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深澳:水上的民国时光

深澳:水上的民国时光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3月25日

  “走进深澳村,宛若沿着时光之河逆流而上。从林立的现代居民楼,拐入了民国时代的商贸街;沿着街巷往更深处寻觅,明清时代的古建筑就映入眼帘,成群成片。”

  “走进深澳村,宛若沿着时光之河逆流而上。从林立的现代居民楼,拐入了民国时代的商贸街;沿着街巷往更深处寻觅,明清时代的古建筑就映入眼帘,成群成片。”

  “澳”为暗渠,澳深水冽。先有水系,后有人家,这个古村由此得名。尽管已是首批中国传统村落、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但建在水上的深澳并不热闹。

  相比乌镇、西塘这样的古村落,与杭州萧山机场直线公里的深澳显得“深居闺中”、识者甚少,却因此得以完整保留了100多幢颇具徽派特点的明清古建筑。

  有人说,深澳是“白壁黛瓦马头墙”与“婺源般田园风光”的结合体,而这样的小家碧玉,更可贵的在于一个“静”字。

  走进这个始建于南宋的村落,没有鼎沸人声,没有接踵游客,甚至没有多少土产摊子,“商业气息”近乎于无。有的只是安安静静的小弄堂,清冽纯净的澳水,和雕梁画栋的四合院堂,堂中廓着道光初年的天井,斜阳柔软地穿过,升腾起一股粉尘味。偶尔一撇,一位木匠在雕刻花馒头的模具,层层木纹,衬着凹凸有致的卵石路,一派无人打扰的旧时光。

  对深澳的水系,有游客在日志里用“非常彪悍”来形容。走在深澳,就是“踩”在水上。在千年之前,申屠氏建村时,先规划了一条独立的水系,长800米的暗渠贯穿整个村庄,拱顶全用卵石砌成,每隔一定距离,就开一个水埠,像极了新疆的“坎儿井”。而在四合院堂的天井内,雨水、污水也汇入门前明渠流走,那是明清人眼里的“四水合一”,水,既像这里的一粥一饭般寻常,又让遥远的文化款款而来。

  “低云数缕绕宅生,淡墨轻烟浅黛痕。落日楼头鸣野鹤,蒸霞巷末走村翁。”60多幢民国建筑、140多幢明清建筑,使深澳同时也是一座古建筑雕刻博物馆。在我看来,一条200多米的深澳老街,是全村民国古建筑的精华,店铺外,木门斑驳厚重;招牌上,繁体旧字依稀可辨;二层楼上,偶尔夹杂着民国西式栏杆。不经意间,仿佛穿过时空隧道,走进了张爱玲的浮世安宁里。

  深澳之静,以老人居多。随便步入一家院堂,轻敲房门,就会有一个八九十岁的老人出来,给你讲述梁架、门窗上的木雕故事。在这里,什么都不用做,收起脚步,安心听故事即可。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