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所以洪刍作《香谱》不是没有来由的

所以洪刍作《香谱》不是没有来由的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3月07日

  洪刍是北宋进士,颇有文采,著述不少。其舅是黄庭坚,黄庭坚极好焚香,所以洪刍作《香谱》不是没有来由的。可惜到靖康之乱时,他在东京落下不少问题,被流放登州沙门岛(今山东蓬莱县外海),此后不见下落。

  有心研究洪刍生平者,可参看台湾学者刘静敏的《宋洪芻及其<香譜>研究》,考证洪刍生平及《香谱》一书的源流非常详细。

  舊本不著撰人名氏。左圭《百川學海》題為宋洪芻撰。芻字駒父,南昌人,紹聖元年進士,靖康中官至諫議大夫,謫沙門島以卒。所作《香譜》,《宋史·藝文志》著錄。

  周紫芝《太倉稊米集》有題洪駒父《香譜》,後曰:“歷陽沈諫議家,昔號藏書最多者;今世所傳《香譜》,蓋諫議公所自集也。以為盡得諸家所載香事矣。以今洪駒父所集觀之,十分未得其一二也。余在富川,作妙香寮。永興郭元壽賦長篇,其後貴池丞劉君穎與餘凡五賡其韻,往返十篇。所用香事頗多,猶有一二事駒父譜中不錄者。”云云。則當時推重芻譜在沈立譜之上。

  然晁公武《讀書志》稱:“芻譜集古今香法,有鄭康成漢宮香、南史小宗香、真誥嬰香、戚夫人迫駕香、唐員半千香,所記甚該博,然《通典》載歷代祀天用水沈香獨遺之。“云云。

  此本有水沈香一條,而所稱鄭康成諸條乃俱不載,卷數比《通考》所載芻譜亦多一卷,似非芻作。沈立譜久無傳本,《書錄解題》有侯氏《萱堂香譜》二卷,不知何代人,或即此書耶?

  其書凡分四類,曰香之品,香之異,香之事,香之法,亦頗賅備,足以資考證也。

  序《書》稱:至治馨香,明德惟馨。反是則曰腥聞在上;《傳》以芝蘭之室、鮑魚之肆,為善惡之辨;《離騷》以蘭、蕙、杜蘅為君子;壤、蕭艾為小人。君子澡雪其身,熏祓以道義,有無窮之聞,余之譜亦是意云

  龍腦香《酉陽雜俎》云:“出波律國,樹高八九丈,可六七尺圍,葉圓而背白。其樹有肥瘦,形似松脂,作杉木氣。乾脂謂之龍腦香,清脂謂之波律膏。子似豆蔻,皮有甲錯。”

  《海藥本草》云:“味苦、辛,微溫,無毒。主內外障眼、三蟲,療五痔,明目、鎮心、秘精。”

  又有蒼龍腦,主風疹[黑干],入膏煎良,不可點眼。明淨如雪花者善,久經風日,或如麥麩者不佳云。合黑豆、糯米、相思子貯之,不耗。今復有生熟之異。稱生龍腦,即上之所載是也,其絕妙者,目曰梅花龍腦。有經火飛結成塊者,謂之熟龍腦,氣味差薄焉,蓋易入他物,故也。

  陶隱居云:“形似麞,常食柏葉及噉蛇。或於五月得者,往往有蛇皮骨。主辟邪、殺鬼精,中惡、風毒。療傷多以一子真香分糅作三、四子,刮取血膜,雜以餘物。大都亦有精簏、破皮在裹中者為勝。或有夏食蛇蟲多,至寒香滿,入春患急痛,自以腳剔出,人有得之者。此香絕勝。帶麝,非但香,辟惡,以香真者一子,著腦間,枕之,辟惡夢及屍疰鬼氣。”今或傳有水麝臍,其香尤美。

  沈水香《唐本草》注云:“出天竺、單于二國,與青桂、雞骨、馢香同是一樹。葉似橘,經冬不彫,夏生花,白而圓細,秋結實如檳榔,色紫似葚,而味辛,療風水毒腫,去惡氣。樹皮青色,木似櫸柳。”重實黑色沈水者是。今復有生黃而沈水者,謂之蠟沉。又其不沈者,謂之生結。

  白檀香陳藏器云:《本草拾遺》曰:“樹如檀,出海南,主心腹痛、霍亂、中惡、鬼氣、殺蟲。”

