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鉴别 > 赌石疯狂的是石头还是赌性 数十亿游资参“赌”

赌石疯狂的是石头还是赌性 数十亿游资参“赌”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7月22日

  近一段时间,在重要的赌石集散地之一云南瑞丽,珠宝街附近的居民、商户和过往的游客总能看到锣鼓喧天、歌舞飞扬的热闹场景。刚刚开业不久的云南瑞丽冠华翡翠赌石城不断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告诉人们,一个集毛料交易、文化展示、购物为一体的专门性赌石场所已经开门迎客了。无独有偶,位于瑞丽人民路的瑞丽赌石城也在为开业大典的到来而紧锣密鼓地准备着。

  不只是瑞丽,北京、上海、福建、广东等许多省市,赌石俱乐部、赌石文化节、赌石展览、赌石交流会等多种以赌石为主题的活动更是轮番上演。一时之间,翡翠赌石之风在全国范围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疯子买,疯子卖,一个疯子在等待。一刀切下是灰白,三个疯子哭起来,一刀切下是绿白,三个疯子笑起来,一刀切下是满绿,三个疯子打起来。”这首在赌石圈里广为流传的风趣小诗,真切道出了赌石的多变与刺激。让人一夜暴富的是赌石,让人血本无归的还是赌石,虽然风险巨大,但人们却始终难以抗拒巨额收益的诱惑。而赌石市场的任何波动都会直接传递到翡翠成品市场。

  在瑞丽,张宏从其父辈手中接过翡翠生意已经7个年头了,他对近来各大媒体报道中不时出现的翡翠价格暴涨的消息深有感触。他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在1个月前,一块翡翠弥勒挂件在我们这里卖出了3万元,而不到10天,我的一位朋友买到一块质地相同,但个头稍小的同样题材的挂件,却不得不花去4万元。”

  中国商报记者在市场上也注意到,一块指甲大小的玻璃种翡翠戒面,无色的差不多在万元左右,飘点绿色的就要三四万元,而有些去年标价几十万元的翡翠饰品,如今则可能要标到上百万元。在中国商业联合会珠宝首饰委员会赌石文化研究会会长郑利权看来,目前翡翠价格的涨幅确实超出了人们的想像,而其根源就在于赌石交易的日趋疯狂。

  “缅甸的翡翠毛料公盘中80%的毛料都是被中国内地、香港、台湾的珠宝商买走的。”经常往来于缅甸和瑞丽的张宏说,从今年缅甸公盘的成交情况看,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大量行外游资的疯狂注入,差不多有一半参与毛料交易的都是生面孔,主要来自山西、广东、浙江等地。“本来内行人估价1万元的赌石,现在有的人就敢花3万元购买,跟抢货似的,虽然石商趁机抬高了价格,但没想到买家追价追得更凶。和去年相比,料子的数量不变、质量不变,而成交额却从40亿元增加到了80亿元。”经常往来于缅

  “此前有报道称30亿元游资参与赌石,而据我了解至少要在50亿元。”郑利权告诉记者,以往上千万元的赌石已经算是天价了,只有大户才敢问津,而且出价要犹豫很久,如今上亿元的赌石比比皆是,而这些新入场的买家出手非常猛,可能连眼都不眨就要了。“在今年的缅甸公盘上,很多内行人都买不到货,就连颇具实力的广东揭阳的几位大户都没有争到几件。”郑利权告诉记

  赌石古已有之,而在我国线年开始的。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所赌的翡翠毛料大致可分为明料(一切两半的)、半明料(切开一个窗口的)、暗料(完全不露肌理的蒙头货)。

  “市场上的赌石大部分都属于明料,一切两半,肌理展露,赌的只是石头中间的变化。无论是在云南还是广东,大多数行内人赌石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制作翡翠成品,都习惯购买风险相对较小的明料,很少会以全部身家孤注一掷去赌风险极大的暗料。”在瑞丽玉雕工艺美术师王朝阳看来,明料虽然价格较高,但能够看到一半总会让人心里安稳一些,玩的是稳中求胜,求的是风险最小。

  “半明料则是一些行家里手所钟爱的。”王朝阳告诉记者:“这类赌石利润空间要大一些,而风险则介于明料和暗料之间,但特别考验购买者的经验、眼力和魄力。”王朝阳告诉记

  但即使明料、半明料的风险相对小些,也不意味着稳赚不赔,经验再丰富的行家也不能完全有把握将赌石看得透彻。几乎每天都与赌石打交道的张宏就曾经赌过一块开了窗的半明料,据他说,从当时看到的开窗判断至少能做一只满绿手镯,而内部的绿可能更多,遂以3倍于手镯的价钱买下了这块料,但不成想,切开后中间只是白花花一片,整块料仅能做一个手镯而已。

  “一般来说,明料的盈亏比率大概可以五五开,但就算你次次赌对,涨幅过快的赌石价格也让很多人吃不消。”据张宏介绍,目前更多情况是,卖出去成品的钱往往还不够再次买回同等材质原料的钱,现在几十万元一公斤的毛料品质还不如几年前几万元一公斤的。“很多商家都有这样的同感,经营的翡翠总体品质越来越差,但砸在上面的钱却是越来越多。”据张宏介绍,

