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故宫馆藏木雕赏析

故宫馆藏木雕赏析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2月03日

  白檀木雕人物镜支,清晚期,高30cm,长30cm,宽24cm。清宫旧藏此物为广东制作,长方形,分上下两部分:镜支盖上的一端连接一面玻璃镜,将盖开启,可将玻璃镜倾斜支在镜支顶部;镜支下部设一抽屉,用以盛放梳具、胭脂、香粉等化妆用品。镜支附有银镀金蝙蝠扣及把手。镜支通体采用浅浮雕和深浮雕工艺雕刻出楼阁、亭台、庭院、花鸟、树木等景致及人物、飞禽。在众多人物中有老叟对弈、文人雅士相会、歌女怀抱琵琶、孩童戏耍等场景。此外还有表现当地戏曲中武打的场面,数匹骏马跟随着主人或飞奔,或直立,或待发,武士们站姿各异,威风凛凛。工匠雕刻技术娴熟,运刀如笔,有些部位雕刻多达五个层次,有效地增加了纹饰的立体感。人物形态栩栩如生,景色布局错落有致,充分展现出清代晚期广东木雕工艺的精湛水平。

  天然木雕与根雕近似,难在选材剪裁,妙在人工匠意与造化天成的契合无间,是一种非常符合我国传统审美情趣的工艺品类。这件天然木如意不仅保留了大量耐人寻味的天然特色,而且营造出玲珑的俯视与侧视不同的整体曲线效果,无疑是此类制品中较为突出的一件佳作。

  此像立姿,肩系葫芦,身着破衣,围百结叶裙,瘦骨嶙峋,虬髯连鬓,赤双足,一腿跛起,一腿直立,右腋下架有一拐,左臂抬起,手捏一只蜘蛛,在后衣裙下方刻有阴纹“至正二年制”隶书款。

  李铁拐是民间传说的八仙之一。元代以后,对八仙的各种传说愈趋离奇,以八仙为题材的各种雕刻在工艺美术创作中也十分众多。这种绕腰络腋、横巾右袒、下体着短裙、外表注重肌肉的表现和偏重衣纹雕刻的键陀罗式艺术风格在唐代石刻中非常流行。光秃的前额凸起的形象也正是宋元时期雕刻和绘画中罗汉的主要特点。而明清时期用各种质地材料雕刻的李铁拐更是形态各异。此作品的作者以圆雕技法,以无须罗汉为本刻制出李铁拐像,同时也注意到了人物形象比例上的准确和肌肉的质感,对李铁拐的神情刻画极其细腻。虽然是相貌清癯穷困潦倒的乞丐外形,却丝毫不掩其仙风道骨,尤其是眯起的双眼带动了面部肌肉,表现出悲天悯人、超然物外的气概。刀法上舒畅健朗,镌刻技巧极精湛,为我们研究元代的小型木雕技术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笔筒圆体,略扁,形体硕大,口沿微内倾,筒壁厚实,庄重沉稳。内壁髹黑漆,外壁阴刻唐代诗人杜甫的《饮中八仙歌》一首,与原诗略有出入:

  字内填蓝,末署“其昌”款字及印“董其昌”、“宗伯学士”二方,知其粉本为董其昌所书。

  此器外壁书法雕刻运刀如笔,一气呵成,酣畅淋漓,如欲破壁而出,为笔筒增色不少。

  此器以镂雕和浮雕为主,雕镂质朴有力,以意蕴取胜,具明代雕刻工艺的典型风格。

  笔筒口沿嵌银丝勾连菊花纹,近口处以螺钿镶嵌狮纹及葡萄纹,外壁镂雕《会昌九老图》。底座如岩石状,与筒身景物相呼应。壁身描绘的是唐会昌年间(841-846年)白居易等 9位文人在洛阳龙门香山寺宴集的情景。

  此器以高浮雕和圆雕为主,刀法略显快利,磨工略显草率,螺钿装饰较厚重,其造型设计、图纹刻划等都带有鲜明的明代紫檀雕刻风格。

  观音长身玉立,赤足,身披天衣,高挽发髻,胸垂璎珞,右手捧经卷,左手拢衣角,身形微侧转,衣袂轻扬,于不经意间显露出神采。其面容安详,微合双目,如入物我两忘之境,澄明一片。人物肌圆骨润,体态呈“S”型,庄严中不失女性的妩媚。衣纹的处理繁复而华丽,将衣衫的质地、垂感等都很好地表现出来,成为此雕像中最精彩的部分。

  作者用一块老树根,以圆雕技法将大腹便便的弥勒佛那悠闲自得、随遇而安的神情刻画得淋漓尽致。此件作品雕刻精细,刀法娴熟,线条自然流畅,为明末木刻圆雕作品中的佳作。此作品于1962年由国家文物局拨交故宫博物院。

