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莱芜]80后农村小伙潘波:小村庄里的“木雕人”

莱芜]80后农村小伙潘波:小村庄里的“木雕人”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1月25日

  木雕是一门艺术,有人耐不住寂寞,觉得太苦。但是,莱城区口镇片家镇村的80后农村小伙潘波,却在用坚持不懈实现自己的木雕梦。

  说起感谢,潘波说最要感谢的是他的母亲和妻子。母亲从最初支持他画画到后来支持他学木雕,在农村是非常不容易的。在很多人眼里,潘波不上大学、不去打工挣钱是“没出息”的表现。母亲却肯定儿子的一切,相信他一定能成功。

  说起妻子,潘波总是心怀歉意。他说:“她承受着比我多得多的压力。”在农村,特别是老一辈的人,对艺术不理解,总认为能挣到钱才实用。潘波的妻子说:“每当年节走亲戚,是我最憷头的事。总有长辈问潘波在干啥。我一说木雕,就有婶子大娘劝我,让我叫潘波出去打工挣钱,哪怕一天三五十元,也不能这样老窝在家里。甚至有亲戚说,要是真会刻,就刻点小玩意到集市上卖,挣一点是一点。我知道,他们是为我们着急,为我们好,但他们并不理解潘波。只有我知道,他这些年是多么不容易。”

  虽然很多人都夸他手艺精湛,但潘波却并不满足。他说,艺术必须不断追求,不断学习。近期,他又打算启程,去北京学雕塑。

  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一点用在潘波身上最为恰当。上小学的时候,潘波就对绘画情有独钟。那时,他最大的乐趣就是比着课本上的插画画。虽然没有专门的老师教授,但在大家眼里,他画得像极了!

  凭着绘画天赋和不断练习,潘波被十七中特招为美术特长生。高中阶段,他得到了专业老师的教授,水平进步飞快。高考时,老师建议他报考北京的八大院校。由于家庭条件制约,他最终放弃高考,坚信高考不是唯一的出路。

  毕业后,潘波也像其他人一样开始找工作。那几年,他做过美术老师,也学过会计,还出门打过工,但不论做什么,都感觉没劲。几年的闯荡,潘波始终没有放弃对艺术的痴迷。最后,他决定走进木器厂,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当时,木器厂里有不少身怀传统技艺的老木工。在他们的眼里,潘波就像个孩子,没有人手把手地教,只能靠自己。他细心观察,把师傅的雕刻手法记在心里。凭着绘画功底和天赋,潘波的木雕技艺突飞猛进。很快,他能独自完成成品,让老师傅们刮目相看。

  和同龄人一样,年轻的潘波总想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闯一闯。在妻子的支持下,潘波怀揣着激情与梦想,离开木器厂,踏上了去东阳深造木雕技艺的道路。

  当他满怀信心赶到东阳时,他仰慕已久的木雕厂已不再收徒。技术总监看到他求知若渴的样子,便给了他一些素材,让他雕刻。机会都是为有准备的人而准备的,潘波的作品受到了艺术总监的称赞。他答应潘波可以留下来学习,且不收学费,这一切让潘波欣喜若狂。“东阳木雕有着千年历史,走出了无数木雕大师,创作出无数优秀作品,我在东阳的那段时间,感觉每天都是新鲜的。”潘波说。很多时候,他不分昼夜、潜心学习。看他如此用心,且技术不错,艺术总监希望他留下来做师傅。因挂念刚出生的孩子,潘波放弃了这个机会。

  潘波的人物雕刻作品,眉眼传神、栩栩如生。凭借精湛的技艺,潘波敢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有个家具店老板有一块原木,想做一尊观音像,问了好多人都不敢接,问到潘波时,他没含糊就应了。没多久,一尊栩栩如生的观音像出现在大家眼前,表情非常传神,让人拍手称赞。家具店老板拍拍他的肩膀说:“最初我还对你抱有怀疑,没想到,你还真行!”潘波赚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2000元钱。当时有人埋怨他要得少,说收个五六千也不多,但他却说:“有人肯定我的作品,比给我多少钱都强。”

  静下心来,潘波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向自己提出了挑战,一定要有一件可以证明自己的作品。

  接下来,他用三年时间创作了一座长2.6米、高1.3米的深浮雕屏风,里面有竹子、梅花及9只仙鹤。作品集镂空、浮雕等技法于一身,赋予延年益寿、常青不老的吉祥寓意。从选材到构图再到制作,潘波都用心去做。考虑颜色和木质,他选用了柚木,又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构图。作品层次分明,最多的地方是四个层次叠在一起。潘波说,层次越深,难度越大,不仅每层都要雕出质感,中间还不能断掉。功夫不负有心人,凭着扎实的功底,他做到了。作品中,大到梅花树的枝干,小到竹叶和花瓣,都透着精致。三年里,潘波常常凌晨4点就起床雕刻。长时间低头雕刻,特别费眼睛,给脊椎也造成了很大压力,辛苦外人很难了解。冬天,他裹着军大衣一刻就是一天,到了痴迷的状态。深夜,家人都睡了,他还在刻。即使这样,每天也只能刻巴掌大小的一块。雕刻的过程很枯燥,潘波打开收音机听广播,很多时候根本不知道收音机在播什么,只是想有个声音在耳边。“有时候起得早,收音机还没台。晚上忙到凌晨,电台都下班了。”潘波说。三年的时间里,他听坏了两台收音机。

  刻完的时候,是凌晨1点多。潘波没有大家预想中的那么兴奋,只是有种释怀的感觉。有家木器厂的老板见到他的作品,惊叹道:“以前只知道东阳那边会出这样的精品,没想到咱莱芜能有人做出来!”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