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礼品 > 涪陵榨菜天价榨菜作坊内蛛网丛生 或涉嫌消费欺

涪陵榨菜天价榨菜作坊内蛛网丛生 或涉嫌消费欺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2月05日

  2200元天价榨菜到底有何出奇之处?谁会买呢?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入榨菜生产地重庆涪陵实地调查发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507,以下简称涪陵榨菜)的五年沉香榨菜的原料青菜头的成本仅5元左右,被包装成精美盒装后,售价在668元左右;加上一副纯银碗筷后,价格飙升到2200元。

  涪陵榨菜知情人士透露,尽管2200元涪陵榨菜标价在市场上鲜有人购买,但自2007年还是有销售的,主要是一些国有垄断公司或者房地产开发商购买。

  涪陵榨菜董秘黄正坤以目前公司处于半年报发布前的静默期为由,拒绝了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

  针对天价榨菜可能涉嫌商业欺诈,重庆市消费者协会7月4日表示,将立即介入调查,并作为重要案例进行处理。

  被讨论得沸沸扬扬的涪陵天价榨菜,早在2007年3月已上市,因当时涪陵榨菜并非上市公司,关注度远不如现在。

  就在涪陵榨菜成功登陆中小企业板半年之后,中信证券研究员黄巍于6月24日发布的 《涪陵榨菜重大事项点评:推高端产品拉升企业形象》,彻底将这颗“炸弹”引爆。

  按中信证券的描述,涪陵榨菜推出的600克装沉香榨菜,“以2月江风自然脱水,压榨后要用河沙封坛倒置沉入乌江底进行自然酝酿,全程均为手工制造,至少3年才能酿成,极品沉香榨菜则要酿制8年以上方能上市。”

  被媒体质疑之后,涪陵榨菜澄清公告称,该产品2007年就上市了;中信证券也发表声明说,分析师未进行实地调研。

  6月29日正午,出重庆城,沿着长江边的公路一直向东,车行约3小时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抵达闻名全国的榨菜之乡——涪陵。然后,顺着蜿蜒的山路,在丘陵中穿越两小时,最终抵达一处名为新村乡群星村的山头。公开资料显示,2200元的榨菜的青菜头原料就是在这里种植、采集和风干的。

  “房子背后就是那个沉坛的地方。”自愿为记者当向导的一名小伙子说他叫周彪,这里是涪陵榨菜董事长周斌全的老家,自己是他的侄儿。对于天价榨菜,周彪说,他只知道这里的榨菜都很贵,一个罐头就要几十块,据说都是出口日本的。

  记者提出想看看榨菜沉坛的地方,周彪欣然应允。穿过老宅,来到屋后一个堰塘边,他说,坛子都埋在水里。记者看到,这个堰塘大概四亩,和农村随处可见的堰塘唯一不同是,水面上浮着四个浮标,写着2002、2003等字样。村民们说,浮标下面就是坛子,数字代表沉下的年代。

  涪陵榨菜200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乌江榨菜集团从2001年开始,每年于深水中窑藏800坛沉香榨菜原料,迄今为止,已经深水窑藏了沉香榨菜头4800坛。今年加工的沉香榨菜就是2001年窑藏的沉香榨菜头,它已有六年的历史了。”这个堰塘是否线坛榨菜呢?

  群星村三社社长李世江是当年亲自组织村民沉坛子的人。6月29日,他向记者透露,2001年那次,他组织了七八个人下坛子,每个坛子装100斤左右的榨菜,一般需要两人抬。第一次大概下了6天时间。

  李世江确信,那次一共下了650坛,“因为要给工人结算工钱,6元一坛,最后结账的时候是很清楚的。”2002年和2003年,又分别下了一次,但后面每次只下200多坛。也就是说,总共下了1000多坛。

  李世江还干过 “起坛子”。“堰塘的浮标下就用绳子拴着坛子,坐着竹筏上直接把绳子拉起来。”他记得2007年拉了200坛,也就是10吨左右。之后,好像没有再拉过坛子。

  群星村位于涪陵新村乡清凉山,海拔约千余米。正如涪陵榨菜的公开资料所说,当地确属青菜头生长的好地方。

  据李世江讲,村里大规模种植青菜头有10年了,2000年左右的时候,有40~50亩土地种植青菜头,最近五六年开始增多,光他们社里就有120亩左右。今年可能要种200亩。

