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你不得不知的三俩沉香事

你不得不知的三俩沉香事

admin 海南沉香 2020年09月27日

  话说沉香,谁人不知,却又是谁人都不知。 有时候觉得它看起来也就那木头样,但或许是你弄拙以为巧了;有时候觉得它会沉水好稀奇,但或许是你难识庐山真面目;有时候觉得它是无价宝,但或许是你期望太高。

  香至尊创始人孙玉辉就在他与香友交往时发现,有些香友会向他夸耀自己如何机智地花费上万元买到一块优质的沉香木。孙玉辉当即就纠正:沉香不是木。又一看老高香友沾沾自喜的宝贝,还真就一块不值钱的沉香木。沉香是一种剩余之材,即瑞香科树木凝结的树脂醇化后的产物。根据形成原因,沉香分为以下几种:树木倒伏腐朽后剩余之材为“倒架”,树木埋于水中分解的剩余之材为“水沉”,树木埋于土中分解后剩余之材为“土沉”,树木砍伐经虫蛀蚁食后剩余之材为“蚁沉”。以上四种也称“死沉”,与之相对的“活沉”,则从活体树上采割。而树龄十年以下稍具香气者,只能称为“白木”了。现在的市面上,极品沉香已达数万一克,低端的“白木”才20元一斤,差距之大令人咋舌。

  孙玉辉还说,年轻些的沉香爱好者会选择购买会沉水的沉香,因为有试验结果的佐证,就可眼见为实。但实际上沉香一般不沉水,沉香沉水唯两个可能,一是极品,二是作假。沉水沉香称为水沉香或女儿香,对普通藏友来说只是一个传说,有幸见过一面是难得的幸事。据传,水沉香或女儿香油脂饱满,入水即沉,其香馥郁浓烈,闻之有绕梁三日余香尚存的感觉。而作假的呢,在业内称为石头沉,丢水里“扑通”一声沉到底。市面上看得到的水沉香或女儿香,价格还不贵,那肯定是这个玩意儿了。

  半浮半沉的栈香是目前市面上见得到的上好沉香。栈香也称弄水香,有的形似鸡骨,有的恰如马蹄。如斗笠者,谓蓬莱香;如山石枯槎者,称光香。可见,古人在沉香的取名上着实过了一把想象之美。

  看到那些因沉香价格高,而望洋兴叹的香友们,孙玉辉便如是解析:“沉香之贵贵在其心,于水淹不溃,埋土中不蚀,系朽木腐败之残躯,凝天地日月之精华。得之精髓而未持有形,是为最懂沉香。”众知,中国人使用沉香由来已久,隋炀帝时的除夕之夜,必焚沉香数十车,使整个帝国都城沉浸在浓郁的香味里。至唐宋时期,士人达官对沉香情有独钟,王维、李商隐、苏轼、黄庭坚、朱熹等都是当时公认的制香高手,沉香的市价曾到达“一片值万钱”的境地。到了明朝,曾经盛产琼脂、莞香等上品沉香的泱泱中国几乎无香可采,郑和六下南洋的原因之一就是不得已而海外求之。清代,沉香从燃香为主转到文玩雕刻上来,或者直接将天然沉香作为陈设摆放。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十大镇馆之宝中,就有一件乾隆款黄奇楠沉香雕刻香山九老图。时至今日,大块的沉香已经很难觅得到,挂件与手串等小件是沉香存在的主流形态。即使这样,持几百万之巨也不一定能求到一串孤品沉香手串。

  沉香的贵重,贵在稀有。稀有的沉香并不见得人人必须持有,这一点岳飞岳武穆做得相当好。南宋学者黄元振编写的《百氏昭忠录》中,记录了其父黄纵担任岳飞幕僚时的一个故事。有一天,岳飞把沉香分赐给属下官员,每人都获得了一块,而主管档案的黄纵所得到的最小。岳飞觉得分得太不均匀,又将一包沉香分给大家,可是黄纵得到的仍旧是最小的。岳飞总觉得未合自己的心意。而黄纵说:“我只是单身投军,虽然分赐到沉香,也没有什么用处。”岳飞就对着大家说:“我过去也喜欢烧香,不过只是在瓦炉中燃一般的柏香罢了,后来也抛弃了。有志气的男子要为国家建立功勋,怎么能老是想着个人的爱好呢!”此话一出,大家露出惭愧的神色。

  中国有着两千多年的香历史,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所以是否是一名沉香爱好者,都要做到不因似木样,而视之为木;不因沉于水,而欣然接受;不因价格高,而觉得不过尔尔。沉香的价值犹然在于实实在在的品质。

  很多人都遇到过一个现象,在银行办理业务,客户经理给你推荐理财产品时,都在向你传达一个观点:“要会理财,让钱生钱。”显然这个道理我们都懂。不得不详细阅读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