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沉香古到今的描述

沉香古到今的描述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1月11日

  沉香古到今的描述_林学_农林牧渔_专业资料。从土壤构成上来说,北纬 20 度地区,东部主要是海积潮砂土,中部和西部主要是黄 色砖红壤。石山、永兴、龙塘地区受火山喷发影响,主要是玄武岩砖红壤。北纬 19 度 地区,西部沿海一带是海相沉积燥红土,中

  从土壤构成上来说,北纬 20 度地区,东部主要是海积潮砂土,中部和西部主要是黄 色砖红壤。石山、永兴、龙塘地区受火山喷发影响,主要是玄武岩砖红壤。北纬 19 度 地区,西部沿海一带是海相沉积燥红土,中部偏西一带主要是花岗岩褐色砖红壤、山 地赤红壤,东部是红色砖红壤。 从地势上讲,北纬 20 度地区,西部海拔 50 米,中部海拔 100 米,东部海拔 50 米。主要以冲积平原为主。北纬 19 度地区,中西部平均海拔 50 至 800 米,东部海拔 50 至 300 米。主要以山地、丘陵为主。沉香最适宜生长的环境是海拔 100 米至 600 米 之间,喜阳,怕涝。山地蕴积钟阳之气,往往出产上等好香。 南宋进士范成大,在《桂海虞衡志·志香》卷中,开篇即讲“南方火红,其气炎 上,皆味辛而嗅香。”清代张嶲,在《崖州志》中说:“峤南火地,太阳之精液所 发。其草木多香。有力者皆降皆结,而香木得太阳烈气之全,枝、干、根、株,皆能 自为一香。故语曰:“海南多阳,一木五香。海南以万安黎母东峒为胜。其地居琼岛 正东,得朝阳之气又早。” 据中国天文台测算,中国版图上每天早晨迎来第一缕阳光照拂的地方,在黄金海 岸海棠湾。这里濒临三亚,《崖州志》中所说“海南以万安黎母山东峒香为胜”,就 离海棠湾不远。 唐朝在陵水设万安州,万宁即万安,万安州辖陵水、万宁、琼中、五指山一带。 北宋时期,又在万宁设万安军。“黎母山东峒”,指的就是黎母山脉五指山以东。 古人说,淮南为橘,淮北为枳。说的就是环境、地理,可以改变植物的品质。诸 如椰子树,在琼北照样能长出硕大的椰果,而移植到琼州海峡对面的海安,椰果只能 长到苹果一样大。沉香也是这样,海南岛中西部和东北部即泾渭分明,何况两广或是 越南了。 海南香香气清雅纯正,鲜活灵动;甘甜透澈,远引笃厚。于凉甜中浸润着丝丝花 香,在淑雅中游离着袅袅清氛。 四名十二状 中国古代“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的侄孙嵇含(公元 262 年至 306 年),在其著作 《南方草木状》中,首次把沉香归结为八类:“蜜香、沉香、鸡骨香、黄熟香、栈 香、青桂香、马蹄香、鸡舌香。案此八物同出于一树。” 西晋时期,古人把沉香树称为蜜香树。在这里蜜香不能被视为一种香材。文中所 指沉香泛指沉水香。 鸡舌香,《唐本草》解释说:“出昆仑国及交广以南。树有雌雄,皮叶并似栗。 其花如梅,结实似枣核者,雌树也,不入香用。无子者,雄树也。采花酿以成香。” 宋代赵汝适在《诸蕃志》则有另解:“丁香出大食、阇婆诸国,其状似丁字,因以名 之。能辟口气,郎官咀以奏事。其大者谓之丁香母。丁香母即鸡舌香也。” 