  “近年来,大量资金不断涌入翡翠市场,赌石的价格一天天被抬了起来,而原料的开采难度逐渐加大,好料越来越难出了。过去,要想投资赌石获利有几万元就可以入门了,现在如果没有200万元恐怕就很难了。”张宏告诉记者,缅甸当地的原料商也变得越来越精明了,一块料开采出来后,他们只会先切出1/10拿出来卖,看看买家的反应,如果价钱不错,那你下回再去,他又拿出同样的1/10,但价格就高了。一块料分成10份往往可以卖上两年,而价格从头到尾甚至可能从几万元涨到了上百万元。“对于财大气粗的商家来说,这样的情况可能还应付的了,但对于实力并不雄厚的人来说,很可能就要面临着淘汰。”张宏告诉记者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也有一些业内人士热衷于赌性最大的暗料,在他们看来,赌石最多就只能擦开点皮,切开了怎么能叫赌呢?切开的石头,只要稍微好一点,价格马上就上去了,即使赌涨了赚头也不大,而暗料或仅仅擦开点皮的料价格低,解涨了可以赚大钱。利在险中求,靠的是经验、运气,这才是赌石真正的魅力所在,很多一夜暴富的人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过去,赌这种风险极大的暗料确实让一些人完成了原始积累,而事实上我们听到的借此成功的例子极少,相反,失败的例子太多太多了,只是人们不说罢了。”在张宏看来,随着人们对翡翠认识的不断提高,成熟的买家已经不轻易染指暗料了。

  缅甸当地行家们看原石的水平在业内是公认的第一。据业内人士介绍,原石刚被挖出来后,当地的行家们便会第一时间赶到,一手端着高倍的放大镜,一手拿着特制的钢针,剥开石头的表皮,一点点挑出里面的矿物颗粒,并在放大镜下仔细观察。一旦发现有绿色,他们就会越剥越大,沿着绿颜色的矿脉走向切开石头,卖出高价;如果没有发现绿色,他们就会小心翼翼地将表皮复原,并置于露天场地让其表面尽快氧化。

  “哪块石头能开口,从什么地方开口,当地的高手都进行了透彻的研究,通常只有他们认为切开后没有多少希望的料子,才会拿到市场作为赌石去卖。”王朝阳告诉记者,更不可思议的是,对于明料、半明料,其切面、窗口所呈现出的绿色往往就是整块石头中最好的,甚至只有那么一点。“常说赌石十赌九输,在这些高手面前,你赌赢的几率能有多大呢?十赌十输也未必是笑谈。”王朝阳告诉记

  “很多人把赌石当成快速发财的手段,这本身是错误的。赌石其实有着很深的文化内涵,赌石收藏的发展也从某种程度上推动着翡翠文化的发展。”在郑利权看来,赌石是娱乐和投资两者兼有的,直接接触到原料,一方面可以增加收藏者的鉴定知识,另一方面也有机会以较低的价格买到较高价值的原料,再根据自己的喜好找人设计、加工,也不失为是一种翡翠制品的个性化收藏。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赌石也不必要投入太多的资金,比如在全国各地日渐兴起的赌石俱乐部、赌石城、赌石文化节以及各类展览交流活动中,价格在数百元、几千元的赌石也不在少数,如果对翡翠收藏感兴趣,“小赌怡情”一把也无伤大雅。但如果要真正享受到赌石的乐趣,那就千万别抱着一本万利、投机获利的想法。

  更值得注意的是,一直以来,赌石更多是在专业人士内部进行的,主要买家还是翡翠生产销售商,个人投资者相对较少。但从新近开业的瑞丽冠华赌石城和即将开业的瑞丽赌石城的宣传文字看,似乎都在力图吸引更多大众化消费者和普通游客,甚至打出了“与旅游资源形成优势互补”、“成为综合性旅游景点”这样的口号。值得一提的是,两家赌石城都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赌石怎么成了旅游项目?游客参与赌石,能赌什么呢?

  “瑞丽传统的毛料市场已经比较成熟了,赌石城不过是一个新的拉动经济的宣传噱头罢了,我们当地行里人基本上很少会去。”在张宏看来,每天敲锣打鼓的宣传造势与高深神秘的赌石总是显得不太搭调,甚至有些可笑。而王朝阳则表示,赌石城里经营的赌石主要还是以暗料为主,价格主要集中在千八百元到万八千元之间,而从这个价格来看,基本上很难开出好料,游客来到这里也不会花大价钱去赌,花个几千元体验一下,切开后好坏就是一个心情。“说是赌石,但其中已基本谈不上什么技术含量了,倒不如说是纯粹去感受赌所带来的刺激。”在张宏看来,

