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海南这些名树恐怕很多你都没见过……

海南这些名树恐怕很多你都没见过……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2月06日

  森林向来被誉为人类的精神本源与隐秘摇篮,当托尔斯泰提出“人一旦到六十岁,就应该进入到森林中去”时,似乎也为“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哲学三问”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人总要回到自己来时的地方。

  从钻木取火到刀耕火种,再到开山修路、结庐兴学,琼岛先民当然是从广袤的海南热带雨林中走来,只是当人们习惯接受来自雨林的各种滋养时,是否又曾回过头认真端详过这处最初的家园?

  与温带地区的森林不同,它地处北回归线以南,热带季风的吹拂让这里终年高温多雨,致使生物群落演替速度极快,各种植物竞相生长,光是乔木层就可以分为四到五层,呈现出纷繁复杂的多样性。

  与其他地区的热带雨林也不相同,它是热带雨林和季风常绿阔叶林交错带上唯一的“大陆性岛屿型”热带雨林,拥有独特的自然地理景观和完整的植被垂直带谱,长期的地理隔离更是让这里孕育出多种热带特有、中国特有、海南特有的珍稀植物种类。

  就像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一样,海南热带雨林也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造化。

  432、428,前者是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内各类保护植物的种数,后者则是国家公园内特有植物的成员数。“家底”之雄厚,意味着人们哪怕在这里匆匆一瞥,见到的都是别处寻觅不到的风景。

  瞧!当陆均松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近危物种时,一棵胸径达2米的陆均松伫立在吊罗山科普栈道的高点,已经安然度过了1500余年的漫长生命。

  瞧!“植物界熊猫”苏铁在与被子植物的“战斗”中节节败退,却与温暖潮湿的海南热带雨林的“两情相悦”,甚至分化出海南苏铁、葫芦苏铁等特有种。

  瞧!一棵棵被中国植物红皮书、IUCN同时定为濒危种的坡垒动辄二三十米高,散布于海南热带雨林海拔700米左右的密林中,正默默注视着脚下的山谷与身畔的草木枯荣。

  瞧!还有伯乐树、土沉香、蝴蝶树、青梅和皱皮油丹……它们一棵棵赛着比高,不仅成为纷繁雨林里最醒目的主角,在整个植物界的地位同样不容小觑。也难怪明末清初学者屈大均有云:“欲求名材香块者,必于海之南焉。”

  但不可忽视的是,由于人为干扰、自然变化,不少海南特有珍稀林木出现分布范围缩小、自然更新困难、群落逐渐衰退的趋势。面对这一危机,海南在集中连片整合现有保护区地、加快推进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的背景下,正给出更多补救举措——

  对野生种群数量或分布点极少的珍稀、濒危、保护、特有物种和极小种群进行编目、建档,建立数字监测体系和保护管理信息系统,在野外分布地设立就地保护点,积极开展苗木繁殖和林木培育,并在合适的时候对其进行“野放”。

  森林由众多树木组成,保护成效也是点滴积累而成。眼下,我们尽己所能还给这些特有珍稀物种一个“家”,而当有一日回望雨林深处时,或许还能找到那条与人类童年岁月保持联系的秘密通道。

  曾经,国际学术都对此持怀疑态度。直到20世纪70年代,热带雨林的标志性树种龙脑香科植物在云南西双版纳被广泛发现,中国热带雨林的地位这才终于得到承认。

  能帮助热带雨林“验明正身”的龙脑香科植物,在海南仅自然分布有3种:坡垒、青梅、铁凌,均属于珍稀濒危植物。

  尽管“家族势力”不算庞大,它们却是海南热带雨林生存竞赛中当之无愧的佼佼者——不仅以动辄二三十米的“身高”轻易占据林冠,更进化出“会飞”的种子来延续种族生命。

  等等!既然本领不小,为何还是落入濒危境地?这缘由,还得先从它自己身上找起。

  人类在给某些植物起名时可谓“毫不走心”,譬如法国梧桐——它既不是梧桐树,也非原产法国,却顶着这么一个名字“欺名盗世”,甚至摇身一变成了明星物种,实在让真正的梧桐科植物“叫屈不已”。

  事实上,“血统纯正”的梧桐科植物在我国南北各省均有栽培,海南更是一口气派出24位选手,其中海南梧桐、美丽火桐、保亭梭罗和剑叶梭罗不仅是海南特有种,前两者更分别属于国家级和省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可谓“身价不菲”。

  “伯乐不常有”的道理,世人皆知,但鲜少人知晓的是,在植物界中被唤做“伯乐树”的这一树种也十分稀少,甚至被誉为“植物中的龙凤”。

  光是听到伯乐树的名字,就会让人对此充满了期待。虽然都十分珍稀和可贵,但伯乐和伯乐树确实是一个美丽的巧合。

  伯乐树名字的来历要追溯到百年之前:19世纪末,英国外交官奥古斯汀亨利在中国云南红河州的蒙自一带采集植物标本时将伯乐树的花带回了英国;1901年由英国植物学家威廉博廷赫姆斯利将其鉴定为一个新种,并命名为Bretschneidera sinensis。其中种加词sinensis就是中国的意思,表明伯乐树是中国特有树种,而伯乐树其实是由它的拉丁名中的Bretschneidera音译而来。

  目前,伯乐树科只有伯乐树一个种。作为中国特有的第三纪孑遗植物,伯乐树在研究被子植物的系统发育和古地理、古气候等方面都有重要的科学价值,并被国家列为—级保护植物。

  如果把艳丽作为伯乐树的形容词,那么海南粗榧的“树相”用俊秀来形容或许再合适不过了。

  热带岛屿从不缺少热烈原始的景象,生长在雨林里的高大乔木挡住了灼人的热带阳光,在林中投下了斑驳的树影。

  “南方有佳木,君子当如乔”,海南岛的珍稀林木从古至今,早已久负盛名,得天独厚的自然因素成就了这座木材宝库中的众多“佳木”,光亮的油丹和青皮,蓬勃的雅加松和陆均松……都是上好的材用树种。

  浩瀚的热带林海中,无数高大的乔木争夺着日光,所以即便是高达25米的油丹也算不上“王者”的存在。不过,当你仰视着面前这几棵生机勃勃的油丹时,还是会有拔地参天的感觉。

  在万宁市的石梅湾畔,成片的青皮林郁郁葱葱,遮天蔽日。亭亭如盖的树冠仿佛织就了一张绿色的大网,将林下的世界笼罩起来,只有稀碎的光斑在缝隙间掉落,钻进去便可消退一身暑气。在这方天地里,蓝色是广阔无垠的大海,绿色是绵延不绝的青皮林,而白色的沙滩像一道隔开两个世界的弧线,共同造就了这半林半海的独特景观。

  林木是热带雨林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千千万万的植物里,为了争取一丝生机,不断向上生长,笔直高大的身板、盘根错节的藤条、吸吮天地精华的根部……雨林里,植物们演绎着自然的天性,让这片森林不会枯萎。陆均松和雅加松算是这天地里的佼佼者。

  要说谁能在热带雨林的林木界里“称王”,陆均松可争得一席之位。事实上,海南岛拥有我国保存最完好的热带雨林之一,受特殊的地理、气候等因素影响,莽莽林海中孕育和催生了众多佳木,而陆均松便是其中的林木之王。

  没有牡丹的娇贵,也没有竹子的细长,但那红褐色的树干就像旗杆,高高伫立在山岭怪石中,树枝一层一层的向外舒展,似迎风飘扬的旗帜,任凭风吹雨打,依然昂首挺胸,这便是仅存于霸王岭的雅加松。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