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海南沉香 > 驻马店大量毁林烧炭 炭窑一月烧20万斤林木(图

驻马店大量毁林烧炭 炭窑一月烧20万斤林木(图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7月11日

  “驻马店西部山区大量山林被毁,烧成炭卖到国外,你们调查一下吧!”记者接到群众报料后,用一周多时间,多次深入驻马店西部山区,调查采访非法毁林烧制“外贸炭”情况。记者发现,在利益的驱使下,驿城区胡庙乡、确山县竹沟镇、泌阳县桐山乡毁林烧炭屡禁不止,山民偷偷地将深山里的林木运出,窑主偷偷将这些林木烧制成木炭,截好装箱,卖给韩国人做出口生意。

  “俺们这里,有个非法烧炭窑,被捣毁几天了,听说还要重建再烧。你们记者不盯,就会死灰复燃。一个炭窑一个冬季能烧秃几座山,危害非常大。”1月7日下午,记者接到群众的报料后,赶到驻马店市驿城区胡庙乡彭庄村调查,只见一座炭窑藏匿在村西山脚下的一块麦田旁,已经被毁,上千棵麻栎树堆放在麦田里。

  村民们说,这座炭窑在烧第二窑时,被群众举报,媒体曝光后,被森林公安捣毁。“你们记者不盯紧,还准备烧”。

  一名在麦田旁守着树木的中年男村民见有车经过,赶紧离开。知情村民说:“他是望风的,看是否有陌生的车和人到村里来。要没有,他们就会偷偷地再烧。你们这一来,他们又得好长时间不敢烧,再烧被捣毁,就赔多了”。

  据彭庄村村民介绍,麻栎树生长慢,木质结实,是烧炭的好木料,烧出来的炭着火持久,非常畅销。窑主收购麻栎树,每斤一毛多钱,很诱人,附近山民纷纷上山砍伐,偷偷用农用车拉下山卖给窑主,“窑主和森林公安人员熟悉,啥都不怕,就怕记者。一曝光,执法人员虽然不情愿,但也必须捣毁”。

  记者驱车向南进入深山,发现山民们满载麻栎树的三轮车,一辆接着一辆。在一个山坡处,一男一女正将成人大腿粗的麻栎树锯成一段一段的。山坡上全是麻栎树,一些小的麻栎树没遭毁,倒是碗口粗快成材的麻栎树,却被隔三差五地成片锯掉,留下刺目的树根和锯末。

  一名50岁左右的山民驾农用三轮车载着砍伐的麻栎树沿山路行驶,记者举相机拍照时,该山民非常警惕,解释说车上拉的麻栎树都是前段时间冻断的,所以砍了,并停车质问记者为啥拍他。跟在农用车后面的两个妇女也冲记者大呼小叫,并要求记者把照片删了。

  1月8日,记者沿胡庙乡向西,逢山路就进,随处可见大量山民将山里快成材的麻栎树往外运。“这都是山里人趁农闲没事上山砍伐,拉下山卖给烧炭的,一车能挣200多块钱。”一名司机说。

  1月10日下午,记者以买炭人身份,在一名知情男子的指引下,在驻马店市确山县竹沟镇附近发现一个正在烧炭的农家大院。该院比较偏僻,穿过一条小道,经过一个废品收购站才能找到,面积约有两亩,四周用砖墙围住,门口有个大铁门。

  10日16时24分,记者以买炭为由进入该院。院里浓烟滚滚,大铁门内,有一个地磅。位于院子北部的两个炭窑正在烧制木炭。院内的麻栎木堆成了一座座小山。

  两个炭窑旁,一名男性工人正戴着防毒面具,将成堆已烧制好的炭条用电动齿轮截成长短一样的尺寸,然后放进旁边的筐里。两名女工戴着口罩,将这些截好的木炭分3层装进纸箱里,纸箱正面印有韩文,侧面印有“MADEINCHINA”(中国制造)英文字母和联系方式。