  云南、广东等地区赌石活动日益活跃人们或许并不意外,而近来在翡翠文化背景和原石加工技术条件并没有优势的河北、山东、浙江、福建等省市,赌石内容多有出现,有的开办专门的赌石文化节,有的在珠宝玉石展上大力宣传赌石项目。“一般来说,这类赌石活动中,或者标出高价原石造势,或者以几百、几千元的低价赌石勾起人们赌一把的欲望,但其实内行人都知道,要从这些低价的石头中开出好料几乎是不可能的。”

  对于赌石活动遍地开花的趋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人士表示,目前国内很多组织赌石活动的市场、俱乐部、文化节都不够完善,并没有形成良好的氛围,甚至有些人借着赌石的名义销售一些行里人看都不看的“垃圾石”,套取场内的游资。也有的只是凭借一个“赌”字招徕人气,甚至满足一些人好赌的欲望,“国人好赌,大家都知道,除了赌石,还有什么生意能大肆宣扬这个赌字呢?”(记者 王雪冬)

  最近玉石收藏界热点不断,先是全国翡翠价格暴涨,而后又是黄龙玉横空出世。而沈阳收藏市场上却反应冷淡,与南方一些城市爆炒黄龙玉相比,沈阳收藏者更热衷鸡血石、寿山石、青田石等名石。

  昨日上午11点,记者来到鲁园古玩城,在一家玉石店内,一位高姓老板介绍说,“黄龙玉本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之所以在云南会涨价,是因为在黄龙玉中发现了水胆,并且疑似水胆内有活虫,所以便被炒了起来,与和田玉和寿山石相比,它还算是新成员。”

  此外,他还信誓旦旦地表示,黄龙玉的涨价不会对沈城市场造成任何冲击。现在鲁园古玩城只有一家商户从广州进了一块黄龙玉,约250克,出售价为500元。

  而另一位女业主干脆直言说:“炒黄龙玉的根本就是外行,那玩意就是二氧化硅。玉讲究硬度,由于黄龙玉硬度与玉器较为相似,因此混到了玉器之中,沈阳的商户是不会接待这种外来物的。”

  沈阳一家玉石厂的李经理表示:“现在沈城市场并未受到黄龙玉的影响,沈阳古玩家喜欢什么就收藏什么,鸡血石、青田石和寿山石才是沈阳玩家的最爱。”

  目前,沈阳市场上四大名石的价格却在不断走高,“3年前的寿山石印章才40万,现在一枚寿山石印章的市场价已达到200万,涨了4倍;而纯粹的田黄石50克现在也可卖到40万的高价,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这些名石在数量上的稀缺,仅仅2.5公斤的鸡血石就可出手500万。”

  李经理分析说,除了一部分炒作的原因之外,最重要的是由于四大系名石属于稀缺资源,随着时间的推移,真正的精品开始逐渐稀缺,所以品种好的名石“一石难求”。

  有趣的是,在以四大系名石为原料的产品中,印章比摆件等其他产品的价格更高。这主要是因为现在收藏者已经越来越重视石头自身的品质,不希望有太多后天雕刻的痕迹,所以名石印章虽小,价格却远在摆件等其他产品之上。

  “石头”的价格成十倍,甚至百倍的上涨,这样的收益足以吸引多数人的眼球。据介绍,并不是所有的石头价格都能大幅上涨,前提必须是本身品质好的名石,否则价格上涨的空间非常有限。只有品质好的名石,才能做到真正的有价有市。

  对于如何正确理智地收藏玉器,业内人士均表示,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购买名石的人多数都作为收藏,从事专业投资的人并不多。

  而且,名石和玉石的产品相对复杂,风险也比较大。普通人很少能在短时间内鉴别其真假、成色、品质和价值等等。在众多的玉石和名石产品中,能够升值的产品毕竟有限,所以没有一定的基本功,盲目出手,就极少有机会买到“货真价实”或者升值空间大的产品。

  业内人士建议,“石头”风险较大,无论是决定投资还是收藏,都应该货比三家,同时三思而后行,切勿盲目跟风。(记者 高薇 实习生 梁隽姝)

  “黄龙玉的疯狂说明市场上玉盲太多了。”老翡翠玩家胡先生昨天对北京晨报记者如是说。眼下,黄龙玉正是在翡翠市场上遭到热炒的新晋主角。在胡先生眼中,作为所谓的“新珠宝”,黄龙玉的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也就是说,它主要由玛瑙质、大理岩以及其他一些非玉质的矿物成分组成。“我很早就对这黄龙玉进行过切片检测。结论是黄龙玉只能算是玛瑙质地并且含有大理石成分的杂玉,属于很低端的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玉石品种!”

