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礼品 > 摇钱树欲望的堵与疏

摇钱树欲望的堵与疏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2月18日

  神话中,摇钱树是一枚坏人标签。只要它一出现,就注定了这是一个关于财迷心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故事。

  摇钱树根本就不存在,这是中国大人们给中国小孩子普遍灌输的理论。然而走进历史,中国大人们却期盼,相信,并赋予行动地制造摇钱树。在四川一带的汉代墓葬中,精美、细致的青铜摇钱树、陶瓷摇钱树,让人叹为观止。好像无意中窥见了成人世界的谎言。

  汉代先民们,大概长时间注视过、抚摸过这些摇钱树。富贵人间、富贵天堂,是多么简单而强烈的愿望。好吧,带一棵自制的摇钱树到地下世界,今生的鸿运是我挣,来生的飞黄腾达靠天佑,摇钱树是那样地纠缠于心,生时死时都要怀抱在旁。这自相矛盾的一幕,让人哑然,也让观者慨叹生而为人的复杂与浮躁。

  在四川博物院、汉中博物馆、三峡博物馆、绵阳博物馆、四川宋瓷博物馆、忠县博物馆,都陈列有不同类型的摇钱树。作为汉代墓葬品,这些摇钱树做功精细,铜钱吊满细如发丝的枝丫,说“金枝玉叶”一点也不为过。

  绵阳博物馆珍藏了一棵东汉摇钱树。摇钱树分为两部分:基座为红陶质,树用青铜浇铸。树冠可分七层,顶层饰凤鸟为树尖;其下二层的干与叶合为一体,饰西王母、力士和壁等图案;下部四层插接二十四片枝叶,向四方伸出。饰龙首、朱雀与犬以及成串的钱币等图案。

  树干直径约1厘米,叶片最长约15厘米,最短为10厘米,每片树叶厚约2毫米,树高度应在1米左右,为三向八枝。所谓三向,即为摇钱树枝杆被分为三层共八片枝叶,呈对称分布。

  1972年江口崖墓出土的一棵摇钱树,高达1.44米,是我国汉崖墓出土的一棵造型最大、铸工最精、图饰最丰富的摇钱树,被定为国家特级文物。这件国宝1986年赴日本展出,惊艳海内外。中国古代精湛的铸造艺术,令人咂舌。摇钱树由树座和青铜树组成,树座有石质和陶质两种,以陶质较多,上小下大。树座上端是一中空的柱,用以插物,其上有的浮雕羊、蟾蜍、天禄、辟邪,有的浮雕歌舞的人、持瓶骑于羊身的人或坐于龙虎座上的西王母,有的浮雕方格纹、串枝纹和方孔圆钱。现在这款摇钱树藏于四川博物院。

  完整保存的摇钱树不多,有的博物馆只藏有摇钱树座。即便这样,作为摇钱树的一部分,也十分珍贵。

  四川省达川南城三里坪汉墓出土的“汉代辟邪摇钱树座”是达州市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汉辟邪摇钱树座”为青砂石质,辟邪神兽造型,辟邪昂首蹲伏于一长方形底座之上,头顶部凿有一个方形榫眼,为插摇钱树干之用。辟邪面部生动,张口吐舌,憨态可掬,胁生双翼,胡下卷须,胸刻半环弦纹,背刻鳞甲,片片相叠。胸左侧阴刻一蟾蜍,双爪高擎两朵花束;胸右侧刻一女,屈膝而坐,单手托举三穗花枝,分别系“羽翼升天”和“嫦娥化蟾蜍”古代神话传说。

  无独有偶,位于遂宁的四川宋瓷博物馆,也收藏了一对绿釉红陶摇钱树座,这对摇钱树1991年出土于遂宁金鱼村。底座上雕刻有大大小小的铜钱,其上有一只小猪匍匐。虽然造型比较模糊,但能看出钱满钵满之意。

  2016年出土于忠县涂井乡友谊村的老鸹冲墓群2号汉墓,摇钱树座为一陶瓷的巨羊造型。通高43.4厘米,底宽33.8厘米,呈圆锥状,上小下大,中空无底座,造型为仙人骑羊,通体施以绿釉。

