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下岸香味皆腥烈

下岸香味皆腥烈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3月02日

  《香识》为扬之水先生品香之著作。香识,可读作shi,取认识之意。也可以读作zhi,取记住之意。此书兼论香诗与香事,共分七篇,介绍的内容有:莲花香炉和宝子,香合,两宋香炉源流,印香与印香炉,宋人的沉香,水沉与香饼,龙涎真品与龙涎香品,琉璃瓶与蔷薇水等。作者将旧作中“香”的部分单独抽出,增删补苴,形成了主题较为集中的品香之作。

  中土文献提到沉香,东汉杨孚的《交州异物志》或属最早。《志》曰:“蜜香,欲取先断其根,经年,外皮烂,中心及节坚黑者,置水中则沉,是谓沉香,次有置水中不沉与水面平者,名栈香,其最小粗者,名曰椠香。”稍后于此,三国吴人万震的《南州异物志》中说到“木香”,与杨氏的叙述大抵相同,惟“最小粗者”,作“最小粗白者”。二氏之所谓蜜香与木香,均指瑞香科的沉香,当时只产于今东南亚一带。经年老树受到伤害后,某种真菌侵入,于是薄壁组织细胞内贮存的淀粉等物质发生一系列化学变化,最后结成香脂,便成为外皮朽烂而心部富含香脂之材。

  结香的过程很长久,十几年,几十年,总是久而坚劲,而质重,色则愈黑,入水即沉,因名沉香,列在一等。所谓“最小粗白者”,粗,质也,白,木也,白多黑少,则木多脂少,因此又次于心白间半的栈香,而列在第三等。此中尚有所谓“生结”与“熟结”之别,熟结乃天然形成,人力无与,生结则经人工,“欲取先断其根”云云,是也。南宋开始出现在文献中的加南香,后又称伽阑木或茄蓝木、奇南香或伽南香,也是沉香的一种,油性足,质重而性糯。旧说它的成因是“香木枝柯窍露者,木立死而本存者,气性皆温,为大螘所穴,螘食石蜜,归而遗于香中,岁久渐渍,木受蜜气,结而坚润,则香成。”明人论沉香,以此为最。

  同属瑞香科的还有一种白木香,产于今海南和两广。它差不多与沉香同时被人认识。作于三国两晋间的《异物志》说到“出日南国”的沉香,也说到“木蜜香”:“木蜜香,名曰香树,生千岁,根本甚大。先伐殭之,四五岁乃往看,岁月久,树材恶者腐败,唯中节坚贞,芬香独在耳。”与出自日南国的沉香对举,这里的木蜜香,应指土沉香,宋齐间人沈怀远作《南越志》,曰“盆元县利山,上多香林”。盆元,乃盆允之误。盆允县,东晋置,在今广东新会。这里说的也是土沉香。白木香出在海南者最为有名,因又称之为海南沉,这是宋人所钟爱的沉香。

  南北朝时期沉香已经入药,成书于此际的《雷公炮炙论》说:“沉香,凡使须要不枯者,如觜角硬重沉于水下为上也;半沉者次也。夫如入丸散中用,须候众药出,即入拌和用之。”作为香料,它也被这时侯的合香家引入香方。《宋书》卷六九《范晔传》录有晔撰《和香方序》,其评说香料的品类与性能,所举便有沉香,即所谓“沉实易和,盈斤无伤”。同时代咏及沉香的名篇是清商曲辞《读曲歌》中的一首:“暂出白门前,杨柳可藏乌。欢作沉水香,侬作博山炉。”不过这时候合香所用,仍以霍香、零陵香、甘松、郁金,艾纳、苏合、安息、麝香为多,即如《和香方序》所举。屡被诗人咏及的百和香,亦以郁金、苏合、都梁为要。

