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海南沉香 > 用文化勾连出城市的有机 纹理(组图)

用文化勾连出城市的有机 纹理(组图)

admin 海南沉香 2021年04月29日

  和其他所有双年展相比,本届西岸2013建筑与当代艺术双年展(下称西岸双年展)都是特殊的,着实因为这一届展览本身和徐汇滨江这块区域的规划和开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映射。而作为西岸推出的一系列文化活动之一,它又绝非孤立,体现出某种城市更新过程中的新策略和意图。

  双年展和这块待开发空间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带着这样的问题,记者走访了本届双年展的发起人和主办方之一—上海西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西岸集团)。在展览场所的斜对面,一处砖红色的两层建筑隐身在草木之间,这便是西岸集团办公地所在。日前,西岸集团总经理李忠辉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受了早报记者的专访。

  “我们这次双年展的最大特点是,它不是在一个场馆里建成,而是在一个工业废墟里进行展览,这是一个开放的概念,粗犷和细腻同在。”李忠辉说,“但是,下一届肯定会有另外一种姿态。徐汇滨江的每一个建筑体就是一件作品,现在可能是一张图纸、一个模型,或者是一个小单体去展现,今后可能立体城市本身就是我们的场馆。双年展是一个开放的活动,是在搭建一个平台,希望让更多的艺术家、建筑师,包括美术馆等共同参与。我们希望双年展是一个大平台,不是由我们来筹办,而是所有人共同参与,把它作为一个城市的活动。”

  东方早报:在本次西岸双年展开展之前,上海也有一些艺术双年展和各种各样的建筑小展。您当初在确定把建筑和艺术合在一起,并放在西岸举行这样的主题和形式时是怎么想的?

  李忠辉:我们大概在两年前已经在策划这次双年展了,因为我们一直很注重滨江地区的开发。

  黄浦江地区是浦西唯一一块可以成片开发的区域,它的开发实际上是一个城区的开发,沿江可能有将近2000万平方米的开发量。从各个区段的定位来讲,很多公司都定位成现代服务业,希望能够引进世界500强,因此都在搞国际方案征集,但是这很可能会导致形态、功能和产业的趋同,也就是会面临同质化的竞争。所以我们对此进行了反思,尝试去往差异化的方向发展。

  上海这几年的发展速度非常快,尤其是2010年世博会召开之后。但是,和国外一些沿江地区比如伦敦和巴黎相比,我们以往沿江的开发比较侧重于综合体和现代服务业聚居区,真正给老百姓公共活动的区域并不多。因此,徐汇滨江第一步还是要通过文化的设施和文化的集聚来带动整个地区的发展,应该成为美术馆、博物馆等各种文化场馆最多的地区。文化发展起来以后,整个地方的品质和魅力才会提升,才能带动整个商务和商业的发展。所以我们的策略还是文化先行,在各种文化活动的基础之上让文化设施和文化环境逐步形成。

  东方早报:西岸双年展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孤立的展览,但是除此之外还有西岸音乐节,接下来也有交响乐团的演出等各种文艺活动,它们似乎又是一个整体。这样的情况是两年前规划时就已经设想过的吗?

  李忠辉:这实际上是开发这片区域的一个策略。我们当时曾举例:纵观一个城市的发展,就像一瓶茅台酒,如果用化学的方法去分析它,它就是酒精和水,但是反过来,把酒精和水放在一起,却成不了一瓶茅台酒。一个城市是由一些高楼大厦、道路和绿化组成的吗?其实不一定。一些三四线的城市现在路也修得很好,楼也造得很漂亮,但是这些就形成了一个城市了吗?不一定。城市还是一个有机体,它必须像茅台酒一样,通过文化把它勾兑起来。

  东方早报:在设计这些文化活动以及整个规划过程当中,对国外的文化区和传媒区有没有一些借鉴?另外,上海这座城市还拥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历史文脉在里面,我们在借鉴国外的经验之后还存有些什么自身特色呢?