而东汉应勋所著《汉官仪》,则描述说鸡舌香不可口含。汉桓帝赐侍臣乃存鸡舌 香,命他含着以治口臭。无奈鸡舌香辛辣哲口,苦不堪言。回家后,怀疑皇上赐毒以 惩自己过失而痛哭流涕。同僚解释疑为香口之用,方解心结,引众人嗤笑。 经戴好富博士研究,白木香花和果实挥发油成分中,含有大量脂肪酸和多种香料 成分,如风吕草酸、天竺葵酸等,有类似山楂、香水草的香气,具有开发食用香精的 潜力。但其果实不可含用。因此,鸡舌香并不是特指白木香果,可能是以香花提炼加 工类似鸡舌的含片。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宋代谪臣丁谓,在其崖香名篇《天香传》中,将海南沉香命名为四名十二状。四 名:沉香、栈香、生结、黄熟。十二状:除前四类外,还有八类:乌文格、黄蜡、牛 目、昆仑梅格、虫漏、伞竹格、茅叶、鹧鸪斑。 甲骨文“沉”字由河流的象形和“大”构成。“大”字是人四肢伸展的象形,整 个字的意思是躺在水底的人,表示沉没。 《诗经·小雅·菁菁者莪》有:“汎汎杨舟,载沈载浮”的诗句。宋胡宿《文菾集》 有诗曰:“彩霞按曲青岑醴,沈水薰衣白壁堂。”前者说的是沉水,后者说的是沉水 香。所以,沉水香,意指能够沉于水的香,表示结香的程度。 《诗·大序》中说,诗有六义,指风、雅、颂、赋、比、兴。风、雅、颂指诗的类别而 言,赋、比、兴指诗的艺术技巧。以此概念领会《诗经》,就会便于入诗。 四名十二状也是如此。四名,是崖香结香标准的总体分类,十二状,是沉香树自 上而下结香的种类。 因此,把四名定义:沉水香、栈香、生结、熟结。 四名之一,沉水香。沉香泛指白木香树所结诸香品的总称,在这里应理解为沉水 香。 四名之二,栈香。《说文解字》说:“栈,棚也。竹木之车曰栈。”嵇含《南方 草木状》说“其干为栈香。”范成大《桂海虞衡志》解释是“栈香。出海南。香如猬 皮、栗蓬及鱼蓑状,尽修治时雕镂费工,去木留香,棘棘森然。香之精钟于剌端,芳 气与他处栈香迥别。”周去非《岭外代答》解“香之精,钟于剌端,大抵以斧斫以为 坎,使膏液凝沍于痕中。膏液垂而下结,巉岩如攒针者,海南之笺香也。” 栈,竹之轻盈和竹丝纤细的意思。范成大与周去非的解释吻合说文疏解。叶庭珪 则另有解:“栈香乃沉香之次者,出占城国,气味与沉香相类,但带木,颇不坚实, 故其品亚于沉而复于熟,逊焉。”万震撰《南州异物志》中说:“其次者在心白之 间,不甚坚精,置于水中,不沉不浮,与水面平者,名曰栈香。李时珍在《本草纲 目》中,也解释说“半沉者为栈香”。所以,我们理解,半沉半浮是古人衡量沉香等 级的一个标准,栈香就代表了这层意思。 四名之三,生结。宋赵汝适《诸蕃志》云:“伐树去木而取者,谓之生速,树仆 于地木腐而香存者,谓之熟速……生速气味长,熟速气味易焦,故生者为上,熟者次 之。”清代屈大均《广东新语》里这样评价生结:“其树尚有青叶未死,香在树腹如 松脂液,有白木间之,是曰生香。”“大蚁所食石蜜,遗渍香中。岁久渐侵,木受石 蜜。气多凝而坚润,则伽楠成。其香本未死蜜气未老者,谓之生结。上也。”清代张 嶲在《崖州志》中说:“生结者,生树从心结出。” 白木香树在自然生长过程中,因雷击、风摧、虫蚀、蚁噬等自然因素影响,经年 累月吐精纳瑞,申旦达夕披氛采兰。这种状态下所结香品,如同雨露摘芽,河蚌取 珠,真的是天香烁烁。 