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礼品 > 警方在疑似周克华藏身山洞内发现排泄物香烟盒

警方在疑似周克华藏身山洞内发现排泄物香烟盒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5月31日

  昨天,重庆出动大量民警、特警和武警在歌乐山上对疑犯进行围捕和搜山,进山道路附近所有路口均有警察蹲点封控,武警和特警轮番进山排查,截至昨晚8时,警方仍在歌乐山上搜捕。

  昨日下午3时,记者沿着重庆凌云路前往歌乐山,沿途的进山路口、居民聚居地、商铺等地均有大量民警设岗,约百米一处,多以两名身穿制服的民警和一名便衣警察的组合,他们围坐在岔路口或大树下的塑料凳上,警车停靠左右。由于当日重庆温度高达38℃,每位警察面前都放置了大量矿泉水,一些警察用随身携带的毛巾擦汗,面露倦容,一名执勤民警告诉记者,他们在案发当日就在此固定布控,晚上也没有离开一步。

  进入歌乐山镇,居民越来越密集,警方布控力度骤然提高,每隔50米左右就有一个布控点,警察数量也较此前有大幅提高,整条街道满眼都是停靠的警车和巡逻车,从警车车身的标识可以看出,此次参与围捕的警察来自重庆市各大区县,包括沙坪坝、南岸、九龙坡、渝中、江北等地的交巡警,陆续可以看到一些警察全副武装,他们有的穿着防弹衣,携带对讲机、警棍和冲锋枪等,在路边来回走动。

  继续往山顶前行,布控民警有增无减,特警和武警也开始进入视野,他们均全副武装,手持不同枪械,沿着小路往山区进发,据一名特警介绍,此次围捕的指挥部就设在此地。

  下午5时左右,记者在距离指挥部约10分钟车程的山洞村看到数十名武警聚集休整,大部分武警满头大汗、全身湿透,他们在路口席地而坐,一名武警正在分发矿泉水和冰棍等防暑食品,一名指导员表示,他们的连队来自重庆武警,从早上6点开始就一直在山中搜捕,一直到傍晚仅喝了一点水,多名武警出现中暑状况。

  约10分钟后,十余辆警车突然集结沿小路赶往山洞村碑口社,在歌乐山山脚下,数十名特警牵着警犬跑进树林中,同行的还有身着便衣的勘察人员,一名武警告诉记者,在不远处发现一个山洞,可能存在线索。

  搜捕队伍沿着小路来到山洞附近,几名勘察人员和特警带着警犬进入山洞和周边树林里,其余人员原地待命。原本寂静的山林瞬间紧张了起来,空气中只有警犬的叫声和鸟鸣声,特警们戴着手套,手持手电筒在没有路的树林中缓慢前进。

  这是一个隐藏在密林深处的山洞,洞口被蜘蛛网和杂草覆盖,进入山洞,人无法直立,但体积相对宽松。5名警察在内勘察,透过他们的手电筒灯光可以看到,警方在洞内发现一件破烂的深绿色成人T恤,两个香烟盒,被剥皮的电线,以及新鲜排泄物。勘察人员依次拍照留证,并用塑料袋封存,等待进一步检验,整个过程持续约半小时,其中一名警察背部被刺藤划伤。走出山洞后,勘察人员随即通过电话通报了相关情况。

  由于天气炎热,参与搜捕的警犬大口喘气,趴在地上,但每当丛林中有任何风吹草动,它们都会迅速起身注视。一名特警告诉记者,他们在前一天下午5点钟到达歌乐山进行搜捕,已搜索了数个嫌疑地点,“昨天的搜捕集中在山上有路的地方,今天连没有路的地方都要排查,由于山上有很多防空洞,搜捕难度越来越大。”

  晚6时开始,参与搜捕的特警和武警陆续集结前往林园附近休整,根据记者目测,返回休整的武警人数超过千人,而沿路设岗布控的民警则留在原地吃盒饭。

  据相关知情人士介绍,昨天上午,军警已将搜索范围扩大到周边铜梁、璧山一带山林。晚上,军警方面还将加大搜捕力度。

  有微博网友发帖称追捕周克华过程中,一位铁路警察中弹牺牲。昨日下午,记者来到重庆市石桥铺殡仪馆,跟物业工作人员打听是否有在8月10日枪击案中的遇难者送到殡仪馆,物业工作人员马上告诉记者,有一名男性死者,已被安排在殡仪馆11号厅举行悼念活动。工作人员还证实,遇难的铁警就是朱彦超。

  朱彦超的表弟说,他听表哥的同事讲,可能是周克华在铁路上跑,引起朱彦超注意,上前盘查时不幸遇难。朱彦超与周克华相遇的地方是在沙坪坝区覃家岗镇一个叫窝凼的地方。据案发地附近一工厂郑姓女工人和她的同事介绍,由于有人盗窃了铁路上的信息处理器,这天,朱彦超正和他的3个同事在此办案。朱彦超身着蓝色衬衣、蓝色牛仔裤便装。中途另外3位同事离开了一会儿,这期间,周克华来了。