  又《唐本草》云:“味鹹,微寒,主惡風毒,出崑崙盤盤之國。主消風積、水腫。”又有紫真檀,人磨之以塗風腫,雖不生於中華,而人間遍有之。

  陶隱居云:“俗傳是師子糞,外國說不爾。今皆從西域來。真者難別。紫赤色如紫檀堅實,極芬香,重如石,燒之灰白者佳。主辟邪、瘧、癇、疰,去三蟲。”

  安息香《本草》云:“出西戎,似柏脂,黃黑色為塊。新者亦柔軟,味辛、苦,無毒,主心腹惡氣、鬼疰。”

  《酉陽雜俎》曰:“安息香,出波斯國,其樹呼為辟邪。樹長三丈許,皮色黃黑,葉有四角,經冬不凋。二月有花,黃色,心微碧,不結實。刻皮出膠如飴,名安息香。”

  鬱金香《魏略》云:“生大秦國,二、三月花如紅藍,四、五月采之。其香十二葉,為百草之英。”

  《本草拾遺》曰:“味苦,無毒,主蟲毒、鬼疰、鴉鶻等臭,除心腹間惡氣、鬼疰,入諸香用。”

  雞舌香《唐本草》云:“生崑崙及交、愛以南,樹有雌雄。皮不並似栗,其花如梅,結實似棗核者,雌樹也,不入香用。無子者,雄樹也。採花釀以成香,微溫,主心痛、惡瘡,療風毒,去惡氣。”

  薰陸香《廣志》云:“生海南。”又《僻方注》曰:“即羅香也。”《海藥本草》云:“味平溫,無毒,主清人神。其香樹一名馬尾,香是樹皮鱗甲,採之復生。”

  又《唐本草》注云:“出天竺國及邯祁,似楓松脂,黃白色。天竺者多白,邯祁者夾綠色,香不甚烈。微溫。主伏尸、惡氣,療風、水腫毒、惡瘡。”

  詹糖香《本草》云:“出晉安、岑州、及交、廣以南,樹似橘,煎枝葉為之,似糖而黑。多以其皮及蠹糞雜之,不得淳正者。惟軟乃佳。”

  《開寶本草》注云:“生廣州,樹高丈余,淩冬不凋,葉似櫟,而花圓細,色黃。子如丁,長四五分,紫色中有粗大長寸許者,俗呼為母丁香。擊之則順理而折。味辛。主風毒諸腫,能發諸香,及止乾、霍亂、嘔吐,各驗。”

  波律香《本草拾遺》曰:“出波律國,與龍腦同樹之清脂也。除惡氣,殺蟲疰。”見“龍腦香”,即波律膏也。

  乳香《廣志》云:“即南海波斯國松樹脂,有紫赤櫻桃者,名乳香。”蓋薰陸之類也,仙方多用辟邪,其性溫,療耳聾、中風、口噤、婦人血、風,能發酒,治風冷,止大腸泄僻,療諸瘡癤,令內消。今以通明者為勝,目曰的乳,其次曰揀香,又次曰瓶香,然多夾雜成大塊,如瀝青之狀。又其細者,謂之香纏。

  木香《本草》云:“一名蜜香,從外國舶上來。葉似薯蕷而根大,花紫色,功效極多。味辛,溫而無毒。主辟溫,療氣劣、氣不足,消毒,殺蟲毒。今以如雞骨堅實,齧之粘齒者為上。復有馬兜苓根,謂之青木香,非此之謂也。或云有二種,亦恐非耳。一謂之雲南根。”

  《海藥本草》曰:“味溫平,無毒。主天行時氣,宅舍怪異,並燒之有驗。”《仙傳》云:“燒之感引鶴降,醮星辰燒此香甚為第一。小兒帶之能辟邪氣。其香如蘇方木。然之初不甚香,得諸香和之,則特美。”

  艾蒳香《廣志》云:“出西國,似細艾。”又云:“松樹皮綠衣,亦名艾蒳,可以合諸香燒之,能聚其煙,青白不散。”

  甘松香《本草拾遺》曰:“味溫無毒,主鬼氣,卒心腹痛、脹滿,浴人身令香。叢生葉細。《廣志》云:“甘松香生涼州。”

  《山海經》曰:“薰草似麻葉,方莖,氣如蘼蕪,可以止癘。”即零陵香。味苦無毒,主惡氣、注心腹痛,下氣、令體香,和諸香或作湯丸用,得酒良。

  茅香花《唐本草》云:“生劍南諸州,其莖葉黑褐色,花白,非白茅也。味苦溫無毒,主中惡,溫胃,止嘔吐。葉苗可煮湯浴,辟邪氣,令人香。”