四名之四,熟结。宋代叶廷珪在《南番香录》中说:“曰熟结,乃膏脉凝结自朽 出者。”“生结为上,熟脱次之。”熟结也称死结,指的是白木香树自然死亡后,所 结香品在树体倒伏后埋于土中,或遗于水中。朽木蜕去,香自秀出。倒架即属此类。 由于熟结是香树死亡状态下的香品,不能与承接朝阳之气的生结媲美。 丁谓在《天香传》中把黄熟奉为四品之一,难免偏颇。黄熟固然很好,但毕竟涵 盖面单一,只能归类到十二状中。 我们总结崖香十二状的初衷,是本着尚古而不泥古,创新而不悖离传统的观点做 这项工作的。在总结丁谓十二状的基础上,我们坚持的一个基本原则是,十二状必须 是白木香树在自然状态下,受自然因素的影响而结出的沉香,而不包括人工因素所结 的沉香。 十二状包括:鸡骨香、小斗笠、青桂、顶盖、包头、倒架、吊口、树心格、虫 漏、蚁漏、马蹄香、黄熟香。 鸡骨香。唐陈藏器《本草拾遗》:“亦栈香中形似鸡骨者。”宋代叶廷珪在《南 番香录》中说:“或沉水而有中心空者,则是鸡骨,谓中有朽路,如鸡骨血眼也。” 西晋嵇含在《南方草木状》中记述:“与水面平者为鸡骨香。”《粤东笔记》中也 说:“至若鸡骨香,乃杂树之坚节,形色似香,纯是木气。”鸡骨香主要生长于稍粗 一些的树枝上,枝节中有节眼的地方常有发现。因树枝往往不够紧实,结出的鸡骨香 以中间虚空居多。香气清越,隐隐之中,感觉有白木香树香花晨放时的果香味。 小斗笠。香农俗称小笋壳。古人所说的蓬莱香,就有这种香品。《崖州志》中非 常形象传神的描述“蓬莱香,即沉香结未成者。多成片,如小笠,及大菌之状。有径 一二尺者,极坚实,色状皆如沉香,惟入水则浮,刳去其背带木处,亦多沉水。”小 斗笠因形状像黎族人戴的斗笠,或像翠竹丛中脱落的笋壳一样而得名。俏丽可爱,令 人爱不释手。小斗笠大多隐逸在树干枝杈脱落处,或大的树枝节眼处。品鉴香气清淑 的小斗笠,恍惚之中似乎不期而遇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姑娘,令人爱怜的俏丽之美油 然而生。 青桂。嵇含《南方草木状》解释:“细枝紧实未烂者为青桂香。”宋孔平仲《谈 苑》云:“沉香依木皮而结,谓之青桂。”西晋嵇含《南方草木状》还记载了青桂香 的另一种用途:“蜜香纸,以蜜香树皮叶作之,微褐色,有纹如鱼子。极香而坚韧, 水渍之不溃烂。泰康五年,大秦献三万幅,常以万幅赐镇南大将军当阳候杜预。令所 撰春秋释例及经传集解。”日本正仓院藏中国古代沉香贴片画箱,正是由青桂香制 作,油脂通透,散漫出一道红黄相错的瑚珀光芒。范成大《桂海虞衡志》中“如茅竹 叶者”、“至轻薄如纸者,入水亦沉。”皆指青桂。 因青桂是在树皮上结香,香农称它为皮油。古人所说麻叶也是青桂。 崇山峻岭,猿鸣鸟啼。劲风吹拂之下,香树枝干摇摆,皮骨扭伤,汁液泛出。香 树以皮肉之苦,练达青桂馥郁之氛。青桂香气清淡,闲适之中传递出兰花一样的雅 致。香氛来过,有如山涧浮萍,小溪泛芝,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顶盖。范成大《桂海虞衡志》说:“蓬莱香即沉水香,结未成者多成片。”“有 径一二尺者。”张嶲引述《府志》云:“油速者,质不沉,而香特异。藏之箧笥,香 满一室。速香者,凝结仅数十年,取之太早,故曰速香。”