  笔筒以沉香木雕成,俯视笔筒底如悬斗。外壁雕山岩凹凸嶙峋,并以浮雕及镂雕技法刻画老梅一枝、幽竹几茎、虬松数株。松干、梅枝尽力贲张,惟竹茎纤弱,于是以数块巨石相配。

  此作品不似一般沉香木雕刻般精致,如笔筒的口沿处仅刻阴线一周,无其它装饰,岩石的雕凿痕迹也清晰可见。其妙处在于设计大胆,抛弃陈规,于粗犷中不乏细腻的表现,对松、竹、梅、石等物象所包孕的精神内涵作了恰如其分的表达。其器虽小而画面境界不俗,在众多的沉香木雕刻品中显现出独特的价值。

  紫檀镂雕松下老人图笔筒,明末清初,高14.7cm,口径15.8cm,底径14.2cm

  笔筒紫檀质,圆筒式,以深雕和镂雕技法表现高士自娱的悠闲场景。笔筒大面积镂雕山石,峭壁陡立,岩石下一株苍松旁逸斜出,虬枝古拙,独撑一片小洞天,老人独处其中,双手抚膝,倾首冥想,悠然自得。不远处一小童正抱琴而来,欲急行却又恐失手,神态刻画的极其生动。

  紫檀筒壁虽色极深沉,但镂刻空灵而无压抑感。筒壁画面颇为传神,小童怀抱中的古琴似将传出优雅的琴声,正所谓静中有动,画中有声。

  盒紫檀木制,长方委角形,色棕褐。盒与盖从中部分启,口沿皆阴刻回纹。盖面及四壁浅浮雕云龙纹,在阴刻的菊纹锦地上,流云满布全器,两条苍龙穿行于流云之中,一条螭龙和一条夔龙口衔灵芝环绕于苍龙身侧,追戏腾跃。立壁一周共有9条螭、夔。盒内有屉,屉口沿有流云一周,屉内底阴线刻群仙祝寿图,寿石居中耸立,旁衬以灵芝、水仙、梅花、翠竹,刻线粗犷,如墨笔随意勾画。

  此种盒俗称“拜匣”,一般不是出自民间工匠之手。此盒造型端庄,构图匀称,纹饰清晰,刀法娴熟,器面光润,乃高手之作。

  古有陶枕内可盛放香料或药袋,具醒脑之功。后又出现竹枕、木枕、瓷枕等不同材质的制品。这些枕或为空心实面,刻绘各样纹饰,或为镂空纹饰。此类制品延至明代。此枕形态别具一格,设计十分巧妙,其造型生动自然,色泽深沉,风格纯朴。作者采用圆雕、镂空及浅刻技法,以一茎叶边向上缩卷的荷叶为题材,叶片向上收拢,叶边内外翻卷,还有几处虫蛀后留下的斑痕,形态自然逼真。 此枕为研究古代民间各种睡枕的艺术造型及作用提供了实物资料。1972年侯宝璋先生家属将此枕捐献故宫博物院。

  剔犀以红、黑等两三种色彩相间,层层髹于胎骨上,再以刀剔刻云纹之类的图案,于刀口立面可见到相间的异色线纹。剔犀之器型、花纹亦尝见于宋代银器中。这件紫檀木雕云纹方盒在模仿剔犀中又针对木质加以创造,如对刀口凹槽的处理效果颇佳。此盒刀法磨工俱佳,纹饰别致,是紫檀雕刻中一件别具一格的精品。

  此酒斗雕刻技法娴熟,所刻人物、景致栩栩如生,可见名匠之功力。沉香木为珍稀的木材品种之一。此杯材质的色泽与犀角的颜色酷似,如不细察,极易混于犀杯之类。

  紫檀木福寿禄螭梅纹六方委角杯,明,高8.2cm,口径7.8cm,足径6.8cm

  杯紫檀木质,六方形,委角,花形矮足。口沿与底边均嵌银丝回纹,杯身通体嵌银丝“福”、“禄”、“寿”字,字体、写法各异。杯柄镂雕梅枝和蟠螭纹。杯底嵌银丝楷书“云间雪居仿古”六字方印。“雪居”即明代画家孙克弘。此杯以传统的吉祥图案装饰,寓意福寿双全,官运亨通。

  明清时期的木雕题材丰富,分为硬木雕刻和软木雕刻两种。硬木雕刻多采用紫檀木、黄花梨、红木,软木雕刻多采用黄杨木、楠木、檀香木、沉香木等,并产生了东阳木雕、福建龙眼木雕和广东金漆木雕等几个流派。此杯色调深沉,造型气派,嵌银丝的手法以及雕饰的纹样尽显富贵之象。