  目前的玉器市场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前几年和田玉发力,导致青海和俄罗斯的玉都借“和田玉”之名涨价。如今翡翠价格的攀升带动仿翡翠的“黄龙玉”疯涨,玉石市场已经是“草木皆兵”了。

  “早在1992年,黄龙玉就出现在市场上。即使到了2003年,高档的黄龙玉手把件的价格也不过在500到2000元之间,卖的就是个雕工钱,现在突然疯涨到2000到5000元。”胡先生说。

  据介绍,黄龙玉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出现在市场上,刚上市时的价格极低,很少有人认可。随后一些专家出面将其定名为“中国黄玉”,导致身价一路攀涨,但材质决定了它并不属于玉器,所以在市场上流通时,其估值更多地还是以雕刻技艺作为判断标准。这一轮价格的上涨基本肇始于去年,单品价格从几百元涨到了数千元,其中金黄色的“黄龙”价格最高。

  “黄龙玉最早就是以仿黄翡翠的面目出现的。”万瑞祥翡翠首席鉴赏专家万珺认为,此前市场上黄翡翠手把件的价格在5000元左右的时候,黄龙玉的价格为500到2000元。目前黄翡翠的价格已攀升到1万元左右,黄龙玉价格的上涨可能与此有关。

  仿黄翡翠出身的黄龙玉其实是沾了翡翠的光,爆炒黄龙玉其实是爆炒翡翠的副产品。

  “利用人们追求财富的心理,故意把黄龙玉神秘化,然后极度炒作。在人们清醒过来之前,已经有人大发横财了。”胡先生表示,目前市场爆炒玉器等收藏品,藏品随便冠一个“玉”的名称就能将价格从几百元提到几千元,这极不正常。他还认为,这一轮黄龙玉的炒作很像此前“夜明珠”的炒作。

  “当时所谓的夜明珠其实就是炼钢用的萤石。把萤石送到一些科研院所进行钴60辐射,夜明现象就能持续两年左右。”胡先生表示。2002年左右,市场上由萤石制作的夜明珠价格一度飙升至数亿美元,并且有专家出面奉之为“珠宝玉石新品种”,导致市场上各类自行制作的假货层出不穷。但是,在热潮过后,“夜明珠”的多场拍卖会基本以流拍告终。

  一些业内专家强调,玉器受华人欢迎与华夏历史文化有关。和田玉、翡翠具有数千年历史,其估值体系中包括原料与文化和工艺等要素,而黄龙玉无论是材料价值还是历史文化价值,显然都与真正的玉相去甚远。

  “市场唾沫飞溅地炒作黄龙玉如何值钱时,上当的和起哄的人肯定会蜂拥而至。”胡先生表示,他手上就有一些黄龙玉的把玩件,但他只是视之为矿物标本,而不是高档玉石。

  在热炒黄龙玉的背后,翡翠的价格仍在继续攀升。尽管去年翡翠价格就开始上涨,而上半年更是出现翻番行情。很多市场人士认为,目前翡翠的价格距离顶峰路途尚远。一些极端的估计称,3个月内价格还会翻番。其判断的依据是6月底缅甸举行的今年第二次公盘拍卖。

  缅甸公盘是行家们口口相传的惯常说法,官方说法是“缅甸珠宝交易会”,通常每3个月举行一次。缅甸是最主要的翡翠产地,所以缅甸公盘是翡翠价格的风向标。据万珺介绍,6月底在缅甸举行的拍卖中,大陆及港台过去的买家创纪录突破5000人,成交金额更是突破70亿元,这还是在行业内专家认可的好料大不如前的情形下成交的。“这次公盘共有11000多份原料,与上次原料的份数持平,有质量的高档好料比上次公盘还少,但上次才30亿元”。

  万珺口中的上次是指今年3月份的第一次公盘拍卖。实际上,由于翡翠从原料到加工面市需要3个月左右的时间,5、6月份那一轮价格涨幅基本上就是受3月份公盘拍卖影响,而6月底这次拍卖时的涨幅需要约3个月时间才会在市场上显现。

  “2003年3月15日到23日的第40届公盘总成交额为1亿元人民币,创出了当时的总成交额历史纪录。”万珺介绍说,2003年之后,翡翠价格每年上一个台阶。从那往后的7年中,品质上佳的原料日益缺乏,但成交额却是7年前的几十倍。

  “我们给出的估价也是按时下局势给个判断,往往过不了几天就得换。”万珺表示,实际上翡翠的市场状况还算健康,目前国内玉器市场无论是估值体系还是检测体系,都已陷入了极其混乱的局面,比如价格涨幅比翡翠更厉害的和田玉。

  “目前市场上流通的和田玉基本没有真正从和田出来的,都是从青海或者俄罗斯出来的,但是你要是去市场上问,肯定都告诉你是和田出来的。”业内专家表示。

  而一些人士介绍,比较要命的是,目前并无一个检测体系区分和田玉与青海、俄罗斯等其他产区的玉石,而在市场估值上,和田玉又比其他地方的玉器价格高出数倍,导致其他地方的玉器基本都顶着和田玉名头出现。在一些专家看来,正是玉器市场这种混乱的局面给了各种所谓的“新品种玉石”足够的生存空间。(晨报记者 周治宏)

  “玩珠宝的朋友一定要坚信,世界公认的六大珠宝(钻石、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猫眼石和玉石)是雷打不动的,是不可取代的!”正如胡先生所言,任何新诞生的珠宝要想获得市场认可,没有几代人的反复认证是不可能的。近些年涌现的新品种和新概念不少,但没有哪个能经受得住时间考验。

