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深山里走出的艺术大师:记徽州木雕传承人郑尧

深山里走出的艺术大师:记徽州木雕传承人郑尧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6月26日

  一位艺人要想成为艺术大家,必须具备几个要素:1、高超的艺术技巧;2、鲜明的思想个性;3、大众的审美取向;4、浓厚的创作兴趣。当一个人的兴趣变为职业,无疑是幸事;当职业成就了一位艺术家,更是幸福的。而有一个人都具备以上几个特质,他就是这个时代艺术的宠儿——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徽州三雕—木雕的杰出传承人,新一代徽雕艺术大师中的佼佼者,徽派木雕的领军人物和擎旗人,徽州人——郑尧锦先生。

  徽州地灵人杰,区域文化更是积淀深厚,源远流长,名家巨匠不计其数。郑尧锦出生于1972年,天资聪慧,感悟力强,受其叔叔影响,对传统木雕有着浓厚的兴趣。高中毕业后,便义无反顾走进徽州旅游工艺厂——这是个从事徽州雕刻(包括竹雕、木雕、砖雕、砚雕)的专业加工厂。在这工艺厂的三年时间里,郑尧锦结识拜访了一批徽州雕刻名家,学习传统雕刻技法,并对竹木石砚雕刻做了大量的实践。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拜读了大量的雕刻名著,遍访名山大川,探访名胜古迹,走遍国内各大博物馆,感悟自然,师法自然,并仔细揣摩前人的造型、立意、构思和技法,潜心钻研传统名作,文武兼修,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和风格。郑尧锦先生现为中国木作委员会沉香研究中心副主任、黄山市工艺美术协会常务副主席、安徽省工艺美术协会常务理事、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徽州三雕—木雕的杰出传承人。

  郑尧锦先生是依自身之性格、修养与观念去雕刻属于他自己的作品。他特别反对那种刻意标新立异、矫揉造作的所谓“独特风格”,认为自然而和谐的事物都是美好的。雕刻家的任务是发掘并通过自己的艺术语言来表现这种自然而和谐的美。雕刻技巧、个性、风格都必须服从这一目的,而不能凌驾于它之上。雕刻家有选择表现技法的自由,却不能有违背自然、歪曲造化的权利。也就是说,雕刻家必须真正做到以造化为师。既不能虚情假意,也不能三心二意。

  徽州曾经有过经济的辉煌,成就了独特的徽文化,为中国“三大地方显学”之首,数百年传薪不熄。徽州传统雕刻艺术分建筑物雕刻和文玩雕刻艺术,其文玩雕刻艺术是徽州传统雕刻艺术的精华,是“器不厌精”的文化手工艺术品,影响了中国几个朝代的文人艺术,至今仍是具有独特区域和稳定群创性,是“徽文化”重要显性物化标志。人们理解上的传统意义上的雕刻是建筑装饰雕刻,但徽州文玩雕刻艺术才是徽雕的精髓,才能代表徽雕艺术的高度。郑尧锦的雕刻艺术是以精巧儒雅为特色的徽雕艺术中新的“郑氏”风格与流派。

  郑尧锦先生深知雕刻技巧的重要性。他以数十年之功, 苦练技巧,终于进入了徽州木雕创作技法的自由境界,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表达语言。他在传统徽派木雕风格的基础上,经过长期的研究和探索,形成了具有鲜明个性化的艺术语言。可以从原创、精微、意境、极致、区域特质等几个方面进行简单的概况。

  原创:力图每一件作品的原创性是其多年不变的追求,创作难度大大地被增加,需要表现出良好的艺术素养。追求作品的原创性是其自我要求高度标准的体现,也是显示雕刻艺术作品从工艺品艺术化及深度化的必由之路。

  精微:精微细腻的雕刻风格可以说是徽州雕刻艺术的重要特征,作为艺术品标准看待的新徽木雕,郑尧锦在这方面投入了更大的精力,创造出更加美妙绝伦的作品。对精微细腻的表达需要有超强传统刀法功力,也需要极强的造型驾驭能力。

  意境:郑尧锦在追求作品形式美的同时,并重追求形式之外的意境之美,以求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结合,或追求传统文人情怀的诗情画意;或追求哲学层面上的“寓教于乐”及对生活的美好祈愿,力图创作出作品的优雅和谐的情调与氛围。

  极致:凡前人留下的艺术精品,或精或简无不师法自然。郑尧锦的作品深得前人思想精髓,天人合一,表现自然,更是他的艺术宗旨。

  区域特质:徽州雕刻不但有美化、装饰、标示、治家警世等功能,更有文人雅士直接参与构思创作。郑尧锦先生不锢于自己的创作思想,常和现代文化名流交流,吸收他人先进思想,并融入作品,使作品更具有新时代的创新精神。

  学无止境,郑尧锦先生深知这亘古不变的道理,他平时不仅实地考察学习古徽雕作品,还努力钻研雕刻理论知识,拜请当地徽雕艺术名家进行研究讨论,相互学习,相互交流,以期共同提高。并吸收其他艺术流派之长,融会贯通,集各大成者,使郑尧锦先生在雕刻技艺上有了长足的进步。他懂得只有富有文化内涵的作品才是属于社会的,属于历史的。作为一个徽州雕刻传承人,只有细心领悟博大精深的徽文化,并把他高度提炼,使他形之于作品之上,才能提升作品的审美价值,永葆艺术青春。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