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木雕传承当随时代 ——吴初伟访谈

木雕传承当随时代 ——吴初伟访谈

admin 海南沉香 2020年12月03日

  “现在的东阳木雕艺人,遇到了最好的时代!”16日,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东阳木雕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吴初伟,与记者就东阳木雕传承展开了对话。吴初伟(以下简称吴):现在学木雕都是开门学艺,像我们都盼着年轻人来学,只要他们肯学,我们就倾囊相授,这在过去是想都不敢想的。过去我学艺时,师父都很保守,学艺更多是靠自己摸索,同行之间更是互相防备,你必须自己多看多想,学艺很多时候像“偷艺”。另外一点,过去学艺,徒弟像打杂的,事事处处都得看师父眼色,现在的师徒关系很平等。吴:从木雕的技艺特色来说,这样的学艺时间是必需的。虽然现在广厦学院、东阳技校都开设了木雕专业班,但学习时间还是太短,还不能真正掌握东阳木雕技艺精髓。另外,现在学木雕的年轻人增多了,可是仍有人受不了木雕创作的艰苦与枯燥而离去,为此,我想出了一套“速成教学法”,提倡先学技法再学功底,让学员在较短时间内雕刻出简单的图案,再练基本功。这样一来,不仅让木雕学习变得简便,而且能增强学员的成就感。这套教学方法推广开来后,不少年轻人加入了木雕行业,像我自己就带出了十几个学生,还为湖南怀化艺术学院等院校的木雕专业班加强了后备师资力量。我有个想法,吸引年轻人来学木雕,需要政府张扬木雕艺术的魅力;但要让年轻人爱学,我们这些大师需要发挥作用,变苦学为乐学。吴:是的(哈哈大笑)!我这也算是在他身上进行实验吧。我儿子吴航程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计算机专业,经过几年培养,现在木雕装修设计上已能独当一面,手头有好几项工程在忙活。当初送他去读大学时,并没有想过让他回来做木雕,但是他自己有兴趣,我也乐享其成。他主要从事用计算机技术进行木雕装修设计,现在已是金华市工艺美术大师。现在学艺的年轻人里,有不少像我儿子这样有学院教育背景。学院教育其实是东阳木雕传承的福音,我们的任务就是让这些年轻人了解运用东阳木雕专业语言,结合他们既有的艺术素养,进行创作。事实证明,他们的视域比老一辈人要宽,理念也更新。传统民间艺术的传承,今后肯定要靠有更高学术水平的年轻一代。木雕传承当随时代,我们必须创新改进传承方式,把学院教育与师徒传授两种模式叠加,形成放大效应。吴:工匠出身的徒弟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基本掌握了雕刻技法,并逐渐形成了风格。对于他们,我除了进行理论上的补充外,主要做好扬长避短的工作,就是发掘并充分张扬他们的优势,为他们指明发展方向。比如有人擅雕花鸟,有人善刻人物,有人喜绘山水,我就在平时创作中分类指导。同时让他们参与我的创作,发挥专长,带他们参加展览与比赛。吴:改革开放以来,东阳木雕出现了四个变化:专业化,即木雕生产越来越专业;市场化,工艺美术产品走向市场速度加快;规模化,家庭作坊纷纷向企业迈进;多元化,从单一的木雕制作拓展出家具、装修等领域。这“四化”构成了东阳木雕产业化的基础。去年我参加一次全国性的工艺美术座谈会,一位国家级大师说了不到三分钟就掩面哭泣,说做了一辈子手艺,吃饭没钱,看病没钱,养老更没钱。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秘书长王山就说:“别哭了,下次我带你去东阳看看!”东阳木雕正是走了生产性保护传承路子,才避免了从业者境遇堪忧。当然,“四化”也对木雕传承形成了一定冲击,主要就是学艺者在经济利益面前沉不住气,老想着早点出师早点赚钱。因此,我们在带徒弟时都该考虑这个问题:怎样才能既让徒弟吃饱饭,又能让他们实现艺术追求?我的想法是要多为他们创造分享价值的机会。当然最期待的是政府参与,像省内一些县市,对师父带徒弟出台了扶持政策,给予带徒补贴。如果民间工艺要延续不断代,需要民间与政府一起发力。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