  雀頭香《本草》云:“即香附子也。所在有之。葉莖都似三棱,根若附子,周匝多毛。交州者最勝,大如棗核,近道者如杏仁許。荊襄人謂之莎草。根大下氣,除胸腹中熱,合和香用之尤佳。”

  蘭香《川本草》云:“味辛平,無毒,主利水道,殺蟲毒,辟不祥。一名水香,生大吳池澤。葉似蘭,尖長有岐,花紅白色而香,煮水浴以治風。”

  芳香《本草》云:“即白芷也。一名茝,又名虈,又名莞,又名符離,又名澤芬。生下濕地,河東川谷尤佳,近道亦有,道家以此香浴去尸蟲。”

  蘹香《本草》云:“即杜衡也。葉似葵,形如馬蹄,俗呼為馬蹄香。藥中少用,惟道家服用,令人身香。”

  白膠香《唐本草》注云:“樹高大,木理細,莖葉三角,商洛間多有。五月斫為坎,十一月收脂。”

  都梁香《荊州記》曰:“都梁縣有山,山上有水,其中生蘭草,因名都梁香,形如霍香。”

  甲香《唐本草》雲:“蠡類。生雲南者,大如掌,青黃色,長四五寸,取厴燒灰用之。南人亦煮其肉啖噉。今合香多用,謂能發香,復來香烟。須酒蜜煮制方可用”,法見下。

  白茅香《本草拾遺》記曰:“味甘平,無毒,主惡氣,令人身香。煮汁服之,主腹內冷痛。生安南,如茅根,道家用煮湯沐浴。”

  《海藥本草》曰:“味辛溫,無毒,主鬼疰心氣,斷一切惡氣。葉落水中魚暴死,木可為書軸,辟白魚,不損書。”

  《本草》曰:“性微溫,療霍亂、心痛,主風水毒腫惡氣,止吐逆。”亦合香用,莖葉似水蘇。

  《本草拾遺》曰:“味辛溫,主鬼氣,去臭及蟲魚蛀物。生彭城,高數尺,白花。”

  《本草拾遺》曰:“味甘溫,無毒,主辟惡,去邪鬼疰。生南海諸山中,種五六年,便有香也。”

  荼芜香王子年《拾遗记》:“燕昭王广延国二舞人,帝以荼芜香屑铺地四五寸,使舞人立其上,弥曰无迹。香出波弋国,浸地则土石皆香,着朽木腐草,莫不茂蔚,以熏枯骨,则肌肉皆生。”又出《独异志》。

  辟寒香辟寒香辟邪香瑞麟香金凤香,皆异国所献。《杜阳编》云:“自两汉至皇唐,皇后、公主乘七宝辇,四面缀五色玉香囊,囊中贮上四香,每一出游,则芬馥满路。”

  月支香《瑞应图》:“大汉二年,月支国贡神香,武帝取看之,状若燕卵,凡三枚,大似枣。帝不烧,付外库。后长安中大疫,宫人得疾,众使者请烧一枚以辟疫气,帝然

  振灵香《十洲记》:“聚窟洲有大树如枫,而叶香闻数百里,名曰返魂树。根于玉釜中,煮汁如饴,名曰惊精香,又曰振灵香,又曰返生香,又曰马精香,又名却死香。一种五名,灵物也。香闻数百里,死尸在地闻即活。”

  [香黹]齐香《酉阳杂俎》曰:“出波斯国拂林,呼为顶勃梨[口他]。长一丈余,围一尺许,皮色青薄而极光净,叶似阿魏,每三叶生于条端,无花结实。西域人常八月伐之,至冬更抽新条,极滋茂。若不剪除,反枯死。七月断其枝,有黄汁,其状如蜜,微有香气,入药疗百病。”

  兜末香《本草拾遗》曰:“烧去恶气,除病疫。”《汉武帝故事》曰:“西王母降,上烧是香。兜渠国所献,如大豆,涂宫门,香闻百里。关中大疫,死者相枕,烧此香,疫则止。”

  沈光香《洞冥记》:“涂魂国贡门中,烧之有光,而坚实难碎,太医以铁杵舂如粉而烧之。”