  院子东侧有一个用石棉瓦搭建的简易仓库,400多个印着韩文装满木炭的纸箱堆放在里面。

  听说记者要买炭,一名姓张的中年男子向记者介绍,他是老板,已经烧炭两年多了。他还强调自己的炭质量非常好,直接装箱出口到韩国。“韩国人只收购用麻栎木烧的木炭。这种木炭很耐烧。”张老板说,麻栎木炭质量好,装箱价格也不便宜。

  张老板问记者要贵的还是要便宜的,记者让他详细说说。张老板说,贵的就是整箱包装好的,按韩国客户要求截成10厘米那么长的装箱炭,一箱三层炭,28斤,出厂价是一箱70元人民币,每斤合2.5元。便宜的就是一整根炭截过装箱炭后、剩下的不足10厘米的散炭头,这种炭头每斤1.5元,“除了没有装箱的看着好看外,一样耐烧”。

  记者问一窑能烧多少炭,张老板回答说一窑能烧出100箱木炭,9斤麻栎木出一斤木炭,两个炭窑约4天出一次炭。按照张老板的话计算,一窑炭一次就能“吞”掉2.52万斤麻栎木。两个炭窑一次就能“吞”掉5.04万斤麻栎木。一个月出7.5次炭,一个月两个炭窑就“吞”掉了37.8万斤麻栎木,合189吨,若用5吨的大卡车装,大约可以装38辆车。

  整个院子被浓烟和刺鼻的味道笼罩,人只要一张嘴呼气,就会被呛得咳嗽。两名往纸箱内装炭的女工双眼被烟熏得肿胀着。为打消张老板的怀疑,20分钟后,记者买一箱木炭装车上离开。

  张老板说,他这里的木炭专供韩国,经常有韩国人带着翻译来他这里买炭。韩国人用车买走后,运到码头上船,再运到韩国。印有韩文的装炭纸箱是按韩国客户的要求在市里定制的。

  1月11日,记者发现多名用农用车拉麻栎木的山民,除将麻栎木拉到张老板的烧炭点外,还继续向西行驶,将木料送到与竹沟镇相邻的泌阳县桐山乡境内。

  在竹沟镇做生意的一名热心男子告诉记者,泌阳县地处山区,建窑烧炭的比确山县多。“好些确山县山民都将从山上砍下的木料拉到泌阳山区卖给烧炭的窑主。”

  记者驱车在泌阳县桐山乡寻找,没有发现离公路近的炭窑,但一路上随处可见满载麻栎木的农用车。有一辆从泌阳驶往驻马店市方向的货车上,载满了印有韩文字样的木炭纸箱。“泌阳县的非法炭窑比较隐蔽,多建在山沟里,没有人领着,外人很难找到。他们也全是用麻栎木烧的炭,也都装箱出口到韩国。”一名知情人说。

  当日20时,趁着夜色,记者在张老板烧炭的农家小院附近观察,院子里灯火通明,晚上也是一片忙碌景象,半个小时内,记者见到好几辆拉着麻栎木的三轮车进入该院内,晚上仍然在进行交易。

  为核实竹沟镇张老板的烧炭窑有无手续,记者用114查询到确山县林业局的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向记者提供了确山县森林公安分局的电话号码。

  记者按照这个电话号码打过去,一名男子接通电话后,问记者是干什么的。得知记者身份后,该男子告诉记者,想了解情况,带着证件到森林公安分局办公室,随后挂断电话。

  记者驱车赶到离竹沟镇30多公里的确山县森林公安分局,来到二楼,看到森林公安分局铁门紧锁,没有一个值班人员。记者立即拨打早先接电话男子的电话,对方却告诉记者他正在山沟里,“电话费贵得很”,想采访他私事可以,要是采访公事,必须拿着证件去县委宣传部报到,经过同意后,才能向记者介绍有关情况,然后挂断电线时许,记者又拨打该男子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后经了解,接电话的男子是确山县森林公安分局政委。

  1月12日一大早,记者得到线索,张老板的炭窑有一窑已经出炭,马上驱车赶到该烧炭点。记者仍然以买炭人身份进入,发现西面一个炭窑已经出炭清空。旁边一堆河沙正覆盖着出窑不久的木炭棒,使其熄灭和冷却。东面一个炭窑没有出炭,正冒着浓浓的白烟。

