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狂欢落寞然后将心归于平静(图)

狂欢落寞然后将心归于平静(图)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7月06日

  世界杯的赛程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强,比赛场次越来越少,但激烈程度却越来越深。在离最后的决赛越来越近的时候,除了更紧张和更激动外,可能多少还有点失落:如果没有了世界杯,我们还看什么呀;如果没有了世界杯,我们还谈什么呀。这种心态在所难免,毕竟世界杯要那么强烈地占据我们生活中一个月的时间,我们的生活节奏、规律、习惯乃至“恶习”都已经形成,再让我们回归“正道”,还真的会觉得有点“沧桑”。但是,世界杯毕竟也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一个小高潮,高潮过后,还是要过平静的日子。本期内容是“后窗”版世界杯专题的最后一部分,关注的是世界杯结束后大家的精神状态,以及从世界杯中能学到什么。之所以在世界杯结束之前就做这样的内容,是想给读者一个心理准备,什么好戏都有落幕的时候,散场了就别再留恋。当然,如果我们能善加利用悟到的东西,那是最大的收获了。——编者

  随想:在本届世界杯小组赛C组的最后一场比赛中,美国队在补时阶段起死回生,不仅淘汰了小组中原本形势最好的斯洛文尼亚队,而且还一步登天,戏剧性地荣获小组第一。是什么给了美国人创造奇迹的机会?在本文中,你可以看到七条励志名言,也许能从中得到启迪。

  托尼是我上海办事处里众多不看英式足球的美国人之一。即使是美国队遭遇本届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场生死大战,托尼说他也只是在睡前迷迷糊糊看了30分钟。今天早上在咖啡间,当我向托尼表示祝贺时,他才得知美国队最终获胜,而且是小组第一。

  在我的印象中,总体上,美国的各类运动队和运动员总是能在比赛的最后关头化险为夷或者上演绝杀好戏。即使承受巨大压力,团队和队员的精神状态也总是那么健康而朝气蓬勃,水平发挥也总是那么稳定而令人放心。因此,我不禁同托尼攀谈起美国运动员为何在关键时刻总能有关键先生挺身而出为美国队力挽狂澜。

  托尼在中国已经工作了三年,是很多大陆合资企业的高级培训策划师。他高兴地对我说,他手上刚好有一份过去的资料,里面有一些可以论证他观点的内容,一会可以发给我。

  中午休息时,我收到了托尼的邮件。原来,这是一份最早发布于网络,关于美国大学和中学课堂上老师运用最多的励志名言摘录。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些美国运动员在高中课堂上都受过哪些理念的“灌输”:

  二、生活中最糟糕的也许是“暂时领先”,这就好比是一种“依赖”和“优越”,一旦失去,你就好像受到了伤害;生活中最具积极意义的也许是“暂时落后”,这就好比“失恋”和“孤独”,一旦失去,你将拥有一切。

  四、生活不是有人在你面前扮演真相,而是你的背后一定有公平、正义和真理撑腰。

  五、靠外力只能压碎一个鸡蛋从而结束一条生命,鸡蛋只有靠内力破壳才能诞生自己新的生命。命运只能掌握在自己手里。

  六、发明了电话的贝尔却从来没有给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打过电话,因为她们都是聋子。生活就是这样,名人之所以伟大,因为他们不仅仅为家人和自己而是为团队和他人活着。

  七、上帝就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而没有人扇风,你就不可能感受到空气,就不可能感受到上帝的存在。那个为你扇风的人,也许就是能为你创造奇迹的人。他可能就是你的空气,他可能就是你命运的上帝。

  一直以来,很多球迷都很困惑:一个从领袖到国民对英式足球都并不十分重视和关注的国家,一个从教练到队员个人能力和天赋平平常常、鲜有大牌明星的美国足球队,为何每届世界杯都能“混进”决赛圈?为什么每次决赛阶段美国还总是能“混到”出线?

  我在美国对阿尔及利亚比赛后的世界杯日记中谈过自己的看法:“你从来不用怀疑美国队会创造奇迹,你从来不用担心美国队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他们用自己的团队合作与职业精神克服一切不利。他们用最令人信服的过程和结果告诉世界:什么才是公平。美国队体现出的精神和心境是那么的健康而令人愉悦!”现在,再对照托尼今天寄过来的以上几条励志名言,美国球员能够在世界杯上演好莱坞大片般的惊天逆转,看来的确已经不光是运气和偶然!美国运动员的出色表现源于他们从小就受到良好而有效的素质教育。

  现在我准备给托尼回一封邮件。我会建议托尼在下一次为全体经理培训演讲时加一段话:“假如世界给你补时三分钟,请仍然用积极而健康的心态勇敢地掌握自己的命运!足球是这样,生活也是这样!”