  沈榆香《封禅记》:“黄帝列珪玉于兰蒲席上。燃沉榆香,舂杂宝为屑,以沈榆和之若泥,以分尊卑华戎之位。”

  石叶香《拾遗记》曰:“此香迭迭,状如云母,其气辟疠。魏文帝时题腹国献。”

  紫述香《述异记》:“一名红蓝香,又名金香,又名麝香草香,出苍梧、桂林二郡界。”

  威香孙氏《瑞应图》曰:“瑞草,曰:一名威蕤,王者礼备,则生于殿前。”又云:“王者爱人命,则生。”

  百濯香《拾遗记》:“孙亮宠姬四人,合四气,香皆殊方,异国所献。凡经践蹑安息之处,香气在衣,弥年不歇,因香名百濯,复目其室曰思香媚寝。”

  千步香《述异记》:“南海出千步者,佩之,香闻于千步。”草也。今海隅有千步草,是其种也。叶似杜若,而红碧相杂。《贡籍》曰:“南郡贡千步香。”

  蘅芜香《拾遗记》:“汉武帝梦李夫人授蘅芜之香,帝梦中惊起。香气犹着衣枕,历月不歇。”

  九真雄麝香《西京杂记》:“赵昭仪上姊飞燕三十五物,有青水木香、沈水香、九真雄麝香。”

  罽宾国香《卢氏杂说》:“杨枚尝召崔安石食,盘前置香一炉,烟出如楼台之状。崔别闻一香,非似炉烟,崔思之。杨顾左右,取白角碟子,盛一漆球子呈崔曰:‘此罽宾国香,所闻即此香也。’”

  拘物头花香拘物头花香《唐太宗实录》曰:“罽宾国进拘物头花香,香闻数里。”

  升霄灵香《杜阳编》:“同昌公主薨,主哀痛,常令赐紫尼及女道冠焚升霄灵之香,击归天紫金之磬,以导灵升。”

  飞气香《三洞珠囊隐诀》云:“真檀之香、夜泉玄脂朱陵飞之香、返生之香,皆真人所烧之香也。”

  金磾香《洞冥记》:“金曰磾既入侍,欲衣服香洁,得氤氲之气,自合此香,帝果悦之。曰磾尝以自熏,宫人以见者,每增其媚。”

  五香《三洞珠囊》曰:“五香,一株五根,一茎五枝,一枝五叶,一叶间五节,五五相对,故先贤名之五香之木;烧之十曰,上彻九星之天,即青木香也。”

  兜娄婆香《楞严经》:“坛前别安一小炉,以此香煎取香水沐浴,其炭然,令猛炽。”

  多伽罗香《释氏会要》曰:“多伽罗香,此云根香。多摩罗跋香,此云藿香。旃檀、释云:与乐,即白檀也,能治热病。赤檀能治风肿。”

  大象藏香《释氏会要》曰:“因龙闘而生,……若烧其一丸,兴大光明,细云覆上。味如甘露,七昼夜降其甘雨。”

  羯布罗香《西域记》云:“其树松身异叶,花果亦别。初采既湿,尚未有香。木干之后,循理而折之,其中有香。木干之后,色如冰雪。亦龙脑香。”

  薝卜花香《法华经》云:“须曼那华香、阇提华香、末利花香、罗罗华香、青赤白莲华香、华树香、果树香、旃檀香、沈水香、多摩罗跋香、多伽罗香、象香、马香、男香、女香、拘鞞陀罗树香、曼陁罗花香、殊沙华香。”

  辟寒香《述异记》曰:“丹丹国所出,汉武帝时入贡。每至大寒,于室焚之,暖气翕然而入,人皆减衣。”

  香之事述香《說文》曰:芳也。從黍從甘,隸省作香。《春秋傳》曰:黍稷馨香。凡香之屬皆從香。

  香序宋范煜,字蔚宗,撰《和香方》。其序云:麝本多忌,過分即害;沉實易和,過斤無傷。零藿燥虛,薝糖黏濕。甘松、蘇合、安息、鬱金、捺多和羅之屬,並被珍於外國,無取於中土。又棗膏昏蒙,甲煎淺俗,非惟無助於馨烈,乃當彌增于尤疾也。此序所言,悉以比類朝士:麝本多忌比庾景之,棗膏昏蒙比羊玄保,甲煎淺俗比徐湛之,甘松蘇合比惠休道人,沉實易和,盖自比也。