  一名男工仍戴着防毒面具在截烧好的木炭,两名女工仍在往纸箱里装炭。几名工人正在往木材垛上码放头天晚上收购的麻栎木,院内的麻栎木比两天前更多了,或躺或立在院里,堆积成山。简易仓库里的韩文炭箱总数,也从两天前的400多箱增加到将近700箱。

  记者走出院子,在大门外拨通了确山县森林公安分局局长刘小福的电话。刘局长表示,他立即派人前往查处。挂断电线分钟左右,就在记者等待森林公安人员到来时,院子里的工人慌忙将院子大门紧锁,几名正在忙碌的男女工人停下手中的活离开。张老板骑着一辆摩托赶回,围着记者的车来回看。

  半小时后,一辆深绿色的捷达车驶来,当驶到离烧炭的院子20米左右时,停了下来,记者看到车上的人和张老板说了几句话后,张老板骑上摩托车离开。

  随后,从该车上下来四五名身着便衣的男子,他们称是确山县森林公安分局的工作人员。一名年轻的男性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在10多天前就捣毁过张老板的炭窑,对其再次建窑烧炭,并不知情。几名工作人员说,张老板经营木炭生意没多长时间。而这句话,和张老板自己说“已经开了两年”明显矛盾。执法人员说,张老板是在吹牛。

  在几名森林公安工作人员的配合下,记者再次进入该烧炭院中,对院内的情形进行了拍照。随后,执法人员叫来张老板,让其拿出确山县林业部门给他办的“木材经营加工许可证”,并说张老板可以经营加工合法来源的木材。

  记者发现,该证是2009年11月23日新发的,有效期为2009年11月至2010年11月。张老板可以自主经营木材的来源仅为:废弃木耳杆,上面盖有确山县林产品经营加工许可证专用章。

  在院子的南侧,记者看到一堆码放整齐根部带着泥土的麻栎树,而整个院子都堆满了麻栎树,便问“这么多麻栎树,怎么能都说成是废弃的木耳杆”。这时张老板和森林公安工作人员忙解释说,今年冰冻压断了好多麻栎树,山民们“被迫”把压断的麻栎树砍下拉来卖了。

  记者问,夜里山民偷偷拉树来卖,他们偷偷收,这也是“被迫”吗?整院粗细不等的麻栎树都是被冰冻压断的吗?都说张老板和森林公安部门很熟悉是真的吗?现场的几名森林公安工作人员忙说,没有的事,他们工作上难免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也有些山民因地少、经济来源不足到山上砍伐麻栎树卖的,“希望包涵”,他们以后会把工作做得更细。

  最后,几名工作人员强调张老板应以废弃木耳杆等为主加工炭粉,虽然有客观原因,但不能超范围收购这些麻栎树烧成炭,并立即责令张老板把正在烧的炭窑停下,停止非法行为,院内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动,等候他们的处理。

  知情人李先生说,近年来,每到冬季,驻马店西部山区深处就会冒起浓烟,非法炭窑吃光了一片片山林,吃秃了一座座青山。木炭窑主们发了财,却“洗劫”了一片片山林。尽管森林公安等有关部门不断加大打击力度,但非法乱砍滥伐山林树木和私建炭窑非法烧炭现象,仍屡禁不止。窑主们躲在暗处,有的在和执法部门玩猫和老鼠游戏,有的则和执法部门猫鼠共舞。

  几毛钱一公斤的林木烧成炭后,就变成几元一公斤。暴利所驱,才是炭窑屡禁不止的最主要原因。

  除此之外,山路隐蔽难找,有关部门监管力度不够。捣毁炭窑简单,加大对窑主惩处力度,让窑主们不敢再建窑却受到方方面面的制约,难以硬起手腕执行。如果管理部门的行动仅仅停留在表面上,打击力度不够大,乱砍滥伐就不会彻底禁止,非法烧制“外贸炭”的炭窑就不会被彻底取缔。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沈阳男子曾令军在这不足20平方米的厕所小家生活了五年,还娶了媳妇,生了大胖儿子……


海南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