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老套路”的他为何又刷新了拍卖纪录?

“老套路”的他为何又刷新了拍卖纪录?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6月01日

  在刚刚结束的佳士得香港晚间拍卖中,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 Michel-Basquiat)创作于1982年的作品《战士》以3.236亿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西方艺术品在亚洲的拍卖价格纪录。在他的作品当中,包含头部元素的画作往往最受欢迎,这件刷新价格纪录的《战士》亦没有跳脱出这个规律。

  在过去几年里,让米歇尔-巴斯奎特的头部涂鸦画不断打破记录,很显然地受到了艺术界的追捧。2017年,他的绘画《无题》(Untitled, 1982)在苏富比晚间拍卖会上以1.104亿美元的高价成交。在当时,《无题》创下的巨额数字是拍卖会有史以来第六高的成交额,同时也将巴斯奎特塑造成艺术界的不朽传奇,使其成为在二级市场上最昂贵的美国艺术家。日本电商亿万富翁前泽友作(Yusaku Maezawa)很快就表明了自己的买家身份,并决定让这幅作品在全球各地的博物馆中巡回展出。巡展的起点是艺术家的故乡纽约的布鲁克林博物馆(Brooklyn Museum)。与此同时,巴斯奎特的第三高拍卖纪录则由另一幅1982年创作的绘画《尘土飞扬》(Dustheads)创下。在2013年佳士得拍卖会上,该画作以488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与《无题》仅有的一个人头不同,这幅画作共呈现了两个笑面骷髅。

  2月,巴斯奎特的另一幅头部涂鸦画又一次在苏富比拍卖会上打破纪录。这件同样创作于1982年的无题作品以1310万美元(连佣共计1510万美元)的落槌价卖给了一位网络竞拍者,打破了该拍卖行有史以来最高的网络拍卖纪录。与此同时,这次交易同样刷新了巴斯奎特纸上作品的拍卖纪录。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头部涂鸦作品如此抢手呢?

  苏富比晚间拍卖主管大卫加尔佩林(David Galperin)表示:“当我们审视他的整套创作语言时,就会发现,头颅确实是其最原始的表达方式。现在,头部涂鸦画更已成为他作为画家、绘图师和调色师的重要标志。” 在前泽友作购买的画作中,巴斯奎特将头像灵巧地涂抹在厚重的、斑驳的天蓝色画布上。他的油彩笔触浓重、狂热,有着标志性的大刀阔斧之感,雕刻出条状的牙齿和瞪大的双眼,其凝视穿透观者,向无尽的远方延展,犹如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呐喊》(Scream, 1893)画中传出的回声。

  巴斯奎特的头部涂鸦画被公认为是一种自画像的表现形式,成为其最具自传色彩的作品。厉为阁(Lvy Gorvy)画廊的布莱特格瑞(Brett Gorvy)说:“类似基督的形象常常出现在巴斯奎特的作品中,光环和荆棘冠是其代表元素。他既将自己描述成受害者,又表现为征服者。这一点深深印刻在他的脑海之中。” 厉为阁目前正通过在线展厅和香港空间预约的方式,展示一幅1982年巴斯奎特的无题头像画。这是巴斯奎特在探索先知形象的著名系列中,创作的三幅大型作品之一。2008年,该系列的另一幅作品《无题(先知 I)》(Untitled (Prophet I), 1982)曾在苏富比拍卖行以950万美元成交。

  巴斯奎特最著名的头像画之一,莫过于创作于1981年的《无题》。这幅作品目前坐落于大型藏家艾迪斯与伊莱布罗德夫妇(Edythe and Eli Broad)的洛杉矶布罗德博物馆(The Broad)之中。与巴斯奎特创下纪录的1982年画作类似,布罗德夫妇收藏的这幅头骨画也拥有同样的触觉强度,头骨的内部和外部均得到刻画,与解剖图有异曲同工之妙。画中的头骨顶端有着一簇簇鬃毛,既可以直接理解为头发,也可进一步解读,被视作抽象的荆棘冠。前泽友作买下的头像画拥有喧闹、咬牙切齿且自信的气场,与之相比,布罗德收藏的画作情绪就平和得多,甚至蒙上了些许阴郁的色彩。鉴于艺术家在27岁时就英年早逝,这些画面具有令人难忘的、不可否认的强大存在感。

  巴斯奎特对头骨的刻画也深深植根于他作为美国黑人艺术家的身份。它们让人与非洲的面具产生强烈的联想自从像毕加索这样的现代主义艺术家从其原生语境中挪为己用之后,非洲面具就深受艺术市场的迷恋。对巴斯奎特来说,这些头骨是对被挪用文化的再一次“重申”(reclamation)。与此同时,它们也暗喻了巴斯奎特父亲那一系的海地血统特别是当地盛行的伏都教(vodou)就充斥着具有象征意义的头骨。