  在古代,“羊”字音通“祥”,所以羊的造型期待着未来吉祥美好。骑羊的仙人为汉代图像中常见的“羽人”,在秦汉时期,长生不死之神仙传说盛行,秦始皇和汉武帝对此类传说深信不疑,认为可以通过求不死之药、修炼服丹等方法不死成仙,飞升天界,故身上有羽翼。这些摇钱树座之所以埋藏在死者的墓中,因为其寄托着死者的某些祈求与心愿,如飞升仙界。

  无独有偶,忠县还出土了一款东汉红陶羊蟾摇钱树座。羊子跪坐在一个匍匐的蟾蜍身上,结实、安详,羊背上有一根粗实的管瓶,便于制成摇钱树。

  在墓葬中放摇钱树,自然是希望子子孙孙富贵延绵,这种美好心愿,在设计考究的摇钱树中得到具体体现。

  三峡博物馆里还收藏了几款东汉时期的摇钱树座,虽然陶制斑驳,但仍能看出其中的气势和洋洋得意之感。比如,东汉红陶羊蟾摇钱树座,羊跪坐在一只巨大的蟾蜍身上,羊背上一个管状物,可插摇钱树;红陶瑞兽摇钱树,一只羊坐在一头巨兽身上,巨兽的头被风化严重,看不出具体是什么;红陶龟羊摇钱树座,是一只小羊骑跪在一只巨龟身上;灰陶麒麟摇钱树座,麒麟仰颈昂首,咧嘴作啸状,器宇轩昂。

  在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出土的摇钱树枝叶上,可以看见凤凰、羽毛,外圆内方钱币等各种样式,就算不是墓葬品,拿出来,摆在市场上,也一样能讨巧,博人喜爱。摇钱树其实和今天的招财猫一样,是招来财运滚滚,但是今天餐馆里、服饰店里的招财猫在设计上,显然太粗糙,太不讲究了。虽然都是象征,但如果财神有知,大概会更青睐那些用心做功的古代先人吧!

  不过,在汉中博物馆,高大精致的摇钱树,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眼光。在玻璃展柜,摇钱树有1.42米。在它的东南西北四面展开的树枝最大宽度81厘米,所有枝叶外形酷似片片凤鸟羽毛,每片羽毛由大小各异的五铢钱组合并套有凤、凰、青蛙等动物嬉戏图案和人物生产劳动场景。树的底部雕刻有身穿兽皮的狩猎人、耕种劳动的场景。在摇钱树接近顶部的地方,有两只嬉闹的小猴,各拿一枚方孔五铢钱币。这与顶部做展翅欲飞状的凤鸟相映成趣。可以说,这棵摇钱树,百看不腻,祥瑞、灵兽、人类,已经高度和谐共存。作为国家文物,果然实至名归。

  从现有的考古来看,摇钱树更多的是东汉中晚期墓葬中的明器,但似乎不仅限于此。在清代富察敦崇著的《燕京岁时记》中,如此提到摇钱树,“岁暮取松柏大者,插入瓶中,缀以古钱、元宝、石榴花,称为‘摇钱树’”。这种摇钱树,显然不是汉代出土文物的样式,只是文人清供的一种,为贺岁之用,同案台上摆放水仙、蜡梅、沉香的差不多,但多少也体现了摇钱树在大众中的美好寓意。

  清代依然有摇钱树的墓葬品。比如在四川省新都区的宝塔寺博物馆中,陈列了一对青铜人像跪坐底座的摇钱树。青铜更容易造型,雕刻,在昏暗照明中看去,一对黑色的人物驮着金银财宝,万千富贵,走向遥不可及的人生,以及子孙万代,这不再是寓意,而是赤裸裸的欲望。

  然而,博物馆里的摇钱树真的很可爱,看着它们,就像看见了人类自身的复杂、善变。固然,摇钱树是艺术,是文物,亦是我们羁绊之欲的陈年流转。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