  苏合即主产于西亚的苏合香树的树脂,属金缕梅科,其外皮一旦被创,树脂便会慢慢渗出到表面,历经三五个月,割下树皮,榨取浸润其中的树脂,即成苏合香,陶隐居说它“不复入药,惟供合好香尔”。苏合香虽然东汉即已传入中土,但它自西而来,路途遥遥,总不免带着远方的神秘与新鲜,其时便常常成为诗作中的好字面。梁简文帝萧纲《药名诗》“烛映合欢被,帷飘苏合香”,傅玄《拟四愁诗》“佳人贻我苏合香,何以要之翠鸳鸯”,而“我所思”的这一位佳人,便是远在经悬度过弱水的昆山。

  沉香在唐代已经可以说是引人注目。土产的白木香作为土贡,唐代也已列入制度。《唐六典》卷二○“右藏署”条记述职掌,“杂物州土”中列有“广府之沉香”。《旧唐书》卷一○五《韦坚传》曰天宝元年,坚于长安城东望春楼下穿广运潭以通舟楫,取小斛底船三二百只置于潭侧,外郡进土物,其船则署牌表之,若南海郡船,便表以瑇瑁、真珠、象牙、沉香。不过白木香和沉香,当时对此区分得尚不是十分清楚,即便是本草书。苏敬《唐本草》注:“沉香、青桂、鸡骨、马蹄、煎香等同是一树,叶似橘叶,花白,子似槟榔,大如桑椹,紫色而味辛,树皮青色,木似榉柳。”陈藏器《本草拾遗》:“沉香,枝叶并似椿,苏云如橘,恐未是也。其枝节不朽,最紧实者为沉香,浮者为煎香,以次形如鸡骨者为鸡骨香,如马蹄者为马蹄香,细枝未烂紧实者为青桂香。其马蹄、鸡骨,只是煎香。”这里意见的分歧,或在于二人见到的香木本来不同,苏敬所谓“叶似橘”者,乃沉香,陈藏器疑其非,而曰“枝叶并似椿”,实为白木香。

  海南香的为世所重是在宋代。仁宗时丁谓作《天香传》,于海南香的叙述至为详尽。其时他贬官崖州司户参军,实地访察,所见所闻自然亲切,举凡结香始末,采香时地,又品类名称之细微,转贩贸易之委曲,皆有特识。苏颂《本草图经》“沉香”条曰“此香之奇异,最多品,故相丁谓在海南作《天香传》,言之尽矣”,而颇引述其说。这里所谓“多品”,也是宋代才有的情景,此际以用量大增而交易过程中不能不有细致的区别。《天香传》云“贵重沉栈香,与黄金同价”,而“余杭市香之家有万斤黄熟者,得真栈百斤,则为希矣;百斤真栈,得上等沉香数十斤,亦为难矣”。这里说到的黄熟,即“质轻而散,理疏以粗”者,属沉香之下品,它与前引《南州异物志》之所谓“最小粗白者”,约略相当。沉香之优等,又分作若干品目,最常用到的两种,一曰黑角沉,一曰黄蜡沉。黑角沉,《天香传》说它“如乌文木之色而泽,更取其坚格,是美之至也”。黄蜡沉,“其表如蜡,少刮削之,黳紫相半,乌文格之次也”。次于角沉、黄蜡而优于黄熟的栈香,也有多品,其实宋代的焚香原以这一类栈香用到的最多。对沉香的品鉴之精,则首推范成大《桂海虞衡志》中的《志香》一篇。宋叶寘《坦斋笔衡》曰“范致能平生酷爱水沉香,有精鉴”,石湖之精鉴便正显露在《志香》,它因此也成为品鉴沉香的经典。成书稍后于此的周去非《岭外代答》记“岭外”事远较范《志》为详,但其《香门》一卷却泰半取自《志香》,而宋代的沉香及香事中的种种趣味和好尚,述之近实与纤悉者也可说舍此无他。其略云:

