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醉心木雕的聋哑小夫妻 渴望用作品打动世界(图

醉心木雕的聋哑小夫妻 渴望用作品打动世界(图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7月19日

  浙江在线日,龙游县模环乡琚家村,气温接近40℃,毛晓浪仍坚持工作。工作室里的风扇呼呼地转着,吹出的却是热风。汗水打湿了他的衣衫,爬上他的额头。他全然不顾,一心只在自己精心雕琢的那张茶海上,一只金蟾已经初现雏形。

  妻子吴迪俯身在侧,仔细地看着丈夫怎么布局、怎么下刀、怎么用力,二人偶尔目光交流,偶尔用手语沟通。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夫妻俩,因为醉心木雕,拥有了一个别样精彩的世界。

  以前,他们在这个世界里潜心学习、用心创作。而今,他们打开了这个世界,希望外人的驻足和关注。他们渴望有一个平台,将这个世界的精彩一一呈现。

  “艺术天才”,是衢州中专美术服装学部主任叶帆对毛晓浪的评价。他很庆幸自己发现了晓浪,让他的艺术潜能有了被激发的可能。

  还在娘胎里时,毛晓浪就因为药物反应致聋。在家附近的小学上学后,晓浪发现,自己听不到一点声音。等到他的同学上了初中,晓浪才意识到,自己上的这些年学根本就是白上。

  听说衢州有所聋哑学校,父亲曾带着晓浪去过。但因为家境关系,加上“聋校不说话,只打手语”,晓浪没能入学,开始在家干农活。

  11岁时,晓浪无意中看到二姐工艺课的课本,被里面的剪纸深深吸引了。他跟着书本自学起来。到了18岁那年,邻居胡伟东到家里,看到晓浪的剪纸已经到了让人惊叹的水平。胡伟东把这一发现告诉了朋友叶帆。毛晓浪由此被叶帆推荐到市聋哑学校,并被破格录取。

  想到刚在聋哑学校读了半年,母亲就要卖掉自己辛苦养的猪来凑学费,毛晓浪早早做好了提前毕业的准备。说话、手语、画画、书法、剪纸、包饺子、生日蛋糕制作……他门门功课都学,甚至提前借来了高年级的课本,抓紧下课的时间来学习。

  3年后,就在毛晓浪准备毕业的前夕,一场台风雨掀翻了家附近的一棵老樟树。看到收木头的老板在现场忙活,晓浪打听他们要这个木头做什么用。从而知道了木雕,还知道东阳这个地方的木雕最有名。

  21岁那年,毛晓浪进了东阳一家木雕厂,向省工艺美术大师陈加友拜师学艺。给师傅烧开水,帮师傅泡茶,下班后扫地,晚上在宿舍里拿着捡来的废木头自学打坯……师傅看到晓浪的谦虚和努力,主动把他叫到身边。这样,靠眼睛看了8年多,晓浪掌握了东阳木雕的传统工艺,雕刻技术全面,并且日趋成熟。

  近年来,毛晓浪参加不少比赛,也获了一些奖。2010年9月获衢州市第一届残疾人职业技能竞赛木雕项目第一名;2010年10月,获浙江省第三届残疾人职业技能比赛二等奖;2012年5月,在浙江省第三届残疾人文化艺术周中,他的雕刻作品《孺子可教》获得一等奖。

  在东阳的8年多,毛晓浪不但学到了技术,也收获了爱情。妻子吴迪来自贵州,也是聋哑人。和毛晓浪不同的是,吴迪自小上学,大学毕业后在杭州工作。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晓浪,之后,吴迪对晓浪的木雕作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从公司辞职,跟晓浪一起向师父学艺。

  2009年,成家并有了孩子的夫妻俩回到龙游。养家糊口的压力使得毛晓浪找了份在木雕工作室里当学徒的工作。在晓浪的父母看来,这份工作虽然收入不高,但是稳定。不过在毛晓浪和吴迪内心,他们不甘于只做学徒,他们更想自己创业。

  “我觉得我有能力,做木雕,什么(样的)都能做好。”毛晓浪把这句话打在记者的手机上,又拿出一个小册子递给记者。这是一份“龙亚木雕工作室”的简介。根据简介里的介绍,他和妻子于2010年成立了这家工作室。

  说是工作室,其实就是家里辟出一间屋子作为工作间。他们的雕刻工具、原料、成品、半成品都挤在这个十几个平方米的空间里。除了给人上门加工的时间,晓浪夫妻俩就在这个房间里琢磨自己的作品。

  在这份简介的封面,写着他们的联系电话,电话后面加了括号,写着短信二字。相比较独立创业的启动资金,与外界的交流是夫妻俩更想逾越的坎。

  工作室成立后,他们将自己的作品变成了产品。但是,要让这产品走进千家万户,对晓浪夫妻俩来说,却是难上加难。

  由于跟客户的沟通只能通过文字来完成,他们就算面对展会上的人来人往,也没办法为自己的产品“吆喝”一句。尽管,他们还通过QQ和微信平台来宣传自己的产品和技艺,但他们的知名度依然很有限。

  工作室成立3年多了,晓浪做的最多的还是简单的加工由客户提供原材料订做,这种加工不但利润低,而且没法施展他的创作才能。

  “想办一个我们的个人作品展,做梦都想!”晓浪对我“说”,这是他们夫妻俩共同的梦。因为,对他们来说,只有通过作品来跟这个世界做交流。记者巫春燕实习生杨霞燕文/摄/p

  采写此稿,前后持续了近一个月。在自己的工作生涯中,有过无数次的采访,但是这次采访,和以往不一样。

  第一次见到晓浪是在这次采访之前,2010年前后,当时,他在当学徒工,只是抬头对我露出个礼貌性的微笑,便又埋首创作。第二次见到晓浪和吴迪,是在他们的家里,也是工作室,当时有许多人,他们忙进忙出,只挤出了留联系方式的时间。之后的接触,就大多停留在手机屏幕上。他们用手指敲出大段大段的文字,给我“讲”他们的经历,他们的生活,他们的烦恼,他们的梦想。

  “采访”常常会突然中断。有时是因为吴迪要去照顾孩子,有时是因为晓浪要外出加工,而有时是因为实在敌不过自己凌晨的睡意。

  通过近一个月的采访,我更加了解他们想通过作品来与大家对话的这种渴望。我很难想象,一个聋哑人是怎么学习语言和文字的。在看到他们打出的大段大段文字时,我觉得他们真了不起。但是,我也不得不说,在这些字句中仍然有一些我看不太明白的,理解起来比较费劲的。所以我想:当他们用短信跟客户联络沟通时,那该有多不容易!他们能恰当地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么?客户会耐心去听完、努力去理解么?

  所以,我觉得,我不仅应该为这对自食其力的夫妻鼓掌喝彩,更应该向心怀梦想的他们致敬。如果可以,我还想为他们打个广告,让他们与这个世界的沟通容易点,再容易点。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