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海南周刊 故宫博物院藏黄花梨沉香文物展4月13日

海南周刊 故宫博物院藏黄花梨沉香文物展4月13日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7月02日

  海南岛孤悬海外,物产丰富,尤以“郁乎其文采”的黄花梨木与“馥乎其芬馨”的沉香最为珍贵。千百年来,在山间自由生长的它们,作为贡品和珍贵商品,一路辗转运至京城,入住帝王家,成为海南地域文化的独特贡献。

  4月13日,由故宫博物院与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共同主办的“故宫故乡故事故宫博物院藏黄花梨沉香文物展”将在中国(海南)南海博物馆开幕。近日,海南日报记者探营新展,了解黄花梨木家具和沉香器物“回乡省亲”背后的故事。身在帝王家,根系在海南,当收藏在故宫里的文物回到家乡故土,历经数百年的黄花梨木和沉香依然馨香如故。

  一进入展厅,“故宫故乡故事故宫博物院藏黄花梨沉香文物展”的宣传立面图下,一把清代黄花梨木圈椅便映入眼帘。端正的造型、恰到好处的雕饰、圆润精致的打磨、天然材质的纹理与完美精心的设计融于一体这把黄花梨木圈椅让人不禁感叹中式审美的典雅和传统技艺的精湛。

  “故宫里的家具文物有5000件左右,以黄花梨木为主体结构的约340件。此次展览,我们精挑细选出33件黄花梨木家具和37件沉香器物,届时观众可近距离欣赏,大饱眼福。”故宫博物院宫廷部副研究馆员黄剑告诉海南日报记者。

  从策划设计到打包运输,历经半年筹划的展览,带着故宫的黄花梨木宫廷家具与沉香器物“回乡省亲”,十分难得。

  南方有佳木,绝世而独立。黄花梨木为硬木中的珍品,以材坚质美成为传统家具用料的绝佳选择;沉香是香料里的上选,其独特韵味,为世人所倾倒。

  “生长在山区黎峒周围的木材,最早被黎族先民熟知和使用,制成生产生活工具。作为贡品的黄花梨木从海南岛跨海而去到了中原大地,从民间用器步入文人雅舍,直至宫廷殿堂,成为家具木材佳选而被世人追捧,名扬四海。”中国(海南)南海博物馆馆长章佩岚表示,每件黄花梨家具和沉香器物的背后,都蕴蓄着一种文化。此次展览从不同侧面展示宫廷器物之美,凸显海南特色地域文化,体现了多元一体的中华文明,增强中华文化的认同感,助力海南自贸港建设。

  据介绍,本次展览以“出黎山宫中行香如故”为主线,以故宫收藏的黄花梨木和沉香文物为展示中心,重点展示黄花梨木家具和沉香器物在宫廷中的地位和作用,为观众阐述海南黄花梨木、沉香与故宫这批文物的历史渊源和它们千年不衰的魅力。

  海隅出奇珍,深山得良材。展览开篇的“出黎山”以海南省博物馆《琼黎风俗图》中的“运木”与“采香”图为序幕,展示海南黄花梨木和沉香的原木、切片、标本等,凸显出海南黄花梨木、沉香的珍奇之处。正因如此,黄花梨木和沉香才会作为珍贵的贡品,源源不断运至宫廷。

  作为本次展览的重点,“宫中行”篇章设计了理政、观书、赏鉴三大场景,分别对应紫禁城、圆明园、避暑山庄三处场所,巧妙将黄花梨木与沉香在宫廷中的存在与应用自然地串联起来。

  本次展览中,故宫养心殿的布展再现,将让观众顿生穿越之感头顶是“养心殿”匾额,眼前的“中正仁和”匾下,是黄花梨木三扇座屏风、黄花梨木宝座、黄花梨木楠木心脚踏以及配合陈设的仙鹤、甪端(一种中国神话传说中的神兽,与麒麟相似,头上一角)和位于两侧的黄花梨木玻璃画大插屏,仿佛带人走进历史之中。

