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谈谈小弟从事海南野生沉香五年的苦与悦

谈谈小弟从事海南野生沉香五年的苦与悦

admin 海南沉香 2020年08月20日

  记得第一次接触海南沉香的大概是15 16年前吧、只记得那时候我还没有上初中、(本人初中文化)/害羞、老爸回家过年带了两三斤沉香回来加工(把白木去勾掉)、沉水的有一些、其他的都是树壳、老面!只记得老爸拿了些沉香点着又吹灭、附近空气都飘着清香 香甜的味道,令人宁静、心绪一下子平静下来、记忆犹新、不能忘怀!看见老爸勾沉香、我也嚷着试试、没几下就把右手拇指勾了块肉去,老爸关切的看了下说:“勾很锋利、可以刮脚毛、小心点...”勾到肉这情况从09年真正爬山采香到去年还会偶尔发生、记得我有一老乡在原始森林里面加工沉香时候、有蚊子整天咬他的背、他一气之下用勾去刮、隔着薄薄的衣服硬是把背勾掉一块肉、真是让人可怜又可笑、爬山的老乡都叫他师傅、他也是勉强的应付着答应(师傅是采香行内一种戏称、意思是经常迷路、学东西不到位的)

  09年9月、从云南到海口、爸在同宗兄弟军租的地方接了我、简单认识后在他家吃了饭、记得最清楚的是他看我略带潮流的打扮后说“你不适合爬山采香、估计一个月不够就打道回府了”我暗暗下了决心、不要小看人、我还是能吃苦的!毕竟当时听爸说哪个哪个老乡发现了个木头赚多几万十几万、诱惑力对一般人真心不小!还有军拿了个沉香木头给我看说值两三万、我看了又看、闻了又闻、确实感觉平淡无奇的木头卖那么贵有人要么?但是爸拿打火机点了下 满屋的清香让我喜爱又心生激动、确实是好东西、完全憧憬在哪天我找到个几万的木头里面去了

  爸对我爬山采香明确不支持、他深知爬山的危险与辛苦、但是也只好接受我来到海南的现实!还是带我去准备了爬山必备的东西 斧头、锯、一张半米宽厚的塑料、厚厚的一双到膝盖的山蚂蟥袜(必备、山蚂蟥是我见过最恐怖的吸血动物了、现在想想都后怕...)、蔬菜、腌好的猪肉...!简单的准备就加入老乡群的爬山大军!第一站 尖峰岭、早上4点起床坐上昨天约好的小四轮、到不能驱车山脚下已经六点了、护林还没上班、老乡催促着我做贼似的下车赶路(现在下山被抓至少罚五千或蹲三个月、这也造成在反腐如此厉害还猛涨的原因)、背起码四十斤的东西我是走一小时就懒地上两分钟,根本顾不上形象和卫生、现在想想虽然辛苦还是感觉刺激开心的、以后有机会再去重温下!沿路趟过小溪大河、爬过70 80度的山、趴在地上爬过那根本没人走过的路、在快摔倒时抓过那满是刺的藤条、在那厚达二十厘米的树叶下的山蚂蟥 盘在树丛的各类毒蛇、收藏身于树木间的猛兽不知在何处窥视着我们!要知道我有过老乡不清楚是饿死还是被毒蛇 大腿粗的蟒蛇、山豹咬死于一棵沉香树下的、死了一年才找到尸骨!他迷路我们老乡合力找了他半个月、最后米饭全部吃完才放弃寻找的

  在山上一星期、米肉还剩三分一、几天没找到什么香、个个都无精打采的喊下山!第二天早早起床吃饭、打包东西走人、在山顶有点信号的地方就约拉客的大概几点过来!下山确实比上山快许多、有种想快点离开这鬼地方的想法!好几个小时的奔波劳碌,身上脏的像从泥浆里捞出来的差不多、经常摔倒、下雨更厉害、手脚脖子脸到处不是刮伤就是刺伤、农民工都不如、做贼似的、怕被林业局的人发现、要么么罚5千、要么蹲三个月、有种想去广东做大烫(烫衣服)的冲动、一个月包吃住还有个三千五!这种想法一直在往后两年都有、大家无法理解那种希望到失望到绝望的漫长又痛苦的过程的!

  中途到乐东吃了个饭、大家算了算上山的费用然后平摊、再拦车到琼中已天黑!后来几次爬山也是没好运、老爸说不如去乐东住、在乐东附近找香、那里有旧采香点!骑着之前爸买的摩托到了乐东、在县城附近找了地方租了下来、以后天天早上六七点的跑乐东附近的小山、乐东到东方江边、乐东到五指山、乐东到尖峰镇、乐东到三亚育才......用了大半年时间这些路线的一大半路程的小山全部搜刮过、还是收获甚微!