  薰爐應劭《漢官議》曰:尚書郎入直臺中,給女侍史二人,皆選端正。指使從直女侍史執香爐,燒薰以從入臺中給使護衣。

  愛香《襄陽記》:“劉季和性愛香,常如廁,還輒過香爐上。主簿張坦曰:‘人名公作俗人,不虛也。’季和曰:‘荀令君至人家,坐席三日香。為我如何?’坦曰:‘醜婦效顰,見者必走。公欲坦遁去邪?’季和大笑。”

  竊香《晉書》:韓壽,字德真,為賈充司空掾。充女窺見壽,而悅焉。因婢通殷勤,壽踰垣而至。時西域有貢奇香,一著人經月不歇。帝以賜充,其女密盜以遺壽,後充與壽宴,聞其芬馥,意知女與壽通,遂秘之以女妻壽。

  香囊謝玄常佩紫羅香囊,謝安患之,而不欲傷其意,因戲賭,取焚之,玄遂止。又古詩云:香囊懸肘後。

  沈香牀《异苑》:沙门支法存有八尺沉香板床,刺史王淡息切求不与,遂杀而藉焉。后淡息疾,法存出为祟。

  被中香爐《西京雜記》:被中香爐,本出房風,其法後絕。長安巧工,丁緩始更之,機環運轉四周,而爐體常平,可置於被褥,故以為名。

  沈香火山《杜陽編》:隋煬帝每除夜,殿前設火山數十,皆沈香木根,每一山焚沈香數車。暗則甲煎沃之,香聞數十里。

  沈香亭《李白後序》:開元中,禁中初重木芍藥,即今牡丹也。得四本紅、紫、淺紅、通白者,上因移植於興慶池東沈香亭前。

  香珠《三洞珠囊》:以雜香擣之,丸如桐子大,青繩穿。此三皇真元之香珠也。燒之香徹天。

  金香右司命君,王易度游於東板廣昌之城,長樂之鄉,天女灌以平露金香,八會之湯,瓊鳳玄脯。

  鵲尾香爐宋玉賢,山陰人也。既稟女質,厥志彌高自專,年及笄應適女兄。許氏密具法服登車,既至夫門,時及交禮,更著黃巾裙,手執鵲尾香爐,不親婦禮。賓客駭愕,夫家力不能屈,乃放還出家。梁大同初,隱弱溪之間。

  香獸以塗金為狻猊、麒麟、鳧鴨之狀,空中以然香;使煙自口出,以為玩好。復有雕木,埏土為之者。

  香篆鏤木以為之,以範香塵,為篆文。然于飲席或佛像前,往往有至二三尺徑者。

  焚香讀孝經《陳書》:岑之敬,字思禮,淳謹有孝行,五歲讀孝經,必焚香正坐。

  牀畔香童《天寶遺事》:王元寶好賓客,務于華侈器玩,服用僣于王公,而四方之士盡歸仰焉。常於寢帳前,雕矮童二人,捧七寶博山香爐,自暝焚香徹曙,其驕貴如此。

  四香阁《天寶遺事》云:楊國忠用沉香為閣,檀香為欄,攬以麝香、乳香篩土和為泥飾。閣壁每于春時,木芍藥盛開之際,聚賓友于此閣上賞花焉。禁中沈香之亭,遠不侔此壯麗者也。

  香严童子《楞嚴經》云:“香嚴童子白佛言:‘我諸比丘,燒水沈香,香氣寂然,來入鼻中,非木非空、非煙非火,去無所著,來無所從,由是意銷,發明無漏,得阿羅漢。”

  天香傳香之為用從上古矣,所以奉神明,所以達蠲潔。三代禋祀,首惟馨之薦,而沉水、薰陸無聞焉。百家傳記萃眾芳之美,而蕭薌鬱鬯不尊焉。

  禮云:「至敬不享味貴氣臭也」。是知其用至重,採製粗略,其名實繁而品類叢脞矣。觀乎上古帝皇之書,釋道經典之說,則記錄綿遠,贊頌嚴重,色目至眾,法度殊絕。

  西方聖人曰:「大小世界,上下內外,種種諸香」。又曰:「千萬種和香,若香、若丸、若末、若塗,以至華香、果香、樹香、天和合之香」。又曰:「天上諸天之香,又佛土國名眾香,其香比於十方人天之香,最為第一。」