琼岛黎山,每有雷雨风 暴,香树必有摧折。强风摧断香树枝干部分,历经阳光照拂,雨水浸渍,在断面处汁 液上涌,凝结成脂。因曝露在外,黎人极易发现。理去表层朽木,脂液覆盖形成的一 层薄片即为顶盖。所以,黎人也称它为薄片。以锯伐去枝干,几年之内也可结成薄 片。古人说的蓬莱香中也有此类薄片。 顶盖香,气尤清扬,甘甜凉逸。大多数不沉水,但制粉搓捻线香或理灰做篆则是 上乘香料。 包头。蓬莱,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仙人居住的地方。《史记·封禅书》记载:“自 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传在渤海中。”中国古 人以蓬莱命名海南香,直接表明了他们钟爱崖香的香痴情怀,也隐喻了古人超然物 外,视崖香为天香的偏爱心情。善意的提醒爱香之人,天香既得,当沐手供养,岂以 暴殄。范成大在《桂海虞衡志》中,因包头形状酷似蓬莱仙山,而欣然记述为蓬莱 香。后人多以转摘,奉为圭臬。因蓬莱香表述特征囊括了小斗笠、顶盖、包头诸香, 而三种香品又各自成立,代表了不同的结香方式,所以只能忍痛割爱。 包头与顶盖,都是因劲风摧折枝干后,在折断面仰天结香。但其区别在于,顶盖 结香时间短即被取出,自然香气不足。包头一般形成于深山老林,人迹罕至,结香时 间长。其次,形成断折面后,经上百年愈合后,树皮簇拥,形成包裹。自幼生长于黎 区的王海师,曾在 10 年前随同前辈,在大山深处采摘到一块包头,结油满足,入水即 沉,紫褐相间,头香持续一个小时而不散,香气凉甜,隽永悠长。 倒架。张嶲在《崖州志》中解释:“树仆木腐而香存者谓之熟速,其树木之半存 者谓之暂香。”明代王圻《稗史汇编》说:“有曰熟结,自然其间凝实者。脱落,因 朽木而自解者。”叶庭珪总结说:“生速气味长,熟速气味易焦,故生者为上,熟者 次之。”香树因年代或自然原因,倒伏后经风吹虫蚀形成的不朽香材就是倒架。熟 结、死沉同为一物。脱落、暂香意为结香时间短的香。水沉、土沉是死沉的别名。 倒架香气纯正,清远。土沉,醇厚中弥漫着一缕悠远的土香味,冥冥之中好像同 两汉雅士把盏酩茶,抚今追昔,笃厚的香气成为穿越时空的信使。水沉,温润中流淌 着一股透澈的甘霖,清越之中尤觉来到青藏高原,与蓝天白云呢喃,纯净的香氛化作 冰清玉洁的白鹤。 吊口。“出海南山西,其初连木状如粟棘房,土人谓之刺香。刀刳去木而出其 香,则坚致而光泽,士大夫曰蓬莱香。”叶庭珪《南番香录》里的评价俨然一安全告 示。范成大于《桂海虞衡志》的说法,诚如一积极的响应:“香如猬皮、栗蓬及渔蓑 状,盖修治时雕镂费工,去木留香,棘棘森然。香之精钟于刺端,芳气与他处栈香迥 别。” 因强风摧折、飞石撞折、雷电击断、野猪啃咬等自然因素影响,香树枝干折断面 冲向地面,汁液流注凝结成脂以后,形成吊刺一样的形状,把白木理清以后,就是香 如猬皮的吊口。 吊口香大多数不沉水,属于栈香类。倒置朝上又像蓬莱仙山,所以,古人也把它 归类到蓬莱香序列。吊口香气飞扬,穿透力强。吊丝与油线互交错,白木与脂液相缠 绕,鲜活与卓荦共绵长。 树心格。张嶲在《崖州志》中对“格”这样解释:“州属材木,有有心者,有无 心者。有心者谓之格木,无心者谓之杂木。