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海南沉香 > 台湾隐山居士潜研沉香续补“断头弦”欲传中华

台湾隐山居士潜研沉香续补“断头弦”欲传中华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7月27日

  沉香,近些年来于两岸间悄然风靡走红,或焚香熏陶,或手盘典藏,或宗教参礼,或名药入味。台湾北部叠嶂山林中有这样一位“奇人”黎焕友:潜研沉香三十载,从千公里外大陆购买地上古代木质亭台牌楼,于此隐山研经盖馆,立志挺“中华香道”自成一脉、香火传承。

  所谓沉香,是树木植物经外力创伤、人为削砍、蛇虫蚂蚁等侵蚀,在自我“涅槃”过程中分泌油脂,后受真菌感染,终凝结成块,不再腐朽,厚发韵味,古朴芬芳之物。野生沉香,须自然天合上百年,“沉”得惊世,“香”得骇俗,千百年来,为人钟爱。

  但沉香不“沉”现今成了最大问题。“浮躁气盛,流于物表,走到哪里,总是听到这样的对话,怎么样,很香……戛然而止,再无下文”。黎焕友白褂麻衣,发须飘逸,谈起当下闻香世风,皱眉摇头。

  五十“知天命”的他,遍走沉香落根的东南亚,追本溯源,虔心求道。然而目之所及,“不是和服,就是汉服,行香仪式,追根结底,还是日本那一套。”这让他不免有些悲伤。

  二十多年前,嗜香沉迷的黎焕友,决心发扬中华香道,他呕沥心血打造的沉香会馆,古色古香,层山环绕,院中遍植沉香树,厅堂内,丝丝沉香卧台,怀炉白烟淡渺,香氛淡雅怡然。从印尼、越南、老挝、菲律宾、柬埔寨到海峡两岸,从原木、生丝、生结、沉根到沉水,东南亚乃至两岸与沉香的关联,几乎都可于此找到线索。

  从一块五百年中华沉香古木上,割丝少许,炉中加热,花果之味入鼻,神气安宁,稍许片刻,香氛下沉转甜,乳味通透。又取越南沉香粉末少许微热,飘味冲撞老辣,后转为甜。

  “现在,人们往往讨喜外界野辣新奇、浓妆艳抹之味,重拙下沉、浓郁厚实之中华香气,反倒为人鲜闻。”黎焕友认为,若能发扬中华香韵,中华香道就能从主流盛行的日本香道中杀出重围,自成一派。

  然而“道”,非零散碎片,是完整系统。为此,他四处求学,研经写书,创立闻香书情“香签”,传业布道开讲,开发众路香品,望将中华香道发扬光大。“其实中华香道随处可见,只是四处断头,无加串梳,不成脉络,我要做的,就是补弦。”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