  期间还和住琼中的老乡一起去乐东附近的尖峰岭、卡法岭、猴祢岭原始森林!琼中的老乡从事采香的起码有两百个、95年前后甚至更多、那时的野生沉香很多、都树用麻袋挑下来的、都是沉水 树心类、铁头!壳子以下全部不要、更别说新面、一般的老面了

  海南解放以来最早采香的是广东电白人、他们和我们广西人的区别在于他们爬山要带海鲜上去 他们是渔民的原因!从00年左右电白香农都去大陆香港、甚至国外发展了、现在我们广西老香采香的也每年锐减、海南本地人占了主流、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唉!

  在乐东附近几个县城的小山找不到香、没办法、生活总是那么的现实、只好充大部队爬大山了!因为我们一直在乐东、只好先打听有老乡要爬尖峰的就组队了!每次上山充满失望、结果总是让人失望、确实、野生沉香树越来越少了、我们去过的地方很多本地人经常逛、很少有遗留的老香、找到的也是一般的香、卖不了什么价钱!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又过了大半年!

  11月、爸和军再一起组队进尖峰、他小孩啊高、还有个胖李五个人!开始三天一无所获、正当军嚷着要下山的时候、最晚的李回来了、带了几块好的沉香(下图)、我们一下子兴奋起来、催促他带我们去看!他说快到了的时候、我和高都蒙了、我们不是经过这里很多次吗?为什么相隔几米高、几米远的地方我们就没有发现呢?后来李把货卖给军两万、我和高更是捶胸顿足、树木太茂盛我们都看不到那棵沉香!

  我们香农找香永远希望都是那个上天眷顾的幸运儿、希望遇见很多年没人砍过的沉香、或者那些老到认不出来的沉香、老香树一般都有极品沉香!所以说外界说海南沉香几乎绝迹是真的、香农爬山如此辛苦无非是为了能赚点钱、把树砍到头了、树能活下来已算奇迹、但是再强悍的沉香树受不了第二第三次的砍伐、我经常碰见整片山密密麻麻都是沉香树头、有的早已经干枯、有的被放香门放的元气大伤、再取一两次香也难逃枯死的命运!

  受到李的影响、我们像打了鸡血那么兴奋、在附近拼命的找啊找!李因为取香都要花两天、要挖掉许多泥巴、工程非常大、全部取出来了又要铲去许多白木、再用勾勾干净、后来几天他都是在住的地方加工沉香、我们就出去找!

  第二天下午四点这样子、军回来了、说砍了一棵很老的沉香树、老到叶子变得很小很小、但是没有香、气死人!老爸感觉还有沉香就问树在哪里、完了去了一小时才回了、在附近找到另一颗树、把那树砍的稀巴烂、砍出了好几两的树心油、卖了几万块、爸从此不再爬山、在乐东专门收购沉香了!军很奇怪的爸找的沉香、爸说在你那棵沉香附近找的!

  下山前军和爸商量要收了李的沉香、让爸说服李卖给军、但是要下山后才交易、怕半路被林业局抓了!听高说、他爸军收了这批货加工出来后卖了个好价钱、后来利用这些钱收了个木头又赚了好些钱、现在在海口开了两家店!

  (这段时间太忙了、抱歉)再说说我和那个可怜的高吧,两兄弟亏本亏到爪哇国去了!下山大家各走各路、我和爸回乐东、老爸卖了货专门在乐东收沉香!军拿这批货卖了钱也专心在琼中收货了、军叔和我爸都是几十年的老革命了,收香自然事半功倍、而高跟一个电白人学收沉香去了、最后剩下倒霉的我和李两个人继续爬山采香!

  说说高吧,我承认他比我精明、他运气也比我好许多!他学收沉香期间认识一个房地产的客户、因为我们的原则都是只做海南天然野生沉香、客户非常信任他、跟他拿了许多货、赚到的钱在海口开了第一家店、过一年又开了一家!他开了两年店、我还只能拿着老爸收过来的货跑古玩城、两个月一块沉香都没有卖出去、生意很难做!