  翻过一个小山头,通过一段石板路,走下一坡古老的石阶,李世江指着一大片地说,“那就是我的地。一年种20亩左右青菜头,赚了一些钱,去年拿到手一万六左右。”

  李世江说,涪陵榨菜对乡亲很好,山上的小路都是公司出钱修的,收购榨菜的价格也比其他地方要高。据他说,新村乡的青菜头每公斤收购价0.9元。也就是每斤青菜头0.45元。

  按涪陵榨菜的介绍,1吨榨菜要用到10吨青菜头,600克榨菜需要的青菜头约6000克,成本约5.4元。

  “不是所有的青菜头都这个价。”李世江说,比如沿江一带的青菜头就比这儿便宜,才0.25元一斤。

  公开资料显示,涪陵榨菜2001年开始在新村乡建榨菜厂,用于高档榨菜加工。6月2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新村乡至涪陵城区的路口找到这个榨菜厂。

  工厂不大,门口的《入场须知》牌称,非经允许不得进入工厂、注意卫生等。门口有工作人员把守,记者还是顺利进入。

  工作人员介绍,这个工厂主要生产高档礼品,2000多元的榨菜也出自这里。在原料库1门口,记者看见,这个生产高档榨菜的地方设备很简陋,空旷厂房里摆放着各种榨菜坛子,正门口附近放置着一口16平米左右的拌调料的浅池,里面的红色辣椒调料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旁边的几个大盆里也装有红色调料,调料盆上面还放置着一个木楼梯,上面搭着一条肮脏的毛巾。

  工作人员说,这里的车间是用来拌调料装坛的地方,因为手工制作,没有封闭空间,后面还会有进一步加工。记者注意到,在这个生产高档榨菜的车间的一扇窗户上,悬着三块完整的圆形蜘蛛网。

  中信证券的研究报告如一石激起千层浪,颠覆了人们对榨菜的看法,一盒榨菜竟超过茅台酒价,甚至贵比鲍鱼。涪陵榨菜公告称,高端礼品榨菜仅仅在涪陵和重庆销售。记者在涪陵城区进行了调查,发现存在大量的礼品榨菜,一些地产公司和政府部门或为主要购买者。

  涪陵城区主要商超是重庆百货和新世纪百货等,均不见天价榨菜的身影。各种榨菜品牌摆满货架,涪陵榨菜生产的乌江牌榨菜主要有185元、68元、35元、30元等品种。

  记者最后在涪陵榨菜专卖店见到了这款产品。这款绿色外包装的“沉香榨菜”摆放在橱窗的最高位置,旁边还有5年沉香668元、老榨菜188元、全家欢礼盒200元等。

  打开包装盒,记者看到盒内有两筒榨菜,装在精美的金属器皿里,里面是小袋分装的榨菜。包装盒里最抢眼的是一副纯银碗筷。

  正当记者询问能否便宜点的时候,销售员竟劝记者,最好不要买这个,“真的划不来”。她解释,除了有一副银碗筷,和其他老榨菜没什么区别。

  见记者还是盯着沉香榨菜,销售员很诚恳地说:“你实在需要,我给你1800元的内部价。”

  据专卖店销售员称,只有这个店才有沉香榨菜销售,涪陵其他店都没卖,重庆更没有卖。她目前就卖了几盒。另一个销售员也表示,确实不好卖,但是还有人来问来买。

  到底谁在购买?两位销售员表示,一般是单位上的人来买得多,比如房地产开发商、烟草公司,一买就是十多盒。

  6月30日,涪陵榨菜董秘黄正坤对记者表示,公司半年报即将发布,现在不便接受采访和回答问题,如果有需要,可以在半年报发布之后采访。对于公司打造高端榨菜的问题,黄正坤称,主要是为了适应某些市场的需要。

  记者了解到,涪陵榨菜公司曾于2007年3月18日在涪陵饭店公开拍卖沉香榨菜2007年经销权。负责该次拍卖的四川亚奥拍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勇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一些情况。

  王勇说,他曾在涪陵榨菜负责销售,这次拍卖也是他参与策划的。报名参加拍卖的经销商约六七家,起拍价20多万元,最后成交价格是120多万元。

  “这个经销权还包括销售其他榨菜,不只是2000元的榨菜。”王勇说,当时定的是2000元一盒,“价格肯定很贵,100多万元不可能就这样白花了,还是要有公司和政府的支持”。