  郑女士说,她和同事看到,朱彦超的黑色挎包掉在铁轨上,身高约1.7米的他倒在铁轨旁的草丛中。“当时他躺得很规矩,右手像遮太阳一样挡住眼睛,左手捂在肚子上,除左额头有点伤外没见血。”不过,120到来后,医生拉开朱彦超左手后,郑女士才看到朱彦超腹部血迹斑斑。经抢救后,医生离去,殡仪馆灵车到来,这时郑女士才知道朱彦超已死亡。

  昨天上午,记者前往周克华家,欲采访周克华的母亲,被驻守在这里的民警拒绝。这位母亲头发已经花白,时近中午,她拿着一个碗,坐在一位女民警对面,低着头,拌着西红柿。

  据邻居介绍,去年腊月二十六日一大早,警察来到周家之后,当天周母曾外出,中午时,警察发现周母已不在家,晚上再来时,周母回家。此后,周母被警方带走。大约一个月左右,周母被警察送回家,此后,周母一直处于警方的监控当中。

  在蹲守周家的半年中,警方还安装了摄像头和空调,每天都有三四个民警值守在此。每天中午11时30分、下午五六点,警察会把周母带出去一起吃饭,然后再回来。据邻居分析,警方如此谨慎,可能是怕周母通风报信。

  如今,周克华已经多年没有出现在村里,记者昨日在村里走访,年轻人几乎不知道“周克华”这个人。不过说起有人在外面犯事,村民基本上都知道是哪户人家。

  记者拿通缉令上的照片给陈启红看。陈启红说,几十年了,周克华的面相几乎没什么变化。

  陈启厚回忆,去年8月份,周克华的父亲去世,周克华曾回了一趟家,只不过他晚上回来,凌晨就走了。这一说法得到了陈启芳的证实,周克华父亲去世的次日凌晨6点左右,她曾亲眼看到周克华匆匆地走了。

  就在此前的6月28日,周克华还在长沙黑梨路一建筑工地附近枪击工地老板张某,致其头部、腰部负伤。

  周克华的父亲去世后,这栋三层楼的房子就由快70岁的母亲守着。现在住在旁边的胡女士说,周母生活非常艰难,去年还种了葡萄,今年就只种了一点蔬菜,老人家每天都要到市场上去卖菜,赚钱补贴家用。胡女士说,周母一般只吃小白菜和红薯,从没见过她买过肉吃。

  胡女士家里有空调,周母有时候会去胡女士家歇凉。在胡女士面前,周母从来不说儿子的事情。如果有人谈到周克华,她会因为儿子的不听话而责备自己。

  重庆沙坪坝区发生持枪抢劫案后,重庆警方的通报中称,自2004年以来,犯罪嫌疑人周克华在江苏、湖南、重庆等地多次作案,杀死杀伤多人,抢劫巨额现金。有人即与南京“爆头哥”相联系,怀疑两人系同一人。人民网江苏视窗随后从江苏省公安厅内部人士处证实了这一消息,两地的案子系同一人所为。

  2012年1月6日上午,江苏省南京市下关区一农业银行发生持枪抢劫案。一个公司提款人在提取19.99万元现金走出银行后,被一名男子当场爆头,抢走了现金。事后警方侦查得知,该嫌犯曾在重庆、长沙抢劫杀人,截至此次重庆抢劫杀人案发前,已经身负7条人命。尽管公安部此后曾将此案列为“第一号案”,但至今仍未侦破。而在8月10日,该嫌犯再度现身,并持枪抢劫杀人。

  人民网江苏视窗联系南京市公安局宣传部门,了解此次重庆案发后,南京市公安局是否会派工作组协助办案,但相关负责人只是表示,嫌犯已经被全国通缉,至于是否派工作组,暂时并无消息发布。

  一位接近南京警方的人士昨天透露,南京警方和江苏警方在南京枪案发生当月,即确定了疑犯名叫周克华,老家在重庆。此外,还成功提取到了疑犯的DNA。“此前,为了怕惊动他,没有公布其姓名和取得的新照片,怕他更换装扮。旧的通缉令全中国都贴了,新的照片只在北京出现过。”

  据了解,周克华从来不住旅店,以逃避身份检查,其野外生存能力非常强。今年春节的时候,他曾独自出现在重庆市江北区的观音桥,去一家运动城买过一顶帐篷和一套冲锋衣。在此前后,他还回到重庆市沙坪坝区井口镇二塘村,看过自己的前妻和儿子。

  湖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长赵剑解释说,在南京“1·6”劫案后不久,警方即通过技术摸排锁定嫌犯的身份为重庆沙坪坝人,随后,公安部专案指挥部和重庆警方即对其展开外围调查,调查发现,嫌犯周克华曾于2005年因贩卖,被云南铁路法院判刑后即在当地服刑,公安部通缉令上半部的照片确为监狱为其拍摄的服刑人犯档案采集样照。但警方的调查显示,嫌犯并未在部队有过服役经历,更没有网上传言的当过特种兵的经历。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