  墨床是文房悦具之一,用以搁置研磨后的湿墨,其造型一般为几式。此墨床造型古朴典雅,线条流畅自然,棱角分明,中规中矩,形制虽小,却有明代家具遗风。

  此作随形雕刻,别致精巧,灵芝宛若天成,造型及工艺都较有时代特点,在存世不多的雍正时期黄杨木制品中是极为突出的一件。

  笔筒通体施刻,刀法娴熟,线条流畅,深浅结合,层次清晰。其构图繁密,雕刻的景致与紫檀的纹理相映成趣。

  此盒构思极为巧妙,具清雅之趣。盒内附一黄签书“乾隆四十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收造办处呈览雕紫檀盒一件”,可见其为清宫造办处制作。

  此件作品刀法细腻深峻,平刀、圆刀融合互见,逼真地表现了松、竹的自然特性。盒内附董诰书《义阐天心》册页。

  紫檀木百宝嵌八仙图海棠式攒盒,高9.7cm,长35.5 cm,宽22.5cm

  盒紫檀木制,盖与盒均制成委角海棠花式,下承海棠花式矮足。作者采用金银错、镶嵌拚接等多种技巧,用黄、白色螺钿及各种宝石将攒盒装饰得异常精美华丽。盖面嵌“八仙祝寿”图,形象精细,景致疏朗。在盒壁上,用黄色螺钿嵌行龙,白色螺钿嵌浮云和火珠。盒内配装5个错金勾莲花纹的银制攒盘。

  此件作品是清宫遗存的同样三对盛装食品用的攒盒之中的一件,工精纹细,所用镶嵌材料十分昂贵,松叶为染牙,灵石系寿山石、青金石雕刻,流云以螺钿镶嵌,人物衣裙为玛瑙制成,山间树下点缀以红、蓝宝石和莹石,这些光彩夺目的嵌饰在深沉的紫檀木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精美华贵。

  此盒图案风格以曲线为主,与盒体富于弹性的线条相得益彰。盖面图案是以螺钿、玉石、珊瑚、染牙等材料镶嵌而成,形成红、绿、青、黄、白等多种颜色,在紫檀的衬托下越发鲜明夺目,这也正是百宝嵌工艺独有的装饰效果。

  “海屋添筹”为祝寿题材,表示“添寿”之意。此盒制作于乾隆时期,乾隆皇帝有“十全老人”之称,因此盒内装有“十全赓福”册页。此盒用名贵的檀香木制作,再以螺钿、玛瑙、蜜蜡、珊瑚等材料镶嵌出精美的图案,愈显得雍容华贵。

  硬木百宝嵌三阳开泰委角方盒,清嘉庆,清宫造办处制作,通高8.6cm,盒径22.3cm。清宫旧藏

  盒红木制,委角方形,盖与盒体口沿衔接处有小凸沿,底部为委角方圈足。盖面的装饰采用天圆地方的布局,坡边处嵌银丝回纹一周,中央凸嵌一块椭圆形青玉。青玉上浮雕三阳开泰图,一只大羊曲膝回首卧于石上,头顶处丽日当空,左右两只小羊一卧一行,前后呼应,画面两侧分别雕一株万年青和万寿菊。青玉外环嵌9只红漆蝙蝠和螺钿流云,又以染牙、红漆、螺钿组配成灵芝、勾莲及穿花行龙围绕于中心图案之外,以装饰边角。

  此盒盖面中央以青玉雕琢的三羊开泰图刻工精细,构图饱满。盖面嵌雕的各种纹饰搭配得当,云蝠纹玲珑精巧,流畅舒展。

  紫檀百宝嵌牧羊图长方盒,清初,通高6.8cm,长13.6cm,宽10.6cm。清宫旧藏

  盒紫檀木制,长方形,平底微内凹,足周有浅凹槽。盒与盖相接的口沿边各嵌金丝回纹一周。盖面微隆起,上镶嵌胡人牧羊图。白、黄、黑三羊在右,左边的牧人为胡人形象,头裹巾帽,腰系护胸和皮带,足蹬高筒靴,坐在山石之上。天空中三朵祥云伴一轮红日。此图以螺钿为主要镶嵌材料,祥云、黄羊、白羊及胡人的衣着均以螺钿镶嵌,红日、黑羊和山石分别以玛瑙、黑漆和孔雀石嵌成,人物服装的局部陨彩石嵌饰。盒壁光素。

