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礼品 > 证券分析师利益链

证券分析师利益链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2月05日

  6月6日上午11时许,中信证券首席医药行业分析师张明芳先后在其朋友圈和多个微信群里发布丽珠集团股权激励方案,此消息发布之后,面对这一赤裸裸的内幕信息泄露,微信群内的多位买方投研人士选择退群。无独有偶,光大证券研究员邢庭志的一篇62页研报,将基金重仓股伊利股份打下深渊,这对众多早已深度套牢的机构来讲,无异于“落井下石”。

  张明芳在6日下午就该事件向机构客户又群发了信息,称:“今天发丽珠微信确实失误,给您造成困扰、深感抱歉!今年我们没有对丽珠发邮件、短信和报告这样正式的信息。今后我们会注意慎用微信这样的非正式交流工具。”而对于退群者,她也不忘喊话“退群者,您以后不愿再接收我们的正式研究报告和调研、电话会议邀请了吗?”

  一位券商研究员告诉记者,近期监管层稽查内幕信息交易风声鹤唳,不仅拓展到券商研究领域,稽查对象也包括买方机构,故人人自危,唯恐避之不及。

  实际上,监管层调查券商分析师的重点便是泄露内幕信息,在内幕信息的传递链条中,券商分析师可谓是个重要的中转站,而像张明芳这样利用新媒体泄露上市公司非公开消息的情况,在业内并非个例,仅仅是冰山一角。[详细]

  伊利股份以常温奶的经营战略将遭遇重大挑战,毛利占比71%的液奶将遭遇低温奶、常温酸奶和进口奶的持续高成长带来的替代风险,预计公司在未来5年将面临常温奶增速持续放缓的风险,预计公司将加快战略调整,加大在低温品项上的资本和费用支出,预期从2016年开始盈利下滑。

  公司收入增速放缓在2014年的三、四季度更为明显,特别是费用率将难以再度压缩,除非不顾及收入增长和战略安全。

  以绝对估值为主,参考转型期的茅台、五粮液和张裕A的估值表现,给予伊利股份6个月目标价22.7元,对应2015年11XPE,给予“卖出”评级。[详细]

  中国的卖方分析师,其报告的购买者或者是使用者往往是如今市场的绝对优势者即基金公司。而中国的基金公司目前在A股市场上,基本上还是只能靠做多赢利的,没有可能以做空为主流。因此,分析师在上市公司调研中即使发现了问题也不披露,对于基金的重仓股更是不敢给出低评级。因为在中国的卖方分析师机构,除了可以得到基金公司在本券商交易的佣金收入以外,还能获得分仓收入。

  在中国,分析师开始时基本是买方分析师,主要是券商招募研究员给本公司炒作提供题材和目标。后来基金公司崛起,除了基金公司内可能养了一些买方分析师外,券商的分析师逐渐转型为卖方分析师。

  当卖方分析师成为市场分析师的主流以后,不能忽视卖方分析师机制的缺陷给该职业和市场造成的负面影响。我们都知道,如果一份研究报告质量要高的话,那么其独立性是公正性、客观性的基础。没有这个前提,这份报告就是值得质疑的。

  中国的卖方分析师,其报告的购买者或者是使用者往往是如今市场的绝对优势者即基金公司。而中国的基金公司目前在A股市场上,基本上还是只能靠做多赢利的,没有可能以做空为主流。因此,卖方分析师只有唱多,才有利于基金公司。特别是中国的卖方分析师机构,除了可以得到基金公司在本券商交易的佣金收入以外,还能获得分仓收入。自然,卖方分析师个人利益也与基金公司有关。所以,唱多就成了卖方分析师在双重利益之下的“理性”选择。

  其实,单纯呼吁改善分析师群体的执业环境,可能是没什么用的。因为分析师是唱多还是唱空,需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整个市场的成熟,做空和做多一样成为主流,市场上有一大批以做空为主生存的基金公司和美国“浑水”公司那样的专门揭短发布负面评级的机构。另外,分析师的主流从买方分析师为主过渡到以卖方分析师为主,再过渡到以独立分析师为主,可以参照借鉴国际上三大评级机构的若干做法,既可以为证券发行机构做证券评级,也可以为大的投资者做某证券的评级,还可以独立地对某证券做免费的评级等等。一句话,当分析师的利益不再与是否唱多或唱空相关,而只与自己报告的客观性相关时,才有利于市场,也有利于分析师自身。[详细]