  随想:本届世界杯开幕式上的最大亮点之一就是那个硕大无朋的屎壳郎,其实它的学名叫蜣螂,因其外表和工作性质不被人待见,所以被人起了这么一个难听的“外号”。实际上,在它朴实无华的外表下,却藏着一颗勤劳善良的心,它默默无闻地做着清道夫的工作,却一生无求。我们不应该看不起任何一个微小的生物,每一个人、每一个物种的作用都是不可替代的。

  屎壳郎在中国文化中扮演着一个小丑的角色,凡与之相关的语言都带有戏谑的成分。我大概在小学一年级就知道“屎壳郎戴花——臭美”一句歇后语,多数用来形容爱美的女生。

  其实在城市长大的我那时并没有见过屎壳郎,只知屎壳郎一词不知屎壳郎之形。我早年心目中的屎壳郎应该是黄的,好像只有这样才显得身份匹配,才显得“屎”。

  直到十四岁那年去了东北,在东北草原的牛粪中亲眼看见了屎壳郎。第一次见时还大呼小叫地唤来同伴,蹲在那泡硕大的牛粪前欣赏了半天钻进穿出的屎壳郎。那时年幼,不知大千世界生存之道的不同,不能想象牛之粪竟是虫之食,以为废物永远是废物,美食永远是美食。

  再后来看书看科教片,才知屎壳郎学名叫蜣螂,地球上有上万种,是地球上最著名最有效的清道夫,一生无求,勤勤恳恳,以清洁地球为己任,从不戴花,也从不臭美。

  我们误解了这种勤劳的昆虫,它形象朴素,行动迟缓,不像蝴蝶花枝招展,轻盈地迷惑别人。势利的我们善待蝴蝶,亏待蜣螂,让它背负屎壳郎之名,在它身上大做文章,比如“屎壳郎趴铁道——假充大铆钉”、“屎壳郎变知了——一步登天”、“屎壳郎撞火车——自鸣得意”……

  而草原国家深知蜣螂的作用,欣赏它朴实无华的外表,赞美它辛勤的劳动,在南非足球世界杯开幕式上,一只硕大无朋的屎壳郎出尽了风头,将足球推至会场中心,被所有新闻媒体公认为此次开幕式上的最大亮点,算是为其昭雪。马未都

  随想:平时的我们,好似都戴着面具生活,而世界杯把男人还原成了男人,同时也把女人还原成了女人,大家同看一场球,却各怀心腹事。不过,成熟的女人能分得清现实与虚幻,也能分配好自己的情感,男人不必恐慌。

  这几周,我的女友们的精神状态与以往有很大不同。她们大多红光满面,声音洪亮,神采飞扬,她们的目光里有了内容、有了向往、有了期盼,重要的是,我从她们的表情里能捕捉到一种久违的阴柔之魅。

  我知道她们的改变由何而来,我的女友中,十有八九都津津乐道于世界杯。她们照常工作,照常操持家务,但她们与以往就是不同了,她们看似没有变化的外表下面波澜起伏,她们暂时没有了抱怨,没有了疲惫之感,没有了争名夺利的烦闷,她们从复杂走回了单纯,单纯到只想让自己钟情的某个球队或某个球星进一个球。如果没有进球,但射中了门柱也是好的;如果连射门柱的机会也没有,但他们在场上努力拚搏了,她们也很满意;如果他们输到家输得很惨,她们在伤心的同时,会像母亲妻子姐妹一般在心里默默安慰他们为他们疗伤,无论怎样,他们都值得她们倾心倾情。

  我认真地看了三场球赛:葡萄牙对朝鲜、乌拉圭对韩国、德国对英格兰。我竟然喜欢上了足球,喜欢上了这种最体现男性特征的运动,他们的精神状态、体力、胆量、协作、冒险、进攻、策略以及冲刺,每个战术的谋与略,每次冲锋的大刀阔斧与视死如归,都令我着迷。

  记得12年前的世界杯时,在某个院校读书的我,苦恼于整个6月无法进行晚自习,因为每个教室里的电视机都彻夜开着,各年级的学生突然就没有了年级和系别界限,以球队为立场以球星为目标扎堆,就像爆发了世界大战。