  实际上,别说新的珠宝了,就算是现有的得到公认的珠宝,能认准也非易事。“翡翠也有几元钱的。你去缅甸看看,很多人都拿翡翠糊墙!”诚如一些专家所言,翡翠的检测标准算是最透明的,但市场上仍有拿“砖头料”来骗人的,更别提其他的种类了。

  不过,玉器市场估值体系再乱,但好歹有个估值体系,没获得市场认可的“新珠宝”连估值体系都不健全,行家都不知道怎么才能看准,外行怎么知道自己不会看走眼呢?此外,由于国内玉器交易并无二级市场,到手之后想要变现只有依靠代卖,因此如果看走了眼、要价过高,基本别想脱手。

  对于老百姓来说,不管黄龙玉遭遇爆炒是否沾了翡翠的光,短时间靠概念崛起的物品肯定脱不了“炒作”的干系,而“炒作”就必然是击鼓传花的博傻游戏,风险极大。正如胡先生所言,追捧新发现“珠宝”的人基本都会得不偿失。(周治宏)

  7月14日,昆明石博会上,一块黄龙玉籽料标出了令人咋舌的高价9000多万元。

  这是一块什么样的石头?它摩氏硬度6.5-7,与翡翠相当,比和田玉稍高。从时间来看,和田玉“出生”有7000多年,翡翠“出生”有300多年,它只有6年。

  短短6年间,它从几毛钱一斤飞涨到了万元以上。每过3个月,曾经卖出玉石的商人们都会捶胸顿足,愿意花几倍的钱再去买回它。它用6年时间创下了中国玉石史上的一个涨价奇迹。

  从北京爱家收藏品市场的展厅到云南龙陵县苏帕河的山谷,从最近30年内崛起的新富到烈日下挥汗劳作的挖玉人,一条隐秘的财富大河在其间奔涌,两岸的人们各取所需。其间奔有无数跌宕起伏的一夜暴富故事,偶尔也会有几个不幸的故事穿插其间。

  7月15日,正午时分。蹲在水田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李二死死地盯着工人的锄头,眼珠子一动不动。几分钟之内,和工人们一样,汗水从他黝黑的额头一点点地渗出。

  灰黑色的砂石中闪过一丝黄色,李二立即扑了过去。用水洗干净这块石头后,他摇了摇头,失望写在了所有在场人的脸上。

  苏帕河,自北向南穿越云南省龙陵县境内,而后汇入怒江二战期间,这条大河挡住了日军进攻中国大西南的脚步。1944年,作为二战中国战区的最前沿,这里还打响了惨烈的松山战役。现在,在这里寻找苏帕河从附近小黑山上冲下来的黄色石头,成了挖玉人的新战场。

  此刻,李二的眼前就有一场“战斗”一块数吨重的大石,一周前挡住了他寻宝的路径。柴油机带动的风钻,一天天、一点点地将大石头肢解成了可以搬动的小石块。宝贝就藏在最艰苦的那个地方,这是苏帕河两岸最常听到的故事。

  在采玉界,人们笃信“缘分”。数不清的故事告诉大家,你挖大半年一无所获,别人过来接着挖,第一锹就成了富翁。正是这样的传闻,让挖玉者们欲罢不能,无法放弃任何一个可能产玉的地方。

  李二已经有了其他人难以企及的“玉缘”。他是象达乡的村民。上一轮土地承包时,因为是村里外来的小姓,他分到了一块靠近苏帕河谷、没人喜欢的田地。2009年,在重庆地铁工地打工的李二回老家过年时,突然发现这块地成了一块宝。有人愿意出10万元买他的这块水田。李二没卖,自己开挖。

  2009年8月,开工后的第3个月,他挖到了一块高品质的黄龙玉,卖出了迄今为止他收到的最大的一笔钱12.8万。实际上,他当时还不太懂行情,这块玉石被人倒手后卖了37万,放到今天,则至少可以卖到80多万。沉甸甸的百元大钞点醒了李二,他把自己水田中“不好的1/4”高价卖出,而后再花30万元买下了他更看好的另外一块5亩多的河滩水田地。

  在苏帕河两岸,这是很多村民的标准选择。与昔日种水稻所得的几百元相比,这些土地的价钱已是天价。李二说,依靠山势、水流方向推算出来的一块较好的水田,可以按照3.3米见方的标准开卖,每块1.8万元。

  烈日下,李二的伙计们一言不发地干活,距离上一次出玉已经有一个星期。按约定,李二将和这些汗流浃背的小伙子四六分账。在苏帕河两岸的蓝色帐篷中,这是最广泛、也最能激发劳动热情的一种分配方式:挖不到,当地打零工的收入是20元1天,顶多是出把力气;挖到了,则有可能分到一笔改变现有生活的大钱。

  黄昏时分,好消息从河对岸一个蓝色帐篷里传出。这个帐篷的主人是一对父子,他们挖出了一块重达数百斤的、品质尚可的黄龙玉。

  在这块石头刚刚露出一小块时,赶到现场的李二已决定出2万元买下它。这是苏帕河两岸常见的情形,石头还未完全挖出,也可以买卖。买的人赌未出土的部分继续是好的,卖的人则赌这块石头的下面很一般。

