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四川善乐木雕艺术品董事长、中国民间艺术大师

四川善乐木雕艺术品董事长、中国民间艺术大师

admin 海南沉香 2020年09月30日

  访四川善乐木雕艺术品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民间艺术大师杨义光

  我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在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孕育了无数的艺术作品,在众多的艺术品中,木雕艺术更是一颗璀璨的明星。据历史学家考证,我国的木雕文化最早可以追溯到距今七千多年前的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然而几千年来的文化传承却在如今面临着重大的传承危机,因为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中真正能够静下心来传承祖辈们留下的技艺的手艺人越来越少,面对如今的现状,四川善乐木雕艺术品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民间艺术大师杨义光深感痛心的同时更是以身作则,坚持传承我国民间艺术,身体力行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而努力。

  中国红色文化联合会会长毛小青评语:看到杨义光大师的作品,我首先感觉非常震撼,他赋予了朽木神奇的生命,即使一块很普通的木头,到他手里之后就创作成各种活灵活现的艺术品!杨义光从小学习中国传统雕刻艺术,从艺三十多年,经他手的精品无数,作为一位民间艺术大师的他为人低调谦和,对人真诚热情,技艺精湛纯熟,理念超前又不失传统精髓,是当代雕刻艺术界不可多得的人才!

  木艺界流传着一句老话:三年学徒,五年半足,七年才能成师傅。虽然这并不是木艺界新人学艺的固定时长,但也从侧面说明了木艺雕刻想要真正从入门到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木艺师傅是需要经过日积月累的学习和磨炼,也印证了木艺传承的不易,因此学习木艺雕刻的人越来越少,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有足够的耐心能够将这门手艺学好学精。但是正所谓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杨义光自幼便对木雕艺术有着极其浓厚的兴趣,因此当时17岁的杨义光便拜艺人毛继水为师,开启了自己篆雕艺术的学习与传承之路。

  屈原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杨义光在追寻艺术的道路上同样是面临了无数的艰难,在学习手艺的过程中同样面对了“路漫漫其修远兮”的情景。在他的童年印象里,手艺人值得尊重,但却鲜少有父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学艺,只有穷人家的孩子在无路可走的时候,为了谋生计而被迫去学习手艺,因为学习手艺的过程中是十分的辛苦的,所以养尊处优惯了的富人家子弟自然是吃不下这个苦的。出生于单亲家庭的杨义光深感父亲的辛苦,为报父亲的养育之恩,17岁的他早早地担起了家庭的重任。一向孝顺的杨义光想要通过自己的双手改变命运,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但是外出学习的杨义光却又放心不下年迈的父亲,在学艺和照顾父亲之间做权衡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但是一向十分聪明的杨义光很快破解了这一难题,远离家乡学艺,带上父亲一起求学,那么既可以拜访名师学艺,同时又可以照顾父亲,萌生了这一想法以后,他很快做出了实际行动,带父亲遍寻名师,进入巴蜀地区寻找最上乘的木雕材料,此后多年无论走到哪里,一向恪守孝道的杨义光一直将父亲带在身边。

  杨义光师承著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郑国明,在名师的指导下,杨义光为达到“藏魂于天然,纳灵于神工”的艺术境界,在历史底蕴深厚的巴蜀地区考察最合适的木雕材质,也正是他对于艺术的追求,使得千年古沉木逐渐走入公众视野,让这一直埋藏在大山深处的瑰宝重新得到了大众的认可。乌木是沉睡在地下或者水下经过千年的沉淀而形成的稀有材质,而金丝楠更是由于树直节少,纹理顺而不易变形,质地温润、细腻,乃是乌木中的上乘品,乌木金丝楠打造的成品耐腐,防虫,花纹精美,质地温润,且有着独特的香气,闻之令人心旷神怡,再加上乌木是不可再生资源,因此金丝楠木是千金难求的稀世奇珍,当杨义光第一次见到这种材质时就被其独特的魅力所震撼,在此后他的作品坚持使用古沉木,即使价格昂贵,成本投入巨大,他依然不肯更换材料,因为在他看来艺术是无价的,艺术品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极其考究的。有句古语说“朽木不可雕也”,但是在真正的艺术面前“朽木”同样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在杨义光的眼中,古沉木就是一位沉睡多年的天然尤物,他要通过自己的技艺唤醒这大自然的杰作,他将自己的热血和感情注入到古沉木中,为古沉木注入生命,让古沉木成为有血有肉有灵魂的艺术品。艺术源自于自然,所以在进行雕刻时,杨义光在最大程度上保留大自然留下的成分,再进行修饰与保留原貌的基础上是需要经过仔细的斟酌和反复的对比的,因为古沉木是不可再生的资源,一件上好的古沉木是十分的难得的,所以在进行雕刻之前,一定要做到将成品的形象了然于胸,因此一件好的艺术品往往耗时耗力,七年打造一件成品,这在业界内也不足为奇。

