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福建能否重入内地拍卖版图

福建能否重入内地拍卖版图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3月15日

  果然,记者在随后的采访中向叶少波证实了这种揣测。据当地《海峡都市报》报道:“福州个别拍卖行抄袭东南拍卖所出图录,从图片摄影到排版方式甚至字体、字号、文字颜色等各个细节均一模一样。”该报还披露,该“个别拍卖行”之所以如此精准地“山寨”了东南拍卖的图录,是因为两家同在雅昌印刷。该“个别拍卖行”为确保做到“一摸一样”,暗中买通了印刷公司的员工,盗用了东南拍卖的图录版式。后来雅昌严肃处理了肇事员工,并遣责了抄袭拍卖行的恶劣行径。

  这一拍卖行的“山寨”事件,使得鲜有关注的福建拍卖市场作为一个秋拍新闻点进入公众视野,而也正是此时,令人意识到在不断扩张的内地拍卖市场的版图中,偏居一隅的福建,似乎和它的地理位置一样,长期缺席。

  在内地拍卖版图中,如果按照时间的先后顺序划分,福建其实是最不应该缺席的一个地域。早在1993年,福建就成立了福建省拍卖公司(以下简称省拍)。曾任该拍卖公司副总经理的黄桂华向记者介绍说,“当时的省拍和中国嘉德、北京翰海、上海朵云轩等7家拍卖公司构成了整个中国内地的拍卖版图。”然而20年过去了,这个版图中最先隐去的,似乎就是福建省拍。

  在黄桂华看来,除了省拍的国有体制限制了自身的发展外,无论从瓷器还是书画方面,福建省都缺少可以挖掘的资源。“瓷器方面,福建虽然有好几个窑口,但是官窑都不在这里。而书画方面,一直也只有像陈子奋、郑乃珖这些福建少数几位本土艺术家的作品支撑着市场。”黄桂华很推崇西安目前的书画市场,“他们的当代书画资源在每个年龄层段上都有一批艺术家可以选择,比如从最早的赵望云、何海霞、黄胄,然后就有刘文西等一拨人接班,接下来就是王西京这一拨,继王西京之后,还有一批好的画家。这样成批艺术家的涌现,从能量体来说,远远强过像福建这样只有陈子奋、郑乃珖等艺术家在各自的时代一枝独秀。”

  不过,据知情人透露,上世纪90年代初,由于拍卖市场竞争并不激烈,省拍也曾一度风光,“当时黄桂华亲自挂帅出征,全国各地跑一趟,几乎想要什么作品都有。”然而,随着北京、上海等地拍卖公司不断涌现和壮大,受体制以及资源限制的福建省拍就渐渐没落了。三年前,黄桂华从省拍出走,成立了静轩拍卖,专拍自己熟悉的书画。另一方面,黄桂华向记者坦承,如果不是自己本身就收藏书画,对书画有着偏执的喜爱,也许早就不做拍卖了。

  “一是因为在福建拍卖人才奇缺。”记者从一些业内人士处了解到,静轩拍卖目前大约只有七八员工,主要的征集工作还是由黄桂华一个人来承担。“其次,政府对艺术品市场并不十分重视。福州也曾和全国很多城市一样大兴文化创意产业,盖了一些园区,但盖好之后,里面很快变成了酒吧、设计公司甚至售卖窗帘的商户。”黄桂华最后说,“福建省当地媒体对艺术品市场的陌生以及忽视,也使得福建拍卖市场在内地长期失声。”

  除了体制、资源、人才等黄桂华提到的因素,记者还联系到了此次被“山寨”的福建东南拍卖艺术总监夏浈,她认为,福建之所以长期以来走不进全国拍卖版图,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福建各个拍卖公司之间没有形成合力。

  据了解,福建省目前搞艺术品拍卖的公司约有十多家,除了福建东南、福建静轩、福建省拍外,还有福建贸易信托、厦门心和等公司。但真正专营艺术品拍卖并坚持了10年春、秋两季大拍的,也就只有福建东南这个团队。“一些拍卖公司,往往拍了一场之后就不见踪影。还有一些公司,比如福建省拍,将自己的拍卖资质转售给一些合作企业,俗称挂靠,以收取微薄的挂靠费度日”。

