、东北商品交易中心、华鼎文化艺术产权交易中心、中销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湖南华夏商品交易市场、深圳邮币卡交易中心、华夏文化艺术品交易所8个平台宣布下线或退市某一藏品。其中,深圳邮币卡交易中心甚至发布了整体清算及产品退市公告。

  与之形成对照,近期,包括四川川商文化收藏品分中心、湖南华艺文化艺术品交易有限公司、吉林文化产权交易所在内的数家平台则摩拳擦掌,对新系统与新交易模式跃跃欲试。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大部分地方交易所开始力推“电子商城”模式,但除个别在交易机制上做出了根本改变外,原本的标准化交易模式并未撼动。事实上,一些商城提供的高零售参考价反而推高了产品估值,使得其大盘走势再次上演“过山车”行情。仅以5月8日上线“新零售”模式的海南奇楠沉香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香所”)来说,在它原本用于实现实物交割的商城中,交易标的对应实物的价格竟数倍于市价,其“共赢”之说似难实现。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海香所成立于2015年11月,法人王建,注册资本金5000万元人民币。工商住所为海南省老城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海南生态软件园。其股东为上海盛世奇楠控股有限公司、海南奇楠沉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前海华商联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大观实业(深圳)有限公司与浙江硕满辉商品经营有限公司。海香所自称取得了海南省人民政府批文,时间为2015年10月。

  据官网介绍,该平台的交易商品可以分为四大类:包括茶、酒、人参在内的消费类,包括旅游基地与养生基地在内的项目类,包括书画、翡翠、紫砂在内的现货类与国家允许买卖的文玩藏品。不过,仅从海香所APP来看,其目前可交易品种仅有林下同参、特供参酒、同参百年、山有野参、彼得石原石。

  除山有野参未公布具体发售数量外,海香所在《审核公告》中对其他4种商品的对应实物数量均进行了说明。林下同参对应的基础资产是“3824支现货商品二等四级野山参”;同参百年对应的基础资产是“11770支现货商品十五年生野山参”;特供参酒对应的基础资产是“4302瓶现货十五年生野山参酒”;彼得石原石对应的基础资产则是“2000000克拉现货商品彼得石原石”。然而,海香所并未进一步展示上述商品的仓单信息。

  记者掌握的一份材料显示,海香所即将上线一种名为“新零售”的交易模式。其首批发售商品为沉香手链资产包。据海香所一位内部人士介绍,“新零售”采取了实物现货与虚拟资产相结合的方式。每个资产包认购价格3000元,包括一条沉香手链与2枚价格为1000元的“股票”。“所谓股票,即是以沉香作为对应资产的虚拟资产。上市以后,投资人可以在海香所大盘上自由买进卖出这一虚拟资产”,上述内部人士解释道。

  据了解,在“新零售”上线前,海香所的交易标的实物交割或存在较大障碍。林下同参、特供参酒、同参百年等5种交易商品的《发行申购公告》罗列了投资人可以申购的最大数量与最小数量及中签单位,以林下同参为例,其交易单位为10毫克,但单只重量为6克,涉嫌权益拆分,投资人若想实物交割的最低持有必须达到6克,未达到持仓量的显然难以交割。其与目前模式相同的是,投资人都是采取入金海香所,之后将账户余额兑换成“海香券”,再用海香券申购新品种的兑换交易通道。

  在记者掌握的材料中,海香所称,参与“新零售”的“各方均可获益。投资者既可参与上线前的产品购买,又可进行上线后的产品交易,同时也可通过线下交割获得具有投资价值、收藏价值的商品”,而之所以“人人赚钱”,是因为海香所跳过层层代理,以“一折的批发价”拿货,再通过电商新零售商品流通平台交易赚钱。

  海香所说的“电商新零售商品流通平台”,指的是自身大盘与“中吉商城”的结合体。公开工商资料显示,深圳市中吉商品交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注册资本金1亿元,法人肖刚。其唯一股东为前海华商联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前海华商同时也是海香所的股东之一。中吉商城在海香所的经营中发挥着实物交割的重要作用。海香所已经发售的5种虚拟资产均在中吉商城的商品列表中有所体现。

  由于海香所在《发行申购公告》中并未对虚拟资产对应的现货实物的质量价值标准做出说明或出具相关认定意见,我们因此只能从中吉商城中略窥一二。

  在海香所已经上市的5种虚拟资产中,标准化程度最高的当属林下同参。中吉商城在商品详情中将林下同参视作野山参,规定其规格为“干参6克”,产品产地为中国辽宁、吉林长白山,品级为“二等四级”。截至5月4日,这一商品的价格为24.99元/10毫克(折合2499元/克),即每支6克的人参单价为14994元。

  对于中吉商城标注的“二等四级”品级规格,一位从事人参销售的人士告诉记者,“二等”指的是人参的芦、艼、体、纹、须的等级,可分为“特等”“一等”“二等”三个品级,也就是说“二等”属于较为低端的等级;“四级”则主要指野山参的重量。根据国标《野山参鉴定及分等质量》(GB T18765-2015),“四级”生晒野山参的重量应大于等于5克,小于7克。所谓“二等”只是看人参的外形是否漂亮,对价格影响远比等级小;而级数越低,重量越大,价格也越高。

  记者随机走访了上海几家出售人参的药店,发现中吉商城的价格要远远高于零售市价。以同样产地为辽宁或吉林长白山的雷允上药业有限公司的“神象”牌人参作为参照对象,其“二级”人参的价格也只有1200元/克,“三级”人参的价格则低至860元/克,四级及以下甚至在500元/克以下,这些都远远低于海香所目前的价格2499元/克。其中价格最低的为没有等级的“小支”规格,单价仅190元/克。一位销售人员还告诉记者,如果记者购买金额较大(高于1万元),还可享受一定程度的折扣。

  可以说,正是因为中吉商城的零售价高于市价数倍,海香所的5种虚拟资产自上市以来连续上演了“过山车”般的行情,其资产价格虚高亦不言而喻。以上文提到的林下同参举例,该虚拟资产发行作价2.2元,于2017年1月10日上市,历经数十个涨停后于2月15日至最高位29.41元,之后一路跌停、震荡,最低时曾触及17元左右,至4月6日停盘收市时,市价为24.99元。

  值得注意的是,据海香所内部人士介绍,虽然该平台注册在海南,并取得了海南省的批文,但其总部与运营中心实际在深圳福田区。而据《国办发》37号文件,交易场所“原则上不得设立分支机构开展经营活动”“确有必要设立的,应当分别经该交易场所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及拟设分支机构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并按照属地监管原则,由相应省级人民政府负责监管”。在本次清理整顿“回头看”工作中,各地警方对于外省平台会员单位的严厉打击,已然表明整治交易场所异地分支机构是监管的重点工作之一。

  此外,由于海香所投资人申购新产品均需使用“海香券”,而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要求,发行虚拟货币需取得互联网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许可证);但是记者仅在海香所官网底部查阅到其ICP备案,并未发现ICP经营许可。

  对于上述情况,海香所在回复记者的采访函中称,“目前我所尚处于商业模式论证研究与市场践行初步尝试阶段,我所致力于寻求金融创新服务实体经济的思路,以商城实物销售为主,以仿真虚拟交易平台进行投资者教育和演练为辅,其本质是现货商品销售,与其他文交所和传统OTC经营模式上完全不同。所谓‘电商·新零售’模式也是理论与实践中的一种探索,尚未向社会正式推广,盘面上的各类商品亦是模拟交易的内部演练。”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