  惟我置身于外。有天晚上我进教室拿书时,正好看到某国球队踢进去一个球,我以为比赛结束了,高兴地大叫:好!奇怪的是,教室里却有漂亮女生的哭泣声,还有两个女生愤怒地怂恿男生:“这是谁啊?把她扔出去!”吓得我转身就跑。

  那阵子,后半夜,女生宿舍里经常传出要么是一曲曲欢歌,要么是一阵阵悲伤的哭声,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也是从那时开始,我耳朵里不断飘进贝利、贝克汉姆、马拉多纳、罗纳尔多等球星的名字。这哪里是球赛?这是一场折磨人的爱情角逐;这哪里是男人的运动?这分明是女人渴望久已的一份爱情。

  因为她们想要一场完美的爱情,所以把目光投放在世界杯,到足球场上寻找阳光的、刚健的、自由奔放的、思维敏捷的、积极乐观的、毅力顽强的、勇于担当的男人。这样的寻找虽然空洞却实在,看似离得很远却近在眼前,也许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却能鼓舞生的勇气。

  随想:在足球比赛中,每进一个球,都要有好多次慢镜头回放,这样就会看得更清楚明白,其实这也是一种看清真相的有效方式。如果我们的人生也能像这样经常得到回放,可能会使我们少犯好多错误,可惜的是,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回放,因为有些事太经不起慢镜头的检验了。听说,国际足联日前放出话来:有争议的进球不再慢镜头回放。令人诧异。

  看了这么多场球,我最喜欢的还是看慢动作。慢镜头一出现,对我来说就是爱情片里主角的第一次拥吻,枪战片里第一颗爆头,千呼万唤,值回票价。想肉欲一下,就看球员甩汗的慢镜头,汗珠四分五裂,颗颗饱满滑过球员肿胀的嘴唇;想幸灾乐祸一下,就看失球的慢镜头,教练从冷静到狂喜,最大限度张开自己所有四肢和五官,然后发现球打门框,亢奋变成痉挛;想腐女一下,就看进球之后,球员亲吻庆祝的唇齿相依的特写……今年世界杯采用的超级慢镜头技术,格外慢,有了它,简直不用在网上循着自己的恶趣味偷偷摸摸地找B级片,一场比赛就满足了全套需求。

  不知道有多少人把鼻尖抵在电视机屏幕上,盯死郑大世浅浅的眼眶,寻找一星半点的泪光。他们也许失望,郑大世在奏响国歌的时候紧紧闭上了眼睛,没有给观众们任何一点发泄满腔母爱的机会。

  我本无意悲壮,可却不小心看到了郑大世的眼泪。那晚,葡萄牙队蹂躏了朝鲜队,比赛50分59秒,米格尔践踏了郑大世,在郑大世捂脸倒地的超级慢镜头里,我分明看到他眼角沁出了痛到爆肝的眼泪。

  慢镜头回放了好几遍郑大世被踩脚背的特写,一只巨足宛如巨大的无妄之灾,毁灭性地缓缓降落在血肉之躯上,肌肉震颤着弯来扭去,内脏爆裂声犹在耳边——这个画面以非常缓慢的速度放了好几遍,镜头运用简直师承昆汀塔蒂诺。简单粗暴的踩踏,被如此慢镜头,延长放大成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苦难,看得我得龇牙咧嘴,连感慨都配合画速变得很慢很回音:“唉——哟——我——的——”

  不过,关于慢镜头,我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看它对人性丑恶的暴露无遗。在西班牙对阵洪都拉斯的比赛中,西班牙球员比利亚在禁区内和对手推来搡去,然后迅雷不及掩耳地扇了对方一耳光,一分钟之后,对方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比利亚这样做非常不好,于是捂着脸缓缓倒地,痛苦不起,其心思活络逼平了比利亚的贼手贼脚。

  慢镜头把所有的球员都变成了演技派,矛盾与挣扎,灵与肉,悲情或狡猾,每秒千帧的画面让每张脸内心戏十足。表情学里有两个专业名词,一个叫微表情,一个叫碎表情。微表情短暂得不到四分之一秒,碎表情是人极力掩饰却不小心的露馅,面部肌肉也分两种:随意肌和不随意肌。后者几乎不能控制,暴露所有情绪。

  而我见过微表情、碎表情和不随意肌最多的人,莫过于c罗。挤眉弄眼弄得路人皆知,小算盘打得全球直播。小心思多到满溢,为全世界诛心爱好者提供众多素材。可这也没什么好嘲笑好鄙视的,说到底,有多少人的人生经得住超级慢镜头的回放呢?蒋方舟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