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即将消失的技艺——手工木雕-转

即将消失的技艺——手工木雕-转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1月04日

  在金建宏的工作台上,摆放着密密麻麻的木雕工具。他说,他常用的木雕工具有六十多种。

  7月3日,天蒙蒙亮,在河头镇后田村属于自己的工场内,佛像雕刻师金建宏用清水洗了一下手,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雕刻刀起起落落,木屑在手下飞散,不多时,已经雕了多日的罗汉神态毕现。

  今年38岁的金建宏已经从事佛像雕刻25年。湖南衡山南岳大庙、河南洛阳白马寺、天台国清寺等著名寺庙的不少佛像为其所雕,他还曾参与普陀山古佛像的修复工作。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法师赞誉他所雕刻的佛像“法相庄严、富有神韵”。13岁那年,金建宏因家境困难而辍学,跟随邻村一位雕刻师学习佛像雕刻,并进入天台国清工艺美术厂工作。此后,他经常被派往国内一些古刹名寺造像和修复佛像。25岁时,他离职建起个人佛像雕刻工作室,专程来到江西永修县,拜访当时在该县真如禅寺当方丈的一诚法师,请教佛法和佛像造型知识。一诚法师不厌其烦地进行讲解,勉励他多读佛教书籍、多云游,积累更多的佛像雕刻经验。

  金建宏告诉记者,汉代以前,佛像就已传入我国。东汉末年,下邳国(现江苏省睢宁县一带)的国相笮融建造了一个规模宏大的佛教寺院,据说可以容纳三千多人,寺中还安置了身穿锦彩衣服、铜质涂金的佛像,这是中国的造像立寺首次记载于正史。木雕佛像通常选用樟木、楠木、桧木等原料。造一尊佛像需要经过很多工序,选料、开料、烘干、木工拼接、雕刻、抛光、包麻布、刮灰、上漆、水磨、打金底、贴金、罩金、开脸、上彩……一道道工序都马虎不得。为了让佛像的色彩历久不褪色,他借鉴敦煌壁画的创作,使用矿物质颜料上彩。除了手工雕刻佛像,金建宏还经常雕刻历代的一些名人像和历史故事,如衢州博物馆的《二十四孝图》浮雕就出自其手。

  金建宏说,目前,河头镇从事佛像雕刻师将近千人,他们分散在全国各地。他希望在有生之年,建造一所传统木雕艺术馆,展示自己的木雕精品,为古城文化添彩。

  金建宏正在雕刻罗汉。他告诉记者,手工雕刻一尊罗汉像,需要耗费大约一周的时间。

  在金建宏的工作台上,摆放着密密麻麻的木雕工具。他说,他常用的木雕工具有六十多种。

  在金建宏的工作台上,摆放着密密麻麻的木雕工具。他说,他常用的木雕工具有六十多种。

  8月15日,襄阳手工木雕师徐应富在展示雕刻在凳面上的牡丹图案。手工木雕是是纯手工活,雕刻一件作品,要先将图案绘在纸上,再拓在木材上,接着在上面精雕细刻,然后刷漆抛光。一件作品少则花费十天半月长则半年功夫。湖北省襄阳市63岁的徐应富,有一手祖传的木雕技艺。徐应富说,现在木雕都是机器作业,产品千篇一律,缺乏手工的艺术性。手工木雕不同于流水线出来的批量产品,雕花方法多样复杂,不仅是技术活,更是艺术活。新华社发(龚波摄)

  林汉旋出身于一个制作木雕的“祖传”家族,到他这一代大概是六七代了。他的父亲,他的兄弟,均以木雕工艺为生。从17岁时正式拿起雕刻刀起,他已经从事木雕工艺制作整整三十年。他的木雕作品,遍布潮汕、兴梅、珠三角、山东、安徽、香港等地区,甚至还有法籍华人慕名前来请他创作。2008年,省文化厅命名林汉旋为