  沉香本来就如此、自古以来非常昂贵、真正懂它的人就会把它当宝、不懂它的人它就是块木头;世人皆知海南沉香天下数一数二、却极少数的人懂它美在何处?行内有这么一句话:一般人只玩外国香、玩了海南香就看不上外国香了

  记得有一次坐长途客车、四五月的时候、连绵细雨!和几个老乡经过什运、路上百般无聊、边聊天边拿出放了皮油的香烟抽了起来!不到一分钟、就听见车头方向有人大喊:“谁在车上抽烟?”我们心里一惊:“海南长途客车都是默许抽烟的啊!难道这次遇到了存心吵架的?”循声望去、只看见司机顿了顿:“这才真正的海南沉香香烟啊!”一边说一边把车停在宽敞的路边便吆喝了起来:“现在停车五分钟、你们要去方便的方便、买水的买水!” 司机径直的朝我们走过来,一脸的笑容:“兄弟、给跟沉香烟我抽!”我们几个被他吓的一惊一咋、又觉得非常好笑、便和司机攀谈起来!司机说我们的皮油好、以前偶然抽过几回、感觉太舒服了,抽在嘴里感觉甘甘甜甜的、满口的清香......!老香高兴、又给了一块皮油给他、司机高兴的像小孩一样。

  上路没多久、一老香捅了捅我小声的说:“你看、那人在车上脱裤子!”我马上抬头看去、一个身材略胖的中年男子、戴着眼镜、外表很斯文、现在竟居然在解皮带、旁边的乘客个个口瞪目呆、诧异的看着他。只见他脱了裤子直接在大腿上用手在抓着什么、仔细一看、原来是山蚂蟥在吸他的血!他用力的把山蚂蟥的扯下来、完全不顾伤口在不停的流血、裤子没穿好、便拿出打火机烧死了蚂蟥!我们一看乐的很、现在雨季、公路边居然也有让人身痛恶绝的山蚂蟥!这次的经历我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说起山蚂蟥,不得不提起那次白沙之行!我、海、和荣。海和荣都是采香老手了,我第一次和他们见面、年纪相仿、话题自然多了起来!在白沙提前请好摩的直接开到无法行车的山前、司机是八几年随父辈被分配到海南的、四十出头!他的名字我早已忘记、只知道他一路上跟我们吹嘘泡了多少个少妇、口水漫天飞、开车飞快、要命的是连续几天的小雨、路是黄泥路、很多次差点摔跤,好几次差点开到山涧去!我表面应付着他、心惊胆战、手冒冷汗、心里暗骂着他不专心开车、希望快点到达目的地、好几次见着要摔了,跳车的心都有了、想想都后怕!

  好不容易熬到了山脚、司机刚走、我恼怒的问:“怎么请到这样的司机呀?乱开车的、下山一定不要叫他、多花点车费都无所谓!”老乡笑了笑:“没办法呀、伙计、我们只认识他们,将就点吧。”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下山接我们还是他、他一定是喝的蒙蒙的接我们的、就是天全黑了依旧开得飞快!你们能想象到他一加油、坐后面的我的脚马上往半空翘起吗?从山脚到白沙市我的手都是紧紧抓着座垫旁边的两根铁的、司机一上水泥路就很快拧尽油门了,一路上我们提心吊胆、暗暗叫苦,被他吓的魂飞魄散的!一到白沙放我们下来、荣马上抽了烟,身体微微发抖、怨恨的大声吼:“那个人简直就是个神经病、车开的飞快、转弯照样拧尽油门...!”

  那趟我依旧亏本钱、海听说卖到了三千、而荣后来和我说他在古玩街摆摊卖了五千、我们之间居然能差十倍以上!荣依托他老爸开店之势自己开始了在海口收售、日子过得非常滋润!而我和海依旧是爬山采香、我们琼中为中心、到处跑!

  转眼到了13年、老爸在乐东吃了好多次亏、亏了赚、赚了亏、后来在亲戚借钱资助慢慢把生意做了起来、买了一辆几万的国产车!弟啊政在云南的生意越来越惨淡、也下来和我一起学习海南沉香了;学习了好几个月、就出海口了、开始了微商、而我依然和老爸一起收货!弟刚刚开始非常艰难、生意也是很惨淡、弟的生意一稳定、我就来到了海口、之前弟叫了我许多次!兄弟齐心、其利断金、靠着诚信诚心、现在在海沉这个圈子慢慢积累点名气!海南沉香、且行且珍惜吧;整个海南沉香行业前景还是不错的、野生和天然沉香对人体确实益处多多、但是沉香行业还是有风险的、买货买人品、我们卖货就卖良心、最后一句:文玩本无价、人心有高低!(完)谢谢关注过关照过小弟的人们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