  仙書云:「上聖焚百寶香,天真皇人焚千和香,黃帝以沉榆、蓂莢為香。」又曰:「真仙所焚之香,皆聞百里,有積煙成雲、積雲成雨,然則與人間所共貴者,沉水、薰陸也。」故經云:「沉水堅株。」又曰:沉水香,聖降之夕,神導從有捧爐香者,煙高丈餘,其色正紅。得非天上諸天之香耶?《三皇寶齋》香珠法,其法雜而末之,色色至細,然後叢聚杵之三萬,緘以良器,載蒸載和,豆分而丸之,珠貫而暴之,旦日此香焚之,上徹諸天。蓋以沉水為宗,薰陸副之也。

  是知古聖欽崇之至厚,所以備物寶妙之無極,謂奕世寅奉香火之篤,鮮有廢日,然蕭茅之類,隨其所備,不足觀也。

  祥符初,奉詔充天書扶持使,道場科醮無虛日,永晝達夕,寶香不絕,乘輿肅謁則五上為禮(真宗每至玉皇真聖祖位前,皆五上香也)。馥烈之異,非世所聞,大約以沉水、乳香為本,龍香和劑之,此法累稟之聖祖,中禁少知者,況外司耶?八年掌國計而鎮旄銊,四領樞軸,俸給頒賚隨日而隆。故苾芬之著,特與昔異。襲慶奉祀日,賜內供乳香一百二十斤(入內副都知張淮能為使)。在宮觀密賜新香,動以百數(沈、乳、降真等香),由是私門之沉乳足用。

  有唐雜記言明皇時異人云:「醮席中,每焚乳香靈祗皆去。」人至於今傳之。真宗時親稟聖訓:「沉、乳二香,所以奉高天上聖,百靈不敢當也,無他言。」上聖即政之六月,授詔罷相,分務西洛,尋遣海南。憂患之中,一無塵慮,越惟永晝晴天,長霄垂象,爐香之趣,益增其勤。

  素聞海南出香至多,始命市之於閭里間,十無一有假,版官裴鶚者,唐宰相晉公中令之裔孫也,土地所宜悉究本末,且曰:「瓊管之地,黎母山酋之,四部境域,皆枕山麓,香多出此山,甲於天下。然取之有時,售之有主,蓋黎人皆力耕治業,不以採香專利。閩越海賈,惟以餘杭船即市香。每歲冬季,黎峒俟此船至,方入山尋採,州人徙而賈販盡歸船商,故非時不有也。」

  香之類有四,曰:沉,曰:棧,曰:生結,曰:黃熟。其為狀也,十有二,沉香得其八焉。曰:烏文格,土人以木之格,其沉香如烏文木之色而澤,更取其堅格,是美至也。曰:黃蠟,其表如蠟,少刮削之,黳紫相半,烏文格之次也。曰:牛目,與角及蹄,曰:雉頭、洎髀、若骨,此沉香之狀。土人別曰:牛眼、牛角、牛蹄、雞頭、雞腿、雞骨。曰:崑崙梅格,棧香也,似梅樹也,黃黑相半而稍堅,土人以此比棧香也。曰:蟲鏤,凡曰蟲鏤其香尤佳,蓋香兼黃熟,蟲蛀蛇攻腐朽盡去,菁英獨存者也。曰:傘竹格,黃熟香也。如竹色黃白而帶黑,有似棧也。曰:茅葉,如茅葉至輕,有入水而沉者,得沉香之餘氣也,燃之至佳,土人以其非堅實,抑之黃熟也。曰:鷓鴣斑,色駁雜如鷓鴣羽也。生結香也,棧香未成沈者有之,黃熟未成棧者有之。

  凡四名十二狀,皆出一本,樹體如白楊、葉如冬青而小膚表也,標末也,質輕而散,理疏以粗,曰:黃熟。黃熟之中,黑色堅勁者,曰:棧香。棧香之名相傳甚遠,即未知其旨,惟沉水為狀也,肉骨穎脫,芒角銳利,無大小、無厚薄,掌握之有金玉之重,切磋之有犀角之勁,縱分斷瑣碎而氣脈滋益。用之與臭塊者等。鶚云:香不欲絕大,圍尺以上慮有水病,若斤以上者,中含兩孔以下,浮水即不沉矣。

  又曰:或有附於枯枿,隱於曲枝,蟄藏深根,或抱貞木本,或挺然結實,混然成形。嵌若巖石,屹若歸雲,如矯首龍,如峨冠鳳,如麟植趾,如鴻鎩翮,如曲肱,如駢指。但文理密緻,光彩明瑩,斤斧之跡,一無所及,置器以驗,如石投水,此香寶也,千百一而已矣。夫如是,自非一氣粹和之凝結,百神祥異之含育,則何以羣木之中,獨稟靈氣,首出庶物,得奉高天也?