  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木雕的代表性传承人,充分肯定了他在木雕工艺上的成就。

  如今,林汉旋的心情十分矛盾,一方面他非常看好木雕的前景,另一方面,却为后继无人感到深深的担忧……

  潮汕的金漆木雕在全国的民间工艺美术创作中,有着较高的地位,被誉为“中国两大木雕体系”之一。揭阳木雕艺术源于唐,兴于宋、元,盛于清康熙、乾隆时期。由于市场的存在,目前揭阳尚有不少木雕艺人从事这一工作,如林行能、郭映木、林运双、吴桂英、蔡继平、林应足、郭鹤生等。在较年轻一辈中,林汉旋,于2008年被省文化厅命名为广东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木雕的代表性传承人。这充分肯定了他在木雕工艺上的成就。

  林汉旋出生于1963年,祖上整个家族均以木雕工艺为生。年少时,虽然家中木雕作品随处可见,但他却也从没把这跟自己的未来联想在一起。1980年,时年17岁的林汉旋以职工子女的身份,进入揭阳工艺厂,跟随父亲开始学习木雕工艺。

  刚进入这个行业,林汉旋从木雕工艺最基本的“削木”开始。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历经了无数次扎痛手指,磨出了茧后,他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在父亲的指导下,他又开始了“打粗胚”的技艺。由于天赋较高,没过多久,他就正式拿起雕刻刀,学习木雕技艺的核心,开始“精雕细琢”。林汉旋还记得当时的第一个作品,是一件《红楼梦》题材的饰物,虽然是初期的作品,但技术含量一点也不低,整个作品涉及到的人物共有二十多名。

  在工艺厂待了七年后,工艺厂不幸倒闭。但此时的林汉旋技术已非常娴熟,为了生计,他开始独立设计、雕刻、经营木雕,承接建筑的木雕构件的制作。这一做,就是二十几年。二十几年来,他先后为揭阳城隍庙、揭阳民间工艺展览馆(雷神庙)、榕城观音堂,以及各地多间祠堂等建筑进行木雕构件的制作。他还曾为山东、安徽、香港、江苏等地的建筑创作了30余幅大型屏风或挂屏,还为众多佛寺制作了大量神像与佛像。

  记者有幸在林汉旋的工场见识其制作木雕作品的过程。只见他端坐在一件上面雕满了竹笼和龙虾的半成品前,左手执刀,

  拿锤,小心翼翼地雕琢。虽然只是半成品,但上面的龙虾、竹笼连为一体,龙虾栩栩如生,而竹笼上的纹理,也跟真实的一模一样。更令人称奇的是,这件作品是在一块木头上创作而成的。随后,他又向记者展示了成品《三英战吕布》,只见上面众多人物各有神态,各种战旗、武器、战马等把战争的宏大场面点缀得非常有气势。而这件作品,同样是在一块木头上雕琢而成。

  由于林汉旋的作品引人注目,早声名在外,去年竟吸引了一对法籍夫妇登门拜访,要求雕刻一尊国王和一尊王后的木雕像。林汉旋称,他也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地方知晓自己,既然登门来访,则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这对夫妇是一对画家,为了亲眼见证木雕作品的诞生,他们整整一个月时间在附近住下,每天到林汉旋的工场参观。

  除了法国,日本、泰国等国家也有人向林汉旋定制佛像、狮子等木雕作品,他均一一满足。在林汉旋的印象中,10多年前,他曾为安徽合肥的一家单位制作了一幅古码头风景题材的木雕作品。整个作品长达9米多,用到的木材以吨计,花费了差不多整年时间,才把它完成。而在林汉旋的作品中,最小的仅有半个火柴盒大,是一个盘龙柱的作品。

  二十几年来,林汉旋收了大约40名学徒,其中有些学徒的年纪比他还大。他说从工艺厂出来后就开始收学徒,那时自己才二十几岁,有些学徒已经三十多岁。目前大部分学徒都学成自立门户,其中有一名学徒在深圳,把传统的木雕工艺融入到现代的家居装饰中,获得了不小的成就,令他颇感欣慰。

  目前还有几名学徒在他的工场学习,但是年纪最轻的也有三四十岁。林汉旋坦言,现在木雕大多数还停留在传统的用途上,用于现代家居的装饰还比较少,他十分看好木雕工艺的前景。但令他矛盾的是,目前揭阳甚少年轻人学习木雕工艺。“也许过不了多久,揭阳的木雕工艺恐怕是要失传了。”对于现在年轻人不再学习制作木雕,他颇感无奈。而对于是否让自己的孩子继承,他也坦言“等孩子长大了再说”。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