  半个小时内,随着露出部分的增加,李二的价钱增加到了4万,但对方始终没有开口。李二回到自己的帐篷,一言不发地和衣躺在床上。他在紧张地算计,是否继续提高价钱以买下这块石头。

  李二的真名是李恩平。他的朋友、玉石中间商李飞鸿只知道他叫“李二”,但这不并妨碍他将李二的石头转手给德宏最大的黄龙玉商人官德镔。

  官德镔在云南玉石圈里赫赫有名。他原来在保险公司工作,2006年辞职专事黄龙玉买卖。提起自己的曾祖父腾冲玉石名人“官四玉”,他最喜欢告诉别人的一个段子是,老人家挖了50年都没挖着好东西,老了干不动时去河边撒尿,居然冲出了一个宝贝。

  大约在2000年前后,一位广西贺州人在龙陵修水电站。在苏帕河底,他发现了与广西贺州市场上出售的黄蜡石一模一样的石头。黄蜡石是一种观赏石,此前的主产地为广西贺州、广东潮州等地。这个人以几毛钱一公斤的价格,收购了一车“黄蜡石”运到贺州,冒充当地出产的黄蜡石出售。风水轮流转,几年后,在一些商人的暗地运作中,原来贺州等地出产的黄蜡石开始“悄然”返回龙陵,冒充黄龙玉出售。

  转折从2004年开始,云南省观赏石协会这一年将龙陵县出产的这种石头定名为“黄龙玉”。其中“黄”为颜色,“龙”为产地龙陵,“玉”即美石。

  何谓美玉?美石为玉。多名玉雕技工证实,龙陵出产的这种石头,成分与黄蜡石相像,但其上品部分,品质更加精良,可媲美和田玉、翡翠、田黄等珍贵石料。此外,这种石料的颜色多为黄、红两色,暗合中国的颜色审美观,填补了中国此前玉石所不具备的新色彩。龙陵的一些珠宝商人称,“黄龙玉是继新疆和田玉、缅甸翡翠之后发现的最优秀的玉种”。

  2006年,官德镔花30元购买了一块长不过尺、厚不及寸、重不达三斤的“玉质黄蜡石”,找到翡翠加工点,制作了几只“黄龙玉大玉镯”。第一对镯子,以200元卖给了一个朋友。其他镯子,两年后卖到了6000元一对,“放在今天,可以卖10万元”。

  官德镔说,从这几个黄龙玉镯子起步,他可以在“一天赚到过去几年才能赚到的工资”。而去年一年,他“收了1000多万元的货”。

  这里隐含了一个时代的大背景。与龙陵相近的瑞丽、腾冲等地,长久以来就是缅甸翡翠进入中国庞大市场的加工、中转地。目前的珠宝市场上,标价几十万、上百万的翡翠手镯已很常见。在其背后,翡翠原料“在近10年内疯涨了上千倍都不止”。翡翠加工工艺已普及到了云南的每一个旅游景点,一些资金不足的珠宝商人开始寻找其他美玉,来延续自己的生意。

  7月14日,昆明举办泛亚石博会。门内,汇集了上千家黄龙玉商家;门外,停着一些还未来得及上牌的新车,有奥迪,更多的是大型越野车。

  场内的玉石商人们纷纷传说,石博会开幕头几天,已有大收藏家出手,那些淘到宝贝的龙陵人,赚到大钱后转身去买了好车,“少说也有20多辆”。

  其中一辆未上牌的凌志越野车是程可家里的。事实并不全如传言,她家的车早已下单,只是在这几天提货。在北京的爱家收藏品市场、十里河奇石市场,她各有一个展厅,黄龙玉是其中的重要商品之一。程可是浙江人,她的家族在上世纪90年代就来到云南做奇石和木雕生意,并把生意做到了一个个大城市。

  黄龙玉,依出产地不同,可分为籽料、草皮料、山料等。目前市场价格最高的是籽料和草皮料。流水、山风的冲刷,赋予这两类原石滋润的色彩和灵气。

  程可的记忆里,“最早可以按车买,几百元能买一拖拉机的货。现在随便拉下一块就可卖几十万。奇石主要看外形。经常有人抱籽料给我表弟,几元钱一个。为搞好与村民的关系,他花钱买下后,转身再扔回苏帕河里。现在回想,扔一个,就是几万、几十万啊”。

  程可的记忆,是黄龙玉商人的共同记忆。从无人要的石头开始,黄龙玉在6年时间内创造了中国玉石史上的一个涨价奇迹。

  很难有人能说清楚,几千年来,为什么玉石能够对中国人产生如此巨大的吸引力。事实上,以硅酸盐为主要成分的各类玉石,与其他石头并无两样,但其晶莹、温润的气质,使它成了除黄金外中国最受欢迎的东西之一。“黄金有价玉无价”。玉石市场上,上世纪80年代价值几百元的和田玉籽料,目前售价均为几百万元。与之情况类似的翡翠,今年上半年的原料价格突然暴涨了三成左右。

