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588 不回去了

588 不回去了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4月26日

  又或因常年不出门未受日晒风吹的缘故,这张脸稍作拾掇一番,竟也勉强还称得上年轻俊朗……昨晚刮胡子时,对镜看了好半天,大致还算满意。

  揣着这老许家的祖传自信,自认尚有几分姿色的许昀心底却依旧有些说不上来的紧张。

  而当下这走向怎么琢磨怎么像是前夫不辞而别,痴心等候的妇人企图用美色挽回无情前夫的戏码……

  他回过头来,语气不自觉带上了以往面对她时的冷淡:“不知皇后娘娘有何贵干?”

  皇后微微一怔,须臾间这怔然便敛去,笑意依旧得体:“本……我想同许先生道句谢,若非许先生昨日带人及时赶到接应……”

  纵然他未回头,她却也仿佛从他的声音里看见了他紧紧皱着的眉:“……既是出了宫,难道还打算再回去不成?莫非你还有什么事情是没做完的吗?”

  这四字叫许昀眉眼微松,语气也从冷硬转为直白的不满:“既是如此,还处处端着一幅皇后的架子给谁看?”

  许昀眉心微动,嘴角似有若无地弯了一下,只仍故作冷淡地道:“这样说话不就好多了吗?”

  她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在宫里待得实在太久了,久到自认已经麻木,也一时不知不做皇后了,又该怎样说话,怎样做事,怎样……面对他。

  “那七八日后抵达临元城,许……”皇后语气微顿,道:“你可有空没有?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此时,见国师下车舒展着身子走来,她便道:“那便这么说定了,我去看看太后娘娘。”

  片刻后,又见许昀掀开车帘往外看去,见大军未动,不由道:“怎还不见动身?”

  士兵们一连走了大半日,休整还不到两刻钟,二弟就开始催上了,这是人干的事?

  许昀干粮也吃不下,干脆在车里一倒,扯过毯子盖上:“何时到临元何时再叫我……!”

  虽说这的确很二叔,但也没这么个睡法儿,若二叔真有这等非是昏过去不能办到的需求,或该去求许明意——

  十多年的光景实在太长了,长到将他这么个如玉美男子的肚子都搞大了,还有什么事情又会是一成不变的呢?

  许缙嚼着发硬的烧饼,摇了摇头,心中暗道一句“可惜了”——不拿来烙饼吃可惜了。

  许明时看一眼反常的二叔,再看一眼仿佛知晓一切内情却只顾吃饼的父亲,难以忍受心中好奇,干脆下了车去。

  正要去找人时,却见她怀中抱着几枝火红枫叶,与吴恙一起正往前头一辆马车的方向走去。

  一名士兵守在马车外,见得吴恙许明意二人,行礼后恭声道:“姑娘,吴世孙,将军此时正在换药。”

  此时有风起,许明意便未叫人打起车帘,只隔着车帘问道:“祖父觉着可好些了?”

  “是昭昭啊。”镇国公忍住药粉洒在伤口上的火辣痛意,笑着道:“放心,祖父好得很!小伤罢了,已是结痂了!”

  这一路上两个儿子隔半个时辰就要叫人来问一问——问问问,烦不烦!不知道的还当他就要不行了!

  血方才刚止住没两个时辰,这若都能强行结痂的话,他估摸着那他得是偷了太上老君的丹炉、观音菩萨手中的玉净瓶……

  许明意自也不会傻到相信自家祖父的鬼话,干脆另问道:“裘神医,祖父的伤势究竟如何?可是起热了?”

  “伤口处理得很干净,并未起热,只需按时服药换药即可。”在镇国公的死亡凝视下,裘神医还算客观地道:“有裘某在,许姑娘大可放心。”

  这时,定南王的声音传了出来,带着一丝肃然冷意:“不必担心,老夫看他也好得很。”

  行军途中,条件有限,让两位老爷子同乘一辆马车,既是条件使然,也是为了让两位家主在赶路途中得以方便商议诸事。

  殊不知,于裘神医而言,站队是永远不可能站队的,既都是自家偶像,那必须得一碗水端平!

  而他和许明意及过来询问祖父伤势的许明时刚离开,就听得身后车内隐隐响起了两位老爷子的声音。

  “……一把年纪了还逞强,这一刀若再重些,回头做了鬼,怕是还要怨我吴家的暗卫下手没个轻重。原本不过是做戏罢了,不知道的还当我吴家人借故在报私仇。”

  “此事本就是冒险,你当这处处防守森严的京城是这么好出的?!你早早出了城,不知其中艰险且罢,还搁这儿放什么风凉屁呢!”

  “好了好了,将军,王爷……莫要再吵了。”裘神医刚放下伤药,活儿就又来了,当即先安抚定南王:“王爷细想想,将军一早将您送出城,显然是在意您的安危,宁可一力担下一切,也不愿叫您跟着犯险……”

  “将军也冷静冷静,王爷说这些,不外乎是恼您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叫自己受了这样重的伤,王爷这是心疼将军您啊……”

  裘神医已一左一右各抓起了二人一只手,眼神好似长久的心愿终于要达成那般虔诚:“二位皆是救世英雄,真正的知己,万万不该为了这些误会而曲解了对方的一片真心啊……”

  眼看那两只手就要在对方的促使下强行握到一起,镇国公和定南王难得在某件事情上达成了强烈的共识——

  见她无意单独说话,许明时看了一眼吴恙,倒也未有见外:“我觉得二叔有些不大对劲……问父亲也不肯说。”

  而今皇后娘娘肯不肯做她的二婶,二叔想娶媳妇的愿望会不会二次落空还未可知,她若就这么早早说了出来,岂不太不地道?

  谈话也很随意,从胭脂水粉到家中小辈,再到马吊叶子牌,又问起她临元城的风土人情。

  皇后面上笑意温柔地静静倾听,也会不时地接一句话,但落在许明意眼里,却总是透着心不在焉。

  《如意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如意事最新章节。

  笔趣阁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如意事最新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笔趣阁只是为了宣传如意事让更多读者欣赏。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