  “现在我们的真实观点,特别是负面的,很多时候也只有私下范围才能得到交流。否则,你等于在给自己下套。”C回忆说,去年他曾和同事一起调研了一个A股上市企业,随后,他们给出的调研报告中,对该股票的评级为“中性”。“报告还没正式发布,就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出现在了网上,然后就被不停地转载。”C说,没多久,那家公司就打电话找到他,很强硬地提了两个要求:第一,把主要媒体上带有对他们“中性”评级的分析报告都撤销,第二,把“中性”改成“谨慎推荐”。“真有点哭笑不得,但没办法,有些关系你是一定要维护的,那天为这件事忙活到半夜。”

  而C的一位同事W也对记者表示,除了这种对上市企业“息事宁人”的案例,分析师“取悦”基金也是常有的事。“私下里,我会和我们的客户基金的经理交流真实想法,但他们的重仓股,我在公开的报告里基本不会给出很低的评级,毕竟这些基金是我们的客户啊!”

  他们的一位深圳同行更是表示,在熊市里,分析师的弱势地位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出去调研非常辛苦,要去生产线蹲点,只能瞅瞅厂房,更多信息是在自掏腰包请上市公司董秘或董事长吃饭时候聊天得到的”。

  “当然是投给关系好的分析师了。”上海一位参与投票评选最佳分析师的基金经理称,“且他必须给我们带来利益,让我们赚钱或少亏钱。”

  “最佳分析师已成为服务基金、证券公司、上市公司的最佳分析师,而不是散户的最佳分析师。”有市场人士总结说。众多业内人士均认可这一观点。

  东方证券房地产行业原研究员王树娟就是一例。2007年9月,王树娟发布报告,将地产投资评级从“中性”调低为“看淡”,并认为该板块泡沫特征明显。但她遭到了基金经理们联合封杀,不接受她的报告,拒绝她的路演。最终她不得不离开了这个行业。

  中信证券现“泄密门”,从根本上讲是法规、制度跟不上时代发展:无论是监管层在2010年发布的《发布证券研究报告暂行规定》,还是券商研究所制定的研究报告发布、制作规章制度,均主要针对通过研究所的发布平台和邮件发布的研究报告,而对研究员和机构之间的电话、短信、微信和面对面私下沟通等渠道则涉及极少。所以根除内幕信息泄密必须双管齐下:在规范券商发布研报的程序、形式和内容的同时,督促上市公司加强内幕信息保密管理。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当下越是国内排名靠前的分析师,越少撰写传统的研究报告。知名分析师要么在上市公司调研,要么就是在机构进行路演,电话、短信、微信和面对面路演已成为知名分析师服务机构的主要方式,撰写研究报告的主要是一般的研究员。

  由此可见,监管部门和证券业对研究员行为的约束,应在规范电话、短信、微信和面对面沟通这些新形式上有所加强。针对目前一些分析师使用不同的手机服务不同机构的情况,监管机构和券商还需在研究员登记手机时格外留意。

  此外,从这件事可以看出,上市公司内幕信息保密管理也出现了漏洞,使相关研究员有机可乘。可见,从源头上管理好研究员获取内幕信息的渠道也同样重要。[详细]

  湘财证券发布《中国宝安:房地产和新能源的价值明显低估》、平安证券发布《中国宝安:坐拥负极龙头,新能源业务风生水起》,两篇文章无一不提及该公司拥有优质的石墨矿产资源。

  中国宝安后发布公告进行澄清,特别是2011年3月的公告表示,公司没有石墨矿。同时指出这些券商并未派人参与调研活动。

  银河证券研究所发布了一份关于攀钢钒钛的研报。报告指出,攀钢钒钛股价被严重低估,目标价188元。

  此后,银河证券发布声明称,报告计算错误,将一个原本应该放到分母上的数据放到了分子上,但更改数据并不影响推荐攀钢钒钛的最终结论。

  东海证券发布名为《乌鸡变凤凰》的研报,称深国商的晶岛项目将带来长期高额的回报,将仍处于资不抵债状态的深国商的股票估值定为55元,而当天该股股价仅有20元左右。

  深国商当晚发布的澄清公告称“公司最近一年未曾接待过东海证券的调研”,并对研报一文中的诸多证据作出否定。

  申银万国证券曾发布《东阿阿胶:阿胶块每公斤零售价5000元不是梦》,报告中称东阿阿胶计划调整其产品说明书,复方阿胶浆目前是1天服用3次,1次1支,公司计划将说明书改为1次2支,增加使用量。

  这遭到了东阿阿胶方面的否认,表示“公司未申请修改复方阿胶浆说明书用量。”

  中信证券撰写的《涪陵榨菜:推高端产品拉升企业形象》研报指出,“公司今年推出的600克装的沉重榨菜零售价为2200元,成为涪陵榨菜最高端的产品,提升了涪陵榨菜高端产品形象。”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