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佛系”副廳長的另類撈金術

“佛系”副廳長的另類撈金術

admin 海南沉香 2020年09月25日

  他就是海南省林業廳原黨組成員、副廳長王春東,被稱為“任性”副廳長、“佛系”副廳長。

  據檢察機關指控,王春東的“任性”還體現在濫用職權、以權謀私上。2004年至2017年,他利用職務之便大肆撈錢,機關算盡,手段翻新,共收受、索取財物428.28萬人民幣、40萬港幣。

  近日,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以王春東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

  翻開王春東的履歷,自1982年從一名自然保護區技術員,歷經海南省野生動植物自然保護中心主任、海南省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局局長,一直到2012年擔任海南省林業廳副廳長,他整整用了30年。

  30年裡,他從基層一線一步步“走”上來,平步青雲。擔任副廳長期間,他先后分管營林處、森林資源管理處、行政審批辦公室、省林業項目辦等工作。

  然而,自從走上廳級領導崗位,王春東的思想便開始麻痺大意、自由散漫起來。2012年9月至2016年9月,他任省林業廳黨組成員、副廳長期間,應參加的廳務會議和其他專題會議共109次,其中其以各種借口缺席竟達63次。

  2013年1月,王春東在參加省管干部輪訓班學習過程中,違反教育培訓規定,5天的學習時間裡有2天私自安排他人頂替上課。

  不僅如此,2014年12月,他對省林木種子(苗)總站呈批的《關於加強油茶種苗管理工作的通知》未及時簽發,造成外省劣質種苗和未經論証種苗進入海南部分市縣種植,給全省油茶種苗質量帶來一定安全隱患。

  2017年3月,王春東受到黨內警告、行政記過處分﹔2017年6月,被免去省林業廳黨組成員、副廳長職務,降為非領導職務——副巡視員。

  2018年5月,海南省林業廳副巡視員王春東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海南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除了作風問題,王春東還涉嫌錢權交易,他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工程項目承攬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財物。

  由於長期在野生動植物自然保護部門工作,王春東深知動物角、黃花梨、紅木等工藝品的價值,尤為喜愛黃花梨。

  2012年,王春東在海口龍某花梨沉香館購買花梨、沉香制品共消費10萬元。他隨即打電話給剛認識不久的個體經營者歐某平,讓他把這筆單買一下。

  隨后,歐某平從家裡拿了10萬元現金交給了龍某沉香館的人,付過款后就把付款憑証丟掉了。過后,王春東還問起過一次。

  2014年年底,王春東在陵水縣老家蓋的新房完工,需購置一批家具。歐某平陪同王春東到廣西憑祥市購買了32萬元的紅木家具,又代為支付了這筆款項。

  2014年8月,海南霸王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對2013年森林撫育項目進行招標。在王春東的幫助下,歐某平挂靠海南某斯林業有限公司順利中標。

  “為感謝王春東的幫助,2014年年底,我在陵水縣王春東老家送給他30萬元﹔2015年年中,在海口世紀大橋下的球場附近送給王春東20萬元。”歐某平告訴辦案檢察官。

  2014年下半年,時任林業廳副廳長的王春東帶隊到東方市的匯利黃花梨基地檢查工作,王春東與海南某利公司股東牟某志正式結識。

  “2015年下半年的某天,我跟王春東說希望能將一些市縣的森林撫育工程交給我來做,王春東當時也答應了。”牟某志稱。

  之后,王春東先后將抱龍林場2014年森林撫育工程、樂東縣2014年森林撫育工程、萬寧市2015年森林撫育工程、陵水縣2015年紅樹林碳匯造林以及生態恢復項目交給牟某志做。

  牟某志還供稱,2016年上半年的某天,他跟王春東說,抱龍林場這個項目想送給其一些好處費,王春東說直接給錢不好,提出讓他以購買其一件工藝品的方式來收受這筆錢,他當時也同意了。隨后,他在陵水縣椰林鎮椰林大道附近,以20萬元的價格從王春東的弟弟王某方手中購買了一件動物角制成的工藝品。

  就這樣,兩年時間裡,牟某志分5次共送給王春東155萬元好處費,王春東每次都欣然接受。

  王某系王春東女兒,這筆錢並不是出自王春東,而是海南某林裝飾公司原項目經理黃某俊。

  2004年4月,時任野生動植物自然保護中心副主任王春東負責管理海南熱帶森林博覽園博物館項目。海南某林裝飾公司通過競標取得該項目化石館、鳥類卵、鳥類窩館等工程,黃某俊負責具體施工。