  当年取得经营权的公司如今经营情况如何呢?网上有一家名为重庆家乐食品集团公司的企业自称代理了沉香榨菜经营权,记者无法与其取得联系。王勇说,他也忘记当初哪家公司取得了经营权,不过他记得,第一年应该还是赚得回来的,因为当年政府提了很多货送人,也计入这家公司的业绩。

  高档奢侈礼品近年来日益盛行,专家和消费者多年来呼吁严查过度包装,这不仅仅是对节约社会的呼应,也是对腐败消费的控诉。

  对于天价榨菜,记者观察舆论关注点,大多对其离谱的价格表示质疑:“这年头太疯狂了,榨菜都卖成燕窝的价了。”

  据了解,目前中等鲍鱼的商超销售价为180元/斤左右,澳洲鲍鱼也不过三四百元一斤,但也无法比肩天价榨菜。

  “到底是卖榨菜还是卖银器?”一名网友说,比如我送你一盒榨菜,其实是送了一个高档银具。如果有部门查是否行贿,我肯定说是送的榨菜。那么这么贵的榨菜,是不是腐败礼品呢?

  2010年4月1日,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委批准发布的《限制商品过度包装要求——食品和化妆品》国家标准开始实施。其中明确规定,食品和化妆品的包装层数不得超过3层,包装空隙率不得大于60%,初始包装之外的所有包装成本总和不得超过商品销售价格的20%。

  记者在涪陵榨菜专卖店对面的一家珠宝店看到了类似的银碗筷,打五折之后,87克重的银碗1450元,银筷690元,总价2140元。按一半的成本计算,价值1070元。

  沉香榨菜是否属于过度包装?重庆市涪陵区工商局副局长国忠表示,国家目前还没有明确法规,因此工商部门的查处行为没有法律可依。不过,工商部门已经致电涪陵榨菜办,要求对企业加强宣传,不要过度包装。

  重庆市消费者协会投诉部主任喻军7月4日向记者表示,商品过度包装很普遍,这与节约型社会格格不入,也加重消费者负担,引导错误的消费理念。喻军表示,他们将立即展开调查,将此案例作为重点案例,如果问题存在,会要求相关企业整改。

  有了包装的国家标准,相关执法部门却无法对过度包装行为进行限制和处理。国际食品包装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金狮7月6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在法律法规方面的缺失,造成对过度包装行为追究无法可依的状况。

  董金狮称,从法律上来说,如果产品在外包装上明示了内部的构成,即天价榨菜的包装上写明有银碗银筷,它就不违规。但是没有标识的话,就是违规。

  不过,这些都没有办法对企业行为形成限制。董金狮称,我国目前还没有出台专门规范商品包装的法律法规,只有两个国家标准:2006年6月1日实施的 《月饼强制性国家标准》和2010年4月1日实施的《限制商品过度包装要求——食品和化妆品》。但是,后者对过度包装的定义及包装空隙率的计算,操作难度很大;对包装材质和结构没有作出硬性规定,导致礼盒包装材质种类越来越多,结构越来越复杂。而且该要求只是针对企业的一般性限制,没有处罚性条款,实施一年多来,效果并不乐观。

  董金狮称,《限制商品过度包装条例》从3年前开始起草,但因有争议,至今没有实施。

  针对天价榨菜现象,重庆派瑞律师事务所聂风雷认为,销售这一产品或涉嫌消费欺诈和虚假宣传。

  普通600克榨菜的市场价不到5元,一盒8年沉香榨菜内含2瓶共600克的沉香榨菜和一双纯银制碗筷,能卖到2200元,绝大部分价值为纯银制碗筷,榨菜价只占价格中很小一部分,而外包装上的商品名称仅是“沉香榨菜”。

  根据《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规定:“应在食品标签的醒目位置,清晰地标示反映食品真实属性的专用名称。”显然,如果在榨菜包装盒内混装的附带物品的价值明显超过榨菜价值,那么这件商品的名称就不应标注为“榨菜”。因此,该行为违反了《标准化法》第十四条和《标准化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严重欺骗消费者,涉嫌欺诈。

  《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虚假宣传”是11种不正当竞争行为之一,是指经营者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虚假的宣传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根据高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司法解释对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其中定义有:“以歧义性语言或者其他引人误解的方式进行商品宣传,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解的,均可认定为虚假宣传”。

  天价榨菜宣传的是榨菜,实际是在推销榨菜和银碗筷,真正值钱的是银碗筷,虚假性不言而喻。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