  这些“打一枪换一炮”以及依靠资质艰难度日的现状,使得长期以来福建省没有太大的知名品牌公司出现,在全国形成不了集中关注点。而类似文章开头提到的不良公司的恶性竞争事件又频频发生,给原本就薄弱的福建拍卖整体市场带来负面影响。东南拍卖品牌推广负责人李玉山向记者介绍说,“类似的克隆事件还远不在此。这些年东南拍卖发展稳健,在一些专项领域拥有较高的影响力,并在拍卖时间等方面形成了一定的惯例,然而就有个别拍卖公司专等东南在公布拍卖时间和地点之后才确定自己的拍卖计划。在前几个拍卖季尚留有底线,不论是时间和地点都略拉开一些距离,今年秋拍则完全不顾商业道德,不仅将拍卖安排在我们前一天的同一地点举行,就连投放广告,也要求媒体方将广告放在我们的前后页码。我们的广告投放在今年8月初就已经启动,但从9月开始,从媒体广告到图录制作甚至是户外广告牌,我们所有对外公开的版面设计和风格基调就遭到全方位的低劣的剽窃和抄袭,行为极其恶劣。”在李玉山看来,福建个别拍卖公司不尊重文化,不尊重文化艺术产业发展规律,只一味依赖剽窃模仿的“山寨”手段,使得拍卖市场在一段时间内难以成熟起来。

  与此同时,记者还了解到,去年福建一家新晋拍卖公司在厦门举办拍卖,也许因为资本较为雄厚,承诺凡是外地来办牌的客户,不管有无成交,拍卖期间的食宿甚至往返机票全部由拍卖行买单。这个消息当时在北京和福建都引起了很大震动,很多拍卖行均隐隐感到了无形的资本竞争压力。然而,拍卖结束后,该公司公布了天文数字的成交结果后。这个离谱的价格顿时让那些紧张起来的拍卖公司放心不少,“服务的确一步到位,但无法持续,并且在专业性上他们没有体现丝毫的优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收藏家评价说。“福建拍卖市场就像“闽”一样,困在门内窝里斗,就只是一条虫,要想成龙,融入全国版图,必须走向门外。”

  在叶少波看来,福建要想走入全国版图,那些曾经一度限制了“成龙”之路的地域因素,恰恰可以作为迈出第一步的“敲门砖”。这块敲门砖就是福建独有的传统美术资源,比如寿山石雕、漆画等门类。“只有依靠自身优势,才能规避在全国拍卖中福建并不具备良好资源的书画、瓷杂等市场中的弱势。”

  其实,寿山石拍卖自2011年开始,就已在全国日渐升温。从福建省民间艺术馆编撰的《2012年寿山石市场分析报告》中,记者了解到,2011年全国开展寿山石拍卖的机构有10多家。其中,中国嘉德、北京保利、西泠拍卖、福建东南拍卖四家的寿山石拍卖总额从2009年的4869万元人民币,迅速上升到了2011年的4.1亿元人民币。而今年秋季,在中国嘉德、北京保利、西泠印社还没有举槌的情况下,仅福建东南拍卖一家,就以总成交额1.22亿、寿山石专项8458.47万元的成绩,为寿山石拍卖的2013年下半年整体走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夏浈回忆说,寿山石近几年的成交走势在1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10年前,我们开始做寿山石拍卖,佣金降到5%,而且还是只收买方的,连续5年都在贴钱。到了第六年,拍卖业务才开始收支平衡,第七年后才开始盈利。”

  虽然寿山石市场逐渐被全国市场认可,但要想让福建拍卖行走出福建的步伐迈得更稳当一些,光靠石头的品质还是不够的。李玉山认为,行业的发展应着眼于寿山石的文化建设和传播。“十几、二十年前经营寿山石靠石头很稀有、将来很值钱这两句话就够了,但现在行业的整体水平绝不可同日而语,尤其收藏家对于寿山石雕刻艺术的重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所以,在李玉山看来,福建拍卖企业要想融入全国版图,就要挖掘经营背后的文化软实力。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