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壶中藏天下 顽石亦有魂:王金根一把刀雕出乡野

壶中藏天下 顽石亦有魂:王金根一把刀雕出乡野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4月20日

  【新民晚报·新民网】1994年,王金根第一次出访美国,竟“带回”一幢房子,成为当地一段传奇。23年过去了,王金根还住在这幢用一把石壶换回来的房子里。

  屋里,除了他们一家人,还有一个工作室、一个作品陈列室,以及一群特殊的房客:一只乌龟、一对对虾、一只癞蛤蟆……有时,王金根要雕刻松鼠等动物,房客名单上又会增加一只小松鼠、一只小青蛙,或者别的什么小动物。

  今年80岁的王金根,师从岳父,传于儿女,是上海首批非遗项目之一“海派石雕”的创始人。就在这几天,他的作品还成为浦东新区新场古镇“文化体验季-文创集市”中的重要展品,摆进了古镇的老宅院中,与年轻的游客们见面,这是年轻时的王金根所没有预想过的。

  60年前,王金根与刻刀结缘,带着深刻的时代烙印。人生的因缘际会在他身上有直观的体现,而他的钻研与成就亦有目共睹,让许多热爱艺术的各界人士专门驱车而来,在乡间农舍,与他促膝谈艺,领略顽石中的精彩洞天。

  王金根祖孙三代都生活在上海浦东新区东海边的书院镇新东村。1937年4月,王金根出生了。当时,书院镇就在茫茫东海边,生活条件艰苦,青少年都要经常去滩涂上讨生活。即使是跳跳鱼、蟛蜞这样的小海货,或者芦花这样肆意疯长的植物,都是农家最好的美食和御寒的良物。王金根长到小伙子大的时候,也经常要去滩涂摸鱼挖蟹。艰苦的生活既磨炼了王金根的意志,也让他从小就对海边的农家生活有了深刻的了解和深厚的感情。

  因为家庭成分属于富农,青年王金根没能当兵招工,只能在家务农。20岁那年,他有机会进厂当学徒,学习木雕技艺,雕刻红木家具及小摆件。当时的木雕在农村十分红火,稍有条件的人家,木床、木门窗上要雕梁画栋,乃至马桶盖、纺纱车、绕线板上都要精雕细刻。在民间各种手艺活如木匠、泥瓦匠、漆匠、芦匠、蔑匠、圆作等中,雕匠这一行称得上是最吃香的。在木雕厂,他认识了同样擅于木雕的妻子,岳父是当地很有名的“雕匠”,看中他的才气和悟性,收他为徒。王金根跟着岳父精益求精,手艺越来越好,在当地也开始小有名气。

  在塑料制品出现后,木头家什逐渐减少,木雕自然式微。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大量木雕厂关闭,木雕师傅纷纷转行。唯独王金根没有放弃木雕,他坚信,民间工艺不会落败。 集体企业关闭了,他就在自己家里搞。因为名声在外,一些石雕艺人总是找上门来,请王金根为他们的石雕配木盒。这是件难事,木雕图案要与千姿百态的石雕作品相吻合,但是,这并没有难倒王金根,反而碰撞出了新的火花。

  一次,一位客户送来了一方石砚,要他配个木雕盒。王金根在构图时,仔细揣摩了这方石砚作品,觉得新鲜,便想尝试一下雕刻石头。他向客户要来一方石坯和几把钢刀,根据石坯的形状,构思出一方“水牛牧童”作品。几天后,作品完成了,只见一头健壮的水牛在水中游淌,身边翻起层层浪花,牧童则安逸地骑在牛背上吹着短笛,很有诗情画意。这位行家见到作品时大吃一惊,没想到比自己雕得还要好。第一次出手,王金根的作品就卖出了高价,这也让王金根有了信心,专心投入到这条新路中。

  最初开始石雕,王金根不仅自己制作刻刀等工具,更自己寻找题材、琢磨技巧。因为一辈子生活在海边的农家,至今还常与老伴一起,在门前的一亩三分地里插秧锄草,对泥土和大海充满感情,所以,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以自己最熟悉的乡野田园为素材,充满乡土气息的“九龟砚”、“荷叶裹鲤鱼”、“树根壁虎”、“河蚌石砚”等石雕,在行内渐露头角,渐渐引起了专家和媒体的关注。