俗谓木心为格,木肤为漫。漫蛀虫,格不 蛀虫。格与漫,隐有界限一线之分。格坚实而漫松浮,格细结润泽而漫粗疏燥涩。色 亦分别。《易》曰‘其为木也为坚多心’,疑即此意。至于梓、松、黄杨、香槁等, 无心之木,入地耐久,不蛀虫蚀蚁,此又材之良者。”在这里,格为树心。 丁谓在《天香传》中说:“曰乌文格,土人以木之格,其沉香如乌文木之色而 泽,更取其坚,是格美之至也。”丁谓所言乌文格,指的是沉香树树心所结的香格。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木之心节,置水则沉,故名沉水,亦曰水沉。” 宋朝陆佃《稗雅广要》著述:“木心与节坚黑沉水者为沉香。”明代顾岕在《海槎余 录》记述了黎人采香的过程:“当七八月晴霁,遍山寻视,见大小木千百皆凋悴,其 中必有香凝结,乘夜月扬辉探视之,则香透林而起,用草系记,取之。大率林木凋 悴,以香气触之故耳。其香美恶种数甚多,一由原木质理精细,非香自为之种别 也。”据老的香农讲,沉香树叶枯萎,而周围植物繁茂,就说明此树必有树心格。依 科学道理,实际是指油脂集骤树心成格,把树干导管全部堵死,香树不能正常吸收水 分,汁液不能流通所致。 树心格,既有坚致如金,润泽如玉,清癯如鹤骨,遒劲如龙筋的糖结紫棋楠。也 有晶亮通透,膏液内足的白棋楠。还有绿意盈融,流青滴翠的绿奇等等。 清朝诗人吴琦,撰有《岭南风物记》,其中,作者提到一款异香:“至于马尾 浸,则香之植朱砂黄土中,历年久而自成者一线,光黑如漆浸于香上,体质坚凝,肌 理密实,乃香之浸液积结而成,其气味与生结等,而更悠扬,此所以为贵也。”实际 上,马尾浸也称马尾丝、麻丝,也是树心结香。海南秋冬时节,时有龙卷风为害一 方。然而,龙卷风缠裹住香树,瞬间会把香树连根拔起。遇到坚挺大树,即便不能仆 地,也能把树干扭成麻花一样。奇迹也就是这样发生的。树身严重扭伤,树心伤口汁 液四溢,扭曲成麻丝一样的白木纤维,浸渍香脂,而成崖香孤品麻丝。其香诡异甜 美,与棋楠香气比肩。 《崖州志》曰,沉香质坚,棋楠性软。入口辛辣,嚼之粘牙,麻舌,有脂,其气 上升。掐之痕生,释之痕合。挼之可圆,放之仍方。锯则细屑成团,又名油结,上之 上也。 紫棋,香气醇厚,有一种在骑楼老街品啜咖啡的厚重感。间或在火山口,以火山 石筑造的古村落里,啖食荔枝的美感。 绿棋,香气鲜灵,恍觉霁雨初晴后漫步在百花丛中般烂漫。亦觉繁星点点的月 夜,穿行于蝉虫低吟的稻田,忽闻鹭鸟脆鸣的灵境。 白棋。香气清越,含蓄内敛。犹如徜徉在海天一色的红树林畔,却是万般空寂。 也许是踏浪的脚步,惊醒了小憩中的 海鸟。少顷,万鸟齐飞,如泳鳞出水,扶摇绮 天。天际线上,又多了一道别样的彩虹。 虫漏。张嶲《崖州志》中注解:“虫漏者,虫蛀之孔,结香不多,内尽粉土,是 名虫口粉。肚花划者,以色黑为贵,去其白木,且沉水。然十中一二耳。黄色者,质 嫩,多白木也。露头香者,或内或外,结香一线,错综如云。素珠,多此物为之。” “虫结者,因虫食而结,其色皆黑,如墨。性硬,而味较茄楠微燥。掷水可沉。藏 之,历久而色不变。”蔡绦(蔡京少子)著《铁围山丛谈》中,也谈到虫漏:“谓之虫 漏,因伤虫而后膏脉齐聚焉。” 虫漏是热带森林中,常见的一种粗胖平头的白色肉虫,在靠近根部的树干上咬啃 成洞后形成的结香。 