  占城所產棧沉至多,彼方貿遷,或入番禺,或入大食。大食貴重棧沉香與黃金同價。鄉耆云:比歲有大食番舶,為颶風所逆,寓此屬邑,首領以富有,大肆筵設席,極其誇詫。州人私相顧曰:以貲較勝,誠不敵矣,然視其爐煙蓊鬱不舉、乾而輕、瘠而燋,非妙也。遂以海北岸者,即席而焚之,高煙杳杳,若引東溟,濃腴湒湒,如練凝漆,芳馨之氣,持久益佳。大舶之徒,由是披靡。

  生結者,取不俟其成,非自然者也。生結沉香,品與棧香等。生結棧香,品與黃熟等。生結黃熟,品之下也,色澤浮虛,而肌質散緩;燃之辛烈少和氣,久則潰敗,速用之即佳,若沉棧成香則永無朽腐矣。

  雷、化、高、竇,亦中國出香之地,比海南者,優劣不侔甚矣。既所稟不同,而售者多,故取者速也。是黃熟不待其成棧,棧不待其成沉,蓋取利者,戕賊之深也。非如瓊管皆深峒黎人,非時不妄剪伐,故樹無夭折之患,得必皆異香。

  曰熟香、曰脫落香,皆是自然成香。餘杭市香之家,有萬斤黃熟者,得真棧百斤則為稀矣;百斤真棧,得上等沉香十數斤,亦為難矣。

  薰陸、乳香之長大而明瑩者,出大食國。彼國香樹連山絡野,如桃膠松脂委於石地,聚而斂之,若京坻香山,多石而少雨,載詢番舶則云:「昨過乳香山下,彼人云:『此山不雨已三十年』」。香中帶石末者,非濫偽也,地無土也。然則此樹若生泥塗則香不得為香矣,天地植物其有旨乎?

  贊曰:百昌之首,備物之先,於以相禋,於以告虔,孰歆至德,孰享芳煙,上聖之聖,高天之天[1]

  古詩詠香爐四座且莫諠,聽我歌一言,請說銅香爐,崔嵬象南山,上枝似松柏,下根據銅盤,雕文各異類,離婁自相連,誰能為此器,公輸與魯般,朱火燃其中,青煙颺其間,順風入君懷,四座莫不歡,香風難久居,空令蕙草殘。

  齊劉繪詠博山香爐詩參差鬱佳麗,合沓紛可憐。蔽虧千種樹,出沒萬重山,上鏤周王子,駕鶴乘紫煙。下刻盤龍勢,矯首半銜蓮,徬為伊水麗,芝蓋出岩間,復有漢游女,拾翠弄餘妍,榮色何雜糅,褥繡更相鮮。麏麚或騰倚,林薄杳芊眠,掩華如不發,含熏未肯然。風生四階樹,露湛曲池蓮,寒蟲飛夜室,秋雲没曉天。

  梁昭明太子铜博山香炉赋稟至精之純質,產靈嶽之幽,深探般亻垂之妙旨,運公輸之巧心,有蕙帶而岩隱,亦霓裳而升僊,寫嵩山之巃嵸,象鄧林之芉眠,於時青煙司寒,夕光翳景,翠帷已低,蘭膏未屏,炎蒸內耀,苾芬外揚,似慶雲之呈色,若景星之舒光,信名嘉而器美,永為玩于華堂。

  漢劉向薰爐銘嘉此王氣,嶄岩若山,上貫太華,承以銅盤,中有蘭綺,朱火青煙。

  梁孝元帝香爐銘蘇合氤氳,飛煙若雲,時濃更薄,乍聚還分,火微難燼,風長易聞,孰云道力,慈悲所薰。

  古诗博山炉中百和香,郁金苏合及都梁红罗复斗帐,四角垂香囊開奩集香蘇,金炉绝沉燎

  右件用沈香一兩,細剉,加以鵝梨十枚,研取汁於銀器内盛却,蒸三次,梨汁乾即用之。

  延安郡公蘂香法玄參半斤,淨洗去塵土,於銀器中以水煮令熟,控乾,加入銚中,慢火炒,令微煙出;甘松四兩揀去雜草、塵土方秤定,細剉之;白檀香剉麝香顆者,俟別藥成末,方入研;的乳香細研,同麝入。上三味各二錢

