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六旬老人260万投资奇楠沉香 说好的回报变成了茶

六旬老人260万投资奇楠沉香 说好的回报变成了茶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3月16日

  城阳上马王家庄社区的多位村民,急着找本村的王氏父子,爷俩说要带父老乡亲们发大财,大伙都很响应,养老钱都投上了,结果面临的结局,谁也接受不了。

  城阳上马街道王家庄社区65岁的王厚喜,最近寝食难安,辛苦大半辈子攒下的养老钱,说没就没了;结交几十年的好兄弟,也说断就断了……

  月息6%是什么概念?就是年息72%。而一般银行存款的年化收益率在4%左右,我国法律规定,民间借贷的利息,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王厚喜这笔投资的风险之大,可想而知。

  王厚喜说,村里的老少爷们都知道,王大山的儿子王冬很有出息,早些年留学法国归来,先是在北京上海混成了大老板,又衣锦还乡造福老家百姓。王厚喜出于对朋友的信任,也禁不住高额利息的诱惑,和家人一商量,就把钱投上了。

  王厚喜亲自去,王大山的儿子王冬,在香港中路开的青岛奇楠沉香投资有限公司考察过,可外行人雾里看花,他连人家具体做哪类生意都没搞明白,就想当然的觉得大老板自有可靠的赚钱渠道,连个书面协议都没有,就砸上了260万。

  行动员从招商银行户口历史交易明细表上看到,王厚喜和儿子存到招行个人账户上的款项,被一家名为“海南奇楠沉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交易对手,以零售汇出汇款的名义转走;他儿媳于2015年9月14号存入账户的50万,则被一家名为“山东奇楠沉香投资有限公司”的单位,从卡里划走了。

  在城阳区王家庄社区,像王厚喜这样急着找王氏父子俩要钱的,还有好几位村民。

  作为本家亲戚,王道强也说,当时王氏父子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劝他投了五万块钱,至今要不回来。在这些追款人当中,65岁的苏振芝算是幸运的了。

  苏振芝证实,王氏父子发家后,不是村里住了,2014年回到村里,通过各种渠道拉熟人投钱,美其名曰带着大家挣大钱,存三年翻三倍。

  王氏父子真如乡亲们所说,辜负了大家对他们的信任吗?四年时间过去,高利息要不回,本金还能追回来吗?王厚喜等人跑过多次派出所,立不了案,建议协商解决。

  高额返利最终变成搬着茶饼回家,巨大的落差令人难以接受。事到如今,王厚喜仍想找王氏父子问一问,你们是故意杀熟吗?如果不是,赶紧站出来,和大家一起维权。

  王家庄社区的大叔们,轻信熟人、盲目投资,现在后老悔了。那么,三四年时间过去,他们投进去的钱,没有获得预期的高收益,反而兜兜转转不知道到了谁的手里。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帮他们搞清楚,下一步该向谁追款?通过何种途径维权?

  王厚喜说,2014年,同村的好伙计王大山口头承诺6%的月息,撺掇他存款,由于现金是存入招商银行的个人账户,大大提升了信任度,他和家人放心大胆的分多次存入260万元。可后来的情节是,账户余额被转走,利息兑现不了,找王大山要钱,人家也避而不见。

  王大山承认介绍王厚喜投资奇楠沉香,但仅仅是牵线搭桥,所有的钱都被海南棋楠沉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山东奇楠沉香投资有限公司转走了。

  听到行动员追问,青岛奇楠沉香投资有限公司和海南公司的关系,王大山匆匆挂断了电话。由于见不到王大山本人,行动员只能再找王厚喜所说的第三方了解情况,同村的王大森,由于跟王大山、王厚喜两人熟识,被请来当调解中间人。

  王大森说,当年由于钱不凑手,他没参与这起投资,作为局外人,他并不了解奇楠沉香项目的内幕,只是帮着王大山和王厚喜来回传话,看看能不能协商出个解决方案。

  交上二百六十万,四年后别说利息,本金只能拿回五十万,还要分期五年,剩下的钱用茶饼或沉香顶账。这样的解决方案,王厚喜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另外行动员留意到,村民纷纷指责王氏父子坑了他们的钱,但没人能说清投资项目是什么,而王大山却张口就说大家投资的是奇楠沉香。到底什么是奇楠沉香?真正懂得人并不多,据查奇楠是沉香的一种,是香料中的极品,具有硬度小、油性好等特点。这样一种原本属于收藏品范畴的物品,如何让众多门外汉深陷其中?想解开这个谜局,只有设法联系整件事的关键人物——王大山的儿子王冬。

  王冬解释说他人在外地,只能电话联系。当年村民们经他介绍,投资到海南棋楠沉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运营的奇楠沉香电子交易平台,买奇楠沉香,后来平台出了问题,奇楠沉香不能变现,导致大家拿不回钱来,这算是投资失败!

  王冬把自己的身份,定义为客户经理,就是牵线搭桥挣个介绍费,强调王厚喜等人的投资款项,从未进过他的手。

  可在实际调查过程中行动员发现,王冬并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无辜。从账面上看,王厚喜一家投的260万,有50万汇入山东奇楠沉香投资有限公司,其余转入海南棋楠沉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账户。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便知,山东奇楠沉香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正是王冬,股东及出资信息里,也赫然写着海南棋楠沉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名字。这些线索到底指向怎样的真相?行动员紧接着赶往香港中路8号乙二号楼,王冬任法人的青岛奇楠沉香投资有限公司注册地。

  现在青岛奇楠沉香投资有限公司,已经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注册地也变成了对外出租的公寓,一楼服务台能知道这家公司的相关情况吗?

  如今青岛奇楠沉香投资有限公司关了,海南公司运营的电子交易平台也停了,投资人的钱就打水漂了吗?

  青岛、山东、上海和海南,四家奇楠沉香公司,还有一个电子交易平台,来回变换,足以迷了众多维权者的眼,大家所心的资金流向,以及多地各个奇楠沉香公司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有待于公安和市场监督等执法部门的介入调查。

  电话里,王冬否认自己与海南公司有直接关系,坚称自己没有骗取乡亲们的血汗钱,本想介绍好项目有钱大家赚,没成想好心办坏事,事实真的如此吗?面对亲友的质疑,他能全身而退吗?孔娇律师认为,投资者若能拿出充足的证据,可以从民事和刑事两个方面,追究相关当事人的责任。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