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雕 > 视频|疫情带火了中医药 “药都”为何冷静了下

视频|疫情带火了中医药 “药都”为何冷静了下

admin 海南沉香 2020年07月18日

  黄芪、人参、当归......,市场里,每天十几万药商会带来超过2600种的药材来到样品行,静候买家。买家大多来自全国各地的中药饮片和中成药加工厂,他们在这里挑选到合适的样品后就会当场谈价下单。高帅就是其中之一。

  高帅,28岁,亳州当地人,祖辈三代都从事中药材生意,大学修完市场营销专业后,就跟着父母一起打理中药材生意。疫情期间,他家主营的沉香一下断了销路,这几个月,眼看着金银花、白术等药材价格一路飞涨,这让他心动不已。

  与之前非典时不同,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是这次疫情防控的一大特点。全国新冠患者治疗过程中,中医药应用的病例高达九成以上,武汉方舱医院患者服用中药的比例更是达到了99.9%。其中,金银花、板蓝根、连翘等药材因有清热解毒功效,成为中医临床治疗新冠肺炎三药三方的主要原料。平均涨幅少则一倍,多则两三倍。

  据亳州市药业行业协会副会长韩志军介绍,抗疫1号方、2号方、3号方 里面的一些品种是把这些品种带活了。但是很多像诊所医院都是关闭的,所以说对于其他药都是停滞的,所以单从整个市场情况来说,可能有危有机。

  上海,亳州药材主要的流向地。在雷允上的生产车间里,一瓶瓶以金银花为主要原料的中药制剂正在不断下线。几个月前,在抗疫前线,上海援鄂中医医疗队员们将其用于缓解患者的呼吸道感染症状。尽管现在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制剂订单依旧火爆、原材料的价格也依然坚挺。

  上海雷允上药业副总经理王惠春告诉我们,金银花从最初的100多块钱,后续到我们最高的时候达到了316块每公斤。

  市场需求大,价格居高不下。带给亳州这样的中药材市场会是一个机遇吗?其实不然!

  早上8点,是药材市场最热闹的时间,药商们在样品行里卖力吆喝。然而,这样的热闹仅仅只能维持一个小时。之后,这里完全是一幅截然相反的模样。

  亳州中药药商高帅告诉记者,中药材市场行情除了个别疫情用的药材之外,对我们整体来讲影响还是很大的。事实上,疫情之下,2000多种在亳州药材市场上售卖的中药材,有市场需求的不到100种。另外,由于亳州康美是全国唯一一个还保留样品行交易的药材市场,传统的面对面交易,疫情期间被按下了暂停键,第一季度整个市场的销售额较往年同期下降四成。销路阻断,药材却在田间自由成长。一进一出,让药商药农倍感压力。

  更致命的是,随着越来越多药材产地开始直接上线销售,产地成本价格愈发透明。原本作为中间环节的亳州药商们顿觉寒意。

  高帅介绍说,大一点的药企,大一点的企业都直接去产地了,都把我们交易市场直接跳过去了,对我们商户这一块也是有一点压力。之前的线%左右,现在随时一个电话两个电话,都可以了解到产地真实的价格和信息,一个上百块的东西压缩到几毛钱或者一两块钱的利润我们挣得也就那么一点点的路费钱和辛苦钱。

  更让高帅担心的,疫情之下,不少下游制药厂的日子也不好过。本来还能跑量赚点辛苦钱,现在几乎就断了销路。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疫情带给中医药市场的影响并不仅仅在于金银花等几味中药材。相比国内市场的疲软,中药在国际市场上却风生水起。

  大锅中药欧洲开煮,中草药材在纽约被排队抢购的新闻,不时见诸媒体。随着中国医疗专家团队奔赴全球各地,抗疫中国方案被一起带到国外。数据显示,安徽作为全国中药材主要输出地,出口中药材及中成药比去年同期增加15.7%。

  协和成药业是亳州当地一家颇具规模的中药企业,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从事外贸生意,如今他们年产值中的1/4都来自外贸订单。疫情爆发后,他们的生产、运输虽然也一度受到波及,但出口份额不降反升,同比增长10%。

  疫情下的中药出海,客观上助推了中医药国际化,不过,要想搭准国际市场的脉搏,标准,是一个关键。

  安徽协和成药业饮片有限公司总经理周颂东告诉记者,出口这个标准这一块来说,可能各国都有自己的一些就是说要求的标准。

  每天一早,亳州产的中药饮片,都会被装箱运往世界各地。一个集装箱一个国家,对应的就是一套截然不同的中药生产标准。

  如果每个国家的标准都统一的话,原料可以集中采购,检验成本还能减少,那么每个单子都能减少三到五个点的成本。成本最高的外贸订单会比国内订单高出十个点。

  长期以来,大多数中药制剂缺乏被国际公认和接受的质量控制标准、明确的有效成分含量、规范的检测方法,这成为制约中药国际化的关键一环。

  事实上,此前协和成药业就接到一个来自美国的饮片订单,签订合同之后,对方突然将重金属标准一下子提升了三倍之多,公司原先采购的几十吨药材全部作废,经济损失高达几百万元。

  目前国际通行的中药标准主要集中在中国药典、欧美药典和ISO标准这三种。中国药典在东南亚地区使用较多,美国药典、欧洲药典被大多被西方国家使用,ISO标准则在绝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通行。疫情之下,随着国际市场需求的增加,标准的明确,显得更加迫切。

  眼下,上海中医药大学承担了ISO中医药技术标准的制定工作,包括中国在内,这个标准委员会有40个成员体。成为标准制定方,意味着掌握了该款中药材质量控制以及贸易规则的主导权,可以帮助外贸企业降低交易风险。

  由协和成药业和亳州市进出口企业协会共同出资建立的亳州市中药材进出口检测中心,不仅成为亳州当地的公共服务平台,不少本省甚至外省的中药客商都是专门冲着它前来交易的。

  亳州的城市另一角,中药材商品交易中心去年9月开门迎客。与老市场传统销售模式不同,交易中心选择了当下最流行的云上模式,甚至还为每家入驻店铺配套了药材溯源二维码、直播账号以及在线店铺。

  事实上,对于亳州,这个长三角乃至世界范围内最大的中药材市场来说,疫情带来的不仅是机遇或者挑战,更多的是思考。传统的中医药,如何跟上新时代。

  就在这个月初,安徽正式实施中医药条例,明确提出每个市县至少要建立一所独立的公立中医医院。而在全国范围内,从中央到地方各省市都纷纷出台政策规定,坚持中西医并重,探索将中医药将纳入公共卫生应急防控体系。后疫情时代,中医药的发展道路渐渐清晰。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