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港报:曾在少林寺闭关修炼 老挝有个“奇女子”

港报:曾在少林寺闭关修炼 老挝有个“奇女子”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6月13日

  图:徐丽娜(右)热爱中国文化,香港《大公报》赠予“为人民服务”间距。来源 香港《大公报》

  中新网9月30日电香港《大公报》30日刊文称,徐丽娜是个奇女子,她集老挝、中国、欧洲三种文化于一身。她是“中国通”,故事颇富有传奇色彩,着迷于中国文化,研读《易经》,熟读《三国演义》,曾经在少林寺闭关三个月,修习“鹦鹉拳”。

  徐丽娜是个奇女子,她集老挝、中国、欧洲三种文化于一身。她是老挝资深媒体人,创办了老挝第一家私人电视台“MV老挝电视股份有限公司”,创办了老挝第一家私人杂志《胜利·爱》。

  徐丽娜是老挝人,却有着欧洲人的面孔鼻梁高耸,双眼深邃,腕间系着宽大的象牙手镯,簪子流苏高挽发髻;她是“中国通”,当汉语如泉水的珍珠,从她的唇间汩汩涓流,她说:“我长得像老外,有一颗老挝心,思想像中国人。”

  湄公河畔夏风习习,芦荻摇曳,纸偶奋力地摇动铁皮风车,朱红的中国茶具里下午茶正酽,苹果汁加冰、饼干松软,这就是徐丽娜的安居之所。她家的阳台,与泰国的繁华隔河相望。受访前,她特意将波罗衫换成了绣鸳鸯戏水的朱砂色背心,一条古朴而典雅的老挝裙子,她说:“这裙子是我外婆用金线手工织成,妈妈把它留给了我。我们家的女人都要穿老挝裙子,这是古老的老挝风俗。”

  徐丽娜是老挝现任副总理宋沙瓦·凌沙瓦的外甥女,她的故事颇富有传奇色彩,她的外公有英国和巴基斯坦的血统,她的外婆则是百分之百的老挝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她的外公从英国来到老挝,与她的外婆一见钟情。

  1964年,徐丽娜出生于老挝沙湾拿吉,她知道自己属“龙”。5岁时,她被外公送进了沙湾拿吉的“素旺崇德”中文学校,忆起儿时从台湾课本上学到的古诗,她诵道:“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初中时,她开始念的书。少女时,她崇拜周恩来,“我们去看周恩来的电影,周恩来过世时,我们都戴孝。”高中毕业后,她赴澳洲读大学,又先后在泰国及美国拿到了博士学位。

  1990年,徐丽娜第一次来到中国,在杭州住了3个月,学习“工商管理”。回到老挝,她创办了自己的成衣厂,“管理着1000多个工人,到中国买布,在老挝生产成衣,出口到欧洲……早上5点出门,晚上12点回来。”她累倒了,“一病两年。”1995年,她开始接触媒体,老挝人的电视里,播的都是泰国节目,要把老挝的原创电视节目做好,成了徐丽娜的下一个工作目标。

  2004年,徐丽娜创办了老挝第一本私人杂志:老文和英文双语杂志《胜利.爱》。她请来法国摄影师,把老挝裙子、丝绸、咖啡和老挝女人,拍得美轮美奂,既时尚又传统,把老挝历史、旅游、文化信息包罗万象,让杂志创下每个月发行5000本的佳绩。如今,她的理想是在老挝办一份华文报纸。

  她说:“老挝文化的特点是慢,很幸运我学习了中国文化,可以把老挝和中国文化结合起来。”谈到困难,她说:“红军不怕远征难。”谈到时间,她说:“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请给时间一点尊重。”谈到困难,她说:“就像练气功,要把气转化成力量。”她着迷于中国文化,研读《易经》,熟读《三国演义》。谈到实践,她身体力行,曾经在少林寺闭关三个月,修习“鹦鹉拳”。

  她的书橱里热闹非凡,一排排、一行行,站的全是中国神话故事中的人物,有木雕的、有泥塑的、有陶瓷的、有铜雕的、有石头的,有龙有马,有仙有道,有取经路上的唐僧师徒,有腾云驾雾的八仙过海,有羽扇纶巾的诸葛亮,有手执大刀的关羽……

  “我是一个女儿。”徐丽娜说。她怀念母亲88岁过世的那天,“她不让我看到,我心如针刺,却没有哭,我帮她洗脸、化妆,亲手埋她,她走得很圆满,她把全部生命都给了我。”

  49岁的她,至今未婚,当记者好奇地问:“你为何选择独身?”她说:“没有选择,也不可勉强,我只是顺天命。看到老人家手牵手,我眼泪流出来。如果遇到一个人,我们都爱对方的弱点,就可以结婚。”

  两个小时的访谈,时光如白驹过隙,她邀请记者共进晚餐:“想吃什么?”记者答:“随便。”她笑了:“没有随便这道菜。”她让自己的专职司机驱车来到万象黑塔附近的一家老挝餐厅,法式建筑里老挝姑娘浅吟微笑毕恭毕敬,她指着大堂里陈列着的一根灰白而粗壮的大象腿骨,说:“老挝的女人,就像大象的后腿一样坚实。”此时,有人奏琴、有人歌唱,一名老挝男子蹁跹起舞,他在悠扬的老挝乐曲声中温柔地翻动着双手。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