  李忠辉:借鉴是肯定的。一方面,文化需要传承。不是说搞几个活动之后这个地方就会成为文化地标了。我们首先需要有一些文化设施,所以我们做了一个“西岸文化走廊工程”来鼓励民间和社会的力量去办美术馆,而不是用政府财政去办美术馆,财政是用来解决最大众的需求问题的。徐汇滨江今年可能会落成两座美术馆,明年还会新开工两座美术馆。中国现在经济发展越来越快,很多企业和个人也愿意去参与城市的文化设施建设。我们还是要创新和突破政府用财政来办文化设施的习惯,要鼓励社会、企业和个人来办美术馆,并制定相关的奖励政策。长此以往,滨江地区就会形成一个博物馆或者美术馆群。

  李忠辉:对。有这些基础文化设施以后,就会吸引一大批艺术家和收藏家前来集聚,由他们再举办各种活动。我们现在的音乐节和文化展只是政府去引导的方向,今后还是希望让它们逐步社会化、市场化,这样才能带动起整个文化氛围。

  东方早报:所以引进这种非政府财政的、自发的美术馆其实最终目的还不仅仅是引进美术馆,是想通过他们的力量让艺术家参与进来?

  李忠辉:是的。我们更多的是通过制定相关政策来引导企业和社会力量来办美术馆。我们有空间、条件,景观也很好,徐汇区本身也有文化资源。其他地方,例如外滩,知名度很高,但是它的发展空间有限。

  东方早报:我们去了开幕展和主场馆的所在地,就是以前的水泥厂预均化库,在看开幕戏剧《上海奥德赛》时对整个场地感到很震撼。在工业遗存的保护、改造和利用方面,徐汇滨江是怎么考虑的?

  李忠辉:对这块地区的历史文化遗存的保护早在进行开发前我们就一直在做准备。大概在2007年,我们就跟同济大学合作,对整个地区的工业历史遗存进行调查和研究。历史遗存可不简单是仓库和建筑,我们保留的范围很广,包括像火车站的铁轨、塔吊、水泥厂的预均化库,甚至绿化,都列入了保护范围。之后,对它们进行分类,采取不同的保护措施,有的是原地保留,有的作为景观或者雕塑,例如两个塔吊。我们还会在此基础上开发其他功能,例如对于油罐,我们会建油罐研究中心;一个曾经用来运煤的传送带,我们将它做成一个高架轨道,放在西岸音乐节举办地对面的龙美术馆。塔吊、传送带和煤三样东西一组,实际上代表了当时工业时代码头的装卸是半自动化的方式。

  有人曾说过,人要生活在历史、现实和未来当中才是最幸福的,上海需要保留一些老建筑。所以我们把铁轨改造成一个“谷地花溪”,把油罐桶改造成表演中心和小型的实验剧场、酒吧等等。如果重新去设计这些建筑,会让人感觉很突兀,但是可以把历史传承下去、把形态保留下来,再赋予它新的功能,整个建筑和功能都会显得比较有意义。龙华机场1.6公里长、80米宽的跑道我们也把它保留了下来,并希望建设成为上海最优美的一条林荫大道。大道的砖,就用从跑道上切割下来的水泥混凝土块,一是留作纪念,另外也体现一种可持续发展的理念。