  此件作品制于清代初期,镶嵌技法简洁中见精湛,三羊生动活泼,人物目光炯炯有神,画面意境祥和宁静。

  笔筒椭圆形,鹅黄色,嵌紫檀木口缘和底座。筒壁采用高浮雕技法,以山崖屏障为界,将画面分为两部分。山壁右侧为曲径幽林,古松插壁,垂荫如盖,松下三位老者围石桌而坐,谈笑自若,正在对弈。三位侍女立于老人身后,手持莲花,相顾低语。山壁左侧树高林深,峡谷重叠。两骑士高举信旗,争先恐后,策马奔驰在谷道林间。山涧一侧的石壁上刻有乾隆御题诗一首:

  下方有楷书“古NQJ0108-欢迎朋友光临!香”二小印及“槎溪吴之璠”、“魯珍”等款识。

  这件笔筒取材东晋淝水之战的故事。雕刻层次清晰,虽然纹饰满布全器,但布局妥贴自然。尤其是谢安那胸有成竹的神态,表现了运筹帷幄、落子必胜的信心和毅力,与策马疾奔的信使形成一静一动的鲜明对比,既有各自的独立性,情节上又互相呼应,使两部分构图连成一体。

  圆雕卧牛,四肢着地,顾盼回首,脊背高耸如瘤,肋骨嶙嶙。一小兽嬉戏于卧牛身畔,亦弯身回首,作亲昵状。二兽动势互相呼应,小兽戏卧牛之尾,牛尾则自然搭于小兽身上,愈显联系之密,构图之巧。作者对卧牛颌下之褶皱及压于腹底的后肢只作象征性表现,而对尾鬃则刻划精细。雕刻繁简得宜,匠意高超。更可关注的是,二兽貌相高古,似加入了一些想象成分,非一般田间俗物可比。卧牛凸睛阔口,鼻翼贲张,角弯如月;小兽身健骨清,造型奇特,耐人寻味。

  卧牛背后有二嵌孔,依二兽神态及组合关系,原件背上似应还有一小兽,现或已失。此作虽是小品,却摇曳多姿,布局精当,刀法娴熟,是传世黄杨木作品中较为突出者。

  达摩是中国佛教史上的重要人物,也是造型艺术中常见的形象。此像线条流畅,虽略嫌仔细,仍不失为有特点的作品。

  此类取自天然而自成天趣之物在皇宫内并不多见,比之富丽堂皇的工艺品平添了几许清新质朴之气。

  作者将镂雕、高浮雕、浅浮雕、阴刻等工艺技法相结合,构图疏密得当,虚实应和。嫩竹、梅干微显屈曲旖旎,老干则刚劲挺拔,两相对照,更增韵味。梅、竹旧时喻君子,象征操守高洁之物,用作案头清玩之题材,耐人寻味。

  此笔筒容量孕限,似非实用物,其纹饰与工艺俱佳,观赏价值颇高,在黄杨木笔筒中是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品。

  椰子木金漆葵花式笔筒,清,高11.9cm,口径最大11.5cm。清宫旧藏

  笔筒椰子木制,十瓣葵花式。筒身髹黑漆,饰描金花卉纹,每一凸瓣均留出长方形开光,开光内在原木地上浅浮雕变体几何纹样,每瓣纹样相同。内壁满髹黑漆,并以金漆描画各式折枝花草纹。底部亦为黑漆地描金花卉纹。此器所应用的漆工艺似受到日本金漆莳绘的影响,较为特别。黑漆描金艳丽悦目,而木色沉暗蕴藉,相互衬托之下,装饰效果更为突出。

  此笔筒在紫檀深沉的色地上施以五彩缤纷的百宝嵌工艺,鲜丽而不失雅致,紫檀与百宝嵌花鸟形成对比互衬,各种色泽与纹理的百宝镶嵌组合亦相映成趣。

  此盒造型别致,在瓜瓞绵绵、子孙万代的寓意外透露着一丝清新自然的气息。其镂雕技巧亦有可观之处,藤蔓及枝叶的盘曲、过枝等都处理得恰到好处,叶脉纹理清晰,线条柔美匀称,雕刻规整而精致。

  笔掭雕刻圆润轻巧,打磨光洁,有象牙般的肌理,刻画物象生动自然,是黄杨木雕文房器物中的佳品。

  盒盖面为百宝嵌图案,图中3只羊二大一小,羊身以螺钿雕刻,并镶嵌玳瑁,形成黑白相间的色斑。公羊昂首挺胸,信步而行,母羊温顺地卧于松树下,小羊羔则依偎在母羊身旁,其乐融融。四周景致用螺钿、玉石、染牙、玳瑁等镶嵌而成,树下各种花草点缀于石间,彩云、红日高挂天空,一派生趣盎然的景象。

  4.将“商户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4.将“商家订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