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古代风俗画中的香铺不小心暴露了古代的沉香店

古代风俗画中的香铺不小心暴露了古代的沉香店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1月08日

  风俗画绘画手法上强调纪实性,内容则包罗万象,就像为古人的日常生活拍摄的照片。

  风俗画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水平,透过风俗画可以了解古人的真实生活。香料作为古人生活中的必需品,现存于世的几幅风俗画中都有香铺的描绘。

  描绘北宋汴京的《清明上河图》中有“刘家上色沉檀拣香铺”是间卖香料的店家。“上色”指高级的上等货色,在招牌中可以看出这是一家贩卖高级香料、制香原料的店面。此香铺主打的香料有沉香、檀香、乳香(拣香为上品乳香)。

  店铺门上方大横匾额为“刘家沉檀□□丸散□香铺”,可知香铺中也销售合香类的香品。

  香铺门口站着老板手拿一本小册子,或许正在为身边的顾客讲解香料的产地。宋代海外贸易发达,大量的海外香药通过各种途径进入到宋代的中国。也进入寻常百姓家。宋代是香文化发展的鼎盛时期,大量的香药被用作制香。当时宫中专门设有造香阁,阁中时常造香。北宋徽宗宣和年间所造的香被称为“宣和香”。《陈氏香谱》中载有一则“宣和御制香”的方子:沉香七钱到如麻豆,檀香三钱坐如麻豆烛黄色,金颜香二钱另研,背阴草不近土者,如无用浮萍,朱砂二钱半飞细,龙脑一钱,磨香别研,丁香各半钱,甲香一钱制过。以上用皂儿白水浸软,以定碗一只慢火熬,令极软,和香得所次入金颜脑麝研匀,用香蜡脱印,以朱砂为衣,置于不见风日处窖干,烧如常法。

  宋周密《癸辛杂识外集》中记载“宣和间宫中所焚异香有亚悉香、雪香、褐香等”,当时进口来的名贵异香都被送往皇宫之中,在民间不可多得。民间常用合香的方式模拟名贵香料。宋•张世南《游宦纪闻》中记载:“蜀人以榅桲切去顶,剜去心,纳檀香、沈香末,并麝少许。覆所切之顶,线缚蒸烂。取出俟冷,研如泥。入脑子少许,和匀,作小饼烧之,香味不减龙涎。宋《陈氏香谱》中记载了很多模拟龙涎香、笃耨香的方子,在当时制作龙涎香最好的是广州的“吴家香业”《坦斋笔衡》记载:“有吴氏者,以香业于五羊城中,以龙涎著名。”

  两宋时期的香品形态均为丸香、香饼子、印香,佩戴把玩的香串、软香、香袋。到元、明时期开始有线香的出现。仇英以苏州为背景创作的《清明上河图》中,描绘有一家正在晾晒线香的香铺。

  在明代有一大批制香的高手,制作的香品与当时宫中制作的香品不相上下。比较著名的是本司院刘鹤家的香,屠隆《考盘余事》中记载刘鹤制作的香品有安息香、龙挂香(黑黄两种)、芙蓉香、暖阁香、万春香、黑香饼等,其中刘鹤所制的安息香最好最为出名。此处的安息香非树脂安息香料,扬之水先生考证安息香之名在明清时期常常借指线香。明代《古今医统大全》中记载有三则安息香方,分上中下三等。上料,安息香方/北京本司制法:檀香八斤、 排草四斤、 沉香一斤、 丁香 乳香 黄烟 兰苔 木香(各十两)麝香三两、酥合油一斤、安息香五两、榄油二斤、白芨面 蜂蜜(五斤)上各为细末,以酥、榄、息香和蜜熬化,渐渐下香末,调和得所,作柄上阴晾一日,晒干收。此安息香方记载为北京本司制法,或许就是当年刘鹤所制的安息香方。明代南京有“十忙”之说,其中“一忙”就是“顾春桥合香忙”,可知顾春桥所合的香在南京比较出名。

  明代皇宫中有专门制香的“香匠”,皇宫中所调制的薰香料品质佳,还会印上标记。明宣德年制作的甜香,以黑坛盛放,坛底上有烧造年月,每坛一斤,有锡盖者方真。明代中后期大量市民及其家眷、仆人都盛行佩香。在仇英版的《清明上河图》中绘有一个贩卖香袋的小贩。

  除了香袋、香串做香身之用,明人还经常使用“香水”。《苏州市景商业图册》中绘有一家销售各色花露药酒的店铺,店铺招牌写有“天禄号各种自制花露”。

  蔷薇露五代时期由大食国传入中国后。古人就开始摸索用香花制作“花露”,到了明代民间制作与使用花露已经非常普遍。明人李渔在《闲情寄偶》中描写了花露的诸多用法擦脸、拍身还用花露来拌饭。清代的用香承袭了明代,清院版《清明上河图》中描绘的香铺招牌为“誠製沉速白檀/安息各色名香”。

  从香铺的招牌中可以看出,安息香(线香)在清代民间逐渐成为主流香品。清《红楼梦补》第十六回中“晴雯要了几枝安息香,在刚收拾好的房间中炷上安息香”。当时以香粉闻名的“戴春林香铺”也比较擅长制作“安息香”,《片玉山房花笺录》记载“戴春林香铺”的安息香尤妙,香中细蔑先埋土中三年,然后取出削制,以此焚香时绝少灰煤,亦无竹气。

  对藏香的大量使用是清代宫中用香的特色,《燕京岁时记·藏香》载:“所谓藏香,乃西藏所制。其味浓厚,得沉檀芸降之全。每届岁除,府第朱门,焚之彻夜,檐牙屋角,触鼻芬芳,真香中之富贵者也。”清代对藏传佛教的推崇,藏香大量进入宫廷,成为清宫中宗教祭祀活动使用最多的香品。

  藏香也分为香饼、香丸、线香等,《本草纲目拾遗》记载藏香“作团成饼者良,如香炷者次之。色紫黄,气甚猛烈,焚之香闻百步外者佳”。当时藏香属于比较名贵的香品,主要是宫廷与贵族豪门使用。随着藏香之风的盛行,民间香铺也开始制作藏香,扬州的“谢馥春香粉铺”就以制作藏香和头油而独领香业风骚。日本与中国用香方式最相似,日本稀世长卷《熙代胜览图》,描绘了江户时代日本桥一代商业繁荣的景象。其中也绘有一家名为“紅白粉問屋•玉屋”的店铺。

  店铺的大招牌中有“雲井香”的字样,下面两个小招牌为“御匂袋”和“御香具”,这家贩卖化妆香粉的店铺也销售香道用品。

  “雲井香”应为炼香丸,日本老香铺“松荣堂”如今还有“雲井香”在销售。“御匂袋”为随身佩戴的香袋。关于日本香方的文章可查看:宫内厅书陵部所藏“薫物方”

  日本的香文化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日本的炼香由唐代的中国传入,在明末时期,线香的制作技术传入日本。日本香铺“玉初堂”所用配方最早也为清代线香师董玉初所授。

  线香因使用方便很快在日本国内流行起来,焚香时香烟自由、飘逸的气质,使人产生超越世俗,隐逸的联想,所以也称为仙香。目前,对传统香文化感兴趣的香友们也越来越多,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能看到更多以合香为主题的香馆出现。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