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海南沉香 > “怡人”心语寄《沉香

“怡人”心语寄《沉香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7月20日

  从小的耳濡目染,让她喜欢上文字。几十年的业余创作,她以女性的细腻和睿智,沉淀出对生活的感悟,并将断续文字集结成书。“我是想将2011年前的断续文字集结成集,和历史说声再见,然后开始新一轮的创作。”4月26日,是让笔名为“怡人”的女作家王宏一生铭记的日子。半年前,出书的初衷犹在耳边;半年后,拿到散发墨香的《沉香》,她竟激动得泪流满面。

  今年41岁的王宏,是仁寿某中学女教师,眉山市作协会员。她从小热爱文学,几十年来利用业余时间坚持创作。此次出版文集包括散文、小说、诗歌三个部分,既有犀利眼光对世俗婚姻的审视,也有细腻笔触对诗意生活的追求。她是一名穿着旗袍的优雅女子,更是一位眼光独到的犀利作家。

  1970年,王宏出生在仁寿县城一个教师家庭,算是从小在书堆里“泡”大的,而她安静的性格,恰好让她有了大量时间读书。渐渐地,中外名著全被她读了个遍,她也对文字产生了奇妙的感觉,尤其是看到亦舒等女作家的作品,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在呼喊:王宏,你应该拿起笔来!

  而真正让她尝到当“作家”的甜头还是来自课堂。小学时,王宏的作文常常被当做范文在全班传阅,那时当班主任的母亲更是时常鼓励她:“小宏好好写,将来一定是个才女!”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里,王宏的作家情结越来越浓。

  从1990年开始,王宏开始将自己的作品向外投稿,偶见自己的“豆腐块”发表在报纸杂志上,她总是鼓励自己继续写出好的作品。王宏自言是个穿着旗袍的古代女子,她文笔细腻,笔触独到,文字极具美感,通过文字,仿佛就能看见一个从烟雨江南款款走来的妩媚女子。

  王宏喜欢写情感类文章,只要灵感来了,即使不睡午觉,她也要第一时间把这种感觉留住。有时候,她一天能写几篇文章,题材内容迥异,但这并不影响写作质量。“我总是力求完美,我要对我自己的文字负责。”王宏说。

  参加工作后,王宏开始尝试写小说,并开始与仁寿为数不多的女作家互相交流,相互鼓劲。2010年下半年,她想将小说《几度水仙开》出版,但她最后却改变了这个决定,而是将自己前几十年零零星星的文字集成文集《沉香》出版。

  “我是想给自己、给过去一个交代。”王宏说,一路走来,这条创作之路走得异常美丽,她舍不得不了了之。“人的一生,总应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我要把世间的美,用最美的文字奉献给我所爱的朋友们,就像给来客奉上一杯杯轻雾缭绕、绿叶升沉的香茗。”王宏如是说。

  读怡人的诗歌,适合在春日明媚的午后,点一杯香茗,临窗而坐,随着字句的逐行移动,慢慢进入作者的世界。此时,作家怡人恰如其名,以作品怡人。但是这并不是她的全部。另一个怡人,不再是一个温和的歌者,而是一位犀利的女人,用自己的冷眼,窥测着自己身边的世情冷暖,再用一支妙笔,将这纷繁的世界一一剖析。

  谈爱情:“如果我们把生活质量纳入物质范畴,生命质量当属精神范畴。有一份平淡却又至死不渝的爱情,有一颗淡薄高贵的心,有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状态,我们便拥有高质量的生命了!”

  谈男人:“圣人孔子也有言曰:食色,性也,男人好色,纯属本性使然。虽然男人个个好色,但其外在表现却千差万别。在此试分为极品、精品、妙品、凡品、庸品五类以概之。”

  谈时间:“光阴好比一位沉思的智者,又如一名机灵的顽童,总是在我们展开笑颜,蹙眉叹息之时,在我们提着菜篮子走向市场,拿起笔准备写点什么的时候,不动声色地从我们身边溜走。”

  此等小语,信手拈来,向我们道出她眼中的世道人情,犀利而贴切。但是,看上去温和优雅的女子,是怎样练成这样一只“辣笔”的呢?

  “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人们越来越追求物欲带来的满足感,缺乏信仰,更无视亲情和爱情,以至酿成悲剧。我希望通过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唤醒一些迷途的读者,让他们能发现生活的美好,珍惜婚姻、爱情和亲情。”王宏说,自己杂文和小说中的例子,都是来自现实生活,最终目的,也是希望读到她文章的朋友,能引起共鸣,解决自己的现实问题。“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所以我希望人们记住:静,静以修身,方能得幸福”,王宏如是说。

  《沉香》中收录的诗歌散文和小小说多为王宏的前期作品。王宏告诉记者,将多年来的文章汇总在一起,算是对过去的一个小结,而她今后的发展方向是长篇小说和剧本。

  4月中旬,王宏为仁寿电视台写的电视剧《开心枇杷园》正在周末播出。目前,她正在与友人合作,将两人的长篇小说《几度水仙开》改成剧本,并寻找合适的电影公司将其拍成电影。“这是一部反映现代人渴望冲破都市牢笼,回归大自然的力作。清新优美的语言,如诗如画的描写,带你与田园式生活亲密接触……”说起自己的作品,王宏满脸憧憬,不乏溢美之词。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