  1989年,王金根的大名第一次登上报纸,他的石雕作品作为“沪郊百宝”展现在全市读者面前。继而,他的作品影响力越来越大,摆进了乡里的文化艺术节、南汇县举办的第一届桃花节、在新场古镇开了工作室、书院镇文化中心为他辟出一间海派石雕工作室……东方电视台、中央电视台、新民晚报甚至境外媒体相继都来采访。

  王金根的石雕作品不仅被人民大会堂收藏,还先后20余次获国家级金奖、银奖,在美、法、英、德、澳大利亚等国家获奖24次。

  1994年,由国家文化部举办的“中国民间艺术一绝大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王金根选送的4件石雕作品《古竹寿珠》、《海之恋》、《翠竹金牛》、《龙宫王壶》全部被文化部评为金奖作品。之后,又带着这些作品远赴美国,参加文化交流。

  第一次踏足美国,王金根遇到一件“怪事”——有一个老外足足跟踪了他三天。他吓了一跳,询问后才知道,原来这位美国人对极具江南风情的六角形竹篾石壶《古竹寿珠》情有独钟,盼着收藏作品。本不欲出售的王金根被诚意打动,爽快答应了对方提出的5000美元价格。回国后,王金根为纪念此事和激励自己,用这笔钱在家乡买下一幢房子,用于居住和习艺,“一把石壶换回一幢房子”的故事也在书院当地成了传奇。

  这幢三层小屋十分简朴,但却“惟吾德馨”。因为,这里相继走出了三位石雕大师:1996年,王金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联合授予“中国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之后,他的一双儿女王积光、王积英继承衣钵,亦成大器,分别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委员和中国民间雕刻协会雕刻艺术一级大师。如今,儿子在附近开了一家木雕厂,专事红木雕刻,在南汇一带名气颇响,石雕水平也不在父亲之下。女儿则陪伴在王老身边,一起在工作室磨练刀下春秋。

  王金根擅于因材施艺,巧施技法。有一次,他在雕刻几只小龟时,一不小心把乌龟头撞掉了,他索性把头去掉,雕了个“缩头乌龟”,再雕刻了一只竭力伸出的后腿。如此一来,不仅作品不见损伤,反而令龟群形态各异,更加生动有趣。

  这一切的信手拈来,源于王金根善于深入观察,把大自然中的万物藏于心中,需要之时,打开记忆之门,宝藏便源源不断涌出。

  王金根常常到田头河边观察小动物的动态、习性和结构细节等。曾经有一个同行见到他工作台上的一方河蚌石砚,觉得几枚青螺或爬或驻,十分传神。王金根随口问他:“你知道一粒螺蛳上有几圈沟纹?大小螺狮的沟纹有什么区别?螺蛳上最大圈沟纹占了多少比例?”同行愣住了,反问起王金根。王金根不假思索,脱口而答:“黄壳螺蛳有3圈半,青壳螺蛳有4圈半;小的5条半到6条,大的3条半到4条半;占了三分之一。”接着,他随手从庭院水池里摸出几粒活螺蛳,同行拿起放大镜细瞧,连说“没错,没错!”

  细节见真章,王金根雕功之传神,正是源于他对细节的极致追求。同行对他心服口服,把他当做了螺蛳专家。其实,王金根对大自然的了解不仅于此,他还能说出河虾身上有几条沟纹、哪一节最长,蛤蟆吃苍蝇时的脚趾怎么爬,麻雀逆风站在电线上的站姿等一般人留心不到的“冷知识”。这份追求,恐怕也正是非遗大师与一般工匠的区别吧。(新民晚报记者 孙云)

  石雕,以石为材料进行雕刻,是中国传统工艺品之一。2007年,海派石雕被列入上海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作品主要取材于海边的贝壳类、田野里常见的小动物和瓜果之类的植物,具有鲜明的海派风格。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