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海南沉香欲申遗 香港香江与沉香缘深

海南沉香欲申遗 香港香江与沉香缘深

admin 海南沉香 2020年09月21日

  九月末,为期十天的“中国首届海南沉香文化展”,伴着世博会轻快的脚步,在申江氤氲灵动。结束一周,海南沉香收藏协会的藏家们仍激动不已:一抹沉香,余香绕梁,竟引来无数人惊鸿回眸,意兴阑珊。

  沉香因其具有丰富的自然、历史、人文、药学内涵,在收藏界早已广为人知。一直以来,沉香便是祭祀圣物;如今,沉香更是奢华的熏香消费品和收藏界的宠儿;近年来,国内外关于海南沉香的“绝迹”说,更为海南沉香增添了一道神秘色彩。

  9月28日,由上海福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主办、上海中福古玩城、海南沉香收藏协会等单位协办的中国首届海南沉香文化展在上海开展。展览为期10天,除展示静态的海南沉香外,同时还展示历朝历代的古香炉、沉香用具等,辅以香道表演、鉴赏、沉香讲座等相关活动。

  之所以举办海南沉香文化展,有两个动因:一个是澄清香界对海南沉香的一种误解,另一个是展现海南香文化的独特魅力。

  其实,沉香是瑞香科植物中含有油脂的白木香树,因受外力伤害,在伤口处被微生物感染,致使白木香树分泌油脂自我修护,这些集聚在一起的油脂与伤口处的木质融合在一起的凝结物,就是沉香。

  在日本,民间百多家香社痴迷海南沉香。日本等国家和台湾、香港等地区的香界都认为,现今沉香中最高等级的奇楠香都集中在日本和台湾,海南已经没有沉香极品了,尤其是沉香中最高等级的奇楠香。

  此次展会,来自日本、越南、缅甸等国家及国内的众多参观者慕名而来,络绎不绝,追捧场面意外热烈。由于此次展览只展不售,不少香友百般求购遭拒,只能一饱眼福。

  北京藏家张晓武珍藏的一块软丝紫奇楠,分外引人注目。此香似木非木,表面好似有一层油光覆盖,通透似蜜蜡。据张晓武介绍,此香产地在海南黎族地区。1990年代,张晓武在黎村发现了这块紫奇楠。当时,紫奇楠主人并不肯相让。张晓武并不气馁,每年都不远千里上门踏访。几年之后,主人家为张晓武的诚意所感动,终于同意出让这块香中极品。

  日本一家香社的香友难掩惊讶和羡慕,“没想到中国的藏家还有如此高等级的奇楠,作为一家百年香社,我们真的感到汗颜!”已故台湾香学大家刘良佑先生的弟子吴清说,品质如此上乘的奇楠香,堪称木中舍利。

  “真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慕名而来。”海南沉香收藏协会会长黄奔说。展出期间,上海中福古玩城一楼1800多平方米的展览大厅被挤得人山人海,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一度不知所措。

  据载,我国香文化发展肇始于春秋,成长于汉,成熟于唐,鼎盛于宋,传承于明清至今。古人曾把品香与斗茶、侍花和挂画并称为修身养性的“四般闲事”,历代文人雅士留下了无数以品香为题材的名诗佳句。

  在清代中期之后,饮香品香文化沉寂了100多年,近几年才又渐成收藏的新宠。但在日本,自唐朝时熏香文化就东渡扶桑,并形成了众多门派,香社林立。在台湾,香文化同样方兴未艾。就连香港,也与沉香有着不解之缘。当时,香港作为沉香的集散地,吸引国内外买家、藏家趋之若鹭,渐渐地“香江”、“香港”就以香为名。

  其实,海南自古就有沉香。沉香的学名就叫琼脂,琼是海南岛的简称,亦即最好的沉香产自海南岛。历史上,沉香主要分布在海南岛和两广地区。据古籍记载,宋、明、清代,源源不断的海南沉香通过各种途径运往内地,当时的海南岛可谓“香岛”。

  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对东南亚各国的沉香作出这样的评价:“占城不若真腊,真腊不若海南黎峒。黎峒又以万安黎母山东峒者,冠绝天下,谓之海南沉,一片万钱。”占城,指今天的越南南部,真腊指柬埔寨。黎峒,指的是海南琼中五指山一带。

  奇楠是沉香中的至珍,又名伽楠、棋楠,从梵语翻译而来。在佛教界,奇楠香被视为通三界的信物,是礼佛、敬佛的神圣之物。

  1987年5月5日,在地下埋藏了1113年之久的陕西法门寺地宫重见天日。在地宫隧道后部一通“监送真身使随身供着道具及金银宝物衣物帐”石碑,详细记载了唐皇供奉法门寺佛祖真身舍利“沉香山二枚(重五斤二两)”,向世人撩开了盛唐熏香文化的神秘面纱,也为佛教界视沉香为礼佛圣物提供了有力佐证。

  “很多人玩香有一种误解,认为只要沉水就是好香。其实不然,沉水与否,不是检验好香的唯一标准。有的香即便不沉水,但香气纯正、深厚,同样可以视为好香。”对奇楠香,张晓武也有其独到的理解:“沉香性坚,奇楠性软。奇楠看起来像木,实际呈膏状,以刀削片会卷曲,切一小片口嚼有辣味,麻舌,粘牙,满口生津,入口即化不留渣。而沉香削片坚挺,入口不化嚼后有渣。”

  确切地说,奇楠是指白木香树树根以上1米部位所产生的凝结物,受伤之处两年可结香,但要经过几百年才能形成真正的奇楠。由此,只有深山野林才是奇楠生长的适合之地。因此,沉香不等同于奇楠,奇楠也不能反指为沉香。

  奇楠又分为几个种类:绿奇,颜色微绿而黑,口嚼辣中含苦味,入炉香气像春天灿烂的鲜花,略带胭脂味,犹如青春少女,清雅平静。黄奇,颜色微黄泛黑,口嚼辣中有凉甜。入炉香气张扬,穿透力很强,就像朝气蓬勃的小伙子,浓香四溢。紫奇,颜色紫中泛红,口嚼辣味特别,入炉香气有甘蔗一样的甜味,或像红糖水一样,甜润而又丰富。

  仿佛具有了人的灵性和脾气,一天24小时之内,奇楠在各个时辰所散发的香气也不尽相同。尤其阴天,远远地就能闻到奇楠淳厚的香气,沁人肺腑。

  沉香的神秘不仅来自它神奇的香味,还有它独具的药性。在医学上,沉香被认为有“理气通窍”之功效,当今日本产出的知名救心丸中就有奇楠沉香。在佛、道教,沉香自古即被认为是唯一能通“三界”之灵气树。日本的茶道、禅道也被尊崇使用。

  国际间已经将沉香属全部种类列入管制,以利于保护。近年来,由于自然繁殖率低、虫害及人为掠夺式砍伐等原因,使沉香资源已濒临灭绝。自1987年起,白木香已被列为国家珍稀濒危三级保护植物,1999年又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受国际贸易公约保护。

  然据古籍记载,由于过量砍伐采挖,冠绝于天下的海南奇楠香在清代的后期几乎已绝枯。

  海南日报记者从海南沉香收藏协会了解到,海南沉香冠绝天下,协会正准备海南沉香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事宜。如果申遗成功,不但保护了海南沉香资源、带动沉香种植的热潮,同时也将对海南香文化的传承、延续起到推动作用。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