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鉴别 > 江南丝竹--一种音乐(附图)

江南丝竹--一种音乐(附图)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8月15日

  据说,周庄因陈逸飞的画而闻名于世。周庄是幸运的。同时,因周庄的成名,一批濒临毁灭的江南古镇也得到了保护。然而清末民国时期风靡江南城乡的江南丝竹音乐如今却几乎湮灭不闻了。

  翻开中国音乐史,我们又骄傲又惭愧。战国时期,我国就已有编钟这样宏大完整的乐器,但是用来演奏的音乐却是一个空白,成为一个千古之谜:中国是否曾经有过十分灿烂辉煌的音乐文化,之后像恐龙一样大灭绝了?有人甚至断言:中国音乐经历过不止一次的灭绝!我们是一个勤劳的民族,也是一个健忘的民族。且不说不知保护文化遗产,打着保护之名行破坏之实的又有多少!

  《江南丝竹音乐大成》(江苏文艺出版社)的出版,可以说是一件至可欣慰的事,也是一项功德无量的文化工程。它由江浙沪三地专家历时两年精心编集整理,是迄今为止收集曲目最多、资料最全的权威版本。

  江南丝竹音乐,其起源可以上溯到明末,之后一直在江南城乡流行,由许许多多无名艺人代代传承,活跃于婚庆、庙会等民间活动场所。民间的丝竹是热烈的、粗朴的。清末民初,西风东渐,一批有识之士不满于外来文化的侵入,在民间发现了这只“丑小鸭”,冠以“国乐”之名,使之发扬光大。一时间,江南丝竹以其清新健康、自然雅致的乐风倾倒了无数市民。南至浙南温州,北至苏北泰州、扬州,杭嘉湖、宁绍甬、沪苏松(江)、常锡润(镇江)等地,丝竹乐社林立,人才辈出。演出曲目也大大扩展,出现了所谓的“八大曲”。从《四合如意》《云庆》《欢乐歌》《薰风曲》《梅花三弄》这样一些曲名上,我们可知江南丝竹表现的往往是些轻快喜悦、优美柔和的情趣,令人联想到甜糯的吴侬软语,怡人的水乡风光。原本粗朴率真的民间音乐,经高手加工提高,一变而为温润典雅、清韵绵长的“雅乐”,登上了音乐的大雅之堂。30年代,甚至有一则香烟广告称:“中国之丝竹和合见长,XX牌烟丝之拌合匀净似之”。其盛况概可想见。20世纪20——50年代,许多电台都辟有专门的丝竹音乐点播节目;而大型的慈善演出要是少了丝竹乐是不可想象的。江南丝竹音乐还引起爱国音乐家聂耳的重视,他亲自将丝竹名曲《倒八板》改编成《金蛇狂舞》,推向全国。

  浏览《大成》的乐人乐社资料,我有一个感慨:很多乐手往往职员和学徒出身,因为爱好丝竹,业余投师学艺,经过几年的切磋练习,最后卓成名家的不乏其人。而时下学童学钢琴、小提琴,积数年之功,大多除了几首考级的练习曲之外一无所成。两者相比岂非天壤?我想,学习音乐,除了天赋和勤奋,主要还是要把音乐变成一种第二语言,用来交流思想和感情。江南丝竹的最大特色就是颇像欧洲的室内乐,几个乐手会聚一道,有唱有和,自娱娱人,其乐融融,乐此不疲。有时一首乐曲连着奏好几遍,有时几首乐曲连着不间断地演奏,大有“兴来则往,兴尽则返”的古风。这种对待音乐的方式难道不值得我们好好总结和吸取吗?

  跨入二十一世纪,演奏江南丝竹的人越来越少了,喜欢听江南丝竹的人越来越少了,就是听说有江南丝竹这种音乐的人也越来越少了。难道江南丝竹真的要随着一代人的逝去而销声匿迹了吗?我不是老古董,偏好抱残守缺。我知道与时俱进的生活铁律。但我无法说服自己今天“和者甚众”的卡拉OK会成为代表时代的音乐形态,果真如此的话,那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大悲哀。可喜的是,近年来,民族音乐开始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爱和学习民族音乐。也许,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江南丝竹趁民族音乐回潮之机上演一出“还魂记”也未可知?我相信一定会是这样的。来源:人民网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