  杨义光对木雕的造型有着独到的眼光,他偶然间得到一块儿乌木红椿树,这块儿红椿树的颜色呈棕色,在杨义光得到这块儿材料以后觉得这个色泽和犀牛的皮肤颜色十分的相像,于是他就着手准备将这块儿材料打造成犀牛的造型。即使是这块儿材料表面已经有了很大程度的腐烂,但是杨义光还是利用自己的技艺,将其“化腐朽为神奇”,在制作的过程中他用放大镜对照着老旧的古版书研究犀牛皮肤的纹路,然后对犀牛的皮肤部分一厘米一厘米地进行打造,仅仅这一件作品的犀牛皮肤部分他就花费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真正的艺术家在打造作品时追求的是“质”而不是“量”,因为真正的精品往往需要艺术家们的精雕细琢,所以能否沉得住气,真正的静下心来去打造一件作品是一个艺术家和普通手艺人最大的区别。

  老一辈的匠人手上经常伤痕累累,这是长年累月的对作品雕琢打磨留下的印记。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机械化劳作似乎深入到了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然而机械批量生产的木雕作品只能称之为工艺品,而算不上真正的艺术品,因为艺术是有灵魂的,艺术家们将自身的情感倾注于作品之中,一雕一刻的制作过程就是艺术家们为艺术品注入灵魂的过程,精雕细琢的过程是艺术家与作品相互交流的过程,手中的刻刀是心灵情感的表达工具,凿、切、刻,从上至下、动前视后、由表及里、深浅不一这些细节以及雕刻的手法是艺术家将情感注入作品的表达方式,所以这个过程是机械所不能取代的。无论是楠木、红椿木、还是麻柳乌木,这些木质虽然十分珍贵,但是终究只是一块价格昂贵的木材而已,但是通过杨义光之手这些上等材质除了拥有经济价值以外更多的是被赋予了艺术价值,成为能够流传千古见证中国工匠精神的艺术载体。

  杨义光的作品讲究将材质的天然之美结合人工雕琢的技术之美,将一件事物更加形象生动地展现出来,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进行三分修饰营造出不同形态的艺术之美。他的作品《世纪花果篮》可谓是造型逼真,精美绝伦,溢出果篮儿的颗颗鲜果垂挂在果篮的边缘似刚从果树上摘下的一般。中国世界遗产主题文化博览会筹委会主任曾海宏曾评价他如是说:“杨义光所做的,正是让经他手的每一件拙朴的材料都散发出耀目的光彩。”因此杨义光也不愧为中国民间艺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专家,因为在他的手中,一块看似不起眼的“朽木”都能够被赋予不同的艺术含义。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党组成员张柏在看到杨义光的作品后,就被这些精美绝伦的艺术品所吸引,认为他承袭了先辈们的“匠人精神”才能够打造出如此极具艺术特色的作品。中国红色文化联合会会长毛小青与杨义光会谈时对其点评:杨义光赋予了朽木神奇的生命,即使一块很普通的木头,到他手里之后就创作成各种活灵活现的艺术品!作为一位民间艺术大师的他为人低调谦和,对人真诚热情,技艺精湛纯熟,理念超前又不失传统精髓,是当代雕刻艺术界不可多得的人才!