  “这套屏风、宝座自乾隆中期陈设以来,除去年节之外,直到清代结束都没有变化。如今正值养心殿大修,这些珍贵文物才得以出宫展览。在故宫养心殿,因为光线和距离原因,观众和游客即便探着头也无法看清这些文物的细节。观众在此次海南的展览中,可以比在故宫看得清楚。”黄剑说。

  通高275厘米的黄花梨木三扇座屏风为养心殿量身定制,黄花梨木是这座屏风的主要材料,如边座、屏框和屏心的木质均为黄花梨木材质。宝座选料精良,黄花梨木纹理卷转生动,楠木座面心板光泽如缎,铲地线雕手法极费功夫,靠背扶手等处又皆双面雕做,可见其用心用力。黄花梨木玻璃画大插屏高250厘米,造型朴雅,雕饰卷转生动,全无单调重复之感,如此体量的大型黄花梨木插屏,在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中也仅此一对。

  据黄剑透露,黄花梨木三扇座屏风的底座,其实是由黄花梨木包镶的,即外面包裹贴片的一层木材为黄花梨木。“像黄花梨木这样的珍贵材料,怎么用、用多少都是由皇帝定夺的。从黄花梨木三扇座屏风来看,其取自青铜器纹样的雕饰和屏心中的乾隆帝御制诗,可以推测都为皇帝亲自指示,交由造办处制作而成。所以,对于黄花梨木用料的严格控制也足以显示黄花梨木的珍贵。”黄剑表示。

  仔细观赏可发现,黄花梨木所制家具精品在宫廷之中各处的陈设颇有章法:紫禁城中需体现传承有序之义,禁中重地如养心殿、重华宫等处,以帝王常御之所,多用紫檀、黄花梨木所制之物。清代自康熙以来,皇帝驻跸圆明园的时间渐长,园中所陈设家具更加多样新潮,黄花梨木家具自是不可或缺之物,有着少雕饰、重天然、具匠心的特色。位于热河的避暑山庄作为调御藩部、检阅骑射的重要场所,大体以简素朴雅为基调,那里的黄花梨木家具与之契合。

  展览中取养心殿、圆明园、避暑山庄三景,辅以清时宫中行、住、赏等黄花梨木家具和沉香器物,呈现了宫中典雅华贵的场景,步入展厅,好像走进了屋室主人的天地。一处建筑,一堂陈设的背后,都蕴蓄着一种文化,这一切的背后则是不绝如缕的传统与独到匠心。

  沉香为瑞香科植物白木香的老茎经自然或是人为刺激后产生的树脂,其经年累月后逐渐凝脂成香。海南沉香,古时称为“崖香”,又称为“琼脂”,主要分布在保亭、陵水、乐东、五指山、文昌、三亚等地常绿阔叶灌丛、低山雨林中。沉香品种非常多,以能沉水且油脂厚多为上等品。

  在古人心目中,沉香是天地灵秀之气,千年一结、百年不变的神异之物。其中,海南沉香更是“一片万钱,冠绝天下”。一千年前,北宋丁谓一篇《天香传》奠定了海南沉香在香界中的地位,苏轼为其弟苏辙六十寿诞而赠海南沉香,并作《沉香山子赋》以赞美沉香品格,抒发兄弟情谊。

  用香之道,载之典章,有例可循,每次进贡,数量自一千斤以至数千斤不等。因沉香产地多在海南腹地,且为黎人聚居之处,采办殊为不易。燃香之外,宫中还以沉香木制为摆件、用器,其构思之妙,选料之精,令人叹赏。