  在北京展厅内,程可卖出的最贵的一块黄龙玉大籽料,成交价为80万元。这是在2009年,对方是一个房地产商。他信风水,把这块石头摆放在客厅的正中间,以“吸纳天地之间的灵气”。

  获悉对方原来喜欢翡翠后,程可当时就觉得价要少了。一年后回头看,她真是卖得太少自2004年以来,每过3个月,黄龙玉的价钱都会上涨一大截,“现在少说也有200万”。

  几乎每一周,官德镔都会接待一些各地来的朋友,陪同他们去收玉。一般而言,买玉也讲究缘分,一些人上亿元的生意可以交给别人去做,但买一块玉时会亲自上手。“这些人,大多是各地的房地产开发商、矿山老板。也有一些人不方便出来,他们会让他们的秘书来。”

  人们为什么会花这么多的钱买一块石头?官德镔认为,除了真心喜爱外,很多人其实是为了保值和增值。

  与高昂的标价一起,总有一些财富悄然地流入了龙陵这个贫困山区县。随之而生的,则是一些令人扼腕的悲欢离合的故事。

  有一种说法是,在人类历史上,玉石开采量只有几万吨,尚不够填满一个水立方的跳水池,这是玉石珍贵的主要原因之一。同时,其中将近2/3是近10年才被开采出来。在龙陵,这个说法若套入黄龙玉,公认的时间不足6年。

  黄龙玉的主产区集中在小黑山及其周边地区。这些黄龙玉的原生矿脉,随着地质变迁,在苏帕河及其周边的山体上沉淀了一些优秀的黄龙玉。

  目前,裸露于大黑山山体表面的草皮料已被村民基本捡拾干净;河谷内出产的籽料,好挖的地方已被人翻了多遍;埋藏更深的河滩籽料、需要开洞挖掘的山料,受云南天气多雨、山体疏松、施工条件简陋等多重条件的影响,很容易塌方。

  当地出租司机陈富说,在龙陵,至少有十几个人因为黄龙玉或死或残。其中的一个故事是,工人发现了一块玉,投资挖洞子的老板心急之下,在工人吃饭的时候独自大干,周边的岩石突然塌下将其压死,“可怜,走的时候还饿着肚子”。

  超越想象的财富遽然来临时,自然有一些人铤而走险。短短几分钟之内,李二历数出了好几起抢劫黄龙玉的犯罪案件。

  如果不是仔细追问,这类不幸的故事一般不会被人们提起。事实上,在龙陵,过去6年的经历证实,这种红、黄两色为主的石头,一直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在上涨,包括雕工、小卖部、手电筒买家在内的绝大多数人,都在这一轮上涨中分到了财富。

  在这里,人们更愿意回忆的是那些一夜暴富的故事:一块石头,张三以3万元卖给王五;半年后,张三愿意花30万元买回;再过半年,王五也后悔了,找上门来愿花80万元再次买回。有一个财富游戏在这里很流行:黄龙玉中有一种内含草花的材料。好的草花,巧夺天工,但外表极难看出。参与人可以买下一块原料来赌,输了,自认倒霉;赢了,则可以在瞬间获得几十倍的增值财富。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伴随着信息的开放,龙陵人也在一步步地接近财富的源头。官德镔说,当他走在路边时,经常会被路边务农的老人拦住。待你看过他的玉石并稍有动心时,对方的开价一定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数字。他遇到的最高数字是200万。

  当地信用社的最新资料证实了这一点,仅今年上半年,龙陵县象达乡信用社的存款增加到一个亿左右。

  跳下深坑时,因为用力过猛,李二的凉鞋突然坏了。一般人2年时间才能穿坏一双凉鞋,在河滩上奔劳的他,两个月左右就要换一次鞋子。朝阳村的杂货铺内,老板向他推荐了三双鞋子。犹豫再三,他选择了其中最便宜的一双。

  走出小杂货铺,他遇到了自己的同村发小。对方在自家的地里挖了一个星期,什么也没挖着。获悉李二已经卖了1万多元的玉石,这个人沉默着抽了一会儿烟,和李二商量:再干10天,若还没有,就到李二的工地上干活。

  除了陪朋友去收玉,官德镔现在几乎不上山了,“到了山上,一群人围上去疯抢,价钱反而更高”。一些人会主动把黄龙玉送上门来。现在原石这么贵,谁能一个个打开来看。从几毛钱一斤买到现在,他解剖的黄龙玉原石可以用吨来计算,眼力已非常人所能企及,他时常能从别人不要的东西中选出一些好料来。

  2年前,他收玉动用的资金是几千至几万元。现在这笔资金涨到了10万元至几十万元。官德镔只收最好的货,他说,无论价钱涨到什么程度都跟那些垃圾货无关。

  好的黄龙玉已很难见到。他和上门求货的几个东莞商人开玩笑说,要不我们买下那段公路,重修一遍,趁机挖出下面的东西。

  石博会上,程可看中了一块带有草花的黄龙玉。对方要价9万,她只愿出价1万元。旁边的一个人买走了这块玉。惋惜之余,她感慨称,新入场的人什么价钱都敢买,“一个疯子卖,一个疯子买,还有一群疯子在等待”。

