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海南沉香 > 南安一海都老读者从水里挖出一根黑木头 不淡定

南安一海都老读者从水里挖出一根黑木头 不淡定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8月12日

  闽南网5月22日讯 “我挖到一块大木头,可能有上千年,快找专家来鉴定下。”前天,南安洪梅的陈先生致电海都热线,话语中满是兴奋。

  陈先生说,这根木头通体乌黑,埋在水下很多年都不腐,说不定是什么名贵木材。

  事情要从5月19日说起。当天下午3点多,南安市洪梅镇,挖掘机轰隆作响。30岁的陈先生和几个村民要赶在暴雨来临前,将水塘挖得更深些,夏季时好蓄水。没想到,一铲子下去,一根粗壮的木头赫然出现。这根木头通体乌黑,看起来似乎有些年岁。陈先生纳闷了,这个水塘是1958年就有了,之前是一片农田,附近从来没有过树木。水底怎么会有这么粗的木头,难道是乌木?想到这儿,陈先生当即决定,先运回家再说。

  木头非常沉,妻子打开土方车后门,俩人合力把木头从后车厢推下。经过测量,这根木头长约1.7米,直径约0.51米。

  “为啥水库里有这么粗的木头呢?”他反复思考,突然想起村里古老的传说,明朝时,水库附近曾有一座叫“牛院郎”的寺庙,寺里树木遮天蔽日,僧人们曾用黄金铸了一个金佛,扔进河里,据说谁捡到就是天大的福气。但这么多年,没人捡到。“也许这根木头也是和尚当年抬来扔在这里的。”他说,村里100多岁老人小时候还见过寺庙的地基。他仔细端详木头每一段纹理,“纹理清晰,材质很硬,通体发黑,好东西。”

  海都记者赶到南安时,正下着倾盆大雨,黑木头躺在雨水里。陈先生说,他本想找块布盖上,但雨大风大,一盖上就被吹走。“这木头说不定泡了上千年,都没腐烂,这点雨不算什么。”说话时,他弯腰试图把木头缝里的淤泥清理干净。

  记者提出可能要带个小样本回去,方便专家鉴定,他风风火火地拿着菜刀砍下去,但木头太硬,一刀下去,小树杈纹丝不动。陈先生挑挑眉,挥舞两下菜刀,兴奋地喊:“看,这么硬,宝贝吧!”他让妻子换了把大菜刀,朝小树杈连砍七八下,才掉下巴掌大的样本。

  为啥会对这块木头这么上心?陈先生笑着说,都是海都报给他的启发。前两年,海都报上曾刊登过一个男人在海边打捞起一根木头,喊来专家鉴定,居然发现是乌木,属于国家红木标准的一种。俗话说,“家有乌木半方,胜过财宝一箱”嘛。

  陈先生说,自己是海都报十多年的老读者了。1999年,他在客运中心站附近一家成衣厂工作,没钱买报纸,只能听厂里播放的广播。那时,每天主持人都会念遍海都报的标语。“阳光、空气、都市报,没错吧?”他笑得一脸得意,“信任从那时开始培养的。”

  工作人员说,木头不属于名贵木材,通体发黑是木材碳化的结果,之所以埋在水里不腐烂,是因为木材在水下隔绝了氧气,处于封闭状态。我国古代造桥桥墩也是木头材质,长期埋在水下,就是这个道理。该工作人员建议,若想知道木头具体的种类,必须将样本寄送到专业机构去鉴定,泉州目前还没有这样的专业机构。

  昨天下午4点多,记者把专家意见告诉陈先生,乍听这消息,他还不愿相信。反复解释后,他才哈哈大笑:“既然不是名贵木材,那我就用它做个茶几泡茶吧!不心疼。”(海都记者 花蕾 谢向明 文/图)

  ◆2012年4月,福建漳浦石榴镇梅东村西溪河床下,挖出巨大乌木,有的直径达到2米,表面开裂,横断面散发淡淡香气。村民们纷纷打捞,准备卖掉。漳浦林业局表示,当地林业站加强巡逻,禁止村民进行采挖。(海都报2012年4月24日A22版报道)

  ◆2012年,有渔民在泉州虫寻埔海发现一根长达17.85米的古木,此后被一位神秘商人以1万元买下打算捐赠给泉州市博物馆。据初步推测,该木头为古船桅杆,至少有上千年历史,为泉州“海丝”研究又添珍贵标本。(海都报2014年8月14日A19版报道)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