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明星直播遇见文玩拍卖文玩电商欲向何方?

明星直播遇见文玩拍卖文玩电商欲向何方?

admin 海南沉香 2020年12月15日

  跟往年一样,老徐全天的空闲时间都花在了手机上,抢抢优惠券,看看这家的沉香,瞅瞅那家的茶器,偶尔点开直播间,小声地外放,听主播介绍手中那块苏工和田玉籽料。

  下午五点还差几分,老徐的儿子小徐打电话来,“爸,快打开微拍堂,王刚老师的直播要开始了,胡杏儿的是七点半。”

  这是微拍堂上一年一度的“11.9微拍盛典”,虽然平时工作不算清闲,但老徐在每年的11月9日没有一次缺席。用小徐的话来说,就是“文玩界的双11”,就是要“买买买”。

  直播开始还有几分钟,尽管已驾轻就熟,但第一次参加明星嘉宾推荐文玩好物的老徐和小徐,已经不约而同地提前蹲守。

  官方提前放出的好物清单里,老徐看中了其中一款奇楠级沉香,小徐则对玉雕大师范同生操刀设计的一款和田玉坠情有独钟。配合上一年一次“11.9微拍盛典”的活动惠利,老徐和小徐觉得“非剁手不可”。

  在微拍堂玩了一年多直播拍卖,老徐成功把小徐也“拖下水”。对比起静态的图文和视频,刚刚参加工作的小徐,对直播这一模式更能接受。

  作为非标品,每一件文玩都独具特色,而直播能让消费者对商品的形态、特点有全方位、更深入的了解,即时的互动性能让消费者(尤其是不懂行的那一部分)的疑问,最大程度地得到回应。这更接近年轻人的网购习惯,也让老一辈人的网购变得更便捷。

  直播准时开始,王刚熟悉的京腔响起,与其他电商平台的人员配置不同的是,微拍堂这次直播,现场除了明星嘉宾与主持人外,还有一位鉴定师,从专业角度向用户讲解拍品信息。

  等到直播拍卖环节,专业的拍卖师上场,让老徐与小徐有了“熟悉的陌生感”。熟悉的是微拍堂一以惯之的直播竞拍规则0元起拍、即时出价、快速截拍;陌生的是明星嘉宾压阵,还有专业的鉴定师、拍卖师、主持人镇场。

  这并不妨碍直播间里的气氛火热。各类文玩好物,在明星嘉宾的现场互动中一一被展示、解读,随着“3,2,1,上拍!”的喊声,0元起拍的低门槛更是激发了观众的热情,选择“加一手”参加竞拍的数字屡屡在直播间刷屏。

  两场直播,推荐的文玩类目囊括玉翠、紫砂、茶酒、国潮文创等诸多领域,没有声嘶力竭的“买!买!买!”,没有数以万计的同款库存,是明星嘉宾、主持人配合专业鉴定师一起,叙述工艺、讲述典故、聊聊心情, 最后在开拍后几分种内迅速成交。

  “老徐”和“小徐”们或许经常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买文玩到底图什么?

  作为资深文玩爱好者、收藏家,王刚在微拍堂直播介绍文玩好物时,普及了一些圈内人对文玩的看法:买文玩不一定要懂,但一定讲究“一眼缘”,有点像年轻人所谓的一见钟情。“文玩是成年人的玩具,这话说的很对。”而胡杏儿则更直接一点,比划着一款翡翠蛋面,“你看它这么好看,当然看到就想买啦。”

  大众的表现符合这种说法。抖音、快手一类的短视频平台上,文玩、鉴宝内容的视频独占一脉流量,男女老少全民都在“盘”。而在新生代聚集地视频网站bilibili上,满是年轻人盘串的科普、记录视频,评论与弹幕俨然成了文玩“学习角”。

  事实上,五花八门的文玩艺术品,构筑出了一个基于兴趣与爱好的“玩具”乐园。

  正是文玩身上独具的个性与文玩内蕴的文化脉络,恰好击中“老徐”和“小徐”们。它可以是老徐这样的前浪眼里的沉香“雅趣”,也可以是像小徐这样后浪手中的玉坠“潮玩”。

  和视频形式不同是,以直播为基础的电商模式,让文玩这类非标品的消费决策成本“降低”,竞拍环节兼顾了娱乐与博弈,让“老徐”和“小徐”们不再止步于只是买了一件“商品”,而是真正长期的去“玩”一个爱好,享受自己的“玩具”。

  在微拍堂,没有哪座线下文玩市场可以做到如此规格:原产地天南海北的各类文玩无所不包,平时难得一见的高工大师悉数亮相,成交频次以分秒计算一位商家主播同时需要面对的观众或许比线下门店一个月都多,一位玩家在几分钟内可以浏览的商家或许比在线下走一天更密集。

  此前,文玩作为小众爱好,囿于特定领域的部分人群,只有“圈内人才懂”。而微拍堂王刚、胡杏儿两场专场直播,借助明星嘉宾的个人流量与自身观感,将文玩艺术品置于公众目光下,获得更大众化的关注与理解,结合直播、拍卖等群众喜闻乐见的社会性参与模式,将文玩作为一项更“国潮”、“个性”的兴趣爱好,传递到普通大众心智中,与大众日益旺盛的文化需求实现共鸣。

  文玩直播拍卖,是微拍堂已经验证过的通途,帮助其实现平台体量的跃进。而其带来的明星直播+文玩拍卖模式,为大众带来文玩的欣赏、理解空间之余,也为拓展潜在用户群体增添余量。由此,也证明明星直播作为短平快又大众化的传播方式,在文玩电商行业也可以开出“花儿”来。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