  1985年,在麒派画家周英华的餐厅“Mr.Chow”内,巴斯奎特拍摄了一张充满标志性照片。以此为例,格瑞(Gorvy)向我们娓娓道来,巴斯奎特如何与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凯斯哈林(Keith Haring)和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等不折不扣的80年代艺术界名人平起平坐,在一个白人占绝大多数的行业中做到游刃有余。照片中,巴斯奎特伸出他的餐盘,摆出服务员的姿态,毫不客气地剑指种族刻板印象与观念。

  “你意识到,巴斯奎特很清楚,他是当时整个艺术界中唯一的黑人,而艺术史上也从未出现过黑人,”格瑞说。“巴斯奎特先于众人,早已投身于这种思想过程之中。他对自己的种族有着高度的认识,这对他作品中的肖像建构而言至关重要。”

  这些头像画提供了一个通往艺术家内心的窗口,让人们了解巴斯奎特所承受的压力与心理纠葛。尽管这些头像与其美国黑人艺术家的经历不可分割,但在过去的十年里,它们也已引起了强烈的全球共鸣。在将巴斯奎特作品的市场推向新的高度方面,亚洲的收藏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无论是上周破纪录的纸上作品,还是2017年以1.104亿美元拍出的天价画作,都落入了亚洲收藏家之手。苏富比拍卖行的加尔佩林(Galperin)表示:“高价巩固了该意象的市场表现,而头像画则是巴斯奎特市场的巅峰。”

  不过,巴斯奎特的头像画还远未成为板上钉钉的市场宠儿。格瑞指出,2017年佳士得拍卖会上流拍的一幅巴斯奎特头像画就是一个很好的警示。这幅大地色系的画作《领袖》(Il Duce, 1982年)曾被拍卖行以2500万美元的价格保底,但却未能达到底价,最终流拍。针对巴斯奎特作品市场的复杂性,格瑞解释道:“还算不错的巴斯奎特画作已经趋向饱和,因此,像前泽友作,或是亿万富翁投资者和 MoMA 董事会主席莱昂布莱克(Leon Black)这样的超级收藏家,对继续购入其作品的兴趣不大。如果你把这两幅画放在一起,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其中一幅打破了历史记录,而另一幅的估价仅为2500万美元。当进入了后者的价值区间时,你谈论的就不再是一件杰作了,而是一幅好画。然而,真正的藏家对还算不错的画作并不趋之若鹜。”换句话说,巴斯奎特的真正爱好者在市场上追求的是他最为杰出的作品,但这些佳作屈指可数,即便是这位多产艺术家所青睐的头像画作也是如此。

  总而言之,当巴斯奎特的这些作品进入市场时,收藏家们最好先沉住气,保持平和的心态。虽然头像画可能为巴斯奎特的绘画和纸上作品设下了新的拍卖门槛,但最终,仍旧是作品的质量以及相应的市场条件促使其脱颖而出。

  瞩目拍品来自2000年代的箱装波尔多一级酒庄珍酿,及横跨60载的的精选柏翠酒庄。

  佳士得巴黎于3月24日举行两场纸上艺术拍卖,包括巴蒂斯塔‧佛朗哥和巴乔‧班迪内利的杰作。

  佳士得伦敦于3月23日举行的“二十世纪艺术晚间拍卖”将呈现艺术大师巴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两幅相隔30年绘画的肖像作品。

  正在进行中的佳士得珠宝春季网上拍卖呈献逾120件精美的彩色宝石、钻石及翡翠首饰。

  佳士得于3月23日全球直播二十世纪艺术晚间拍卖,呈献多件印象派、现代、战后及当代艺术巨匠的杰作。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备受瞩目的旷世巨作《战士》(Warrior)现已于佳士得香港艺廊正式揭幕。该作将作为唯一拍品于3月23日亮相佳士得香港晚间拍卖专场。

  佳士得推出令人耳目一新的香港春季雅逸精品周,汇聚珠宝、名表、手袋及配饰网上拍卖,以及本年度首次名酒现场拍卖。

  纽约当代亚洲艺术春季网上拍卖由美国显赫私人收藏领衔,汇聚众多名家佳作,包括来自刘野、陈可、丁雄泉、展望、张晓刚和汪建伟等中国当代艺术家的经典作品。

  在艺术家逝世30多年后,巴斯奎特的拍场表现仍然能释放出光彩的魅力,市场长尾效应愈加惊人,也从侧面反映出其作品一直以来都备受藏家青睐。

  据悉,曾获得奥斯卡提名的纪录片《克劳德·朗兹曼:〈浩劫〉的幽灵》(Claude Lanzmann: Spectres of the Shoah)有望成为电影史上首部以NFT形式发行的电影。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