  她的哥哥,一位少年即在外拼搏的成功商人决定,用其木雕厂赚到的资金再囤积一批上好的黄龙玉。他说,“有什么生意能比这个好呢,买块石头,坐在屋里玩玩,就可以翻几倍。”

  长途客车上,一个大型挖掘机器的代理商也赶到龙陵调研市场。受和田玉拉动当地大型挖掘机市场快速增长的案例影响,他试图在龙陵找到新的商机。这个人调研的结果是,为了保护当地自然生态,当地政府目前不允许大型挖掘机进入河滩挖掘。此外,挖掘机成本太高,经济上目前还不太合算。

  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他说:“如果黄龙玉的价钱涨到一定程度,一定会再现和田玉的那一幕。有什么能够阻止人们对财富的梦想呢。”

  昨天,云南省黄龙玉协会秘书长、《中国国家宝藏黄龙玉》一书的主编刘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他认为,玉石是中国传统的奢侈品,多年来受外来文化的入侵,使其在奢侈品市场占有率低,地位尴尬。玉石涨价是一件好事,可以回归传统文化,可以更迅速地将社会财富转移到普通人手中,并带动当地经济发展。

  记者:什么是黄龙玉?刘涛:黄龙玉是一种新兴美玉。在玉雕行业中,这是一种非常优秀的玉种,有翡翠的质地、和田玉的润泽、田黄的颜色,既可以把玩原石,也适合雕刻成各种摆件、饰品。

  刘涛:黄蜡石是各种由石英组成的显晶质的统称。黄龙玉是黄蜡石中已经玉化的、一种较为罕见的玉料。它的感官、理化性质与目前我们所知的石英、玉髓、玛瑙相比,有较大区别。美石为玉。中国人尊崇黄、红这两个颜色,但历史上此前从未出现过一种以这两种颜色为主要色调的玉石。黄龙玉的出现,弥补了这个缺憾。此外,黄龙玉中有一种叫做草花的材质,这是玉石原材料在地质变化中自然生成的。每一块石头上的图案,都不一样,巧夺天工。

  刘涛:这里有三个原因。一个是黄龙玉的材质确实出众;二是现代信息、传媒技术的发达,加快了它的传播速度;三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人们对玉石的需求激增,而其他的一些宝玉石,或者资源已经枯竭,或者价格已经到了常人难以接受的价位。“盛世兴,美玉出”,黄龙玉诞生、发展,赶上了这趟快车,走过了其他玉石几百年、几千年才走过的涨价道路。

  刘涛:中国的有钱人远远超过你的想象。我认识的一个北方人拿出2个亿资金来玩黄龙玉。现在的玉石市场,就像是有一个玉石黑洞一样。一些好的玉石原料,出现在市场之后,很快就消失了(被人收藏了)。我想,除了一些确实喜欢玉石的人之外,应该是有一些人把这个当作艺术品来投资的。这是正常的,好的原材料、好的艺术设计、好的雕工,做出了一件精美的工艺品,它的价位本身就是社会普通人很难触及的。如果你关注中国奢侈品市场,你会发现,不只是黄龙玉,好翡翠、好和田玉的价格,今年也涨了一大截。如果一定要涨价,那奢侈品涨价是好事,至少它把财富更快、更迅速地转移到了普通人手中。

  刘涛:黄金有价玉无价。在玉石市场上,只要一个愿意卖,另外一个愿意买,都是合理的价钱。除了这些品质顶尖的黄龙玉之外,还有大部分品质一般的黄龙玉,它们的价钱虽然有所上涨,但还是保持在一个能够被市场接受的范围之内。我们还要看到,黄龙玉作为一种新兴玉材,拉动了地方经济,带来了很多就业。就我所知,玉价便宜时,当地最早是用河南学徒做雕工,几百块钱一个月,雕出的东西糟蹋原材料;玉价大幅上涨时,当地开始用江浙的一流雕工。一个好的雕工,一年能赚几十万元。

  记者:这波黄龙玉的热潮,有没有可能像兰花、普洱一样,是有机构和资金在中间炒作?

  刘涛:普洱茶、兰花和黄龙玉不一样。普洱茶是一种消费品,它的价钱涨到一定程度,就背离了其本来的价值;兰花,可以通过生物技术克隆,一变二或一变三,这些都属于可再生的资源。黄龙玉不一样。这是属于不可再生的资源,挖一块少一块,且每块石头都是不一样的,都有着独特的魅力。炒作是市场有几个大的庄家,控制了一定的产品,拉高出货。可以这么说,虽然黄龙玉的储量可以开采100多年,但真正的顶级品也不多,每个人手里只有几个。没有一个人有这么大的实力,来炒作这个市场。目前的这个价格,应该说是玉石市场的供求关系来决定的。(记者王阳)上一页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页 (共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