  “在施工過程中,有一天王春東打電話給我,說女兒要上海南中學,讓我去處理一筆學校的擇校費用。黃某俊供稱,為了在項目方面得到王春東的關照,他便去給王春東的女兒交一筆擇校費共計4萬余元。后來,王某順利就讀海南中學。

  2007年8月的一天,王某高考后想上澳門大學。由於分數不夠,王春東便讓海南蘭某公司董事長蘭某陪同到澳門協調處理女兒入學一事。

  “我於2005年認識王春東,之后王春東一直鼓動我投資五指山森林旅游項目,並介紹一個叫張某貴的老板給我認識,說五指山這個項目是張某貴拿到的,希望我能收購該項目。”蘭某稱,王春東作為海南省野生動植物自然保護中心主任,報批手續都是由他負責。

  為了在收購五指山森林旅游項目后續工作方面得到王春東的關照,蘭某陪同王某到了澳門,找到幫助辦理入學的辦事人,支付40萬港幣費用。不久,王某順利就讀澳門大學。

  蘭某還稱,在2008年的一天,王春東在五指山水滿鄉的一個林業觀察站點找到他,說辦理這些報批手續需要一些費用約20萬元,他當時就同意了。過了幾天,蘭某准備了20萬元現金在五指山保護區原辦公地點的一個辦公室內送給王春東。

  記者注意到,為了撈錢,王春東可謂是絞盡腦汁。10多年裡,他不斷巧立名目,逼迫工程老板就范,撈得盆滿缽滿。

  2015年年底,王春東以家裡急用錢的名義向歐某平索要20萬元。歐某平為了日后在林業工程方面繼續得到王春東的關照,當天便將20萬元交給王春東。

  2008年12月,海南某林景觀工程有限公司中標臨高新盈退塘還林工程項目,施工方負責人為個體經營者方某強。

  據方某強証實,施工過程中,王春東來檢查過幾次,每次來檢查都要將原先的設計方案進行更改,這樣一來就大大增加了施工難度。2009年中旬,方某強送給王春東3萬元“疏通費”。

  與此同時,王春東還收受海南某者投資有限公司定安分公司負責人張某2萬元,收受海南金某公司原副總經理於某7.2萬元。

  據檢方指控,2004年至2017年,被告人王春東在擔任海南省野生動植物自然保護中心副主任、主任、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局局長以及海南省林業廳副廳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牟某志、歐某平等賄賂款項共計人民幣428.28萬元、港幣40萬元。案發后,王春東家屬代為退繳贓款362.24萬元。

  2018年9月20日,經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指控,備受關注的“任性”副廳長王春東涉嫌受賄一案在海南省一中院開庭。

  “在物質文明高度發展的情況下,我沒有經受住老板的誘惑,忘記了黨和組織的叮囑,在腐敗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對不起黨,對不起人民,也對不起家人……”最后陳述時,王春東悔恨不已,希望法院寬大處理,讓他能對80歲老母盡孝。

  2018年11月7日,海南省一中院一審宣判,以被告人王春東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剝奪政治權利兩年,並處罰金90萬元。記者 翟小功 通訊員 劉 佳

  去年7月,海南省紀委對十起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典型案例進行通報,省林業廳原副廳長王春東赫然在列。經進一步查証,自從走上主要領導崗位,王春東不僅自由主義嚴重,組織觀念淡薄,紀律鬆弛,工作責任心不強,懶政怠政,還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最終在“清水衙門”裡挖出這個“大蛀虫”。

  思想散漫、權力任性,這是王春東的官僚病。在新形勢下,必須為“任性”官員戴上法治緊箍咒,還官場政治生態一個朗朗晴空。一方面,要加強思想政治教育和法治教育,內化於心、外化於行。讓領導干部祛除庸病、力戒懶政、杜絕散漫。另一方面,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不斷完善監督制約機制,用法治筑牢權力“堤壩”,防止權力任性腐敗,鑄造新時代忠誠干淨擔當的黨員領導干部隊伍。 翟小功

  錢引安被查 為十九大后第二個在任上落馬的省委常委11月1日17時30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消息,陝西省委常委、秘書長錢引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詳細】

  28省份前三季度GDP出爐:陝西等8地增速加快從GDP增速上來看,就目前已公布數據的28個省份中,已有雲南、貴州、江西、陝西、福建、安徽、四川、湖北、湖南、浙江、河南、寧夏、廣西、廣東、青海等15個省份增速超過全國水平(6.7%)…【詳細】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