虫漏香具有一种特别的香气,厚实而有张力。把内里粉土清理干净,是制作线香 的上乘选择。虫漏有沉水和不沉水之分。沉水虫漏黑中泛紫,如漆似墨,香气稳定, 历久弥真。淡润的凉意析缕出蕴藉的甘甜,令人回味。 蚁漏。蚁漏是白蚁和黑蚂蚁蛀蚀后形成的结香。因白蚁和黑蚁喜好阴暗潮湿的环 境,蚁蚀主要在香树根部。 《崖州志》云:“凡香木之枝柯窍露者,木立死而本存,气性皆温,故为大蚁所 穴。大蚁所食石蜜,遗渍香中。岁久,渐侵。木受石蜜气多,凝而坚润,则伽楠 成。” 这里所说“大蚁所食石蜜,遗渍香中。”描述的是这样一种自然奇观:大蚁筑穴 本为谋生,不意蜜蜂也来造访。蜂遗香蜜,树脂交融。天香卓荦,实为自然造化。崖 香诸品中,有大蚁穴一说,即是白蚁、蜜蜂的杰作。 蚁漏香气清郁,芳华流泄。蚁香一抹,岂不是人与自然的一次对话儿;蜜香一掬, 正所谓天地同心的一幕嘉言懿行。 马蹄香。嵇含《南方草木状》云:“蜜香、沉香、鸡骨香、黄熟香、栈香、青桂 香、马蹄香、鸡舌香,案此八物,同出于一树也。”陆佃《埤雅广要》曰:“其根节 轻而大者为马蹄香。”《唐本草》注:“杜衡,叶似葵,形如马蹄,故俗云马蹄 香。” 马蹄香生于香树根部,状如马蹄,极为稀少。马蹄香中多空虚,结香紧密,香气 芳馨。入炉飘逸风雅,香而不艳,浓而不俗。恰如香草杜衡的清雅高洁,有契合金兰 之美。 黄熟香。中国古人特别钟爱黄熟香,丁谓直接把它列入四名。《唐本草》“今复 有生黄而沉水者,谓之蜡沉。”意指黄熟。《大明一统志》直点其名“琼州崖、万、 琼山、定安、临高,皆产沉香。又出黄速等香。”丁谓在《天香传》中还说:“余杭 市香之家,有万斤黄熟者,得真栈百斤则为稀矣。百斤真栈,得上等沉香数十斤,亦 为难矣。”清代诗人黄琦,撰有《岭南风物记》,书中云:“何谓黄熟?香树不知其几 经数百年,本末皆枯朽,揉之如泥,中存一块,土气养之,黄如金色,其气味静穆异 常,亦名熟结。”张嶲《崖州志》中又说:“黄速香,色疏黄,质轻,气微结。高者 类茄楠,而气味各殊。不可不辨。”“曰黄沉,若败沉者,木质既尽,心节独存,精 华凝固,久而有力,生则色如墨,熟则重如金,纯为阳刚,故于水则沉,于土则沉。 此黄熟之最也。其或削之则卷,嚼之则柔,是谓蜡沉。”日本正仓院所藏黄熟“兰奢 待”,正是此类。 《崖州志》颂扬海南香“香尤清淑,如莲萼、梅英、鹅梨、蜜脾之类,焚之少 许,氛翳弥室。虽煤烬而气不焦,多酝藉而有余芬。”对应棋楠和黄熟香的香气,则 非常贴切。 黄色,符合中国人的审美诉求,象征着金贵,光明与希望。上乘黄熟金黄通透, 既有琥珀的润泽,又有玳瑁鳞片的迷离。恰如中山王刘胜赋文中所赞美的:“色比金 而有裕,质参玉而无分。” 黄熟、虫漏、蚁漏、吊口、青桂,是制作香线、理灰作篆的黄金组合。黄熟的鲜 活,虫漏、蚁漏的灵动,吊口的清越,青桂的飞扬,为古今香家所推崇。崖香堂、昆 泰,多年来以五香为基础料,添加一定量的棋楠,为制作高端线香进行了积极的尝 试。事实证明,崖香十二状,任何一状都是变幻无穷的天之瑰宝,香之灵境。 《国语》说:“其德足以昭其馨香。”香树历经伤痛,集天地之精华,香成而树 枯。亦若佛家修持,佛成而仙去。以香沐德,以德履行。崖香当裕后焉,香岛当载道 焉。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