  右並新好者,杵羅為末,煉蜜和勻,丸如雞頭大,每薬末一兩,使熟蜜一兩;未丸前再入,杵臼百餘下,油單密封,貯瓷器中,旋取燒之。

  供佛濕香檀香二兩零陵香馢香藿香白芷丁香皮甜參各一兩甘松乳香各半兩消石一分

  右件依常法事治,碎剉、焙乾,擣為細末,別用白茅香八兩,碎劈去泥,焙乾,用火燒,候火焰欲絕,急以盆蓋,手巾圍盆口,勿令通氣,放冷。取茅香灰,擣為末,與前香一處,逐旋入,經煉好蜜相和,重入藥,臼擣令軟硬得所,貯不津器中,旋取燒之。

  牙香法沉香白檀香乳香青桂香降真香甲香灰汁煮少時,取出放冷,用甘水浸一宿取出,令焙乾。

  又牙香法黃熟香馢香沈香各五兩檀香零陵香藿香甘松丁香皮各三兩麝香甲香三兩,用黃泥漿煮一日後,用酒煮一日硝石龍腦各三分乳香半兩

  右件除硝石、龍腦、乳、麝同研細外,將諸香擣、羅為散,先用蘇合香油一茶腳許,更入煉過蜜二斤,攪和令勻,以瓷合貯之,埋地中一月,取出用之。

  又牙香法沈香四兩檀香五兩結香四兩藿香零陵香甘松已上各四兩丁香皮甲香各二分麝香龍腦各三分茅香四兩燒灰右件為細末,煉蜜和勻用之。

  右先將檀、玄參剉細,盛於銀器內,以水浸,慢火煮,水盡取出,焙乾,與甘松同擣、羅為末;次入乳香末等,一處用生蜜和勻。久窨,然後用之。

  又牙香法檀香八兩細劈作片子,以臈茶清浸一宿,控出焙令幹,用蜜酒中拌,令得所再浸一宿,慢火焙乾;

  沈香三兩生結香四兩龍腦麝香各半兩甲香一兩,先用灰煮,次用一生土煮,次用酒蜜煮,濾出用。

  印香法夾馢香白檀香各半兩白茅香二兩藿香一分甘松甘草乳香各半兩馢香二兩麝香四錢甲香一分龍腦一錢沉香半兩右除龍、麝、乳香別研,都擣為末,拌和令勻用之。

  又印香法黃熟香六斤香附子五兩丁香皮五兩藿香零陵香檀香白芷各四兩棗半斤焙茅香二斤茴香二兩甘松半斤乳香一兩生結香四兩右擣細末,燒如常法用之。

  衣香法零陵香六斤甘松檀香各十兩丁香皮半兩辛夷半兩茴香一分右擣為末,入龍麝少許,用之。

  馬哱少許右除龍、麝另研外,同擣為細末,蜜為丸,和如櫻桃大;一斗酒置一丸於其中,却封繫,令密三五日,開飲之,其味特香美。

  毬子香法艾蒳一兩,松樹上青衣是也酸棗一升,入水少許研,取汁一碗,煎成膏用丁香檀香茅香

  右除龍腦另研外,都擣、羅,以棗膏與熟蜜合和得中,入臼杵,令不粘杵即止;丸如梧桐子大。每燒一丸,欲盡,其煙直上如一毬子,移時不散。

  窨香法凡和香,須入窨,貴其燥濕得宜也。每合香和訖約多少,用不津器貯之,封之以蠟紙,於淨室屋中,入地三五寸,痊之月餘,日取出,逐旋開取然之,則其香尤旖馜也。

  薰香法凡薰衣,以沸湯一大甌,置薰籠下,以所薰衣覆之,令潤氣通徹,貴香入衣難散也。然後於湯爐中,燒香餅子一枚,以灰蓋或用薄銀碟子尤妙。置香在上薰之,常令煙得所。薰訖,疊衣,隔宿衣之,數日不散。

  造香餅子法軟炭三斤蜀葵葉或花一斤半貴其粘右同擣令勻,如末可丸,更入薄糊少許,每如彈子大,捍作餅子曬乾,貯瓷器內,逐旋燒用。如無葵,則以炭末中半入紅花滓同擣,用薄糊和之亦可。


海南沉香
上一篇:存满娱乐网
下一篇:与整个城市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