  乾隆款画珐琅五供开光三阳开泰图夔耳三足炉、一对缠枝莲纹烛台、一对缠枝莲纹花觚,用香器具花纹繁复、色彩明艳;掐丝珐琅鹌鹑式香熏背部翅膀可开合,嘴部可出香,设计十分精巧;盛放于黄花梨木木盒或瓷盒中的沉香油,由沉香经过蒸馏提炼而得,在宫廷内多做药材使用除了在室内用,皇帝出行时也少不了沉香的陪伴。可系在腰间的金镶珠石累丝香囊、白玉透雕莲花纹香囊、碧玉透雕葡萄香囊巧夺天工,放进香料就成为主人的“香水”。

  展览中,一本签题为“光绪二十七年十二月十六日立”的沉香砂花等药底账,一行抄录着沉香、砂花等药材入宫的日期,一行抄录药材的品种、数量和来源,文中还粘有大量黄纸浮签,记载着药材后续被使用的时间、人物、原因和余量等情况。虽然此底簿篇幅不多,但涉及光绪皇帝等宫廷人物的用药细节及赏赐情况,内容比较丰富具体,是研究光绪晚期宫廷历史的第一手珍贵资料。

  身穿格子衬衫、肩挎印有“紫禁城六百年”纪念字样的帆布包,这是故宫博物院宫廷部副研究馆员黄剑近期在中国(海南)南海博物馆的常见打扮。调整展品摆放位置、核实确认文物说明、培训讲解员连日来,在“故宫故乡故事故宫博物院藏黄花梨沉香文物展”的布展过程中,黄剑常常忙得满头大汗。

  2002年,大学毕业后的黄剑,成为故宫博物院宫廷部的一员,负责明清家具保管研究。“来到故宫后,可以说是从头开始学。做文物工作,最重要的就是上手,文物工作者的基本功源于实践经验,这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故宫家具文物有5000件左右,要仔细过手一遍,也需要十年。”黄剑说。

  在故宫工作近20年,黄剑已成为明清家具领域的研究专家。“故宫中的海南元素很多,但黄花梨木是最显著的元素。在故宫,主体结构是黄花梨木的家具有340件左右。此次展出的33件黄花梨木家具,虽然数量不多,但坐具、承具、庋具、卧具、屏具五大类齐全,都是精品中的精品。”黄剑说。

  海南岛虽孤悬海外,汉代设郡后就开始“慕义贡献”(《后汉书明帝纪》)到清王朝结束,海南岛一直实行“土贡”制,即每三年向朝廷进贡一次。据史料记载,从唐代开始,沉香已是土贡;宋时,黄花梨木开始成为土贡。清宫专门设有管理沉香的机构,以保证皇家用香的规范性,与此同时,黄花梨木也成为皇室贵族的御用家具用材。

  在此次展览中,展柜部分的文物分别与养心殿、圆明园、避暑山庄场景部分相呼应,包含出行家具、经典家具、香器等。

  在展厅中,黄剑讲述了黄花梨木宫廷家具的传承与变迁

  出行家具有黄花梨木交杌、黄花梨木直后背交椅、黄花梨木小宝座等。中国传统家具以唐末五代为转折,此前以席地而坐为主,此后则变为垂足高座。而交杌正是垂足高座家具的先声,就是人们通常说的马扎。带靠背的马扎则称为交椅,是行军打仗、打猎时供地位高者使用,人们通常所说的“头把交椅”指的便是这个。交椅直后背者较少见,此次展出的黄花梨木直后背交椅的背心板镂空雕饰极为精彩,既有强烈的装饰效果,又能保证交椅自身的便携特性,可谓是美观与实用兼顾。与养心殿的黄花梨木宝座不同,展柜中的黄花梨木小宝座高度较矮,体量比正常宝座小,这应当是为了应用于船舱之中等特殊环境而定制的。

  “在清代,家具制作由造办处负责,黄花梨木等珍贵材料的数量、来源、用处等也会有账本详细记录,用多少、怎么用,都必须经过皇帝同意。所以说,黄花梨木的使用是严格控制的,制作家具和器物时既不能超支也不能粗制滥造,剩下的边角料也要收集称重并记录在册,足见宫廷对黄花梨木的珍视。”黄剑说。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