  沉水香,上品出海南黎峒,亦名土沉香。少大块,其次如茧栗角,如附子,如芝菌,如茅竹叶者,皆佳。至轻薄如纸者,入水亦沉。香之节因久蛰土中,滋液下流,结而为香。采时香面悉在下,其背带木性者乃出土上。环岛四郡界皆有之,悉冠诸蕃所出,又以出万安者为最胜。说者谓万安山在岛正东,钟朝阳之气,香尤蕴藉丰美。大抵海南香气皆清淑,如莲花,梅英,鹅梨,蜜脾之类,焚香一博投许,氛翳弥室,翻之四面悉香,至煤烬气不焦,此海南香之辨也。北人多不甚识,盖海上亦自难得。省民以牛博之于黎,一牛博香一担,归自差择,得沉水十不一二。中州人士但用广州舶上占城真腊等香,近年又贵丁流眉来者。余试之,乃不及海南中下品。舶香往往腥烈,不甚腥者,意味又短,带木性,尾烟必焦。其出海北者,生交趾,及交人得之,海外蕃舶而聚于钦州,谓之钦香。质重实,多大块,气尤酷烈,不复风味,惟可入药,南人贱之。

  出自“诸番”的沉香,可以说多是传统的进口沉香,宋代则又把它别作“上岸香”与“下岸香”。上岸即真腊、占城,下岸则大食、三佛齐。《岭外代答》:“沉香来自诸番国者,真腊为上,占城次之。真腊种类固多,以登流眉所产者气味馨郁,胜于诸番。若三佛齐等国所产,则为下岸香矣,以婆罗蛮香为差胜。下岸香味皆腥烈,不甚贵重,沉水者但可入药饵。”登流眉,即《志香》中的丁流眉,地在今泰国南部马来半岛六坤。《坦斋笔衡》曰“登流眉有绝品,乃千年枯木所结”,“焚一片则盈屋香雾,越三日不散。彼人自谓之无价宝,世罕有之,多归两广帅府及大贵势之家”,与石湖的品题很是不同。石湖作《志》大约即在乾道末知静江府兼广西经略安抚使之际,于沉香诸品的比较多得自亲试,信其取舍得中也,叶氏或未免仍是记述传闻。

  钦州,南宋时治所在今广西钦州县,时设有博易场。《岭外代答》卷五《财计门》“钦州博易场”条:“凡交阯生生之具,悉仰于钦,舟楫往来不绝也,博易场在城外江东驿。”“其国富商来博易者,必自其边永安州移牒于钦,谓之小纲。其国遣使来钦,因以博易,谓之大纲。所赍乃金银,铜钱,沉香,光香,熟香,生香,真珠,象齿,犀角。”

  省民,这里用来指黎母山外的贩香者23。《岭外代答》卷二“海外黎蛮”条曰:“商贾多贩牛以易香。”《天香传》云:“黎人皆力耕治业,不以采香专利。闽越海贾惟以余杭船即香市,每岁冬季,黎峒待此船至,方入山寻采。州人役而贾贩尽归船商,故非时不有也。”《志香》“省民以牛博之于黎”云云,可与丁《传》互观。

  “博投”,即骰子,周氏《代答》蕞录此节,把“焚香一博投许”易作“焚一铢许”,宋人说到焚香,又常常曰“一豆”,意思都是相同。“至煤烬气不焦”,这里的“煤”,指焚香时用的炭饼,也称香炭或香饼子。张邦基《墨庄漫录》卷二:“茄根并枝暴干,烧作灰为香煤,甚奇,能养火延夕。”洪刍《香谱》有造香饼子法,曰:“软灰三斤,蜀葵叶或花一斤半(贵其粘),同捣令匀细如末可丸,更入薄糊少许,逐旋烧用。”燕居用小炉焚香,炉中置灰,灰中浅埋香炭,其上置隔火,隔火上面置香。苏轼《翻香令》:“金炉犹暖麝煤残。惜香更把宝钗翻。重闻处,余熏在,这一番、气味胜从前。”宝钗翻香,沉香也,下半阕“更将沉水暗同然”,可知。此是北宋故事,而石湖以“翻之四面悉香,至煤烬气不焦”品第优劣,意趣正与之无别。炭饼成烬,香气如故,此方为好香且焚香而得其法。

  4.将“商户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4.将“商家订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