  “脚踏实地做人,一心一意做事”一直都是杨义光对待人生和对待艺术品的态度。也正是他这种不骄不躁,不投机取巧的人生态度,使得他的作品能够经受住社会各界的考验,多年来的技艺沉淀以及刻苦钻研使得他的作品得到业界内的广泛好评,他的代表作《世纪花果蓝》、《华厦魂》、《友谊满天下》巨作荣获四川省特等奖;作品《醉八仙》、《古典雕花大书台》、《绵阳风光》、《学博多才苏东坡》、《御品人参》、《多子多福多寿》、《至尊》、《乐山大佛》、《乐和祥瑞》、《天下第一参》荣获金奖;作品《十二生肖线香插》荣获“太阳神鸟杯”银奖。诸多的奖项也充分的说明了杨义光是当之无愧的“四川根雕艺术大师”除了囊括诸多奖项以外,众多的知名杂志也对他的作品争相进行刊发,他的作品曾荣登2018年3月13日直通两会专刊与2018年11月27日民企力量专刊、除此之外,他的多项作品被北京九州出版社载入《辉煌中国★艺海魂》出版。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澳门回归祖国二十周年我国特别出版的精品集《艺海同舟》中同样收录了多项杨义光的作品。在2020年新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之下,杨义光依然没有停下自己对艺术的追求,依然恪守着初心,认真对待自己的每一件作品,面对浮躁的外界环境的干扰,他依然能够沉下心来去为自己弘扬中国传统木雕文化的理念而去辛勤工作,因此他的作品荣登《民族艺术》4月刊、同年6月8日杨义光被授予《非遗(木雕)高级传承师》与《人才入库证书》、6月22日被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书画艺术专业委员会聘请为客座教授,多项作品在《新华网》刊登发布,这些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一经发布便引起多家媒体的争相报道,更是吸引了众多收藏家的目光。

  杨义光在木艺界已经是登峰造极的大师,其创办的四川善乐木雕艺术品有限公司也被授予四川省根雕奇石协会常务理事单位。如果说杨义光年幼时因为生活所迫走上背井离乡的学艺之路,在学习的过程中由于对木艺的喜爱和痴迷,那么如今的成就,足以了却幼年时依靠自己的双手养家糊口,给自己的父亲足够丰富的物质生活的愿望,他本可以放下肩上的重担去享受生活,但是他却选择了依然奋战在木艺领域,对于如今的行业乱象他深感痛心。一些同行业的企业用机械批量生产的工艺品代替精雕细琢的艺术品而给木艺行业带了诸多的负面影响,使得众多爱好木艺雕刻的收藏家花了大价钱收藏了粗制滥造的伪劣产品,真正的爱好者得不到真正的精品,这种爱而不得的心情杨义光十分能够理解。正因如此,他致力于将真正的木雕艺术发扬光大,让更多喜爱木艺的人能够收藏到真正的有艺术价值的作品。

  俗语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说的是一些技艺高超的手艺人不肯轻易将自己的技艺传授与人,然而杨义光却推翻了前人的这种“留一手”的做法,因为他早已摒弃了个人利益,他已经从那个为养家糊口而踏入木艺行业的17岁少年蜕变为有着伟大家国情怀,为整个行业的存亡而忧心的艺术家。为了整个行业的蓬勃发展,为了木艺行业日后涌现出更多的大师,为了给真正热爱木艺作品的收藏者提供更多精美的作品,杨义光公开收学徒,无私的将自己多年来的精湛技艺传授给下一代,让更多的人能够学习到真正的木雕技艺,也让更多热爱木雕技艺的人一同加入艺术复兴的伟大事业中来。让人们在机械批量制造的时代依然能够领略手工艺人的高超技艺和真正的木雕艺术品的魅力。除了师徒传承以外,为了能够弘扬木雕艺术,杨义光还一直有一个伟大的心愿,那就是建造一所四川古代名人博物馆,用于收藏展出各种精美的木雕艺术品,并计划在四川各县市进行巡展,让全国各地更多的人领略木雕艺术之美,并决定在博物馆经营成熟以后将藏品价值高达数亿的博物馆无偿捐献给国家,为木雕艺术千秋万代的传承贡献自己的力量。

  每个行业都有行业的领航人,每个时代也有着时代的先驱,杨义光在木雕艺术领域是标杆式的大师,对于木雕艺术的复兴,他无私的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摒弃个人利益,不计个人得失,一心向往着将木雕艺术普及到大众的生活中,将中国千百年来的艺术之美再次展现给世人。从以学徒身份进入木雕行业,到如今行业内的领航人,杨义光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但是再多的艰难险阻,终究磨灭不了那颗滚烫的心,浇不熄那股内心深处炽热的火焰,他始终以一己之力影响着整个行业,为木雕领域不断的注入正能量,有这样的师傅,必然会培养出更多优秀的徒弟,木雕艺术领域在未来将会涌现更多像杨义光一样的大师,精美绝伦的木雕艺术品也会走入更多的中国寻常家庭的生活中去。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