  东方早报:我们发现这次展览除了室外展、室内展之外还有一个营造展,展示了11个小房子的模型,这可能已经超出了传统意义上展览的范畴。因为这些小房子以后可能会留下来,里面有茶室、演艺中心等设施,它们会和今后的城市发展发生直接的关联。您能不能介绍一下,这些既作为展览一部分又和城市规划有关联的展品,当时这些项目和地点的选定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李忠辉:我们当时在策划的时候,一是希望通过建筑和文化发生一定的关系来引导城市的发展,不能把建筑和文化孤立起来,只有把它们两个合在一起才能营造出一个好的城市。我们的策划是一个建筑师加一个当代艺术家两个人合作,一个人做建筑的部分,另一个做艺术装饰的部分,让他们相互渗透。当时几个策展人,看到水泥厂的区域一片荒芜,大家都很兴奋,沿江挨个选什么地方可以放一个好的建筑。此外,还有双年展组委会和学术委员会对每一个方案和选址严格把关,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进行建设。有些项目的条件还不成熟,就先展览,如果展览以后大家觉得不错,再把它建设出来。对于那些已经建成,但是大家反响不是很好的建筑,可以把它们拆除重建。这是一种非常负责任的态度。最后,留在滨江的都是一些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建筑和小品。所以我们甚至要求,哪怕一个厕所、一个售货亭,都要由名师来做。不管是大建筑还是小建筑,事无巨细,一视同仁地去重视。一个城市的美体现在它其中的一花一木、任何一个建筑和细节里。

  李忠辉:我们现在在做两项工作,一个是油罐改造的方案设计,第二个我们也在物色一些好的作品融入其中,把它们的功能研究透、研究好。虽然要去运营,但是具体怎么运行?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建筑问题。一定是把形态和功能同步起来考虑才能把建筑做好。所以我们不急于建设。总的来说,就是双方的硬件软件都要一起考虑成熟了才去做。

  当然,我希望这个方案中的作品最终都能保留下来。我们还会把整个绿地改造成一个艺术公园,包括演艺中心、先锋的设计品商店和非正式的剧场等等。我们有一些大制作的、正式的剧场,但一些实验性的、非正式的演出更能获得人们的喜爱,我们可能会往这些方面深入进行。

  东方早报:在这些小品之外,一些大的策划也是由名师完成,比如梦工厂的设计就由伦佐·皮亚诺领衔。在这方面是怎么考虑的?

  李忠辉:皮亚诺是第一次来中国做作品,可能会先做一个单体建筑,年底开工。因为在功能还没有完全确定的时候,大家都希望能够一步步来做。

  这次双年展,我们的主题一个是“营造”,一个是“进程”。这个营造实际上也代表了建造的水平,我们希望徐汇滨江的建设不要太过于商业化,所以我们邀请的都是世界一流的建筑大师。只有这样,我们的作品才是传世的。现在很多的建筑师都希望自己所做的每一个建筑都能够成为一个地标,但实际当把所有的地标放在一起的时候它就不是地标了。因此,我们更加注重的是一个城市整体的形态,而不是单体的建筑。

  李忠辉:我们的开发方式和以往不一样,是一个整体的、立体的开发。传统开发一般都是单体块的开发,每个部分之间用通道连接起来,而我们将把地下作为一个立体城市进行整体开发。地下的九个地块全部统一挖开,建设一体化车库、地下环路、能源中心和全通的人行通道等。这样人们从地铁出来以后可以通过任何一个地下出入口到达任何区域。地下街道也有命名,就像整个地下城市的感觉,同时也跟地上部分的功能全部联系在一起。

  这次土地出让的方式也打破常规,地下归地下出让,地上归地上出让。地下部分我们即将到达出让的阶段。除了地下整体开发之外,地上还有一个二层平台把每一栋楼连接起来,我们称之为第二地面。这也是根据媒体工作者对工作场地的需求来实施的。因为传媒类的工作不是窝在办公室里面,可能需要更加开放,只要通过Wi-Fi,就可以在任何一个角落和景观之下办公。所以我们在努力实现全方位的需求。

  李忠辉:我们并不希望每一个建筑特别漂亮,还是强调整体的功能。无论是做建筑还是景观,都要充分考虑这个区域的特征并创造更多的空间,才能实现人性化。我们希望景观和人的活动是结合起来考虑的,人的活动和景观相互融合才能形成最好的城市风景线。景观做得再好,如果没有人进入就失去了意义。

  李忠辉:我们计划在2016年年底之前建成初步形态。这个工作很繁重。梦工厂不单是要设计一个建筑,还有谁在里面演出、由谁来管理都要提前设计好,硬件和软件是同步进行的,确保竣工之际也是开业之时。


海南沉香